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二十三章 逃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第二十三章 逃跑

两条黑龙的出现,这不禁让夏云翰大吃一惊。回想到工藤的所做作为,以及他离奇的被捕和死亡,在这一点上使夏云翰对工藤以及那条神秘的黑龙一直有着不可理解的困惑。而现在当同一条黑龙再次出现在夏云翰的眼前,两者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就成此时夏云翰最感兴趣的事情。于是夏云翰决定试探一下这个家伙。也许这个符号是解开夏云翰的疑惑的关键,也是逃离这里的关键。

“朋友,吃过了吗?”夏云翰故作镇定的走到门口,背靠着门檐打着哈哈,但眼神还是紧盯着那条黑龙。可是士兵没有什么动静,依然木然的站在门口。甚至连回头看也没有。

夏云翰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一下,接着又笑着问道:“朋友,你的纹身不错,哪个店绣的?有时间夏云翰也去看看。真好看。”

这次他倒是回头看了看夏云翰,不过却是非常警惕的把手里的枪紧紧握住,拇指搭在了枪的扳机上。眼睛瞪着夏云翰,叫喊道:“你活腻味了吗?把嘴巴闭上!”就这样回答了夏云翰,而夏云翰第一次的试探还没有开场就草草结束了。

夏云翰有些不甘心的挠了挠头,然后装作在身上摸了半天的样子,嬉皮笑脸的对他说:“不好意思,这会是烟瘾来了,有烟吗?”话还没有说完,就把手就伸到了他的面前。说实话,这么久没有吸烟,也确实有点憋得难受。

士兵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话话到嘴边,还是又犹豫了一下。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然后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包香烟和火机扔了过来。

接过香烟,夏云翰有些迫不及待的点上一根,然后悠悠的从嘴里吐出一个个的烟圈。原本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顿时平静了许多。下一步该怎么办?夏云翰脑袋里飞快的思索着。夏云翰突然想起克拉克在临走前曾经教过夏云翰几招擒拿,看来这时候可以派上用途了。夏云翰在脑海里反复模拟计划行动。最终当烟灰即将烧到过滤嘴时,夏云翰又狠狠的猛吸了一口,把烟头弹在了地上用力的踩灭,决定开始动手了。

“你也来一棵?”夏云翰示意着把烟扔了过去,但却故意把香烟向前扔偏了,落在士兵前面的地上。士兵瞪了夏云翰一眼,看上去有些怨言。“对不起,我来帮你捡起来。”夏云翰嬉笑着往前迈步。

“别动,站在那里!”士兵把枪端了起来,指着夏云翰叫喊道。夏云翰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吐出吐舌头,往后退了一步。心想,哼,待会还不知道谁不动了。

士兵看夏云翰没有了什么动作,轻声哼了一下,又把枪背到了身后。看来对夏云翰已经丧失了警惕,当他转身背对夏云翰,并弯腰曲身准备捡起烟的时候,机会来了!夏云翰猛然窜到他的身后,按照克拉克教授夏云翰的擒拿手法,准备右手掐住他的颈椎,然后左手一记手刀用力的劈在这个笨蛋的颈动脉上。按照夏云翰的设想,这个家伙应该叫都还没来的及就昏倒在了地上。可是夏云翰却失算了。

当夏云翰还没有贴近士兵的背后,这个家伙冷不防的一个背身转腿扫踢,正扫中夏云翰的左腿膝盖,顿时左腿一软摔在了地上。而当夏云翰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并站起来时,整个身体突然感觉一沉,只见那个家伙一下子跃过来,转身单膝重重的跪压在夏云翰的脊骨上,使夏云翰根本没有站立起来或者翻身的可能。一双犹如虎钳的大手紧紧的把夏云翰的两只手反扣在夏云翰的背后,只要夏云翰稍微一动,就感到撕心裂肺般剧痛。夏云翰勉强坚持着只在嘴里嗯嗯呀呀的低吼着,压着牙扭动着身体反抗。可是力量的悬殊决定着一切都是徒劳无力的。

