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胖大头的江湖 第二回

丛林之叶 收藏 376 342
导读:[size=20][center][color=#FF0033]第二回 娇生惯养碍路程 横渡长江遇凶险[/color][/center][/size] 残阳如血,怒云飞卷,长江岸边滔滔江水一路东去。远处2个人影,骑着2匹马在夕阳斜照下,缓缓向着江边的瓜洲渡口而来。 来的2个人正是早上刚出门闯荡江湖的胖大头和他的师叔叶丛林。只见胖大头呲牙咧嘴、歪歪斜斜的骑在马上,就好像这个马鞍上有针在扎他的腿一样。叶丛林在一旁却只当没看见,自顾自的欣赏着这残阳中的江水,就差没当场作诗赋词了。 原来早上出门没多久,

第二回 娇生惯养碍路程 横渡长江遇凶险


残阳如血,怒云飞卷,长江岸边滔滔江水一路东去。远处2个人影,骑着2匹马在夕阳斜照下,缓缓向着江边的瓜洲渡口而来。

来的2个人正是早上刚出门闯荡江湖的胖大头和他的师叔叶丛林。只见胖大头呲牙咧嘴、歪歪斜斜的骑在马上,就好像这个马鞍上有针在扎他的腿一样。叶丛林在一旁却只当没看见,自顾自的欣赏着这残阳中的江水,就差没当场作诗赋词了。

原来早上出门没多久,胖大头就受不了了。从小锦衣玉食、宠爱万分的大头哪里骑过这么长时间的马啊。平时骑马也就图个好玩,遛2圈显摆显摆而已。一旦去远的地方,不是家里早准备好了专用马车,就是在外面雇个马车、轿子之类的。

可怜的大头刚骑出城,在叶丛林的要求下快马加鞭的走了5里多路后,就急忙拉住了缰绳。大头等马站定,一骨碌滚下马来,一屁股坐在路边的一块青石上,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2只手摸着大腿内侧,不停的呻吟起来。叶丛林没注意,直到窜出数十丈以后,才发现大头没跟上来,急忙圈回马头,直奔大头而来。

到了大头眼前,叶丛林也不下马,喝道:“怎么回事?走这么点路就要休息啦?快点上马,我们还要赶路呢。”

大头哭丧着脸:“我腿疼……你看这里……都磨破了啊。”

说着,大头撩起自己的裤腿,把大腿内侧转向叶丛林。

叶丛林只好跳下马来,走到大头身边,低头仔细观察。真是惨啊,白嫩嫩的大腿上好大几条红血印,皮已经都磨破了,往外渗着鲜血。

叶丛林皱了皱眉头:“娇生惯养的公子哥,真是百无一用……真烦,你等着。”

说着,叶丛林转身来到自己骑的马旁,从马鞍旁的包袱里拿出一个小包。揭开小包,叶丛林又从里面挑出一个小瓷瓶拿在手上,重新将小包系好放回包袱。大头看着叶丛林拿出瓷瓶,知道里面装的肯定是药,不由心中舒坦了点。药轻轻涂在伤口上,大头顿时感动大腿凉飕飕的,非常舒服,痛楚马上减轻了不少。

大头急忙不失时机的拍起了马屁:“多谢师叔,师叔的药真的灵,这下不疼了。”

叶丛林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不疼了?那起来继续赶路!”

大头一听,恨不得打自己两个嘴巴,什么不好说,偏说药效好,这不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叶丛林看着大头既尴尬又懊悔的样子,不禁微笑起来。这个大头,娇嫩是娇嫩了点,人还是不错的。

想到这里,叶丛林蹲下身来,拍了拍大头的肩膀:“大通,也是我疏忽了。你在家时吃好喝好,从没出过远门,这突然跟我出来,我也不能让你一口气把什么都学会、什么都适应了。”

大头抬起头,看着突然变得和蔼可亲的师叔,目光中充满了诧异。

叶丛林没理他,继续说道:“咱们慢慢来,让你慢慢的适应。你我年龄也差不多,我也不太对那些俗礼很看重。这样吧,以后在路上,我们兄弟相称,你叫我大哥,我叫你大通,如何?”

大头双手乱摇:“不成不成,被我老头子知道,不知要挨多少骂,搞不好还要家法处置呢。老头子最注重上下尊卑了,不行不行,我还是叫你师叔吧,你叫我大头就成。”

叶丛林笑道:“大头?呵呵,果然是大头,好,就叫你大头。不过让你叫我大哥,还有其他原因的。江湖险恶,一切在别人看来不太正常的东西,都会被别人更加注重。你我年纪相仿,辈分却差了一辈,很不正常啊。”

大头眨眨眼,接口道:“所以我们很容易被人盯上,惹些不必要的麻烦,是吧?”

