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黎明

wxiayi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URL] 第二十二章 黎明 “谢天谢地,你总算回来了。”丽达有些紧张的比划着在胸口前做了祈祷,可以感觉的到她对于夏云翰的突然消失还是很在意担心的。 在讲述的这一会,丽达这才发觉到夏云翰的胳膊所出现的巨大变化,“天呀!奇迹!这怎么可能呢!”丽达发出惊讶的感叹,像发现宝藏一样,有些好奇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第二十二章 黎明

“谢天谢地,你总算回来了。”丽达有些紧张的比划着在胸口前做了祈祷,可以感觉的到她对于夏云翰的突然消失还是很在意担心的。

在讲述的这一会,丽达这才发觉到夏云翰的胳膊所出现的巨大变化,“天呀!奇迹!这怎么可能呢!”丽达发出惊讶的感叹,像发现宝藏一样,有些好奇的摸着夏云翰的胳膊并来回认真检查那淡红色的结痂, 这种举动她不觉得怎么样,但对于夏云翰,一个有些害羞的传统中国男人来说,倒是觉得十分别扭。没一会还是很不自然的把胳膊收了回来,对着她傻笑。

丽达好像也发现了夏云翰的尴尬,忍不住也偷笑起来,不过好奇成分居多。“这是怎么回事情?”丽达问道。

对此,夏云翰只只能简单的耸了耸肩膀,表明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可能不过是自己身体好,同时加上治疗有效而已。

“说说你去哪了,刚才可让我担心死了!同时也没有少挨医生的骂!”丽达接着问道,毕竟作为一个护士,竟然把病人看丢了,确实不是一件好事。

“别提了,唉!”夏云翰挠了挠头发,原原本本的把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系列怪事简单的讲述了一遍。不过关于那个奇怪的梦,夏云翰还是省略没有讲。毕竟这种事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并且也没有什么可信度。

“你相信夏云翰所说的吗?”说完经历,夏云翰定眼看着丽达那幽蓝色的眼神说道,期待着她肯定的回答,尽管回答也许是带有安慰性质的。但是夏云翰错了。

“可怜的夏,我想也许是你经受太多的惊吓,以至于出现了梦游幻觉!”丽达说着,尽管语气显锝非常关怀,但夏云翰能够感觉得到她并不认可。同时也从托盘里取出一支注射器,取下了套帽,熟练地从旁边的注射液里抽出一种淡黄色的液体。

“什么,你认为夏云翰说谎?”夏云翰万万没有想到,丽达竟然认为夏云翰出现了梦游。

“你误会了,从医学上说,经历过惊吓的人出现梦游幻觉也是很正常的。”丽达还是那种很平静的口气,同时也轻轻地推动注射器,将里面的空气排出,针头也溅渗出一些液体落在了托盘里。

“来,这个有助于缓解你的压力,睡个好觉!”丽达持着注射器面对着夏云翰。

“不,不,不,我不需要这个!我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你们!”夏云翰扯着嗓子喊叫着,并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不要这样,夏,你需要好好的休息。这是为你好!配合点”丽达愣了一下,转而说到。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再见!”夏云翰有些粗鲁的把丽达推到一边,径直朝门口走去。

“不要出去,夏。。。。。”丽达意图拉住夏云翰,可被夏云翰右手大力一挥,跌倒在一旁的床边,把桌子上的托盘也撞倒在地上,大大小小的药瓶和医用品也散落一地。在那清脆的一响之后,夏云翰也呆住了,停在了原地。

“丽达,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夏云翰悲愤地说道。情绪激动的挥舞着胳膊。

丽达惨然的笑了笑,勉强的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有些凌乱的头发,把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又放入到托盘里,忧伤的看了夏云翰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但夏云翰明显看的出她的眼眶有些红润。此时,夏云翰才发现刚才的鲁莽,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也不要说了。”丽达黯然的摇了摇头,托着盘子,低着头走了出去。

夏云翰也疾步跟着出去。哪知还没有走到门口,一个身穿军服的男人却挡住了夏云翰的去路。 “夏先生,刚才的一幕我已经看到了,你实在太无礼了,作为一个男人,夏云翰为你感到羞愧”这个陌生男人面无表情的说到。

