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


(23)


老田头带着鲁高扬和许有发,穿过一个熙熙攘攘的菜市,拐过两条胡同,来到一户门前。老田头冲他们一笑,示意稍候,自己拍响了大门。

“谁呀?”随着声音,门打开了,一位老太太探出头来,然后毫无表情地对打量了门前的三位,淡淡地说:“是他舅呀,进来吧。”

“嗯!”老田头一边走,一边对鲁高扬和许有发介绍,“这是我二表姐。”

老太太也不回头,竟自走进了房内。

“二姐,这是部队农场的,今天带过来与翠儿见个面。”老田头落下了座,笑着说道。

老太太抬眼打量着鲁高扬,面容上终于露出了喜色,一边应着声,一边忙着张罗茶水。

“看起来很年轻啊!”老太太似乎满意地说,“先不急,你们喝点水,我一会儿打电话让翠儿回来,这几天厂子里赶一批货,她每天都回来得很晚。”

鲁高扬被老太太盯得很不自在,心说,你老盯着我看干什么?又不是我相亲?正在纳闷,老太太又开口说道:“你还在部队上?”

“是呀阿姨,我还在部队上。”鲁高扬礼貌地回答。

“是连级吧?”

“哦,不是,我是士官,”鲁高扬笑了笑。

“嗯,其实官不官的无所谓,只要知道体贴人,会过日子就中。”老太太叹了口气,“唉,男人就怕干错行,女人就怕嫁错郎啊!”

鲁高扬被老太太一番毫无由头的话弄得莫名其妙,忙奔入正题:“其实,我们老许很不错的,心眼活络,是个过日子的人。”

许有发赶忙冲老太太咧开嘴笑笑。

“这个是你的同事?怎么没穿军装呢?”老太太问。

“哦,他是我们农场的职工,是我陪他过来的。”

“这是我们部队的领导。”许有发接过话来。

“二姐,我看还是打电话来,让翠儿与老许见个面吧?”老田头说,“鲁领导工作很忙,等着回去,还有事儿呢!”

“哎呀,不是我说你,相亲自己来就是了,还带着人陪衬着,还放不开呀?”老太太一把拉住鲁高扬的胳膊,“一会儿你们俩见了面呀,要是中意,你可要经常过来呀!看来呀,真是个缘份,我一面就看中你了。”

鲁高扬被老太太一席话弄了个大红脸,才知道老太太一定是误会了,用手一指坐在旁边的许有发,解释道:“阿姨,你误会了,不是我来相亲,是我陪我们农场的老许来的。”

“啊?不是你呀?”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这才打量起许有发来。过了良久,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老田头附耳嘀咕了几句,然后冷冷地说道,“今天还不巧了,我才想起来,翠儿今天来不了,她说一个同事过生日,吃过晚饭才能回来。”

“这……”许有发从老太太刚才的表情中看出了门道,站起身来说道,“那我们先回去了。走,场长!”

鲁高扬见这场面,也明白了几分,有些尴尬地站起来。

“那你们先回去吧,真不好意思了,让你们白跑了一趟,怪对不住的。”老田头不好意思地说道,“以后有机会再说,好吧?”

许有发也不找搭理,竟自出门去了。鲁高扬讲了几句客气话,出门追许有发去了。

“我早知道行不通。这下好,狗咬尿泡――瞎欢喜!还让您场长跟着受累。”许有发沮丧地对鲁高扬说。

“不要灰心嘛!”鲁高扬安慰道,“这事得慢慢来,急不得呀。”

“算了吧场长,你别安慰我了,我自己心里有数。”许有发说,“有什么了不起?我还看不起这破地方呢!你看那个老太太,妖怪似的,好像咱没有见过城里人一样。”

“呵呵。”鲁高扬笑了。

这是一个三省交界的小县城,经济并不是很发达,离农场二十几公里路,并不算太远。既然亲事黄了,工作还得干,鲁高扬想起马得水要的饮水器,便带着许有发四处寻找土杂品商店。

由于地理不熟,转了半天才找到一家土杂品商店,买了两只饮水器让许有发提了,然后直奔车站候车,鲁高扬这才记起,今天下午约了王芳为自己补习外语的事儿,于是心里真得焦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