叶丛林大笑道:“完全正确,行走江湖,能不惹麻烦就不惹,不过路见不平还是要拔刀相助的,不然要我等习武之辈何用。”

大头仰头看着叶丛林道:“师叔,我明白了,以后就叫你大哥吧,不过回家后还是叫你师叔的。”

叶丛林点点头:“好好,你歇的也差不多了,伤口我给你简单包扎一下,咱们骑马缓行,就当出来踏青吧。”

大头心中大喜,等叶丛林匆匆包扎完毕后,又翻身上马。2人边说边笑、信步由缰的缓缓走在官道上。

中午时分,太阳越晒越热。叶丛林知道夏天最忌烈日下赶路,此时最容易中暑。由于离扬州城还不远,来往客商比较多,路边总有三三两两的小商小贩支起遮阳蓬、或者在大树荫下摆下茶摊、小吃、果摊招揽生意。叶丛林和大头2人找了个阴凉大树下的茶摊,要了2大碗凉茶边喝边休息。大头眼尖,看见隔壁不远处还有个小吃摊,就招呼茶摊老板帮忙去那里买了一盘卤牛肉、2大碗凉拌面。2人就在树荫下吃起拌面来,大头在家吃的是山珍海味,哪里吃过这小摊上的拌面。不知道是大头肚子很饿了,还是这拌面确实味道好,大头呼噜呼噜一下子吃了个碗朝天。吃完面的大头一边夹了块牛肉嚼,一边看着叶丛林碗里的拌面。

叶丛林暗暗好笑,抬头对大头说:“没吃饱?还想吃就再买啊,看我干啥?”

大头不好意思的笑笑,回头招呼老板又去买了2碗凉拌面。这回轮到叶丛林看大头了,那目光好像在说,你小子还能再吃2碗?

大头却把其中一碗往叶丛林面前一推:“师叔,不不,大哥,这碗是你的。”

叶丛林顿时有些头晕了:“谁说我也要一碗?我这碗吃完再吃点牛肉就足够啦。”

大头眨眨眼,心想这下马屁又没拍对。大头表面平静,脑汁急速流动,灵机一动,办法马上到来!

大头笑了:“我有办法了,我这碗我吃掉,师……大哥这碗我们一人一半,牛肉么,打包带走,咱们路上可以慢慢吃……行不?”

叶丛林心想,要是不浪费的话,只能这个办法了,就点头同意大头这个天才方案。叶丛林哪里想到这看似最佳办法包藏着一个不利于自己的计策。叶丛林的食量是1碗面外加小半盘牛肉,大头又分配给了半碗面换掉了牛肉,叶丛林就饱了。大头的食量要是撑3碗面下去估计也是可以的,就是要撑的难受。但只吃2碗半面,大头还是有足够的余量来慢慢消灭这些牛肉的。所以叶丛林在大头的天才办法通过的那一刻等于取消了吃牛肉的资格。

在太阳开始西斜,温度又开始下降的时候,大头拎着打包的牛肉跟着叶丛林又开始慢慢上路了。没过多久,叶丛林摸着饱饱的肚子看着大头左一块右一块的大嚼着牛肉时,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英明决策害了自己。

更可气的是大头居然还假客气:“大哥,真不来一块?真是香啊……”

叶丛林:“%¥……%&*(*¥#”


2人就这样缓缓来到了长江边的瓜洲渡口。叶丛林纵马上前,手搭凉棚,定睛观看。渡口停着一艘大渡船,三三两两的人正走入船中,想来都是要趁黑夜来临之前过江的旅客。叶丛林向大头一招手,2人驱动胯下马,来到渡口船边,滚鞍下马,然后连人带马都上了渡船。

这艘渡船真的大,如果满载的话,看样子能载300余人。旁晚的渡客并不多,叶丛林和大头连人带马上了渡船都不觉得拥挤。

船老大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光着上身,露出一身古铜色的精壮肌肉,举手投足间从容镇定,一看就知道在船上讨生活很多年了。船后掌舵的是一个胖子,留着黄焦焦、稀疏疏几根卷胡须,腆起个大肚子,正悠闲的抽着旱烟。

