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第十五章 鼠患

终于安静下来了,夏云翰感到有些脱力,无力的依靠着一个花瓶坐了下来。此时他才注意到浑身上下已经被冷汗所汗透,冷却的汗珠和血液混在了一起,淌满了面孔。

夏云翰抬手用袖子简单的抹了几下,没有想到袖子上也粘上了胳膊上渗出的血迹,越抹越黏,反把自己彻底抹着了个大花脸。夏云翰心里想着,要是自己这会拿这个手电筒灯光往脸上这么一照,是不是和恐怖片里的妖魔鬼怪一样。

不过在体软力乏的情况下,夏云翰实在也没有力气,更没有必要去拿旁边的手电筒做个亲身实验。手电筒在刚才的枪战中也不知道是被子弹击中了,还是电力不足,躺在一边发出微弱的灯光,犹如萤火虫一般,实在也起不了什么照明作用。

为了让自己更舒服一些,夏云翰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尽量把身下的瓷片扒开。刚划拉了几下,突然在一堆碎片中摸到一块凉冰冰的圆片,质地与那些打碎的瓷片完全不同,不由的好奇的用手小心的捏起来,端在手里细细感觉。

难道是宝物?夏云翰心里暗自打量着。这块圆乎乎的东西摸上去并不大,大小不到半个巴掌,近似八角形状,掂在手里倒是有几分重量,总体上摸着还算光滑,但似乎在表面上还有一些凹下的花纹,不过单靠触摸也摸不出什么名堂。也许是古代的某种小玩物,估计也值不了什么钱。夏云翰也没有多想,心安理得的就顺手放进上衣的口袋,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下一步该怎么办,夏云翰心里犯着嘀咕。从一开始自己始终抱着活着离开这里的想法。但实际上所做每一件事情都与离开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还起了相反的作用,随着在这里耽误的时间越来越长,危险也越来越大,遇见的事件越多,反而有些迷惑了,这还是逃亡?难道想逃出这里,就这么困难吗,夏云翰拍着脑袋苦恼的胡思乱想着。

门口这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难道工藤又回来了,夏云翰心里一紧,握着手枪藏匿在黑暗之处。

脚本声在门口停下了,“有人吗?”克拉克那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手电筒的灯光从夏云翰的周围一晃而过。

“克拉克,是你吗?”夏云翰再次谨慎确认来者的身份。

“是我,夏先生!”克拉克客气的说道,同时也依据声音,朝夏云翰所处的位置走了过来。

“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我还以为我见不到你呢。”夏云翰有些激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说话有些显得语无伦次。

克拉克笑着一把拉起夏云翰,把他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小心的搀扶着从保管室走了出去。

“来,搽一下。”克拉克把夏云翰扶到走廊上的座椅上,并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布递到夏云翰的手中。

夏云翰胡乱的在脸上擦了几下,这才感到有些舒服,连声谢谢说道:“我还以为你走了,没有想到你还在这里!真是太好了”顺口问起工藤和博文的下落:“你过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人?”

克拉克尴尬的回答道:“听到枪声之后,我就马上赶过来了,不过遇到了一点麻烦,所以就耽搁了一些时间。除了你以外,没有发现其他人。你这怎么样?”

“事情很不妙呀!”夏云翰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经历简单的讲述了一遍。又向克拉克问起了他的经历。

原来克拉克在离开之后,并没有马上赶往到鉴定大楼。而是在综合大楼发现到了一些奇怪的痕迹。在顺着痕迹追踪了一段之后,那些奇怪的痕迹就突然消失在一堵墙前,再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在仔细检查墙壁之后,才发现墙壁上倒是没有机关,而真正的玄机在于墙壁下面一个并不起眼的老鼠洞。在试探着想往洞里看个究竟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尖锐的警笛声,刚才还十分安静的老鼠洞一眨眼的功夫就冒出许多眼睛冒着红光的大老鼠,连带着整个一楼的各个角落都不断涌出成批的老鼠,而更可怕的是这些老鼠根本不畏惧人类,朝克拉克发动了猛烈的攻击。老鼠不同于其他生物,个头虽小,可凶悍起来丝毫不亚于饿狼。无奈之下克拉克只好狼狈的一枪未发,直接朝楼顶逃去,最后被逼的站在天台上的水箱之上。按照常理老鼠可不会爬便是钢架的水塔,可没有想到的是,老鼠在几番试探实验之后,竟然想到了搭台接柱的妙招。以金字塔的形式,一群老鼠摞一群老鼠搭成梯子,愣是爬到了落地3米多高的水箱之上。不过也幸亏老鼠的个头小,搭建的速度还是多少花费了一点,而这也给克拉克充分的时间,沿着两座楼之间架设的通信电缆攀爬过来。而刚爬上天台之时,就听到了枪声,但由于被老鼠所困,就耽误了一会时间,没有能够马上赶过来。不过时间上虽然比较仓促,克拉克还是凭借着敏锐的观察,从中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哦,什么秘密?”夏云翰有些好奇的追问。

