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39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第十三章 云当居次 善心呵护 於除鞬看到妹妹云当居次的脸吓了一跳,云当满脸通红,神情又羞又怒。於除鞬心想难道又是粗野的姑尤纠缠惹怒了妹妹?姑尤是左大将于当的儿子,单于早有意将云当许配给他。云当却不喜欢姑尤粗鄙无礼,对姑尤的讨好往往怒目相向。 於除鞬素来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第十三章 云当居次 善心呵护


於除鞬看到妹妹云当居次的脸吓了一跳,云当满脸通红,神情又羞又怒。於除鞬心想难道又是粗野的姑尤纠缠惹怒了妹妹?姑尤是左大将于当的儿子,单于早有意将云当许配给他。云当却不喜欢姑尤粗鄙无礼,对姑尤的讨好往往怒目相向。

於除鞬素来喜爱这个和自己一母所生、活泼好动的妹妹,关心问道:“又是姑尤惹你生气了吧?你放心,我一定求父亲改变想法。”。

“不是这事,是……”,云当气急,脸色涨得通红,又羞又燥,不好意思再说下去。於除鞬奇怪又问:“那还能有什么人敢惹大匈奴的云当居次生气?”。云当一跺脚,终于说道:“你自己去大帐看看那帮男人在干什么,呸…呸…”。

於除鞬虽未进帐,也知道里面所发生的事情。不禁责怪妹妹:“谁叫你偷偷去看了,还没出嫁的女孩儿家,也不怕羞耻。”。云当更加生气,指着於除鞬的鼻子说:“都是你们这些臭男人,作出这种事情,还敢说别人不知羞耻。你……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於除鞬被骂得狗血喷头,呆了片刻,扭转马头向大帐跑去。离帐还有数十步远,就听到传来男人畅快的大笑中夹杂着女人的叫声、哭声。於除鞬跳下马来,径直朝大帐走去。

於除鞬还没进帐,就被刚从帐中出来的殆察尔一把抱住。殆察尔笑得甚是开心,抱着於除鞬说道:“匈奴男人最快乐的事就是在马背上和女人的胸脯上,让我带小王子进去,好好享受享受躺在女人胸脯上的快乐!”,於除鞬一把摔开殆察尔,走进帐中。

须卜居留完事以后,仍然揉搓着一个女人丰满的胸脯。见到於除鞬进来,手也不肯放开,笑着说:“小王子年少力壮,应该尝过了女人的滋味吧?想当年,我可是十三岁就知道男人除了骑马的快乐,还有骑着女人的快乐,哈哈…哈哈…”。

於除鞬眼中只见一片狼籍,大叫一声:“滚……都滚出去!”。帐中所有正在狂欢的男人愣在当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於除鞬抽出腰刀又喊了一声:“我说了,都滚出去!”。

一见小王子拔出刀来,众人登时从地上弹起,仍是半张着嘴呆立着,只是眼中已露出惊惧之色。须卜居留机敏,先站起身来飞快裹上皮袍,朝所有傻站着的人招招手,人人恍然醒悟,乱七八糟找件东西裹着就跟在须卜居留身后快步逃出大帐。

帐中的女人不是昏死过去,就是啼哭不止。於除鞬突然认出一个人事不醒的少女就是几日前被须卜居留带来的女子,当时还恶狠狠盯着自己手中须卜居留所献的青铜短剑。此时隔得如此之近,於除鞬立刻认出这女子就是自己在酒泉城中结识的怀玉。此刻这可怜的少女昏死在毡上,全身赤裸,披头散发,嘴唇咬出了血,最让於除鞬触目惊心的还是怀玉两条雪白的腿间流着的猩红刺目的缕缕鲜血。

於除鞬卷起毛毡裹住那赤裸的身子,将怀玉抱出了帐外。

逃到帐外的众人缓过神来,还在交头接耳议论,於除鞬眼光扫了一圈,对须卜居留吩咐道:“祈神大典结束,你去安排救治里面的女人。”。


云当看着哥哥抱回自己帐中的怀玉,对於除鞬说:“这个汉人女子长得真美,哥,你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於除鞬并没心情理会云当的夸奖,说道:“人我给你都救了,你好好照顾这个汉人女子吧。”。