船老大跑上江边的大堤张望了一番,见没有人来,就跑回船上,抽掉缆绳,大声喊道:“老朱,开船啦!”喊完,船老大提了根竹篙来到船头,点住渡口的大石,将船推入了江中。渡船在江中慢慢的转了弯,缓缓的向对岸驶去。

大头从来没坐过这么大的船,兴奋的趴在船沿的窗口上四处张望,什么都觉得新鲜、好奇。叶丛林四下打量了一番,突然眼中精光暴射,然后又眯起了眼睛。

半晌,叶丛林借着马匹的掩护,偷偷靠住大头:“大头,有麻烦了。这船不对劲……”

大头一愣,不对劲?不是好好的在开嘛。难道要沉了?

正疑惑中,叶丛林假装看着外面的风景,嘴里却轻声对大头说:“这艘是贼船,到了江心,估计要出事了……别朝我看,看窗外……”

大头心里一紧,心里又紧张又害怕,还有些兴奋。这就是江湖中传闻的杀人不眨眼的强盗?这么快就碰上了?我大头可是练过72路少林罗汉拳的,我师叔更厉害,哈哈,这帮强盗要倒霉了。

大头在打自己的算盘,叶丛林继续再说:“等下你装作不经意的回头看下。在对面位子,左边第三那个瘦瘦的庄稼汉,太阳穴鼓起,目光犀利,应该是内家高手。还有右边最后那个老太婆,应该是用了山东王家的易容术,要不是我跟山东王家的鸿字辈高手有交情,还真看不出来。另外,后面那个胖子也是个外家高手,看他双手应该练过摔碑手之类的硬气功。”

大头傻眼了,这么多高手?这下完了,我们2个肯定打不过了。要不咱们跳江吧,马也不要了,留着命,什么买不到啊。想着要跳江,大头2只手不由自主的用力握住了窗台。

叶丛林微微笑了笑:“别紧张,我还没说完呢。最厉害的应该是那个船老大。别看他年轻,刚才那一竹篙,看似轻巧,随随便便的,渡船在这么急的江水中却稳稳后退了数十丈。没有千斤举鼎的力气绝对做不到的。”

大头一听,差点没坐在地上。我的娘啊!4个高手?那还不把我给活拆了?跳江估计也不行,这帮强盗整天在长江里混,水性肯定比我好,地方也比我熟。难道刚出门就完啦?这江湖闯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叶丛林却探手将马匹上的包袱松开,探手进去拿出十几枚铁莲子,又悄悄将斜挂在马鞍上的单刀换了个顺手的位置,然后把刀鞘的卡簧松开,这样便于拔刀。

做完这些工作,叶丛林神情自若的拍了拍大头的肩膀,示意大头放松。大头哪里放松的下来,马上就是一场血战,自己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来。要不咱投降吧?据说只要交出财物,又配合强盗,就可以不用死。

大头偷偷对叶丛林说:“大哥,要不咱们把银票啥的都给了他们吧。反正离家还不远,咱们大不了再回去拿就是了。万一打起来,我怕我们不是对手啊……”

叶丛林轻轻一笑:“且慢,到时看着我,不许轻举妄动。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万一人家要命又要财呢。所以要镇定,到时见机行事,我不动手,你也不许动!我一旦动手招呼了,你就把你平身所学盯着一个人施展开来。对了,你就对付那个老太婆吧,女人应该力气弱一点,你练的是刚猛一路的,对付那个女人,或许还有胜的机会。”

大头点点头,慢慢回头,假装不经意的打量起那个老太婆起来。大头没敢一直盯着看,只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几次,却一点也没看出来这个颤颤巍巍、拄着拐杖的老太婆有什么破绽。叶丛林看着大头在观察,心里又赞扬了下大头。观察的方法不错,看来大头很聪明,什么东西都一学就会,加以时日,阅历丰富以后,定能成为一个老练的高手。

其实大头看不出来是因为经验不够丰富。一个这样的老太,独自一人乘渡船却没人陪伴、照顾,这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破绽。如果化妆成一个中年妇女,倒是可以弥补这个破绽。但又怕路上遇到地痞流氓,遭人调戏之类的突发事件,所以要做到十全十美、没有任何破绽几乎是不可能的。

叶丛林打定主意,不管形势如何险恶,一定要力保大头活着离开,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不然,即使自己活着,又如何向自己的庞师兄交代。心里有了打算,叶丛林变得沉静起来,慢慢调匀自己的内息,静静的等待那场战斗到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