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十九章 飞跃警察局

wxiayi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URL] 第十九章 飞跃警察局 我要活着,夏云翰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 “走吧”克拉克说道,示意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夏云翰最后回头看了看警察局的大楼,只见大厅里海没有完全熄灭的酒精火焰忽暗忽亮的还在抖动着火苗,耳边隐隐传来昆虫的翅鸣声,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安静。 走吧,夏云翰叹了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第十九章 飞跃警察局

我要活着,夏云翰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

“走吧”克拉克说道,示意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夏云翰最后回头看了看警察局的大楼,只见大厅里海没有完全熄灭的酒精火焰忽暗忽亮的还在抖动着火苗,耳边隐隐传来昆虫的翅鸣声,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安静。

走吧,夏云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跟随者克拉克往后院的停车场走去。

一路上,克拉克还告诉夏云翰现在掌管黑龙公司的主裁是德拉斯家族最神秘的继承人---古库拉斯,此人虽然控制着整个公司的命脉,但在公共场合里却很少露面,显得极为低调。连其公布的个人照片也遮盖在一张冰冷的假面具之下,让人不知其真实面容。但从年龄上估计应该在40岁以下。据说见过其真实面容在仅仅是家族内部核心成员,显得十分神秘。

两人说着说着,就来到了位于后院的停车场。车场并不是很大,但由于大部分的警车都外出派遣不在此处,显得空旷之极,

夏云翰隐隐的发现不远处的地上有一处黑影,看上去像是个生物的样子,不由一惊,和克拉克相视一眼,然后疾步走去。

走到黑影面前,看的越来越清楚,分明就是名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夏云翰不由得心里一沉,静静站在一旁。先在喊了几声,见没有任何反应。又轻轻的踢了几脚,身体动了动,还是没有反应。克拉克这才慢慢将尸体翻了过来,试探着摸了摸脉搏,没有任何跳动的迹象。这才细细一看,只见男子面目扭曲,死相恐惧,胸口之处有着深深的刀伤,直入内腔,还在不停的流涎出血液。但还是可以辨认出此人竟然是工藤一郎!一惊之下,夏云翰又暗暗叫好,呸,活该。但他又是如何死的?博文在哪?夏云翰心里冒出了一个连一个的问号。

经过克拉克的一番检查,并没有从佐藤的尸体上发现任何有用的物品,包括那张油画都不翼而飞,这未免让夏云翰有所失望。但令人震惊的是,佐藤竟然死于刀伤,一个从正面直接插入,刺入心脏主动脉的致命伤。其他地方也只是一些轻微的擦伤,也就是说他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被人从后袭击。而且根据克拉克从伤口创伤面初步判断,用刀人的技术相当娴熟,在近身之处猛然发力,伤口整齐,退刀迅速,使血液没有马上喷溅而出,但却一刀致命。没有给对方任何的还手机会,是个一等一的用刀高手。

这出乎意料的结果,让夏云翰愣住了。难道是博文。。。。。。。。?这怎么可能,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克拉克适时的拍了夏云翰一下,提示夏云翰没有时间考虑这些问题。眼下首要的任务是离开这里,夏云翰这才回过神来。

事情发展到现在,可以说没有一个事情可以说是顺心的。从离开那遮风避雨的家到现在,夏云翰也不知道到底经历了多少小时,但每分每秒都在挣扎和恐惧中渡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而现在连自己也出现了未知的危险症状,夏云翰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活着看见明天的太阳。想到这里,夏云翰暗自叹了口气,沮丧的低下头。

“朋友,振作点!相信夏云翰,相信你自己!你会没有事情的!”克拉克似乎看透了夏云翰的心思,温柔细语的安慰道。

唉,也只能如此了,对于生的渴望还是让夏云翰重新打作了精神,毕竟夏云翰曾下过誓言:夏云翰要活下去,为了自己,为了老婆。“我们怎么办,离开这里吗!”夏云翰问道。

“现在,现在已经证明这里其实是个陷阱,继续在这里寻找其他生还者的意义已经不大了,老实说,你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所以,必须离开这里,寻求治疗!”克拉克老实说道。