“其实现在这也不算秘密了,正如你刚才听博文所描述的那样,这些老鼠真是的吃人的,而且还把人类作为他们的母体,繁殖后代。”克拉克淡然的说道。

“什么”夏云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之前,他认为这些老鼠不过是食物的短缺,而对人类发动攻击。没有想到是,他们竟把人类的肉体作为寄生体,选取一部分身体健康的人类活体,将胚胎通过伤口刺入体内,而胚胎的发育生产则完全依靠吸取活体身上的脂肪和蛋白质生存。在胚胎还没有完全成熟之前,这些活体则完全如同牲畜一般,被老鼠们所供养,而供养的食物就是被老鼠们所彻底吞噬的人类的分解物,胚胎一旦成熟,就会从人体内破壳而出,最后再变成他们繁殖前的食物。整个成为了异形。

“你是怎么知道的?”夏云翰惊恐的问着克拉克,这个结果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彻底颠覆了几百年所积累的生物学常识。

“我是亲眼所见!”克拉克想起那令人恐怖的一幕,也还是忍不住的感到胃部有些干呕。在来到鉴定大楼后,他借着手电筒的光幕,清楚的看见鉴定大楼的楼顶的几个房间里,有几个身上只披挂几块残留的布片的警察,他们的五官完全都被老鼠所吃掉了,四肢也被整个的卸了,整个人完全就像一个肉虫一般,只能在地上偶尔蠕动几下。人虽然还活着,但不知道老鼠采用了什么生物手段缝合了人类的伤口,不会因为失血过多或者伤口感染而马上死亡,但肉体上的疼痛及清醒的意识所带来的精神上的恐惧感将会一直保持到体内的老鼠破体,并将他们作为庆祝出生的生日蛋糕为止。而只有在那最后一刻,他们才能真正的结束生命。而这也就是警察局全体警员神秘失踪的原因。

太可怕了,夏云翰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可不希望自己成为老鼠的食物,更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被老鼠驱使的肉虫。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自杀才是最大的解脱。

想到这里,夏云翰也强打起精神站了起来。“走吧,离开这个鬼地方”拉着克拉克的胳膊就往外走,深怕在这里多耽误哪怕是一秒钟。

“不,现在还不能走”克拉克意外的放下夏云翰的手,平静的说道。

“你难道疯了?”夏云翰吃惊的看着克拉克,没有预料到克拉克竟然拒绝了他的建议。难道他另有打算。

“老鼠虽然可怕,但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克拉克胸有成竹的说。

“你可以杀死一只老鼠,你能杀死成千上万的老鼠吗?用什么方法,难道把自己下毒,再给老鼠们做夜宵吗?”夏云翰无法理解克拉克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其实消灭他们没有这么麻烦,我们不需要杀很多只,一个就够了!”克拉克说道。

“疯了,你彻底疯了!”夏云翰此时已经完全认为克拉克疯了,被老鼠吓的大脑也出现了短路。以至于说出这样疯狂的想法。

克拉克没有理会夏云翰的狂躁情绪,缓缓说道:“还记得那声尖厉的警笛吗?问题的关键就在那里!”

“警笛和这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们现在去找个警笛,然后如同印度吹笛戏蛇那样,吹上那么几下,就可以控制所有的老鼠跳舞吗?抱歉,我不是马戏团了,你在警察学校里估计也没学过吧!”夏云翰挖苦的说道。

“不,你只说对了一半,蛇其实并不能听懂笛子的音乐节奏,蛇自所以能听到音乐而起舞,完全是受耍蛇人的控制,笛子不过是个辅助道具。而老鼠也一样,警笛不过是一种远程命令手段,真正控制老鼠的不是警笛,而是吹警笛的”克拉克丝毫不为夏云翰的嘲笑所干扰,耐心的为其分析讲解道。

“那你想怎么样,找个扩音喇叭到处喊:吹笛子的家伙出来,交出警笛,把头放在我的枪口上,让我一枪打死你!”夏云翰并非不明白克拉克的意图,只是对克拉克这种没事找事,而放弃逃走的机会的行为不予认同。

