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二十章 康田医院

wxiayi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第二十章 康田医院

克拉克笑着摇摇头,说:“我就不必了,真让我进去,我还不进去!就这样吧,等你进去后,我就会离开的。”

离开?夏云翰惊讶的嘴巴都闭不上了。连忙追问到:“为什么?”

“如我之前所说,这个康田医院很有可能就是整个危机的起源,你从正门进去,寻找救命的血清,我则寻找其他的进入方式,并找到事件的真凶!”说着,克拉克扬起自己的拳头,自信的笑着。

“你是真正的英雄!真的”夏云翰诚意的说道,确实克拉克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他的确是个合格优秀的警察,尽管还有许多未被发现的神秘之处,可他不愧为一个君子,一个顶天立地,无所畏惧、英勇无双的警探。

“呵呵!”克拉克显然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脸上也隐隐出现了红晕。

在这个空闲时间,夏云翰和克拉克有一句无一句的闲扯。夏云翰尽量避免问到一些敏感问题,而克拉克则非常细心认真的利用这几分钟的时间传授了几招必杀的擒拿术,使夏云翰受益匪浅。时间一晃过了将近20多分钟,大门上这才又传出那甜甜的女声:“让您久等了,鉴于你的症状,您可以进入,请站在门口等待,将会为您打开通道。谢谢”

分别的时间到了,在这短短的几小时里,夏云翰和克拉克一起度过了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一起共患难,共扶持。经历了若干危险,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对可以以命相换的生死朋友,在分别之际,夏云翰唯有紧紧予以热情地拥抱,表达夏云翰内心真挚的友谊。眼眶里充盈着泪水,夏云翰默默地拍了拍克拉克的后背,这才然后才慢慢松开。而克拉克显然也被这种淡淡的分别伤感所打动,尽量掩饰自己的失态,朝夏云翰不自然的挥了挥手,转身踏上摩托车,用力的拧动着油门,机车也在油门的加大下,发出阵阵的怒吼。

“什么时候再见?”夏云翰费力的把手合卷成喇叭状,大声地叫喊道。

“有缘自会相见!后会有期,保重!”尤其后面几个字,克拉克特别加重了语气。话刚说完,在三轮摩托喷发出一团浓郁的燃烧尾烟之后,如同他匆匆的出现,他就这样在摩托的呼啸着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夏云翰感到无限的失落和无助。失魂落魄的走到大门口,刚刚走到,原本平滑无缝的大门不知怎的,裂开了一道狭小的口洞,刚好能够容纳一人进去,一眼望进去,一片白茫茫的,什么看不清,夏云翰咬了咬牙,一下子钻了过去。

这是夏云翰认识的那个医院吗?刚一进去,看见周围的一切,夏云翰不禁疑惑起来。

康田医院位于夏云翰每日上班的必经之路,对于他的结构外形设计,夏云翰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每每路过时,透过那永远敞开的大门,都可以看到那美丽的音乐喷泉,翠绿的草坪,宽敞而整洁的停车场,来往匆忙的患者。一切都历历在目。但眼前却展现出的时另一副场景:大楼的所有窗户紧闭并拉上了窗帘,草坪上凌乱着摆放着数量众多的鼓囊囊的黑色裹尸袋,停车场里则停放着几辆大型卡车,在几个全副武装的大汉持枪监督下,一群浑身披挂穿着笨重防化服的工人如同搬运垃圾一样,往卡车里用力抛掷装运裹尸袋。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裹尸袋相互碰撞发出的声响。整个医院如同屠宰场一样,空气散布着浓郁的血腥味。

“你是谁呀?你怎么进来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冷冰冰的声音,同时一支管状物也顶住了夏云翰的后背,感觉像枪之类的东西。

“夏云翰,我是夏云翔!我是走进来的”猛的被他这一问,夏云翰有些语无伦次的回答。

“废话,没问你这.我是说你怎么进来的,”身后的男人拿枪捅了捅,夏云翰吓得连忙把手举了起来,活像一个俘虏。

夏云翰被问的有些懵了头,比划着门口的探测器解释道:“我受伤了,但检查通过了,所以就进来了!”

“你直接沿着大路进医院大楼,里面有人会安排。千万别乱跑,否则格杀勿论,明白了吗?”那个男人枪口虽然放了下来,可客气还是恶狠狠的。

夏云翰“恩”的默默点了一下头,忍着心里的不满,背着他用中指对着他比划了几下,小跑往大厅去了。

医院大厅里很安静,前台和休息椅都空空如也,但经过一夜的折磨,对此夏云翰已习以为常了。满不在乎的四处张望,希望有人能够接待一下。

“你好,欢迎来到康田医院!”又是从后面忽然传来温柔的女声。

“想吓死人呀,怎么都从后面蹦来呀!”夏云翰极为不满的扭回头,只见一个身穿粉红色护士装的女孩站在夏云翰的身后。看上去20多岁,俊俏的面容加上一头乌黑秀丽的头发,面对有些职业化的微笑,一时间夏云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对不起,惊吓您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护士小姐笑着说。