“放手,混蛋!你把手弄痛了。手要断了!”不到10秒钟,夏云翰已经痛的无法忍受,脑门上也渗出细细的汗珠。

“哼,想玩这套,你还嫩点!”士兵一边狞笑着,一边更加用力掰扭夏云翰的手腕,痛至极点的感觉使夏云翰终于无法忍受。“啊”的一声,杀猪般嚎叫起来。

“哈。。。哈。。哈。。”只听见他笑的更加放肆了,随着夏云翰的哀叫,他如同打了兴奋剂一样反而激发出了其原始的虐性,反而变态的更加用力扭动着夏云翰的手腕,膝盖也使劲的压迫夏云翰的脊椎骨,让夏云翰无法透过气,产生了一种几乎窒息的感觉。夏云翰痛苦的继续挣扎着,心想自己要完了。一股绝望涌上心头,可是夏云翰又想错了。

只听“咣当”一声,紧接着身体猛的一轻,手腕也可以挣脱出来,紧接着那个变态的士兵软软的爬倒在夏云翰的左边的地上,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缓缓流出的大量鲜血淌满了面颊。夏云翰费力的大口喘着粗气,勉强的半坐起来。甩动已经有些痛的丧失知觉的手腕,夏云翰这才看清丽达满脸惊恐的站在面前,双手抱在胸前不停抖颤,而地上滚动着一个手持灭火器。夏云翰此刻明白了一切。

“谢谢了,丽达!”夏云翰惨笑着扶着墙勉强站立起来,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自己太没用了,竟然是还是一个弱女子救了夏云翰。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丽达双眼无神,呆滞着看着地上那一滩鲜血,嘴里胡乱的重复说着,看来她被吓坏了。夏云翰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她这一发呆,夏云翰也有些手足无措了。

“哇。。。。”丽达突然扑在夏云翰的胸前发声大哭,夏云翰只好傻站着那里,左手笨拙的拍拍她的后背,安慰他。“他没有死,只是昏过去了!”话是这样说其实夏云翰也无法确定他是否还活着。

“是吗?”丽达擦了擦已经流出的泪水,夏云翰才发现,丽达此时是那么娇柔可怜,如同小羊羔一样,夏云翰有些心猿意马的帮她把泪水擦干。她这才发现自己离夏云翰这么亲密,脸上一红,把夏云翰轻轻推开,往后退了几步。夏云翰也心里一跳,傻笑着揉着自己的后背,掩饰不住的尴尬。

丽达理了理头发,低着头说道:“我准备来看你的时候,发现他正在欺负你,情急之下,就用灭火器。。。。。”说着说着,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但后面的话她不说,夏云翰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走,我们快走!”夏云翰立刻意识到现在的危险,拉着丽达的手就往电梯走去。如果不马上离开,等其他人过来了,想跑就晚了。

“不,我不走!”没有让夏云翰想到的是,丽达竟然甩脱掉夏云翰的手,摇着头站在那里。

“傻姑娘,你不走,想在这等死吗?”夏云翰焦急的催促道,毕竟时间不等人,浪费一秒就等于增添自己的危险。

“你快走吧,别让他们发现你了”丽达反倒催起夏云翰了。

“我当然要走,可你在这里就安全吗,他们一样也会杀了你的!”夏云翰提醒她。

“不,其实他们对夏云翰挺好的。他们不会杀夏云翰,你快走!”丽达有些天真的说道。

夏云翰简直要被她气晕过去,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天真单纯的姑娘,但夏云翰还是想了想,换了个说法,“我的天,难道你不想出去看你的父母吧?”

