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就是比爹[转载]

防水墙 收藏 1 42
导读: 麦可思的一份调查显示,城里的学生比农村的学生好就业,在最难就业的大学生中来自边远农村与老少边穷地区者相对比较多。这个一点不意外,假定我们大家都不自己努力,仅仅靠原来的社会关系,那当然城市或者本地的学生依靠社会关系就可以取胜——谁的爹狠点儿,谁的工作就好点儿。不过,谁的爹也不是万能的,真的靠爹也就是在爹的一亩三分自留地的关系里面转悠了,爹托爹也托不了多远,托来托去也未必是喜欢或者擅长的活儿。而要改变这个态势的唯一可能就是在大学尝试与努力在陌生人中建设属于自己的社会关系。其实我们没有几个同学,你在大学里读书

麦可思的一份调查显示,城里的学生比农村的学生好就业,在最难就业的大学生中来自边远农村与老少边穷地区者相对比较多。这个一点不意外,假定我们大家都不自己努力,仅仅靠原来的社会关系,那当然城市或者本地的学生依靠社会关系就可以取胜——谁的爹狠点儿,谁的工作就好点儿。不过,谁的爹也不是万能的,真的靠爹也就是在爹的一亩三分自留地的关系里面转悠了,爹托爹也托不了多远,托来托去也未必是喜欢或者擅长的活儿。而要改变这个态势的唯一可能就是在大学尝试与努力在陌生人中建设属于自己的社会关系。其实我们没有几个同学,你在大学里读书的目的是为了永远呆在大学里。大学最重要的是为社会输送人才,是到社会上寻求岗位,是要跟社会上的资源建立链接的。我们这些大学生,将来是不是能够把这个价值体现出来,它是跟你的社会上的关系量联系在一起的。社会关系有多大,你的提升,你的机会就有多大。


很多人为什么到了大四的时候找不到工作,你社会上认识几个人?你去杭州找工作,你认识杭州人吗?认识什么样的杭州人呢?你要到上海找工作,你认识什么样的上海人呢?你说我临时认识一个人,那你只能做临时工;你认识一个老朋友,他给你提供支持的机会就比较多。社会资源是依循社会网络分布的。社会网络仿佛一根藤,社会资源仿佛是那些瓜,你要想吃这个瓜,你就顺着这个藤去摸。问题是你有藤吗?所以其实在我们大学时代的时候,建藤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我常进一步大学生参加多种社会场合,发自己的名片,通常你会发现,每发出100张,你能收到多少张呢?40%,这个40%的名片,如果你给人家写邮件,有多少人会回你呢?占其中15%,在回邮件的这些人中有多少人会成为你真正可以有一定程度交往的朋友呢?1/5。一年你发出100张名片,意味着1年你会增加社会上1到2个相对有一定交往价值的朋友,四年中间就会有五六个社会上的朋友,咱道儿上有人了!衡量社会关系的时候,你不要全是中学老师。衡量社会基本水平的时候,你发现有一个是个体户,有一个是公务员,有一个是大学教授,有一个是媒体记者,干不同行业的人,越是错杂,意味着对你提供各种不同帮助的人会越多。


认识陌生人的方法特别简单,第一,要干净,身上别发味,这尤其对我们男同学来说,人家才愿意接近你。我们有那么多的机会坐公共汽车,有那么多的机会坐火车,有那么多的机会坐飞机,坐在你隔壁的那个人在大部分情况下是愿与你认识的。仅仅在于我们中国人不想做第一个认识人的人,我们愿意做反应的人,大学生跟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你是大学生,在学校里,老师跟学生的关系就是不耻下问,不耻积极,不耻主动。你应该成为第一个主动认识的人。第二,即使你第一个主动认识人家,有一点要认识到,就是我要认识陌生人,陌生人是坏人怎么办呢,人本有一半是坏的,一半是好的,我本人也是一半一半,我们有些人一开始是领导同志,后来是贪官,他本来就是一半是贪官,一半是好人,但看在什么条件下,他哪部分发生作用,在另外一个情况下,另外一部分成长。你要老跟人家送书,人家也变成知识分子;你要老给人家送贿,人家当然变成受贿分子了,互动决定了关系的性质。还有一点,那些受陌生人损害的,在大部分情况下,是因为你想有所图,这个图就是指当下就有占便宜的想法,如果你三岁就开始跟异性打交道的话,你今天一般的色狼还真下不了手,你3岁跟他打交道的时候,色狼都不好意思下手,等到你23岁的时候,可能那一般的色狼都被你欺负,你要在23岁都还在想咱可不能跟男人打交道。我跟你讲,你知道色狼是什么吗?就是你以为不是的,他恰有可能正是的。


我们很多家长对孩子使用的方法不是社会化方法。而是,在可能的范围内,推迟孩子的社会化进程,在可能的情况下,减少你社会化的机会,在他能做的事情上,降低你的社会化水平,他以为这是保护孩子最好的方法。我们家长在管理我们孩子的时候,他不能保证的是,其实这个小孩不断的走出去,走到职业界限的时候,在大部分情况下,这不是他可控制的范围呢,所以,我们家长这样管理孩子的时候,导致他们的社会适应与反应能力是比较低的。


在我21岁的时候,是我研一的时候,我到北大去拜访一位老师,这个老师是著名的法学家,龚祥瑞教授,宪法行政法的权威,我跟他素不相识,他在自己家里开课,我就到他家敲门去听课,讲完后,我举手发表了几个观点,老师就大为欣赏,回家以后,收到教授给我写的信,教授78岁,我21岁。龚教授抬头那是:岳弟,台端,北京一晤,闻弟数言,受益匪浅。。。。写满满一页纸,署名:兄祥瑞。在我24岁以前,就是在我的大学和研究生期间,认识了十多位这样的教授,人如果遇见了合适的人,很多事情要在黑暗中间痛苦的摸索,那费你的时间成本太高了。你再多活二十年也摸索不出什么名堂来,但你在有些领域中间,得人指点你些什么东西,特别是在江湖上面还有些地位的人、在江湖上明白一些奥妙的人,他给你指点一些东西的时候,你就有所谓“short cut”,捷径。很多东西你不需要摸索,你直接跳着就往那边走就行了,如果你还有一堆人帮你出主意的时候,你就比普通人走更多的捷径,所以认识陌生人不是只是说简单的打开一些社会经验,是使得我们的restructure重构你的人生版图的时候,你可以用你的完全跟你的同龄人不一样的方式。你知道,一个七十岁的老人,他知道自己的生命是进入倒计时。进入倒计时的人,当然一方面他不服老,这是一方面;而很多时候他在想一件事情,就是我的资源应该给谁?所以,我非常鼓励大家去忘年交,往上的忘年交,往下的忘年交。资源有两种获得方式:一种获得方式,所有的资源靠你自己痛苦的摸索,摸索到一个搁一个进来;再痛苦的摸索,摸到一个搁一个进来。但是你没有发现,在另一种情况下,其实有一些人是愿意将资源转移给你的。所以一直说陌生人,我们说当你交往社会交往面的时候,你的资源获得方式多样化了。所以不要整天呆在学校里,要把自己的活动范围、圈子多样化,多样化是我们社会资本也就是我们的社会关系藤蔓的一个重要指标。对于我们大部分人来说,我们不需要也不能光依赖比爹,我们需要比的恰恰是在陌生人中发展起来的社会关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