“欧,没关系。我想你可能需要处理一下伤口!”夏云翰用左手端起早已肿胀发黑的右手小臂,尽量想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笑了笑,哪知这一笑拉动了肌肉,伤口感觉格外疼痛,反而咧嘴呲牙,笑的样子比哭还难看。

“欧,看来感染的比较严重了!需要马上治疗”护士小姐小心翼翼的拆下已经被染成乌黑的绷带,检查了一番,回复道。

“没有什么大问题吧?”夏云翰小心问着。毕竟伤口看上去实在感染的厉害,不停流出黑色液体。

“没有问题,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医生”护士小姐十分小心的搀扶着夏云翰向电梯走去。女性特有的香味使夏云翰一时间有些飘飘然,也就什么没有想的跟着她。

电梯的空间很狭小,散布着那股说不上有多好闻的淡淡香水味道,除了夏云翰的老婆,夏云翰还没有和那位陌生女性这么近的单独接近过,一时间心里有些迷乱,夏云翰偷偷撇眼看着护士小姐的丰满的胸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到了,夏先生!”甜甜的声音打断了夏云翰的遐想。抬头一看,5楼。

“欧”夏云翰这才发现夏云翰的面颊有些发烫,心想惭愧呀,老婆不在身边,自己一直挺自重的,今天怎么有些心猿意马了。实在对不起老婆。不禁暗暗的在自己胳膊上拧了一下,哪知这一拧,也牵动了伤口,夏云翰疼的哎哟了一声。

“怎么了?”护士小姐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伤口有点痛。”夏云翰慌乱的掩饰道。

“放心吧,待会吃点药,再打一针,你会好起来的~”

“谢谢了!”夏云翰心更加慌乱了,连忙搽了搽头上的汗。

“呵呵!”护士小姐看着夏云翰的脸,忽然抿嘴笑了起来。

“有什么脏东西吗?”她的笑让夏云翰心里直发毛,慌乱的用手在脸上乱抹一气。那知道,夏云翰越抹,她反而笑得更大声了,这一笑了,反而让夏云翰更加不知所措了,傻站着陪她一起傻笑。心想这次可是丢人丢大了。

“看样子,你需要好好洗洗脸了!”护士终于止住了笑,不过看样子心里还在发笑。

“跟我来吧!”在她的带领下,夏云翰尾随至一间病房。里面摆放着两张病床和应有的医疗设备。里面还有一个洗手间,看上去还十分整洁。

“你先洗个脸吧,要不然待会医生来了,非吓一跳”护士小姐还是不时笑着。

走进洗手间,对着镜子一看。夏云翰这发现脸上遍布着众多的黑色和灰色的手印,扭扭曲曲的完全成了一个大花脸。活像京剧里的丑角。难怪会引发克拉克和护士的眺笑。苦笑着,夏云翰从旁边扯过一条毛巾,用左手别扭的在脸上搽洗。

“还是我帮你吧.”看着夏云翰笨拙的样子,护士小姐又笑了起来,然后走过来从夏云翰手里接过毛巾,细心的在夏云翰的脸上搽洗,由于站的很近,那股淡淡的香味又传了过来,加上那双纤细的小手在眼前晃来晃去,夏云翰的心也随之飘飘然起来。

搽洗很快就完成了。夏云翰还在陶醉中飘然,房间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丽达,患者怎么样?”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我已检查过了,没有什么问题!患者情绪很好。”护士小姐搀扶着夏云翰坐在了病床上。丽达,夏云翰心里暗暗记住着这个名字。

“这是史密斯医生,他是你的主治医生!”丽达非常谦卑的介绍着这位看上去足有50岁,头发已经大半谢顶的医生。

“你好!夏云翰是夏云翔”夏云翰友好的伸出左手,史密斯却并没有理会夏云翰的礼仪,一言不发的抓起夏云翰的右手仔细的端详。夏云翰只好尴尬的收回去,对着丽达傻笑。心想,这老头也忒没有礼貌了。

看了一会,史密斯又用手指在夏云翰的伤口附近按压了几下,夏云翰疼的脑门冒出豆大的汗珠,可他却丝毫没有在意夏云翰的痛苦,扭过对着丽达比划了几下,然后冷漠说道:“恩,只是伤口感染。怎么搞的,这种小毛病也收了进来。”

“小毛病?”夏云翰惊诧的叫了起来。“你知道吗,这差点要了我的命!”夏云翰情绪激动把受伤的过程简要的叙述了一遍。

在叙说时,丽达始终显得非常惊讶,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贴在胸口之上。而史密斯则表现出非常的平静和冷漠,一直在夏云翰讲完后,这才开口:“如果你说的是科幻故事,我认为这个故事还算有点意思,但如果说是真实发生的话,我很难相信,老鼠怎么可能具有攻击性。”

夏云翰晕,左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夏云翰被这个谢顶的固执家伙气坏了。气急败坏的指着窗外:“那你告诉我 ,那些丧尸是不是科幻故事?”