“这,这,我是无意的”被这猛然的一说,夏云翰也感到愧疚到极点,说话也有些抖颤。

“我要警告你,现在是非常时期,从你一开始进来,就已经提醒过您,但您却一意孤行,擅自离开你的病房,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我对此也不感兴趣,但要说明的是:如果你再随便离开这个房间,那么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他把手里的自动步枪抬起来比划了一下。

“你想怎么样?难道想杀了我吗?”刚刚有些愧疚的心情一下子又被激怒了。

“我再重申一遍,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切所谓的自由和权利都不存在,有的则是命令。抗拒的结果只有一个:死!”尤其在最后一个字上,这个男人特别加重了口气。这一说,夏云翰不得不认真打量这个陌生的男人。

这个男人额骨很高,高挺的鼻梁,脸上有几道不知经历过多少残酷的战斗遗留下来的伤疤,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上穿着一件迷彩色的战训套装,背挎一只军用m16自动步枪,上衣口袋里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的什么,袖口向上拉的很高,在那健壮的小臂膀上有一条似曾眼熟的图案,还没有等夏云翰仔细观察,这个男人就把手背到了后面,双腿习惯性的叉开成外八字形。

“你是谁?”夏云翰疑惑的问道。

“是谁并不重要,但是你,夏先生。最后奉劝你一句,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知道的不要知道!谈话可以结束了”说完,他扭身离开了。

此时的房间只剩下夏云翰孤单一个人,夏云翰有些惆怅的坐在沙发上。摸了摸身上,已经没有烟,夏云翰有些失望的踢了踢地面,心想自己也许从一开始离开自己的家就是个错误,离开了一个监狱,又自己跳入了另一个监狱,不要说见自己的妻子,连离开城市也没有做到。早知道就不来医院,和克拉克一同冒险。至少比呆在这里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要好的多。想着想着,夏云翰半依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不过没过多久。迷迷糊糊中夏云翰被一阵汽车轰鸣声惊醒了。揉揉还有些发涩的眼睛,夏云翰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支撑着站起来,走到窗前,透过窗帘缝向外观看,这才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

白天的视线确实要比晚上要好的多,不过看的越清楚,心里反而越发感到一丝寒意。只见外边的草坪上又比昨晚新添加了不少的裹尸袋,而且依旧是一群全副防化服的工人机械的往卡车上扔放尸体袋,不过这时夏云翰才发现,所有卡车的车牌号都被人为的遮盖住了,看不清到底具体的编号。一辆刚刚装满的卡车并没有从大门驶出,却往医院后院开了过去,一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大楼右侧的过道里,再也听不到发动机的声响。这点倒让夏云翰感到十分惊奇。难道另有出门的道路?当夏云翰正准备走出房间,到对面邻近后院的窗户仔细观察时,丽达悄然进来了。

“你的早饭。”丽达显得有些冷漠,不过转念一想,确实也可以理解。不过夏云翰的心里却如刀搅一般并不舒服。

“昨晚的事情,我。。。。。”

夏云翰还没有说完,丽达却打断了夏云翰的话“夏先生,请用餐,”接着把手里的饭盒放在床头,离开了病房,又把夏云翰一个人丢在了这里。

“哎”夏云翰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勉强的打开了饭盒。饭盒刚一打开,写在饭盒盖内侧的几行娟秀小字引起了夏云翰的注意。

“什么都不要说,待会有人会找你谈话,小心”从字迹判断,应该是丽达写的。看来丽达还是真心关心夏云翰的,夏云翰心里油然而起感激之情,不过还是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把饭盒盖叠放在盒子下面,利用吃饭的空档,暗自用手指把字迹抹去了。

也许是心里想着事情,这顿还算丰盛的早饭夏云翰倒也没有吃出什么味道。草草在洗脸间擦了一把脸,这次看到胳膊上的伤痕已经完全褪下了,除了几个浅浅的红色小圈以外,完全恢复到正常的状态,疲劳感和头痛也完全荡然无存,但额头上的那道划伤却恢复很慢,刚刚长出深褐色的结痂。触碰一下,还是有些不太明显的痛楚感。不过比起昨夜,现在的状态无疑是极棒的。

脸刚刚擦干净,耳边就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转眼望去,一个身穿白色医生大褂的中年人站在门口正冲夏云翰微笑。

