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十四章 暗算

wxiayi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URL] 第十四章 暗算 “看来你挺熟悉的!”夏云翰轻藐的说道。 “你知道吗,你丧失了一个杀我的极佳机会,刚才如果你没有提动那个开关的话,我经被内置的高压电放倒了!”佐藤轻描淡话的说。 夏云翰顿时肠子都要悔青了。他可对那些文物古董什么的一点兴趣也没有,至少现在没有。但错过了一次最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第十四章 暗算

“看来你挺熟悉的!”夏云翰轻藐的说道。

“你知道吗,你丧失了一个杀我的极佳机会,刚才如果你没有提动那个开关的话,我经被内置的高压电放倒了!”佐藤轻描淡话的说。

夏云翰顿时肠子都要悔青了。他可对那些文物古董什么的一点兴趣也没有,至少现在没有。但错过了一次最好的报仇机会,可是再也没有办法后悔的。

夏云翰言不由衷的冷冷的说:“是吗?”,除此之外,实在找不到其他的话可以表达内心那种悔恨的心情了。

房间里面并不像外面看起来那么狭小,如同一个小型博物档案馆一样,整齐的摆放着一行行的保险陈列柜,而每个陈列架上又分5列,每列又都用抽屉锁封着。上面还贴着封条,看上去大概是标住着物品的存放时间和类型,但从抽屉的大小判断,应该装的不是什么大件物品。而围着房间周边的空地上,则整齐的摆放着各种无法放入保险的柜大型物件。但由于手电筒光源范围有限,乍一眼看去大多是瓷器,油画之类的不易随身携带的物件。

看来那些富人还真是惜财如命,即使逃命也舍不得这些看似价值连城,其实毫无任何用处的文物,还指望着能够回来取回这些物品,每件物品上都被贴上了编号,方便认领。

看着这满间房屋价值过亿的各式古董文物,夏云翰的意识有些迷离。好奇的朝着陈列柜走去,摸向其中的某个抽屉。

“别动!”工藤厉声的制止了夏云翰,吓得双手挺悬在半空中,离柜门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混蛋,你知道吗?每个陈列架都有红外线感应探测,一旦触碰后,大门就会关闭,我们都会活活闷死在这里。”工藤粗鲁的打落夏云翰刚伸出去的手。

“啊。。。”夏云翰疼得叫了一声。“这里不是已经没有电了吗?”夏云翰狡辩道。

“哼,这的电源都是独立储供电系统,不行,你看”工藤从口袋掏出一根铁丝,用力的扔到旁边墙壁的通风口处,只听“噼噼啪啪”几声,一阵火花随即闪过。

“铁丝?”夏云翰脑子里灵机一闪。有些醒悟过来。

“不用想了,这个东西是在刚才离开拘留所时,在地上发现的。嘿嘿,还多亏了它,否则还真没办法打开手铐。”工藤大大咧咧的倒是把夏云翰的猜测说了出来。

真是没有想到,用一根铁丝真的能捅开手铐。看来自己以前算是白看警匪电影。不过这个东西看来也只能打开手铐这样的轻巧锁具,否则工藤也就不会还拖着它沉重的脚链了,那么自己是否就可以趁机逃跑呢?

“想活命的话,就要听我的!”工藤一眼看穿夏云翰心里打的九九,出言警示道。

夏云翰吐了吐舌头,垂下脑袋。生怕惹恼了这个催命的小鬼。心里却盘算着如何利用时机,拔出暗藏的手枪。若能得手,这次决不能手软了。夏云翰心想。

工藤藤没有理会夏云翰的行为,先是从夏云翰手中一把夺过手电筒,小心翼翼的在房间里四处转了几圈。在仔细检查了一番之后,走到墙边一处不显眼的电源开关处,把手虚放在了开关按钮处。

博文站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漠然的看着工藤和夏云翰,倒是没有异常的举动。不过眼神里倒是显得镇定自如,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而他不过是一个旁观的路过者。

工藤深吸了一口气,喊道:“你们两人都过来,分别站在两块地板上!”说着,用手电筒指着靠近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板。

地板都是统一的深灰色的大理石,乍一眼看去,看不出什么区别。但在工藤的指示下的那两块地板倒是显得颜色略浅一些。但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之处。

夏云翰和博文依言分别站在两块地板上,并没有感觉到异常。但轻轻用脚蹬一下,倒是发出了与其他地板截然不同的闷闷的声响,看来下面必定有着一定的空间。

“就是这里,”工藤自言自语道。“站好,别动!”工藤扭头恶狠狠的瞅着两人,手里按下了电源开关。

看来这保管室的的解锁倒是奇怪的厉害。在工藤反复按下开关几次之后,随着一声轻微的震动。原本嗡嗡的低沉电流声倒是听不见了,周围顿时寂静几乎可以听见众人的呼吸之声。

工藤此时这才松下一口气,转身过来蹲坐在地上,手里的手枪却没忘记放下,一直对着夏云翰。眼里露出凶光,厉声的说道:“保险柜的暗锁也解开了,看来你们的用处已经不大了,留下你们倒也显得有些碍事。”

