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四一、再打蒙江

中国老坦克 收藏 1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七月十日,王小勤报告部队已经就位。当晚党育明下令各部出发,于十一日凌晨五时之前到达攻击出发位置,阻击部队于凌晨四时前进入阻击阵地。 十一日凌晨三时,党育明率领部队到达了二道河子,随即命令各部开始构筑工事,并把十几个射程五公里的短程火箭安放在事先选好的发射位置上。看着炮排的战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七月十日,王小勤报告部队已经就位。当晚党育明下令各部出发,于十一日凌晨五时之前到达攻击出发位置,阻击部队于凌晨四时前进入阻击阵地。

十一日凌晨三时,党育明率领部队到达了二道河子,随即命令各部开始构筑工事,并把十几个射程五公里的短程火箭安放在事先选好的发射位置上。看着炮排的战士摆弄那些木架子,孙长发小声地问党育明,“军长,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就是那个可以对付机场的玩意儿。你别靠过去,那东西一会一喷火会喷好大一片。再有那个东西里现在装的是毒气弹,一旦弄破了可不是玩儿的。”

“军长,我部已经就位,现在敌人相当麻痹,我们营长请求开始攻击。”这时王立平派通讯员前来报告。

“不行,炮兵和三营还没有就位。你们营打进去了也没有办法巩固战果。回去告诉你们营长,让他做好攻击准备,等我的命令。”党育明回头问一个参谋,“三营现在到了什么位置?”

“三营最多再有半个小时就可以进入攻击出发地。炮兵已经到了,正在构筑阵地。装甲排现在在我们后方四公里处,为了避免惊动敌人没有过于靠前。”

“好,攻击时间设定在凌晨三时四十分。给王小勤发报,他们现在就可以打第一批燃烧弹了。”参谋答应一声向电台跑去。

十分钟后,参谋回来报告,特遣队第一批攻击完成,第一发射阵地发射燃烧弹二十发,至少十八发落在了敌人营房上,敌人营区已经烧成一片火海。

三点半,三营报告就位,炮兵也报告就位。

三点四十分,一营派出一个排悄悄地排除了日军布设在道路两侧的地雷和障碍物,顺利地到达城墙下面。这时城墙上面突然打了两发照明弹,随后传来一阵尖叫和几声清脆的枪声,两三分钟后,城墙上传来密集的机枪射击声。一营突击队已经转移到一些旧战壕里隐蔽起来。随后敌人不时向天上打照明弹,并用迫击炮向旧战壕射击。

见偷袭失利,党育明下会,炮火支援,两门九零迫击炮很快就把敌人的火力压了下去,随后三辆土坦克把炸药包送到了城门口。随着一声巨响,城门被炸飞了,城墙也行了一大块,突击队呐喊一声冲进城去,向城墙上的敌人发动了攻击,一营后续部队立即跟上,趁城墙上敌人火力中断的时机冲过了开阔地,进入城内,与敌人沿着街道赶来的增援部队展开了对射。时间不长,城墙上的敌人被肃清,一营的六零炮和机枪被搬到了城墙上,对街道上的敌人猛烈射击;敌军也不甘示弱,把九二步兵炮和三七速射炮推到了街上,与一营对打。

经过近一个小时交火,一营还是被堵在了城门口,无法冲入城内。党育明闻听,命令一营暂时不要向城里突击,争取把敌人吸引在那里。随后三营在另外一个城门上发动了突击,但是也被压制在城门口。日军还使用了毒气弹企图把一营逼出城外,但是由于一营早有准备,敌人一打毒气弹就把防毒面具戴上了,还利用假象,杀伤了大批企图占便宜的敌军。

双方打到七点多钟,战斗仍然在城门附近进行,一营已经把一挺高机架在了城墙上,仍然无法迫使敌人后撤。七点半,党育明下令向城南一营方向的敌军发射十枚装填毒气的火箭弹,随着一条条火龙飞上天,敌群中腾起一阵阵烟雾。敌人抵抗的火力迅速熄灭,十分钟后,一营向火箭弹落点发射了数十发迫击炮弹,以一个排发动了冲锋,迅速地消灭了已经丧失抵抗能力的敌人,南门的失守,使正在东门抵抗的敌军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加上一营的心理攻势和两枚毒气弹的威力显示,二百多敌人放弃了抵抗。随后两个营各派出两个排把残敌围在了军营里,并发动了心理攻势。

九点钟,通讯参谋报告,特遣队已经成功地突击了敌军运输机群和轰炸机群,摧毁了敌人的油库和塔台,导致敌机场短时间内无法使用,并对正在集结的日军伞兵发射了五十枚毒气火箭。此外还对前往发射地点搜索的日军小队发动了偷袭,全歼了该小队。特遣队手中还有二十枚燃烧火箭,王小勤请示下一步行动。

党育明想了一阵,命令王小勤自己寻找目标打出全部火箭之后撤退,战果由潜伏人员统计,先不必马上上报。

随后让一营向残敌喊话,如果不投降就放火烧死他们。但是敌人据守在四个碉堡里面不停地向外面开枪,部队用三七炮和九二步兵炮都无法摧毁敌人的碉堡。听了前面部队的报告,党育明命令,炮兵前移,另外把剩下的十发火箭都带上。随后和孙长发一起来到了敌人军营的外面。

“我就是火龙,再给你们十分钟,如果你们拒不投降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如果你们敢放火烧东西你们可以试一下,我让你们生不如死。我们的坦克马上就到了,你们的那个碉堡能抗得住吗?”