几天后,当怀玉睁开眼睛,重新回到人间时,第一眼见到的是一个美貌的匈奴少女望着自己。少女穿着全白的羊裘,头发上饰有一些云形金片和包金的贝壳。双耳垂着大大的耳坠,耳坠上面是长方形金牌,下面是金色的串珠。脖上还带着一大串用水晶珠和玛瑙珠穿成的大项链。怀玉仿佛全无意识,怔怔望着眼前这个穿着华贵的匈奴少女,很久眼都不眨一下。看着少女的嘴里说着话,脸上露出欢喜的表情,怀玉却没有一点反应。

云当见到怀玉醒来,感到万分惊喜。不顾怀玉能否听懂她的话,呱呱呱说个不停,发现怀玉没有任何反应才想起什么,又改用汉话说着,直到半个时辰过去,见怀玉仍然没有回应才住嘴。不管怎么说,醒了总是好事,云当兴奋得冲出帐外去找於除鞬想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於除鞬得到消息飞马赶来,云当在后面紧紧追赶。还没到云当的帐前,於除鞬却看见怀玉已经走到帐外,神情恍惚,一直朝前走着,不知想去哪里。於除鞬跳下马,站在怀玉面前。怀玉继续走着,全然不顾会撞上於除鞬。於除鞬只好将怀玉抱回帐中,怀玉并不挣扎,又被於除鞬抱回了毡上。云当赶回帐中见到此景,不安的问於除鞬道:“哥,怎么办?”。於除鞬对此也是束手无策,想了一会才对云当说道:“你去把大巫师请来。”。

大巫师狼支很快随云当赶到,没等於除鞬说话,先大声宣布:“昆仑神护佑,大单于已经可以起身了。这一定是祈神大典得到了昆仑神的欢心,驱走了大单于的病魔”。於除鞬早上已探视过父亲,知道了这个状况,听到狼支这么说,露出一个苦笑。指着一脸茫然、状似痴呆的怀玉对狼支问道:“大巫师可有什么办法吗?”。

狼支心中明白一切前因后果,不敢欺瞒於除鞬。低头回答说道:“此女子并非恶魔缠身,本大巫师也无能为力。”。於除鞬颇为失望,好久才挥手说道:“多谢大巫师。你去吧。”。狼支感到一阵轻松,正欲告辞,又想起些什么,迟疑着对於除鞬说:“汉人中有一种扎针之法,叫“针灸”,可能会有用。”。於除鞬闻言大喜,抓住狼支的手激动问道:“有谁会“针灸”之法?”。狼支想了一会说:“好像左鹿蠡王手下有一个医马的瘸腿汉人会。”。

於除鞬马上来见须卜居留,询问此事。须卜居留答道:“对,这是十几年前千骑长当察在西河抓到的一个汉军俘虏,给我医过马,把当察叫来便知。”。

当察应招而来,听於除鞬问及此事,答道:“十八年前,我在西河与汉军作战,还被此人射中一箭。我敬他英雄,并没杀他。后来此人偷马逃跑,被小儿殆察尔抓住,用马踩断了他一条腿。部众不知他姓名,都称他叫“拐子”。有点医术。小王子有令,我即刻派人招他前来。”。


数十日后,拐子带着新来的奴隶耿恭来到单于营地。殆察尔虽然无耻狡诈,还算守信没有杀掉耿恭和范琥。也没有必要杀掉二人,耿恭跟着拐子养马、医马,范琥被弄去给殆察儿放羊。

范风和周宗的死让年轻的耿恭成熟了许多,心怀大仇的耿恭明白无论如何自己都应该坚韧的活下去,这样才能等到报仇的一天。他顺从的劳作,默默观察一切。拐子虽然不常与他说话,却常在眼中流露出关切之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