[原创]乡村手艺人(二)——曾经的乡俗之七

沧浪无疆 收藏 1 287

流传下来的是文化,那消失得了呢?


——题记


小时候,对那些走乡串户的手艺人一直很羡慕,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各自让人艳羡的“装备”,更因为他们那似乎的“口福”!


劁猪匠


当时,每年春末夏初,就有劁猪匠来到村子,因为这时家家户户的小猪仔已经长成半架子猪了,公猪们都不承担养育后代的责任,为了让它们能够安分守己多长膘,所以,主人们都要拿掉它们的雄根。


那时到我们那里的劁猪匠是个小伙子,用今天的话来说是一个很帅的小伙儿,长得个子高高,留着时髦的分头,穿着一身蓝色的中山装,最要命的是,他竟然还骑着一辆看起来一直崭新的自行车!车身黑得发亮,铃铛一路摁着,响得那个脆生,锃亮的车把上绑着一个红布条,像火苗一样一路跳动!这就是“招牌”!当时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的姑娘会偷眼看着他!更不知道最终哪个女子长发为他挽成了发髻!


小伙子一进村,自然还是要吆喝几句“劁猪噢”,拉着长音,后来才知道,那声音还类似于美声呢!这时便有乡亲走到街上,来得多了,大家都已经熟络,聊上几句家常,便推车前往。自然便有孩子们相跟,到了农家,走进猪圈,劁猪匠拿出一个小包,从里面掏出一把亮闪闪的小刀儿。


“搭把手”!劁猪匠吩咐道。


主家和几个看热闹的一拥而上。猪似乎觉到了厄运的来临,声嘶力竭地嚎叫、拼命挣扎,但最终还是被四肢朝天摁在地上。但见劁猪匠手中小刀儿飞快地一闪,在猪的一声更加响亮的惨叫声中,两个小山药蛋似的玩意儿便落在地上。


人们松开手,留下那头可怜的公猪紧一声慢一声地独自在圈里哀嚎!


主家端来一盆水,劁猪匠仔细地洗着手和刀!


收拾完毕,主家便奉上辛苦钱,劁猪匠也不细看,随即揣入衣兜!有的主家讪笑说没钱,他也只是一笑,指指车上的口袋,主家会意,端来一碗谷子倒进去!据说啊,劁猪匠走的时候把住身体里那玩意儿也拿走了,说是和猪肉一样味道,这个我们小孩子们倒是没有亲眼见。


到后来喂猪的少了,劁猪匠最终没了身影!不知道他现在做什么。


铁匠


小时候每年的秋后,都会有铁匠推着装着家什的独轮车来到农村,忙了一年了,各家各户的农具等破损了许多,为了来年的耕作,这些到了东西该修的修、改换的换了的时候了!


铁匠们]一般是三个人一起的,一个师傅、两个徒弟。到了村子,找一间磨房,把火炉升起,徒弟拿这个破脸盆在街上敲着走上一圈,就意味着临时的铁匠铺开张了!


师傅的年纪稍大一点,徒弟是精装的汉子。当时,很乐意看打铁的,一个是三把锤子的配合,但见师傅小锤子一打,两个徒弟的大锤便上下翻飞,你一下、我一下,锤锤都打在师傅敲定的位置,不多长时间,一个家什的模样就出来了;二是喜欢那红红的火炉,一块废铁放进去,大风箱使劲鼓着风,那废铁就最终变得通红,成了可以锻造的铁模;三是喜欢那淬铁的声音,打得差不多的家什被师傅用长长的铁筷子夹着放进水里,哧啦一声,一股白烟冒起;四是喜欢看他们吃饭的样子,那碗好大,两个徒弟端着大海碗,无论吃什么,大嘴吧嗒的好响,好像饭菜那么香!师傅有时候会喝上两口,也没什么菜的,一个咸菜疙瘩,或者打农具的人家给的一把花生,小小的酒杯,廉价的散酒,滋溜一杯、滋溜一杯……让人羡慕!


如今,磨房没了、农具没了,铁匠们也没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