“你别吹了,我们这工事是帝国工程师最优秀的设计,可以承受十五公分巨炮的打击,你就别想进来了。”里面的敌军嚣张的回话。

“军长,我们试过了,三七炮和步兵炮打上去就一个白点,啥用都没有。”旁边一个战士说道,“不知道这王八壳子是啥东西弄的,这么结实。而且里面不知道有啥枪,已经打坏两个土坦克了。”

“别着急,再给他们十分钟,然后你们就知道他结实不结实了。”党育明笑着对那个小战士说。回头让人把火箭弹在距碉堡一千多米外架好,

九点五十分,党育明再次喊话,敌人仍然投降。

“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我知道你们等着空挺队和飞机来救你们,但是你们看一下,现在已经快十点了,飞机有动静吗?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敦化的机场已经完蛋了,空挺队也伤亡惨重。我可以给你一分钟时间,让你给匡义平打个电话,而且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他听了之后绝对会大吃一惊的。如果一分钟后你再不投降,我就动手了。现在开始六十秒倒数。但是你们如果胆敢破坏武器,毁坏物资你们是知道下场的。”

这次敌人没有回骂,前沿的战士可以听到碉堡里传出的争论声。很快争论声就小了下去,碉堡里传出了怯怯地声音,“我们投降你能放我们回家吗?”

“这个要看你们的表现和实际情况,如果手上没有血债的,我们可以考虑释放。包括日本人,只要没有血债和破坏物资的行为也可以释放。”

“火龙,你的名声一直不错,我们相信你,你可别骗我们呀。”随后,一百多日伪军走出了碉堡,但是并没有带重武器。

“你们排成一列,把枪举在头上,十个人一组,走过来。每次只许过来一组”一个战士喊道。这些人乱了一阵之后没有人肯先过来。

“再不过来我们就开枪了。”那个战士又喊道。这次有反应了,这些人慢慢地走到一营的掩体里被缴了枪,带到一边去了。

党育明看了一会,又对碉堡里面喊话。“里面人的人听着,如果你们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前面这些人你们也看到了,没有受到伤害。一五零炮也许炸不开你那个乌龟壳,一百公斤炸弹的威力你们应该知道吧,我手上现在正好有五个,你们想尝试一下吗?”

“火龙,你别吹牛,如果你能把一百公斤炸弹丢过来一个老子现在就一步一磕头地爬到你跟前。”

听到声音是从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碉堡里传出来的,党育明不再说话,而是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碉堡的了望孔,然后走到一枚火箭的前面,反复瞄了几下,又让炮营的一个班长看了看,认为差不多了,就下令发射,只见一条火龙飞窜而出,那枚火箭居然直接打进了碉堡的射孔,随后碉堡里的声音就消失了。又过了几分钟,党育明命令六零炮打烟幕弹,土坦克上去往碉堡里塞手榴弹。不等这边开火,那边另外几个碉堡就高喊投降,并主动打开了顶盖,让人站在碉堡顶上作为人质。

三营的几个战士见状迅速冲了上去,却发现碉堡没有门。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随后几个人搭人墙上了个碉堡的顶盖,这才发现碉堡的出入口设在了地下,于是几个人在碉堡里的人的带领下从一个营房里钻了出来。

随后三营两个排上来,把这二十多个人押了出来,并派人往那个被打了火箭弹的碉堡里塞了十几个手榴弹,又过了好一会儿,往里面丢了一团烧着的布,看看燃烧没有异常,才让人进去检查。

看了战况的孙长发嘴就一直没有合上,上次打蒙江他已经认为自己的兵很能打了,没有想到这一营和三营的兵在双方兵力对比1:1的情况下居然就能拿下蒙江而且伤亡远小于自己的估计。而那打进碉堡的一枚火箭更是让他目瞪口呆。“军长,那是什么东西,打那么准?”

“实在不好意思,那个能打进去纯属运气太好了,里面装的是致死性毒气,我本来是打算在碉堡周围打个三四个就把里面的人都放倒了。结果居然一发就打进去,一下就解决问题了。而那个东西熏死的人死之前的动静绝对是够听的,估计另外几个碉堡里的人能听到这个碉堡里的动静。”

“就是说你那一发纯是蒙的?”

“这个……这么说也可以。”听了这个话孙长发不出声了。

“军长,那我们要占据蒙江县城吗?”

“不,我们打扫战场后会携带物资返回营地。愿意跟我们走的俘虏带回去,不愿意的到时候放了。但是放之前要让他们参观一下战场。至于老百姓每家分些粮食和物品,让他们选择自己喜欢的地方生活吧。”

“为什么不把他们都带回营地或者干脆我们占据蒙江县城呢?”

“我们占据县城没有什么意义,由于敌人的骚扰,我们肯定是无法在这里安心搞生产的,所以我们需要的物资还要向敌人索取。至于兵源,这次我放这些人回去的目的就是动摇敌人战斗的决心,而且我还会在他们面前宣布战果。”

中午,两架轰炸机从南边飞临蒙江上空,企图实施轰炸,遭到埋伏在城墙上的高射机枪的伏击,当即被击落一架,另外一架带伤逃跑了。

下午三点多钟,部队已经完成打扫战场和收集物资的工作,一营派出两个排挨家给老百姓送粮食,并给在战斗中房屋受损和有人员伤亡的家庭发放了抚恤金。

三百多俘虏和一百多被抓的警察里面有一百多人愿意跟抗联走,其它人则被关进了通往碉堡的地道里。地道通往外面的门都被封死了,只留了一个俘虏在外面,到时候就由他去释放被关着的那三百多人。

直到这个时候,各部队都报告说没有发现敌人的援兵,这让党育明十分奇怪,这个动作非常不符合日军的作战习惯。

当晚,在生产队的汽车到达后,党育明带人离开了蒙江,路过日本屯的时候,又缴了那里驻扎的日军一个小队的枪,并带走了一批物资。并把那个负责释放俘虏的日军留在了日本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