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暗道

wxiayi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URL] 第二十四章 暗道 厚重的铁门半掩着,上面用白色的油漆写着编号“BG015”,没有费多大的劲就推开了。虽然现在已经是黎明时分,可身处地下室,完全没有光源。一进入房间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按照习惯夏云翰在临近门旁的墙上摸索了一会儿,找到了电源开关并按了下去。这才有了点光亮。尽管那两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第二十四章 暗道

厚重的铁门半掩着,上面用白色的油漆写着编号“BG015”,没有费多大的劲就推开了。虽然现在已经是黎明时分,可身处地下室,完全没有光源。一进入房间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按照习惯夏云翰在临近门旁的墙上摸索了一会儿,找到了电源开关并按了下去。这才有了点光亮。尽管那两根日光灯的光线不是太充足,可多多少少还是可看到房间内的大概情况,之间在这只有20多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地上布满了灰尘,看上去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进来过。而沿着墙壁则整齐的叠放大概十多个深绿色的金属档案柜,看上去时代已经有些久远了,显现出很多锈斑。柜门也却大多开着,里面空空如也,零落的遗落着一些文件夹,除此之外,整个房间空荡荡的看上去再也没有其它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这不禁让夏云翰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挨个档案柜里仔细翻找。这一找却让夏云翰意外的发现一点奇怪之处,那就是所有的档案柜上不但都没有常见的数字或者文字编号,而且每个档案柜的柜门表面都被划上了许多横竖长短不齐的利痕,似乎想掩盖什么。这倒是引起了夏云翰的注意。于是顺着利痕的纹路走向夏云翰用手指小心的摸索,又发现所有的利痕无论从长度、笔画习惯、乃至力度都非常的相似,看上去像是一人所为。但在这些相似之外,这种做法有什么意义?而在这利痕之下究竟隐藏着什么。一时半刻夏云翰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为了借开这个疑问,夏云翰耐下性子又重头把所有划痕摸了一边。不过这次夏云翰却把主要注意力放在那些特别长的划痕之上。没多大功夫夏云翰又惊奇的发现,这些特长划痕大多都是突然的出现柜门边缘处,又突然的消失在对线的另一边缘处,而且深度均匀,没有其他较短划痕前后两端力线深浅的区别。结合前后的观察事实,一个大胆推断浮现出来:没错,一定是这样,所有的档案柜在被刻上痕迹后,都被人为的调换了位置。以至于造成刻痕断开,无法连贯一致。

想到这里,夏云翰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动手开始搬动柜子。可每个柜子都有1米多宽,搬动起来实在费时费力。花费了近10分钟,才勉强把所有的20个柜子全部搬下来。搽去脸上已经渗出的汗珠,夏云翰又为下一个问题发愁了:怎么把这些柜子还原到本来的位置,这个工作如同拼图游戏一样,唯独不同的是拼图游戏有一个参考图形,而夏云翰却没有。不过好在柜子数量不是太多,经过了来回不下100次近半个小时的上下拆卸折腾,夏云翰总算是按照夏云翰的想法把柜子重新叠放起来。

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小见成绩,夏云翰感到有些欣慰。往后退了几步,夏云翰开始打量这个已经展现夏云翰眼前的奇怪图案。准确的说这不是个图案,而是一连串的符号。但至于符号的意义,夏云翰打量了许久也没看出个究竟所以然。表面上看去它与夏云翰所知道的所有语言符号都不一样,有些类似于某种宗教图腾标识,里面大多以象形符号为主,有点甲骨文的意思,但又没有任何能够看懂的哪怕是一个常见简化符号,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符号中有几个奇特的三角形符号多次出现,这倒是引起了夏云翰的特别关注。夏云翰默默地在手心中比划着这个符号,把它记在心里。

就这样待了一会儿,夏云翰这才感觉到身上有些寒意。想起刚才的士兵的追逐,夏云翰倒是有些茫然。下一步该如何办,夏云翰心里并没有一个最终的答案。犹豫了片刻,夏云翰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决定出去看看,也许还有其他的出路。

反手轻轻的把门关上,尽可能的保持原来的样子。夏云翰继续向走道深处前进。每到一处门口,夏云翰总是试着推推门,但门都紧闭着,无法进入,锁眼也大多布满了锈迹,看样子许久没有人进入了。就这样没有多久,夏云翰就走到了尽头,一堵墙壁出现在眼前。与医院其他地方的墙壁一样,离地1米以下刷着绿色的防污油漆,上面则是光滑的防水涂料。表面没有任何的开关及其符号,更比说医院里面随处可见的宣传图画。总之,就是一堵普通的墙壁。夏云翰有些失望拍打着墙壁,心里的失望到了极点。