难道他想杀自己灭口,夏云翰心里不由得一沉,思量着在这样的被动环境下,与其正面反抗,还不如利用工藤对老鼠的忌讳,和他暂时达成某种和平协议,而不马上动手杀人。何况自己还有一个强有力的外援在这附近,而这就也是自己最后的筹码。随即冷声说道:“慢着,你以为你杀了我们,就万事大吉吗,别忘了你脚上的脚链还没有取下,如果真要开枪惊动了那些该死的老鼠,恐怕你也跑不过我们吧?最后要提醒你的是,我说过,这里并不只有我们3人,我可还有一个同伴就在附近。”。

工藤阴沉着脸,嘴上倒是没有说什么,心里揣摩着利弊得失。明白既然当初夏云翰没有动手,也是顾忌枪声吸引老鼠,而把两人留下来就是做了牺牲品的打算,如今在老鼠随时可能出现的情况下,加上夏云翰所提到了另外一人的存在,都在潜在的威胁。虽然不管是贴身格斗,还是距离射杀,他非常自信能在几秒之类解决掉这两人。但到现在为止,自己一直尝试着用各种方法都没有能打开已经锈固的脚铐。如果老鼠真的出现,以现在的状况,在脚链的限制下,恐怕很难跑过那些疯狂老鼠的速度。而如果暂时留下两人的性命倒是完全在必要的时候,将其以擒拿手的方式脱臼关节,使其动弹不得,而给自己留下更多的宝贵时间逃命。即使真的存在夏云翰的同伴,也大可把这两人作为人质。看来杀人暂时并不适合。不过在思量推敲之后,工藤还是决定先给两人一些苦头,让其不敢妄动,而影响自己待会的行动。

夏云翰看工藤脸色忽阴忽暗,知道其确实有所顾忌。明白自己已经影响了工藤的判断,连连向旁边的博文暗递眼色,但奇怪的是,博文却惘然的看着那些文物古董发呆,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应。看来是职业病又犯了,心里不知道是在想着那些奇妙的花纹还是那位歪歪扭扭的符号。

看来只有靠自己了,夏云翰失望的打消了鼓动博文的主意,正视着工藤,强笑着说道:“深入宝山岂有空山而归的道理,大家既然能够有缘相聚在一起,也就是个缘分,何况在外有老鼠的威胁下,人多力量大,真要遇上什么危险,大家还有个照应。”说着,用手指了指工藤脚上的脚铐。

工藤既已打定了主要,倒也愿意借坡下驴,脸色一变,颤抖着满脸的横肉,哈哈大笑道:“我也有此意,不过说起来倒是你不义在前。”脸色随之一沉,故作严厉的说道:“刚才你下铐关门的时候,可不这么识时务。所以你也休怪我无情在后。”

夏云翰连忙着赔笑道歉,连声说道:“兄弟对不住了,我在这给你道歉了,刚才的纯属误会,而且现在我的性命也在你手里握着,要怎么样还不是你一句话。不过现在就急着杀人,似乎也不符合双方的利益。”

工藤看夏云翰服软的向自己示好,倒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反正如夏云翰所说,杀人是很简单。但绝不是现在。

但场面上硬话还是要说的,否则怎么震慑对方,而有趁机逃跑之心。工藤说道:“既然这样,索性暂时留下你两人的性命,不过不要耍花招,更不要企图逃跑,我跑不过你,但你也跑不过子弹。”

既然双方达成了一致,工藤开始忙着检查着大件文物古董。夏云翰暂时保住了自己和博文的性命,转身有些埋怨的瞪了一眼博文,而博文没有任何反应,已经完全沉迷在各式的文物古董之后。夏云翰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不再理会他。

墙角处堆放着各种零散的大件古董,趁工藤无暇分身,夏云翰装着欣赏一个并不显眼中国古代花纹瓶,躲在阴暗处蹲了下来,一边细心的观察着两人的举动,一边把藏在鞋袜里的手枪摸了出来,别在了腰里,并把衣服整理好,从外看不出痕迹。

工藤好像并没有注意这个细节,自顾自个的在另外一边那些大件的古董中寻找着什么。不过他似乎早已确定了目标,注意力只是放在在那些摆放整齐的油画上,但往往都是用手电筒粗略的看一眼,然后就随意的丢弃在一边,再也不理会。

博文倒是显得专业的许多,虽然没有什么照明设备,但还是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和良好的手感,在那些金属物件上摸索着,用最原始的直觉去感受那些精美的工艺品,嘴里不时发出啧啧的惊叹声,然后又摸向下一个物件。