丽达难过的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可时间实在是等不得了。这一会的时间,那些家伙时刻都可能过来。情急之下,夏云翰索性紧紧的拉着丽达的手,拼命的往电梯口拽。

“不,夏先生,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我确实不能和你一起走!”丽达还是用力的再次把手挣脱出来。夏云翰呆立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为什么?”夏云翰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对于夏云翰来说,夏云翰实在无法理解丽达为什么会救夏云翰,但又为什么不愿意离开。

“因为这里有我爱的人,我不能离开他!他也不能没有我!”说着,丽达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到夏云翰手里。

接过照片一看,丽达身穿一件红白相间的毛衣依偎在一个高大英俊的金发小伙身边,两人相视而笑,显得十分亲密。“他叫沃尔,是这里的麻醉医生!”丽达解释道。

“他是你的。。。。。。?”夏云翰疑惑的看着她。

“他是我的未婚夫,可是自从医院封闭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见他了,但我知道,他就在这里,我要等他,等他一起离开这里!”说着,丽达又捂着脸抽泣起来。此时,夏云翰也无话可说,只是默默的看了看照片,然后放入上衣衬衣口袋里拍了一拍。

“好吧,既然这样,也不勉强你了,你好自为之!”说着,夏云翰鼻子一酸,扭头往电梯跑去。

“小心,夏先生,如果你看见沃尔,拜托你告诉他,我爱他!”丽达的声音远远的从背后传来,夏云翰心里隐隐感觉到生离死别的感觉,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走到了电梯口,夏云翰犹豫了了一下,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从楼梯下去要安全一些。至少可以有效观察附近。电梯实在是不太可靠。旁边就是楼梯道,一扇大门紧紧关着,透过玻璃窗可以清楚看到楼梯道没有什么人,十分的安静。夏云翰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扇,往下走去。五楼,四楼,三楼。。。。。。

也许是自己多疑了,夏云翰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心想,幸亏这是在白天,如果晚上,恐怕自己早就吓的飞跳下楼了,可如今为了保持安静,夏云翰也只有按着性子,提心吊胆的尽量不发出声音往下走去。还好一路上没有发现什么人,当夏云翰终于走到一楼出口处,正准备推门时,突然从大厅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原本有些放松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

夏云翰猫着腰蹲了下来,借着门缝向外张望。只见一群士兵从各个角落紧张的汇合在一起,一个头目模样的人走到队伍的前列,背对着夏云翰似乎在说着什么,手里还在不停的比划。由于离的比较远,听的不太清楚。但从手势上看,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士兵个个表情严肃,看上去要做一次搜捕行动。夏云翰心里顿时一慌,难道这么快就被发现了,他们要抓夏云翰吗?

夏云翰还来得及多想,士兵们已经散开了。其中几个人朝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夏云翰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怎么办,没有时间多考虑了。上楼和出去都是死路一条。夏云翰四处张望,这才注意到原来往下还有一段楼梯,看样子是通往地下层的。但光线十分昏暗,楼梯拐角处已经看不清了。

下去!夏云翰咬了咬嘴唇,低着身子往下轻步移动。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夏云翰的心也随之紧张起来,刚一转过拐角,只听见“砰”的一声,出口的门就被一脚踢开,夏云翰紧贴着墙壁,大气也不敢喘,继续小心的往下移动。脚步声停止了一会,然后一个士兵似乎往下探望了一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下来,只是说道“走,下面没有人,往上!”说完,几个人又往上跑去了。过了一会,当夏云翰确信已经听不到脚步声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

有了这难得的思考时间,夏云翰便开始计划后面的出路。就与现在的情况,从大门出去,看来是不可能了,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往里面走。打定主意后,夏云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借着昏暗的灯光,摸索着前进。

地下层看上去并不大,走过楼梯后,出现了一个狭窄的通道,在通道入口有着一道铁栅栏,栏口紧闭,但奇怪的是并没有上锁。轻轻一推,生锈的铁门发成“咯吱咯吱”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出奇的地方,不免有些使夏云翰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但此时也顾不得这么多,夏云翰只有深吸一口气往里走去。

通道很长,在通道的两旁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个全封闭的大门,门上的漆已经脱落了不少,露出了黑红色的铁锈,推一推,没有一个门是开着的,都被锁住了。让夏云翰感到奇怪的是,每个门都奇怪的编上了一个与医院其他地方不同的代号,而这个代号的开头都是BG两个字母,后面则跟着四位号码,附近的门号彼此都不相联。这种做法是夏云翰从来没有见过的。当夏云翰好不容易走到一半时,无意中夏云翰发现有一扇门竟然是半掩着。夏云翰停了下来考虑了一会,还是决定走进去一探究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