随着两下并不猛烈地拍打,走道里传来“蓬蓬”的回声。夏云翰猛然发觉这声音好像有些古怪,但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于是夏云翰又试着在墙壁的不同位置拍打,探听其声音的变化。“砰砰”“咚咚”不时传来,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整个墙壁几乎让夏云翰拍了个遍。终于让夏云翰发现了在右下墙角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的声音格外特别。按照常理来言,一般情况下整个墙壁由于粉刷、用料、以及厚度原因,不同地方敲打声都会不同,但差别并不大。但唯独这块约莫1米见方的位置敲打的声音格外不同,在沉闷的敲打声中,似乎还杂带着别的声音,而且回声的时间也略微长了一些。看来这里一定有什么夏云翰忽略的细节,而这个细节也许就是出口的关键所在。想到这里,夏云翰有些兴奋的蹲在地上,仔细端详这个位置。

表面上看去,墙壁的这块位置并没有特别之处,无论是粉刷的颜色,还是墙壁的厚度与其他地方无疑。但唯独这个位置比起其他地方看上去似乎更干净一些,没有太多的浮灰和划痕,贴近嗅闻一下,竟然还散发出一股只有新刷油漆的味道。没错,这里的油漆面肯定比其他位置要晚刷许多,而且在这层油漆面之下掩盖也必定不是砖石,而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但至于是什么东西那只有揭开它才知道。

扶着墙壁站起身来,夏云翰这才感觉到两腿蹲竟然有些麻木,险些有些站立不稳。勉强的倚靠在墙壁上,在黑暗中夏云翰在身上四处摸索着,把所有口袋都翻了出来,这才注意到身上的口袋居然都空了,连个纸片都不剩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夏云翰竟然被搜查了个精光。夏云翰不由的叹了口气,实在想不到现在能用什么来刮墙壁了。但转念一想,也许刚才的档案室里面或许能找到什么东西,夏云翰又调头摸索着退往那个唯一开着的房间。

按照回忆,走了大约半分钟,夏云翰来到那间房间。抬头看看编号“BG015”,没错,就是这。夏云翰自然的推了推门,没有想到门竟然关了,任夏云翰如何用力,也是丝毫未动。这不免让夏云翰感到特别吃惊,走之前,夏云翰明明记得门是掩上的,而现在怎么被关上了。难道夏云翰记错了,误操作把门关上了?不,这不可能!那么难道这里还有别人?难道。。。。。。想到这里,夏云翰感到后脊背一凉,不禁打了个寒颤,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背靠在对门的墙壁上。心里七上八下,明显的感到一阵恐惧。

连连深呼吸几下,夏云翰摇了摇头。试图镇定自己心乱如麻的思绪。看看左右,虽然光线不是很好,但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也没有听到其他的什么异动,除了自己的心跳,什么声音也没有,一切显得如此安静,安静的有些让夏云翰有些毛骨悚然。

离开这里?不,出去必然会被发现,就凭偷袭看守这一条罪名,就足以让夏云翰好受。继续前进,又无路可走。夏云翰该怎么办?考虑的越多,原本混乱的思绪变得更加急躁无定了。

“咯吱咯吱”,突然从走道的尽头传来一阵类似机械传动的声响。

发生了什么?夏云翰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犹豫了片刻,还是壮着胆子,往发出声响的地方缓步走去。

只见在墙壁右下角那块可疑的墙壁上竟然裂开一个规则的方型洞口,走近一看,洞穴之中隐约显现出一级级台阶往下延伸,看不到尽头。

下!古怪的事情不停的发生,但细细一想,从一开始进来,到发现那些符号中,冥冥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有意引导夏云翰,夏云翰的每一步都在对方的操控之中,而对方也似乎有意的和夏云翰在玩一场游戏,一场步步诱导的游戏,结局是什么,夏云翰无法看到。但显然对方目前并没有任何恶意,否则夏云翰早就完蛋了。既然如此,夏云翰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想到这里,夏云翰索性大步踏上台阶,往洞穴深处走去。

虽说目前看来没有任何危险,但面对这未知的洞穴,夏云翰还是心存一丝忧患。一路上,夏云翰小心的数着台阶数,扶着光滑的石壁往下走着。这里的光线可见度为零,夏云翰只有凭着感觉猜测着周边的环境。首先台阶踩上去很光滑,似乎布满了青苔,很久没有人来过的样子,而并不十分光滑的墙壁上则布满着冰凉的水珠,耳边也隐隐传来了水流动的声响,估计在墙壁里有暗流之类的水源。总体来说,这里让人感觉十分阴冷,让人从里到外感到透骨的寒气和阴幽。