“博文怎么办?”夏云翰心里还是对这个认识没多久的学着有所担心,尽管对于佐藤的死,他无疑是最大的嫌疑犯,可从心里来说,夏云翰对佐藤的死反而有些庆幸。

“只能希望他能够吉人天相了!”克拉克还是要实际一些,寻找失踪者毕竟永远比拯救一个临死者要费时的多。

受伤的右小臂已经有些乌黑发胀,包扎的纱布也隐隐渗透出一些深褐色的液体,在接连的体力消耗下,原本紧张的情绪猛一放松,整个人感觉完全虚脱一样软弱无力,丧失了最后一点的动力。克拉克善意的搀扶着夏云翰坐在地上,一点也没有嫌弃的意思,在安慰几句之后,克拉克朝着车库的方向走了过去。

真是一个好人,望着远去的背影,夏云翰轻叹道。从一开始那奇缘般的相识,夏云翰就对克拉克充满着一种完全的信任感,而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信任感在即使受到持枪威胁之后,并没有任何减弱。只是一时的迷失。一旦化解了误解,克拉克依然还是那个值得信赖的英雄。尽管在他那招牌式的微笑下,克拉克还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此时,这些已经并不重要,只有他在夏云翰的旁边,夏云翰就有一种安全感,那怕面对死亡也变得无畏了,也许这就是像夏云翰这样的普通人对英雄崇拜的通病吧。

当夏云翰还在胡思乱想时,耳边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作响声,随之引发不少已栖息的鸟虫也随着惊恐拍打翅膀乱飞,发出声声怪叫。顿时间,这个刚刚有些平静的夜晚里又变得有些骚乱,夏云翰的心里猛地揪了起来,原本软弱无力的左手也尽可能得紧紧攥着手枪,眼神紧张的朝发出声响的地方警惕监视着。

声音越来越近,听上去像摩托引擎的声音。还没等夏云翰多想,一道刺眼的灯光从后院的拐角显现出来,老远的就听到了克拉克的说话声:“呵呵,运气不错,找到了这个。”

没想到,在警察局的后院竟然还停着几辆三轮摩托车。虽然没有钥匙,不过在克拉克面前,这些小问题自然不在话下。没用几下子,就发动了机车,这点夏云翰可做不到,对此夏云翰由衷佩服得对克拉克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呀,你还有这几下!看来以后不用买车了。”夏云翰有些开玩笑的称赞道。

克拉克搀扶着把夏云翰扶进三轮摩托座斗中,其间发动机一直没有熄火。在车身抖动中,坐在皮质的坐垫上,感觉浑身的肌肉如同被按摩一样,让人感觉痒痒的舒服,一个晚上以来,这可以说是最舒服的一刻了。

惬意的斜靠在座斗中,夏云翰四周环视了一圈,想到这大半夜的折腾,有些疑惑的问道:“就这样走吗?”

“当然不能这样离开,至少我们们还要留给其他人一个警示标志,以免有人掉入这个陷阱!”说着,克拉克加大油门,驾驶着摩托车朝正门口驶去。

来到大门口,借助夏云翰手头的各种工具,克拉克从门内把所有锁眼都彻底的堵死,插销也拧成了死结,断绝了外界进来的任何可能。“我们怎么出去呀?”夏云翰有些疑惑。

克拉克笑着说道:“我们先把前门堵死,然后从后门离开,当然也不能给后门留下任何出入口。”不愧是考虑周到,夏云翰赞同的点了点头。

“看见地上的钢管了吗!”克拉克努嘴示意。在离摩托车不远的地上零散的摆放着几根很长的钢管,看上去像是房屋维修用的脚手支撑架。

“难道你想让我撑杆跳?”摸着有些麻木的右手,夏云翰连连摆手。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别说是现在,任何时候夏云翰也没有本事翻过这2米多高的高墙呀。

“我的意思是我们把钢管搭靠在墙上,然后开车顺着钢管冲出去”克拉克急忙解释道。

太疯狂了,这个主意大胆但不是没有道理。墙高2米5左右,单根钢管有6、7米长,搭建起来,估计坡度是40度左右,即使能够爬越上去,能不能保证轮胎着轨还是个问题,万一打滑或者方向偏离,整个摩托翻过来,压在身上可不是好玩的。夏云翰连连咂舌,实在不敢想象最坏可能性。

夏云翰这边还在犹豫中,克拉克看来已经下定了决心,二话没说跳下车,手脚麻利的把地上的钢管分为两扎靠放在墙边,由于数量有限,每扎只有2根钢管,其拼合宽度比轮胎宽不了多少,尽管钢管的长度优质使这个“跳台”的坡度降低了不少,但为了保证钢管不滑脱,克拉克还是费力地在每根钢管与地表的接触点上凿出了一个洞,使钢管扎实的插入土中。最后,克拉克还仔细的比照着摩托车两边轮胎的间隔宽度,调整了两扎钢管的距离宽度,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新回到摩托车驾驶座上。

