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三章 枪

无真子 收藏 28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李明华听那青年说得坦诚,心下虽仍责怪那青年鲁莽,却也有些同情。不禁在心中为他开脱道:“到底当初他也不是有意的不是。” 只是这世上又有谁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何况对方也是习武之人!那青城派弟子又岂是该当断手? 李明华想了半天却也没什么两全的办法,只好温言劝慰道:“兄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李明华听那青年说得坦诚,心下虽仍责怪那青年鲁莽,却也有些同情。不禁在心中为他开脱道:“到底当初他也不是有意的不是。”

只是这世上又有谁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何况对方也是习武之人!那青城派弟子又岂是该当断手?

李明华想了半天却也没什么两全的办法,只好温言劝慰道:“兄弟且先将担忧放在一边,想来那青城派弟子也是做的侠义之事,其掌门定非蛮横无理之辈。到时只需将事情原委道与他听了,再想个妥善的法子补偿那失了手的侠士,或也可化得彼此恩怨。”

那青年摇头道:“话虽如此,可又哪有什么东西能补偿得了武人之手!”说完又叹起气来。

张子雨也跟着劝道:“现下多想亦是枉然。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也只好待明日看对方是何说法,再见机行事。我二人定当为兄弟竭力周旋,务必使得双方化干戈为玉帛才是!”

那青年见二人也没什么好办法,心下虽然失望,却还是拱手道:“二位高义,唐林感激不尽。”

二人听来却深觉惭愧,急忙道:“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二人现下未能出得半分力气,如何敢当兄弟感谢。”

那唐林见二人甚为诚恳,倒有心想要结交,只是不记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二人,想是父亲的相识,遂开口问道:“恕小弟唐突,敢问二位高姓,师承何派?”

李明华见唐林出生名门,知书达理,自己二人来到这地方连个认识之人也没有,更别提朋友了,倒也有意结交。只是二人来路尴尬,又不知道如何说清,只好回道:“兄弟客气了,在下李明华。”

又指了指旁边道:“那位是张子雨,我随家父学得些微末技艺,至此却是慕名而来。”

唐林听二人是慕名而来,才知道二人起初并不知道当下这事,且以前也不曾识得。

又想二人先前言语,却是真心愿意帮忙,如此说来二人也该是义气中人,倒是更该结交了。

思附间抬头看了看二人身后所背之物道:“看两位兵器,想是善使暗器吧?”

张子雨听对方竟说自己背的是暗器,觉得有些好笑,却不笑出声 ,从肩上卸下枪道:“你说的是这个吧,我们叫它‘枪’,就像你们那个…‘火铳’,只是要好用些而已。”

唐林之所以说自己的双手干系唐门的传承发扬,原也是因其擅于制作发射暗器之机括,方才见到枪口处有洞,猜想乃发射暗器之用,这才有了二人善使暗器一说。

待张子雨将枪取在面前,唐林方才得窥全貌,半张了口,眼睛死死盯着枪身不放。只把个张子雨瞧的浑身发毛,好半响才听唐林颤声道:“恕小弟冒昧,张兄,可否将你手中的…那个…那个…“枪”借与小弟一观?”

张子雨见对方激动的样子,倒有些怕遇见<<西游记>>中那垂涎袈裟的贪心和尚。不过想来这又不是在21世纪,给他也不知道如何使用,倒也不怕,于是关上保险将枪递了过去。

唐林双手将枪接过,翻来覆去把玩起来,摆弄着枪上能活动的零件,口中兀自赞道:“太…太…神奇了,简直是巧夺天工!此物张兄竟是如何做成?”

张子雨心下却想,你那样子才太…太…夸张了,“神奇”?笑死人了!不过口中却回道:“这我可做不出来,要做这东西现下却是难了。”

唐林问道:“这是为何?李兄,是你做的吗?”眼睛却兀自盯着枪身不放。

李明华不得不解释道:“欲造此物首需炼得好钢,而后还需精密工具予以切割装配,工艺纷繁复杂,所需条件更是严苛异常,但有朝一日,我们定能想出简单易行的办法铸造此物。”

唐林似乎早已将先前忧心的事忘了,只专心摆弄起眼前的枪来,看样子若是生在21世纪,倒说不定会是个科学狂人!