“除非亲眼相见,否则我不会相信能移动并主动攻击的树。”说罢,史密斯起身对着丽达说:“夏云翰过去开药,你待会过来拿!”说完招呼也不打,离开了病房。

夏云翰心有余气的指着门口,对着丽达说:“这个顽固的家伙!”

“别这样,其实史密斯医生是个好医生,就是脾气有些古怪!”丽达低声的辩解道。

“你是不是也认为我是个骗子?”夏云翰直截了当的问。

丽达没有直接回答,默默地摇了摇头。当她即将走出门外,身体停顿了一下,转身对夏云翰笑了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我相信你,夏先生!”随后也离开了。

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夏云翰感到一丝欣慰。至少还有一个人相信夏云翰所说的话。而且还是一位美女。她是不是有点喜欢夏云翰了?还是夏云翰有点喜欢上她了?夏云翰也不太清楚。不过,能够确认的是有一位美女相伴确实让夏云翰感到轻松不少。

躺着床上许久,始终没有盼到丽达的出现。夏云翰有些无聊,也有些好奇。胡乱在旁边的抽屉里翻看,失望的是,除了一些碎纸片,什么也没有,尤其没有找到夏云翰想要的烟。无聊之下,夏云翰又从床上爬了起来,来到窗口边。

窗帘很大,一直延伸拖在了地上。夏云翰试了试,发现不光窗帘被钉住了,连窗口好像也被什么卡住封死了,根本打不开。只有透过边缘的一条细缝,眯着眼睛向外窥望。

由于视野受到很大的局限,只能依稀看到临窗附近后院的情况。整个后院显得十分空旷,不像前院还摆放着裹尸袋,只见一些士兵模样的人全副武装的来回巡逻,而几辆停靠在路边涂装着特洛伊公司红白相间的八边形变形标志的大巴车则显得异常明显。车上的玻璃也是深色,但在车内灯光的映射下,还是可以看到有几个身影在里面晃动。而那些士兵看上去则更像是在保卫这些车辆,而不是保卫医院的安全。

难道车里有什么大人物,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夏云翰正在胡乱想着,丽达敲了敲门,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为了安全起见,史密斯医生还是让我先取一些样本化验一下!”丽达从托盘上取出一个注射器。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丽达小心的把注射器的针头扎进了夏云翰的右臂。

眼看着黑色的体液被抽取出来,胳膊感到十分的痛楚,夏云翰装出一份无所谓的样子,咬着牙笑着说:“呵呵,怎么会疼呢!蛮舒服的。”

丽达将抽出来的黑血小心翼翼的又注射到一个试管里,并盖上了封口。然后又从伤口处剪下一小块外翻的皮肤放入到一个器皿里。这才搀扶夏云翰回到了病床上。并笑着说:“先给你打一针消炎药,你可能会有昏睡感,你就这个机会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

“谢谢了”夏云翰感激地伸起左手胳膊,任由她那温暖而纤细的小手消毒,注射。整个过程,丽达一直显得十分小心翼翼,好像深怕会让夏云翰产生疼痛感。夏云翰也十分舒服的躺着那里,尽情的享受这几天以来没有的放松感。

“好了!你休息一下,30分钟后,夏云翰过来给你换药!”丽达看着表,调整了滴管的速度。转身收拾了一下工具盘便要离开。

“能陪夏云翰聊聊天吗?”夏云翰诚恳地说道。

“嗯!好吧”丽达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工具盘放了下来。这使夏云翰很高兴,很久没有这样单独和女性聊天了。夏云翰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头了。

“几点了?”夏云翰随便问到。

“现在是凌晨3点半了。”

“这么晚了”夏云翰非常吃惊说道。从夏云翰离开家到现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奇异冒险,也没有什么时间概念,没有想到竟然快天亮了。

“说说你吧。听你刚才所说,现在好像外面很危险吧?”丽达似乎并不太了解外面的情况。

“你一直没有出去?”夏云翰有些奇怪的问道。

丽达失落的摇了摇头,说道:“至从宣布戒严令之后,我就一直在这里,奇怪的是,至今为止,除了不停有人运尸体袋进来,夏云翰也没有看到什么病人,说起来,夏云翰真的有些担心夏云翰的父母。可是电话也打不通。医院也不让夏云翰们出去,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说着,丽达哭泣起来,眼眶里也流出了几滴眼泪。

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夏云翰有些不忍的安慰道:“没事,夏云翰想他们一定在一个安全的位置。”说着假话,其实夏云翰很清楚,就于现在的混乱局面,恐怕丽达的父母也凶多吉少。可此时除了安慰,实话夏云翰实在是说不出口。

“谢谢你!”丽达擦了擦泪水,有些感激地帮夏云翰把被子折了折。

为了不触及她的痛处,夏云翰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她瞎聊讲起了笑话。一会的功夫,就把她逗的咯咯直笑。而夏云翰也逐渐感觉到眼皮变得沉重起来,渐渐进入了梦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