198,199,200,就这样,一级级的台阶似乎没有尽头一样,走了已经有十几分钟了,可前方似乎还没有尽头一样,在重复中不断延续着台阶。夏云翰数的有些口干舌燥,索性不再计数,加快步伐往下前进。可没走了多久,就感觉有写不对劲了。自己好像迷路一样,感觉总在原地转圈,走进了一个圆圈。为了验证夏云翰的想法,夏云翰决定在墙壁上做一个记号,可手上没有任何可以刻画的工具,于是干脆往墙壁上手摸的高度连吐了几口痰,权当记号罢了。吐完了,心想最好别摸着,这玩意也太不干净了。可谁叫这会没有法子了。

继续前进,还没有走多久,估计刚过5分钟。右手里忽然感觉摸到了什么东西,黏糊糊的。用手指捏一捏,竟然是自己吐的痰。一阵恶心感泛上来,连忙在墙壁上搽逝。谁知道慌乱之中又摸到另一口,那个叫恶心呀。心里顿时也是一惊:看来自己真的是迷路了,转了半个小时,竟然一直在原地打转。而回头看看,入口方向也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想回头也是枉然了。怎么办?

一下子,夏云翰吓的两腿一软,坐在地上。但内心还在不停的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大风大浪都过来,这点还算的上什么。可眼前的问题是怎么走出去。冷静,冷静,冷静总会让夏云翰找到出口,夏云翰不停的给自己予以安慰。

仔细看看身边的台阶,夏云翰试图找到线索。台阶是用整根的石条砌成,表面并不是特别光滑,留有许多凿痕,看上去这些石条全部都是人工开凿而成,也就是年代已经很久了。而且台阶之间的落差并不太大。反想:既然能够在这里兜圈子,这就说明台阶应该是成弧形摆设,这样才能构成一个不停循环的圈子。但如果这样设计的话,那么当初建造这个暗室的人想必不是个疯子,就是天才。如果是疯子的话,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建造一个毫无意义的循环楼梯,难道就是为了捉弄别人?如果是个天才,那么这条迷宫般的台阶必然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工具,用来隐藏其真实的路径,让无关人等无法知晓,相对这种人工开凿的大工程,前者必然不太可能,而如果是后者的话,在这圆圈迷宫中也就绝对有着出口。只不过这个出口应该是特别隐秘罢了。既然有出口,剩下的就是考虑如果夏云翰是这个天才,夏云翰会把出口放在什么地方。有的时候,换位思考比瞎猜有效许多。

在黑暗中,夏云翰摸索着四周。除了墙壁,台阶,没有任何可以说特别的地方。那么出口会在什么地方。如果是夏云翰的话,夏云翰就会把自己所想隐藏的东西藏在什么地方。恩,最明显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么,在这个狭小空间里,有什么地方算是最明显的地方呢?想到这里,夏云翰被难住了。始终无法想透。结果越想越急,头皮发痒,夏云翰急躁的双手在头上乱抓。忽然,一道灵光闪过,对!没错,在这里!上面,顶板!

夏云翰急忙抬头往上看。顶层并不是太高,站起身体,稍微踮脚就可以摸到顶上的石板。摸上去十分光滑,夏云翰缓慢的四处摸索,当摸到石板的边缘处,突然手指摸到一个凸出的标记,像是某种标记符号。夏云翰喜出望外,继续向前摸索,隔着有3米的位置,又摸到了同样的一个凸出的标记,就这样,每隔一段距离就回出现一个标记,而夏云翰则顺着标记摸索着前进。

当夏云翰大约摸到第16个标记时,符号突然消失了,再也无法找寻到。看来出口就在附近。夏云翰急忙四处摸索,当夏云翰摸到墙壁左侧时,发现这里与其他地方相比,有一些缝隙,从缝隙中有丝丝凉气透过。不错,这就是出口!

夏云翰用力的推动墙壁,随着咯吱咯吱的声响,墙壁如同一块翻板被夏云翰推开了。而夏云翰在面前又展现出一条通道,不同的是,这条通道上与外面的阴暗截然不同,通道两边墙壁上居然镶着两条光管,发出幽蓝的荧光。而借着光线一眼望去,前面居然又有个门。

兴奋之下,夏云翰一头扎进了这条通道。而当夏云翰刚一进去,身后的石门也随之自动关上,任由夏云翰如何推动,再也打不开,退不出去了。看来这场游戏还在继续,只不过是过了其中一个考验而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