“你好,夏先生,夏云翰是你的监护医生卡特,夏云翰能进来吗”门一直没有关,来者却非常礼貌的站在门口自报家门。

“欧,进来吧!”联想到丽达的留言,夏云翰满怀警惕的简单回应道。随即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史密斯医生呢?他怎么没有来?”夏云翰装出一幅轻松的样子。

“欧,史密斯医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术要做,就由夏云翰就接替了治疗你的工作,希望你能够积极配合夏云翰的治疗,夏云翰也希望通过夏云翰的治疗,您能够尽快好转康复。”卡特说话的语气和节奏很温和缓慢,一点没有史密斯说话中带有的那种孤傲漠然,表现出一种礼貌性的关心。不过出于谨慎,他越是如此礼貌,夏云翰倒反而更加有些警惕。

“谢谢了,不过你看夏云翰,好像并不需要治疗”夏云翰笑着把双手挥动了一下,以此证明自己已经痊愈。

“是的,从表面上看,您确实可以出院了,但是就像外面草地上的那些尸体一样,他们也大多没有任何伤痕,但他们的生命却都被死神夺走了,所以对您的身体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对您是有好处的!”卡特不依不饶坚持要继续他的方案。

“如果夏云翰拒绝呢?”夏云翰还是笑着说,但心里却在不停的咒骂道这个看上去道貌岸然的家伙,谁知道他是不是想把夏云翰推上手术台解剖呢。

“您不可能拒绝。”卡特及有信心的说道。

“欧,为什么怎么肯定?”夏云翰反问道。

“不要忘了,这里是医院,夏云翰们能把你送进来,也可以把你扔出去,夏云翰想那些丧尸一定很感兴趣”卡特有些威胁的说道,脸上的笑容却显得像是和某个朋友闲聊一样自然。

“那好呀,夏云翰自己走,就不麻烦你们送了,再见!”说完,夏云翰站身朝门口方向走去。

卡特终于按捺不住其真实的险恶之心,脸上原本就不太丰富的笑容也消失了,转而用一种恶狠狠的语气说着,“既然夏先生不愿意留在这里,那可就不要怪夏云翰们不客气,来人呀”话音还未落,门外就冲进两个持枪的武装士兵。其中一个竟然就是昨天晚上教训夏云翰的那个家伙。

“夏先生,您认为您可以拒绝吗?如果您配合的话,这个完全不必。”卡特狞笑着倒打一耙。而那两个士兵则站在夏云翰的身前,犹如两座黑塔一般,以战斗姿势虎视眈眈的盯着夏云翰,时刻准备向夏云翰扑过来把夏云翰生吞活剥似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面临这种情况,夏云翰也只有长叹一声,停住了脚步。“走吧,前面带路!”

卡特挥了挥手,两个士兵转身退出了病房。而他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奇怪的仪器,压放在夏云翰的胳膊上,还没有等夏云翰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刺痛,鲜红的血液就离开了夏云翰的身体,迅速流进仪器里装着的一个透明试管里。“你疯了,你想干什么”夏云翰有些反抗的说道。

“好了,夏云翰只要需要一些化验而已,不会要你命。放心”说完,卡特把仪器拿了下来,而那个试管里也装满了夏云翰的鲜血。转过来看看胳膊,则留下了一个红点,不过血倒是没有再流出来,看来那个仪器是专门用来抽血的。

“为了你的安全,我会留下一个士兵负责保卫你,这点时间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待会见”说完,卡特便带着仪器离开了这里,而那个昨夜见过的家伙则从门外站到了门内。哼,说得好听,保护安全,其实完全是为了监视我,这个混蛋!夏云翰小声地骂着。

“你在说什么?”站在门口的那个家伙似乎听到了什么。

“没有什么,我不过是在问候他的家人。欧,对了,也顺便问候一下你的家人”夏云翰讥讽道。

士兵紧盯着夏云翰,然后一字一眼的说道:“不要耍小聪明,小心拳头。”说着,把右手攥成一个如铁钵般大小的拳头扬了扬。同时也露出了那个昨天夏云翰没有看清楚的纹身标志。这时夏云翰才发现,这个标志竟然就是和那个死去的工藤胳膊上一模一样的符号------黑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