少顷只听唐林“咦”的一声,竟摸到了弹夹后的活动之处,将那弹夹取下,看了看匣中的子弹,赞叹了两声。又认真地从去了弹夹后留下的方洞中看枪内构造,却是更惊异了。

唐林看了半晌,其间却还是有许多不明之处。心下想:看构造此物当是可拆卸的,只是如此精巧之物,对方想必也是视之为机密,又岂肯轻易让自己拆开看个究竟。

不过要就此作罢也实在不舍,沉吟半天后终究还是耐不住,问道:“张兄,你能将如此精巧的器物借与小弟观看,小弟本该知足,不应得寸进尺,再窥其密,只是小弟观那枪内似乎是另有乾坤,实在好奇得紧,那个……那个……能否容小弟将这枪拆开一观?”说完也是一脸局促。

张子雨见唐林一观之下无需教授,竟已明了这枪的许多机窍。心想:“在这年代,有如此见识之人恐怕也担得“天才”二字了。“至于唐林所担忧的机密,在二人心中却纯属子虚乌有之事。再说了,若是对方真有什么不良企图,二人在此无依无靠,对方又善于用毒,即便要取二人性命,也只顷刻之间而已,现反倒没必要事事堤防了。

张子雨见唐林满脸希冀,倒也起了爱才之心,说道:“兄弟只管拆开便是,若有什么不明之处,只管问我二人。”

唐林闻言大喜,道:“二位心胸竟如此豁达,唐林真不知如何感谢,若不嫌弃,以后我就把二位视作异姓哥哥如何?以后咱们也无须如此客气,就叫我小林子便是。”说话间竟已将枪完全分解开来。

这边的响动却早已引起周围注意,只是众人虽然好奇,却碍于不便窥探他人机密,不好走近观看,只得在自己桌前指指点点,赞叹此物精妙。

唐林将枪各个部件翻看个遍,才将其组装好,却取出一粒子弹对二人说道:“这内里想是装的火药吧?如此用来倒确实能方便了许多,只是要做此物确实太难了些,不过若能稍加简化,虽不如原来好用,却也非火铳可比了。待此间事情一了,到时小弟若能得以侥幸,二位哥哥不知能否多盘恒些时日,容小弟请教一二?”

二人一来无处可去,二来听对方说竟能做出个简化版,倒也来了兴趣,当下便答应了下来。

却又听唐林道:“张兄,看这装火药的器物也不甚大,能装得多少火药,为何不做大些?

张子雨虽吝啬子弹,可又一想:“我二人既到了这崇祯年间,若是回不去,想来倒是要亲见那满清入关了,看这小子着实有些天赋,兴许能弄出些简单方便的火枪来,到时或将大有用处,现下花几发子弹,让他见识到威力,也好提高他的干劲不是。

想着客气来客气去也实在辛苦,于是便说道:“唐兄要不要打一枪试试?”

唐林就等这句话来的,也不再客气,将枪递与张子雨,却是要张子雨先来。

旁人早在注意这边动静,这时听说试试,也轰然叫起好来。

张子雨往周围看了看,见远处房顶落下一只鸽子,约莫三百米远,取出瞄准镜装上,测了风向,也不多话,伸手指了指目标道:“就那只鸽子吧。”

众人循着手指方向看去,隐隐看见个鸽子模样,皆面露疑色,也顾不得那许多了,皆聚了过来想看个究竟,却是有的摇头,有的惊讶。

张子雨瞄准目标,缓缓的压下手指,只听“啪”的一声,比那火铳的声音却是清脆了许多。那鸽子应声落下房顶,众人先是被那枪声惊了一下,接着见那鸽子滚落,忍不住齐声喝起彩来。

张子雨复将枪递与唐林,教了瞄准之法,抬手指了指院落的一颗碗口粗细的桂花树示意唐林打。唐林接过枪瞄了会儿,扣下扳机,这回众人事先有了准备,却还是被那突然的响声惊到。

见打中了树干,张子雨拉了唐林到树旁看结果,众人也跟了过来,只见那树干上被穿入时只一食指大小的洞,从后面穿出时却有儿臂粗细。见机快的人早想到挨上这么一下会是什么结果,不禁骇然。更有心怀不轨之人心中暗自算计,若能夺得此物,他日......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