夏云翰躲在一旁,细心的注意着两人的一举一动。左手悄然摸向腰间的手枪,要冷静,要冷静,夏云翰心里暗暗的警告自己,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过了,可能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手心不停分泌出细微的汗珠。

“找到了,就是他。”工藤突然欢喜的从地上举起一幅油画,痴迷的观赏油画的每一个细节。情不自禁的低声叫喊着。手里的枪则显得有些碍事,顺手插入到腰里。由于画框较大,整个视线都被挡的严严实实,只露出头顶在画框上面。而手电筒的灯光透过油画隐约的把人影投在了上面。

机会,绝对的机会。如果这个时候下手,趁他不注意,瞄准画框上的人影,然后。。。。。。想到这里,夏云翰不动声色的慢慢向佐藤靠近。距离一步步缩小,而夏云翰的心跳也在逐渐的增加。

“砰”的一身,从博文那忽然传来什么摔在地上的声音。佐藤立刻放下手里的画框,警惕的拔出手枪,朝博文那里走去。

眼看着计划突出意外,夏云翰不由的慌忙着把手从腰间抽了出来。掩饰着拍抚着衣服,装出无辜的样子。眼睛也瞅了过去。

原来博文不小心碰倒了一块古代青铜盾牌,而发出了声响。博文也是惊呆了,傻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工藤狠狠的瞪了博文一眼,嘴里轻哼了一身,但在转身之际,发现夏云翰有些不自然的表情,疑惑的走了过来。

难道他发现了?夏云翰心里有些发慌。手也有些胆颤的轻微的抖动。越是想掩饰,反而更加显得欲盖弥彰,令工藤觉得可疑。

“你在干什么?”工藤厉声的喝叱着,端着手枪走了过来。

“没有做什么呀?”夏云翰干笑着,靠在一个半人高的古代瓷瓶旁边,遮掩腰部的手枪,左手摸着花瓶,右手则按在腰部的手枪上。

“把手举起来,走过来。”工藤站在只有五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把手枪对准了夏云翰。

“你想做什么,怎么这么快就想动手!”夏云翰顿时沉下脸来,双手举了起来,但双脚却没有挪动地方。分散工藤的注意力,并企图拖延时间。

“哼,别想耍花招。老实站在那里别动。”工藤并不想纠缠这件事情,只是狐疑的看了看夏云翰,然后转身回到那幅油画旁边,蹲在地上,小心的用双手开始把画框拆卸下来,而眼光却时不时瞅向夏云翰。弄得夏云翰无所适从,只有呆站在原地。

由于没有合适的工具,工藤拆卸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由于担心损坏到原画,工藤每一步骤都显得小心翼翼。没过多久工藤就放松了对夏云翰的防范,专心致志的拆着最后几颗固定螺丝。

不能再等了,夏云翰决定动手,一旦工藤完成了整个工序,自己就真的再没有机会。悄然的把手枪掏了出来,接着旁边花瓶的遮挡掩饰,对准光亮,瞄准了工藤的胸部。

“砰”的一声,枪口喷射出耀眼的随着巨大的作用力,夏云翰虎口为之一震,枪口猛的往上一抬。

夏云翰的枪法确实不怎么样,这一枪并没有想像的那样,一击毙命。工藤只是而是痛苦的按住左胳膊,半蹲在地上,手电筒随即滚落在了地上,随着滚动,灯光在地上投下了一道光影,工藤也顾不得捡起来,端起枪口朝夏云翰的方向连续扣动扳机。

夏云翰借着黑暗的优势,在周围的瓷瓶之后四处躲藏,虽然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射击,但子弹击碎瓷瓶后所迸溅的碎瓷片却打在身上生疼,慌乱之下,也顾不得瞄准,胡乱着朝着着工藤的大概位置开了几枪,就被工藤锁定了位置,随即被火力压制的连头都抬不起来,索性只剩下躲藏的份了,根本没有还击的机会。

想比之下,工藤这边也不太好,原本手枪里的子弹就不多,在连续几下射击之后,子弹很快即将告竭。没有任何照明设备的辅助下,大多子弹都只是击在了周围的古董之上,而手电筒更是来不及捡取,拿起来也不过是个活靶子。

工藤索性一把拽下还没有完全揭下的油画,蹒跚的朝着门口移去。

这边的夏云翰也显得十分狼狈,头上也碎瓷片划出了几道血痕,枪里也没有多少子弹了,只有干看着工藤的脚链在地上拖动的呼啦之响,也不敢随意开枪,深怕暴露自己的位置。

而正当两人火拼正甚之际,一直在一旁静观其变,没有什么动静的博文也有所行动。借助着黑暗的掩护,加上两人无暇顾及。悄然的从大门口溜了出去,。

工藤受伤并不特别严重,并不是致命伤。所以一手拿着油画,一手举着手枪,勉强还在射完最后一枪后,索性也跑出了门外,脚链拖动的声音也逐渐远离。空荡的保管室顿时只剩下夏云翰一人留着那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