“首先,这个吹警笛绝对不是那些已经丧失意识的丧尸,应该是个智能生物,甚至极可能就是个人类。”克拉克说道。

夏云翰实在不敢相信这个世界真的还有这样的怪物,竟然操控老鼠攻击自己的同类。“这可能吗?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他喜欢养着一群喜欢吃人的老鼠吗?”夏云翰连续发问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既然能够出现丧尸,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克拉克反问道。

夏云翰默然了,是的,连游戏中虚构的丧尸都可以真实的出现。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你想怎么干?”夏云翰迟疑的问道,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克拉克的这个假设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不可能,有的只是没有发现罢了。

“很简单,找到它,然后干掉他”克拉克一脸严肃的说道。

“怎么找到它,找到了又怎么消灭?”夏云翰提出了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想到和说到之间,还差一个重要的环节,那就是做到。

“等!”没有想到克拉克竟然说出了这么个大跌眼镜的计划。不过紧接着,克拉克又补充说道:“但我们不是站着这里干等着他的出现,而是设置一个陷阱等他来上钩。”

“难道我们就不能选择撤退吗?”夏云翰终于憋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不,现在我们在明处,老鼠在暗处。如果想发起攻击,他们随时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倾巢出动,把我们撕成碎片,或者绑架变成肉虫。但实际上,现在却是安静到极致,即使你们刚才打的天翻地覆,也没有出现一个老鼠,这正常吗?”不得不说,克拉克说的确实是实情,而这种实情却表现的十分不现实。

“或许他们吃饱了,不需要我们作为夜宵了!”夏云翰自欺欺人的狡辩说道。

“繁殖是所有动物的最终目标,而繁殖最需要的就是食物,现在这里站着两个活生生的食物,你认为老鼠们会无动于衷,任由我们自由离去吗?不,我们不过是在他们嘴边的食物,他们时刻都可以把我吃掉。而现在就如同猫抓老鼠一样,总是要在老鼠被吃掉前,猫先把老鼠戏弄一遍之后,才会把老鼠吃掉。我们现在就是可怜的老鼠。不管跑到哪里,其实都是无法摆脱被杀的最终结果。”克拉克说道。“与其在逃跑中被老鼠所杀,还不如赌上一次,彻底消灭危险的本源。”

“陷阱?挖坑吗?”夏云翰有些不思其解。

“这些老鼠如此嗜血,连繁殖手段都发生剧烈的改变。极有可能是受到了病毒的侵袭而发生了变异。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缺陷,依靠着巨大的数量,单单一个普通的陷阱根本奈何不了他们。但这并不意味着掌控警笛的神秘家伙就没有弱点。”克拉克颇有信心的说道。

“基本上我可以99%可以断定掌控警笛的神秘生物和我们之前所见过的神秘黑影就是同一个人”克拉克说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夏云翰结合自己的经历,很难将两者结合在一起。

“很简单,如你们中国有句俗话,一山不容二虎,在我们西方也有类似的谚语,不能把两头狮子拴着一起。警察局就这么大小,作为食物的来源显然范围可以说很小,在这么小的范围内如果存在两个同食物来源的生物链高层生物,肯定会因为抢夺食物而发生激斗。但实际上,所有针对我们的攻击者,要不是老鼠,要不就是黑影。两个不但没有一起出现,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激斗的痕迹。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

“那么这和你说的弱点有什么关系呢?”夏云翰被克拉克说的也是半信半疑。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么那个神秘家伙就存在几个致命的弱点。首先,他也是需要进食,而从之前来看,他似乎很喜欢血液,而现在活体越来越少,他势必饥饿的按耐不住,从暗处现身,向我们发动攻击。而这就给我们了防守反击的机会,其次,老鼠的控制道具既然是警笛,我们也大可一样吹响警笛,不管有没有效果,至少可以起到干扰控制的作用。最后,我在血库也曾经击中过他,而对方对子弹有所顾忌的躲避。显然对方的身体也是有着弱点存在的。而我们只要能够坚持一定的时间,就能够发现这个弱点,从而消灭它。”克拉克不歇气的说完了,然后笑着上下打量着夏云翰。

夏云翰被克拉克看的有些心里发毛:“你想怎么样”

克拉克继续说道:“这里有个重要的环节要解决。”

夏云翰追问道:“什么?”

“诱饵!”克拉克一本正经的逐字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