“行吗?这样”夏云翰怯怯的问道。心里没有一点底气。

“行不行,就看这一下了”克拉克用力的松放油门,摩托车掉头往后退,在离跳台有个20多米的地方,克拉克又重新调转车头,对准那个简易的跳台。排气管也在油门的拧动下,发出怒吼般的轰鸣。

“准备好了吗?”克拉克扭头对夏云翰笑着。

“go!Go! go!”夏云翰大声叫喊着,给自己打气。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没着落,说不清是激动还是胆怯。

克拉克猛地一松手闸,三轮摩托如同脱缰之野马,呼啸着飞驰出去。夏云翰有些紧张的闭上了双眼,不敢看眼前的一切。只感觉耳边呼呼的风声。当摩托车的前胎“咣”的一下压在钢管之上,原来的发动机轰鸣也变成了另外一种奇怪的声响,异常吃力地向前爬动,而巨大的重量也压得两侧的钢管弯曲成一个弧线。夏云翰的心也跟着悬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出现点什么意外。

克拉克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车把方向,尽量保持轮胎与钢管的附着。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的沉着冷静发挥着极大作用,当摩托车费尽九牛之力,终于爬到钢管顶端之时。克拉克低声说道:“扶好把手,我们要下去了!”然后又是猛地一拧油门。

夏云翰双手尽可能的抓住身边能抓住的任何东西,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在那短暂的几秒临空感受之后,“咚”的一声巨响,整个摩托车重重的和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尽管经过粗大结实的减震弹簧抵消冲击力之后,夏云翰还是感到头晕目眩,身体似乎被大锤狠狠地敲打过一下,肚子感觉翻江倒海的恶心,人也险些从车斗中飞脱出去。

“呵呵,不错不错!真过瘾!”克拉克还是体质好,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状态,反而感觉像完成了一项并不危险复杂特技表演一样轻松而又兴奋。而此时的夏云翰额头上已经遍布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人也捂着肚子缩成了一团,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一路竟然安然无事,虽然沿途依然可以看见不少的丧尸们围在建筑物里四处徘徊地寻找食物,但却没有像之前那样遭遇到任何的攻击。离医院距离也越来越近了。夏云翰的心变的忐忑不安,想到这几天以来自己所看,所到之处,无不受损严重,到处都充斥着浓烟,火焰,碎玻璃,尸体,丧尸,没有一处算得上安全之处,而医院作为重地之重,在危机爆发之后,势必为所有人之去往,岂能有安丸可能。想到这一切,夏云翰感觉希望渺茫的长叹一声。

摩托车一直开到医院门口,嘎然而止。原因很简单,整个医院大门也从里面彻底的关闭上了,原来的铁栏装饰墙也临时加高成5米多高多层铁丝护网,只在大门的正上方留下了一个监视仪不停闪着点点红光,冰冷的注视着夏云翰们。一时间,夏云翰的整个心如同掉入了冰窟一样,寒到了极点。“难道,我们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夏云翰悲愤地仰天长喊。

克拉克翰正想说话,突然,从大门处传来温柔甜意的女声:“欢迎两位来到‘圣德院’,为了保证其他患者的安全,请把您的胳膊放到下面的监测仪,我们将根据您的情况判断您是否能够进入,对此,我们表示诚切的歉意,希望理解。谢谢!”话音未落,大门上端降下一个如同奇怪的粗管状仪器。

声音很甜,一下子使夏云翰的心情感觉到几天来没有的的温馨和放松,夏云翰急忙扶着车手,在克拉克的搀扶下,来到大门前。当夏云翰正准备把受伤的右手放进去时,突然感觉不妥,生怕它们拒绝治疗,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把左手放了进去,刚一放进去,就感觉整个胳膊像是被针扎过一样,一阵酸痛,估计是什么东西刺入了夏云翰的血管,并提取了夏云翰的血样。坚持了几秒钟,那温柔的声音又从上端传了出来,这时夏云翰才看清上面摆放着一个传话箱,想必里面有人通过监视仪正在观察夏云翰们。“谢谢合作!请等待。下一位”。

夏云翰咧着嘴把胳膊抽了出来,心想,也不知道,他们的针头是否消毒,如果不得话,估计没事也变成有事了。想是如此,可还是示意站在一边的克拉克过来化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