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须卜居留到达蒲奴单于大帐时,远远看见小王子於除鞬跪在单于帐外,一动不动。直到须卜居留一行走近,才睁开眼来,站起身给须卜居留行礼。

须卜居留见於除鞬两眼通红,神色黯淡。出言宽慰道:“小王子不必太过担忧,昆仑神保佑,单于定会无事。”。於除鞬点点头,见须卜居留身后队伍中有不少女人,问道:“自次王为何带有这么多女人?”。

须卜居留从怀中掏出殆察尔所献的“小寒”,恭恭敬敬捧在手中说道:“我部此次进袭酒泉、敦煌,收获不少,此剑特地献于小王子。至于所带女人,是想为单于举行祈神大典,望昆仑神护佑我大匈奴,早日除去单于病痛。”。於除鞬接过“小寒”,举刀迎着阳光观察着剑身上流动的暗纹。眼角余光扫过,见到须卜居留的队伍中有一束狠毒的眼光射来。

於除鞬放下“小寒”,定睛看去,只见人群中一个美貌少女双手被缚,恶狠狠的眼光直直盯着自己手中短剑。於除鞬觉得这女子好像似曾相识,正想开口询问,却听见须卜居留问道:“我此刻可否进帐拜见单于?”。於除鞬答道:“单于醒后召见了大王子,此刻正在帐中说话,你且稍待片刻。”。须卜居留刚想点头,就听到帐中单于声嘶力竭喊道:“滚…你给我滚出去!”。於除鞬脸色一变,抢先跑向大帐,须卜居留紧随其后。

於除鞬刚跑到帐口,迎面撞上了怒气冲冲出来的大王子娄渠堂。娄渠堂被单于呵斥出帐,本已怒不可遏,又被人撞个满怀,更是怒极。立刻拔出刀来欲砍,看清楚是於除鞬,才恨恨回刀入鞘。鼻子中重重“哼”了一声,眼中满是恨意盯着於除鞬看了片刻,才飞身上马离去。

於除鞬愕了片刻才走进帐中,须卜居留也跟着进了大帐。蒲奴单于此时上身伏在榻上,重重的喘着粗气。於除鞬赶紧上前扶起父亲,又示意须卜居留倒了一碗羊奶,接过羊奶后喂到单于嘴旁。单于靠着於除鞬,慢慢喝了几口羊奶,等呼吸稍微平息,仍然带着怒气说道:“娄渠堂这个逆子,气死我了!”。

须卜居留跪下说道:“大单于安好。单于身体事关我匈奴气运,万万保重才是,气急伤身,请单于息怒。”。

单于望着面前的须卜居留,沉默良久才说道:“自次王乃我大匈奴重臣,自率部北归以来,屡建大功。自今日起,你就是大匈奴左鹿蠡王,西域各部均由你统领。望你精诚辅佐於除鞬,护佑我大匈奴。”。须卜居留大喜过望,立刻把头磕得山响。发自肺腑喊道:“大单于厚恩,须卜无以为报。我誓为单于和小王子趟过黑水,破碎坚石,若有一丝违背,甘愿被单于砍下黑头,丢弃在草丛,遭野狗啃噬。”。单于微微点头,说道:“左鹿蠡王请起。”。须卜居留站起身来说道:“我特地为单于准备了祈神大典,祈求昆仑神护佑,为单于驱魔去病。”。单于说道:“好,你准备去吧。”。须卜居留告辞出帐。

於除鞬觉得单于的安排似有不妥,但没说话。单于看他神色,说道:“昆仑神在召唤我了……”,话一出口,於除鞬阻道:“父亲……”。单于摇摇头说道:“好孩子,我得为大匈奴挑选一个能够带领部众自由生存下去的单于,这就是你。”。於除鞬说道:“父亲,我还太年轻,只怕叔叔哥哥们不服。”。单于说:“带领数十万部众,靠的是智慧,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了。刚才娄渠堂要我宣布立他为大单于继位人,哼!这傻小子……还说你叔叔牙比也支持他,受人蛊惑还不明白……”。话并未说完,但於除鞬已知道父亲虽恨娄渠堂不知进退,更恨牙比暗中挑唆。当下问道:“那父亲将如何处置呢?”。单于说道:“鲜卑人纠集了丁零人趁我病中,左鹿蠡王又南下汉地之机,大肆进攻我东边各部,右大将大败,损失不小。其余各部也被迫向西逃来。我准备改封牙比为左伊秩訾王,命他与娄渠堂专意经营东边,抵御鲜卑人。”。於除鞬说道:“只恐叔叔不愿。”。单于“哼”了一声说道:“有左鹿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当户护你,我还没死呢,他能有何异动?”。


左鹿蠡王须卜居留命人在单于大帐前又立一顶百人大帐。帐前立有三十根木桩,拴着十匹白马、十头白牛、十只白羊。

大巫师狼支受命主持这二十年未曾举行过的祈神大典,不敢怠慢。凌晨即率百名巫师向东跪待太阳升起,当第一缕阳光照在狼支的眼中时,“呕…”狼支蓦地一声大叫,全身颤抖站了起来,双手向天高举,摇晃不止。全身上下的百余铃铛叮叮当当响成一片。所有的巫师也站起身来,在大帐四周团团围成一个大圈,把手中的鼓震天敲将起来。

匈奴百骑长以上的贵族男人早已远远跪在百步外等候,贵族男人身后更远的地方跪着所有的兵士和男女部众。听到鼓声召唤,所有人举起双手,跟着大巫师狼支向天高呼:“昆仑神…昆仑神…昆仑神…”。

狼支手一放下,鼓声立止。人人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片寂静中只听狼支说道:“昆仑神!养育大匈奴的昆仑神!您卑微的奴隶请求你保护您忠实的儿子,大匈奴的单于。驱走他的病痛,让他依然象大山一样健壮,象大树一样长青吧!…昆仑神!…”。所有的巫师带着部众齐声高呼:“昆仑神…昆仑神…昆仑神…”……

狼支如此的呼喊了三次之后,巫师的鼓声再次响起。三十个赤裸着上身,手持大刀的壮汉列队走上前。每人在拴着马牛羊的木桩前站定。

鼓声一停,只见三十把雪亮的大刀举起,“呀…!”,几乎同时的一声声巨喊。大刀落下,马头、牛头、羊头纷纷滚落在地,三十个无头的身躯一一倒下,脖腔处喷出汩汩鲜血。

匈奴人的情绪达到了顶点,“昆仑神…昆仑神…昆仑神…”的呐喊响彻草原。喊声中,三十个血淋淋的头被整整齐齐摆放在单于帐前。


鼓声重又响起,部众慢慢散去。只有贵族陆续走进大帐,帐内顿时响起了野兽般的喘息和女人的惨叫声。正在鼓声中疯狂交媾的男人们相信,只有最强壮的男人更多的与女人交媾才能表达生命的力量,才能驱走缠绕单于的病魔。


本章后记:1 木鹿城位于今土库曼斯坦巴伊拉姆阿里城附近。该城是安息(帕提亚)王国马尔基安纳地区的首府,地当中国与罗马帝国属地之间商道的要冲,手工业和商业都很发达

2 訾z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