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野战兵 正文 第四章 4 曾经也沧海过

豆不逗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size][/URL] 同学路平也就是那个窝在某个地图上看不见的地方当指导员的,给我打来电话,欲言又止,最近一段时间一直短信联系着,因为他培养的这批精英士兵们几乎全都走了他有些失落,可以理解他的心情。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我说你是不是因为你的兵都走了,开始伤心欲绝?他说不是。他问我方便讲话吗,我就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


同学路平也就是那个窝在某个地图上看不见的地方当指导员的,给我打来电话,欲言又止,最近一段时间一直短信联系着,因为他培养的这批精英士兵们几乎全都走了他有些失落,可以理解他的心情。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我说你是不是因为你的兵都走了,开始伤心欲绝?他说不是。他问我方便讲话吗,我就离开办公室来到公司的施工工地,很冷。


“夏璟,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姐姐你知道吗?”这小子估计又喝酒了,因为只要喝多他就会重复这句话。可是今天这个时间有点儿奇怪,应该不是吃完饭喝完酒的时候。


“还记得那年我军校毕业在**师实习的那段日子吗?”

“当然记得,你们四个偷跑出来,哈哈,你们都喝多了。”


路平上的是军校,毕业那年正好分到这个城市实习,而我又恰恰在这个城市里刚刚开始工作。和路平一起去**师的有四个,加上我,简直就是真实版f4和杉菜,传说中的流星花园,当然模样也不比电视上的差太多,那四个平均海拔都在180以上,其中还有个190的,模样自然也差不到哪去,应该说电视上的那些更多男人味道,总之我们要是走在街上那是回头率百分之二百,想当年也是相当拉风的。

因为是军校毕业实习,他们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希望和欲望,加上又是学军需的,都被分到后勤部门,所以连队对他们的要求不是很严格,甚至过于宽松,但是依旧限制外出时间。可是,我这个小破公司的小职工却忙的要命,我们只能在趁我有空的时候才可以聚会,而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路平他们在这半年,我一共见他们也就三次,大多数时间依旧是电话联系。

最后一次是他们要回学校了,我才发现自己一直的没时间变的真的没有时间了,这一分开就是真的天南海北了,再要见面都是困难,于是请了假,路平说:还不如在学校时见你多呢。

我们9个人,四个军校生,外加5个平民,挤在一间宿舍里聊人生,呵呵,也好像根本就没聊,就知道女的说要嫁有钱人,男的说要奔赴沙场,在战场上做一级大厨。9个人里有8个喝多了,喝的最多的就是路平,吐个没完,不停的重复:“不知道我们何时还能在一起!”


没喝酒的是我,只能不停的照顾这个照顾那个。那是一段想起来就好笑的日子,而事实也正是如此,那次分开后,我们的联络方式又成了电话。


“我也是男人,所以,你知道我记忆最深刻的什么吗?”路平在电话那端近似吼叫般的向我喊着。其实不用吼我当然知道他是男人,还是个很帅的男人,183的个头,标准的美男。一口纯正的京腔普通话。如今这么帅的男人竟然窝在山区也差不多快5年时间。

“什么?”我傻乎乎的问道,我的记忆里只有那些个喝多了狂吐的镜头,哈哈。

“你知道你穿的什么颜色的袜子吗?”天啊,我怎么知道过去那么久我穿的什么颜色的袜子呢,还没等我回答,他又接着讲:“红色的,我一直记得。”

“哦,我想起来了,每年过年后,我都会穿红色袜子,咱那次聚会是春节后吧?”妈妈说我命不好,所以每年都会给我准备红色内衣,红色袜子,可是看到我穿红色袜子那又怎么了?

“我对你。。。。。。可是我不能。。。。。,可是我从来不把你当姐姐。你以为比我大,就是我姐吗?根本不是。”这家伙难道是昨天喝的酒,今天反上劲来了?不过我的心情却一下子坠到了海底。

“我说指导员同志,做思想工作呢要有头绪,你要给我做什么思想工作呢?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智商不高,能不能直接说重点,别迂回行不?”突然间觉得好冷,冬天真的来了,站在外面已经让我冻得手指冰硬,打不过弯儿来。

“你不懂,我那时就对你有想法,我还记得你的脚,我很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有女朋友,我不能。。。。。。”突然电话断了。


一通电话把我的心情打到零度。很多时候我都认为所有的朋友都不把我当女人看待,因为他们都说我是长着一张女人脸的男人。我突然想起初中毕业时,那群男生给我的毕业留言,很多都是:“祝你早熟。”到现在我都闹不明白这个留言是什么意思。


路平的话一直在耳边环绕。路平在离开这里后就被分到北京军区的一个小山沟了里,路平对我说:“你好就好。”于是我们各自生活。等我把准备结婚的消息告诉他时,他非常惊讶,本来说好了无论谁结婚都要一起见面的,结果他对我说:“我是不会去的,希望你好好的。”当我告诉他我离婚的消息时,他很无奈,对我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包括我。还是那句话,希望你好好的。”


回到办公室,才发现不是心情零度,是温度零度,我还是喜欢温暖的地方,于是抱住暖气,温暖,阳光透过玻璃洒在我的脸上,舒服。

突然想当温室里的盆景,一动不动,自有人打理,还可以享受阳光。

盆景没当几分钟,手机又开始震动,好在经理现在不在我们办公室,是短信。

来自路平指导员:“如果我有一百万,我就养你,不用多。。。。。。”


收到这样的短信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抽这家伙,我个人认为抽他地冲动大于感动地冲动。虽然我在网络上起得英文名字总是故意漏下一个“i”,但并不表示缺爱的人,一定需要这样的感情。虽然我还不能清楚得给爱情下个定义,但爱情对于我是很纯洁高尚的情感,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童话故事里美丽从一而终的爱情,但是我即使经历过背叛依旧存在幻想。


其实我就是朋友眼中最大的另类。我总是生活在自己的思想里。也许我是我们这群人里让人感觉最孤单的那个。


路平是我很好的同学之一,其实他不能算比我小,仅仅是因为我的户口问题,所以身份证上的年龄要比他的大,上军校后的路平很早就开始恋爱了,不是我,但我知道他很喜欢我,一直希望我好,于是我们一直保持联系,毕业那年他失恋了,从我这里回去后就窝在那个山沟里当兵顺便疗伤,可是我却选择和富裕结婚,他知道后很失望,本已经决定来看我的路平放弃了休假,继续留在那个山沟里。他跟其他同学说“我和小璟总是差着一步”。等我又单身时,他正在和两个女孩在计划未来,而我无意中又打断了他的人生。



其实我知道,我们走不到一起,因为,他的性格里优柔寡断的东西太多,而我是最不喜欢拖泥带水的东西。可能他代表大多数男人,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对别的喜欢他的人也不能放弃,总想着两全其美,而这是不可能的。


也许包养我是对于他来说最好的解决方式,路平的父母也都是军人,现在也算是高官了吧,那样的家庭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娶我这样的儿媳吧,路平说过,我不能不孝敬父母。而我,也许他认为这样的方式,我可以不再受伤,他还可以很好的照顾我,而且还不耽误自己的娶妻生子,孝敬父母。


可能到现在我才算是明白了他对我的感情,也明白了那些我本以为纯真的友谊,我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这也应该算是憾事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