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四十 稼穑之利之一

潮汐人家 收藏 4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86.html[/size][/URL] 村口,黄昏时的华表前,一位身披麻蓑的少年神情肃穆地脸贴着华表木柱,用一块尖利的石子比着他的头顶在柱子上刻了一条深深的沟痕,这是他的最新身高。只见这根华表柱子上从下往上刻满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沟痕,有的地方还有“文字说明”,如“水” 、“火”等的象形文字,也许这一年可能发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86.html


村口,黄昏时的华表前,一位身披麻蓑的少年神情肃穆地脸贴着华表木柱,用一块尖利的石子比着他的头顶在柱子上刻了一条深深的沟痕,这是他的最新身高。只见这根华表柱子上从下往上刻满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沟痕,有的地方还有“文字说明”,如“水”

、“火”等的象形文字,也许这一年可能发生了水灾或火灾,就被他顺便刻在这上面了。看样子,他每到一定时间,都要来这里留个纪念。这位少年正是小黄帝--长大了的轩辕。当他刻完后,长舒一口气,将那颗已折断的石子优雅地用力一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个春秋以来,他和仓颉已经为部族创造了一套完整的文字体系,这是今天我们使用的方块汉字的基础,此外,还创造了适用的计数方法,学会了辨识方向等。有点美中不足的是,自从食人族的巫人逃走后,轩辕对青铜冶炼技术的“开发”基本上处于停顿状态。自然,更没有用于交换的“货币”等东西。他的好朋友二小子至今杳无音信,好在轩辕办事公平,每次村里打猎后,都要给二小子家分一块,这样子,大家都不会饿死。陶正的差事已实际上交给仓颉去管理了,他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听听“报告”就罢了,他实际上成了他的父亲少典的主要助手。这几“年”来(此时,他们还没有年月日的时间概念),村里发生了几件大事,头一件大事就是村长在新村落成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安葬在村子的西北角,后续死去的人都和这位兢兢业业的老村长长眠在一处,共同护佑着绵延的子孙们。另外的大事就是村里相继经历了一场大水和火灾,大水发生在炎热的季节;火灾则是由于烧窑的人不小心引燃了土窑外面的柴堆,大火烧毁了较近的几间茅草房,还好没有发生人员伤亡。后来,大家齐心协力地又改好了,那几家人欢天喜地地又住了进去。可见,除去自然灾害和人的生老病死,轩辕部族其实还算顺利的。只不过,最近他们又有麻烦了,而且是大麻烦,至于啥子麻烦事他暂时还不知道。部族遇到了麻烦事一般都会召集大家到村里的公堂内开会的,对于开会轩辕已经习以为常,而且是开会的常客了。我们知道,开会多了,人也就学会了口若悬河,讲起来滔滔不绝,这一套本事,轩辕自然也学会了。

也许是年久失修,一到下雨天公堂内就找不到一块干的地方,大家只好另找地方,大多在轩辕家里,天气好的时候才到公堂。好在这时是相当于春季或初夏的季节,地处古中原的轩辕之丘渐渐干燥起来。这时开会自然到公堂里进行。轩辕赶到公堂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齐,照例人们围坐在火坑旁,只不过天气较热,大家都离得较远,火坑只起着照明的作用。此时的轩辕部族自然没有等级观念,人们围成一圈表示平等,这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圆桌会议。当然,平等也不是绝对的,会场上稍微好一点的位置自然是留给村长少典和项先生的,项先生这几“年”对“教学”不如刚到这里那么投入了,因为少典那边需要他做更重要的事情,再说轩辕他们已经渐渐长大,什么奇正之术还有阴阳八卦的先进玩意儿,他们在实践中也慢慢的领略了一些,也够用了。当然,学无止境这句话是永远的真理,时不时轩辕和仓颉他们还要和项先生商讨和切磋的。

少典旁边有一个空位,自然是留给自己的,轩辕不敢看他父亲,只是和项先生做了个鬼脸,就“呼”的盘腿坐在了地上,他只感觉屁股蛋蛋一阵冰凉,草毯不知道被谁恶作剧趁他不注意,没声没息地摸走了。轩辕有点恼怒地正要开骂,一张笑脸迎了上来,原来是仓颉这坏小子。周围一阵轻微的哄笑声。轩辕耳根子一热,尴尬地抢过草毯,将它塞在屁股底下。

一声咳嗽过后,少典缓缓地站了起来,一脸疲惫。只见他将手在人们头顶上挥了挥,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嘶哑地喊道:“大伙儿安静,安静。。。请队长介绍一下情况。”原来,自从老队长在部族搬迁的路上和白蛇搏斗殉难后,村里的狩猎“工作”就没有固定的负责人,有的时候是少典,有的时候是轩辕,后来他们实在太忙脱不开身,就经过村民大会重新选了一位猎户做队长。这是一位个头高大,皮肤黝黑,长满了络腮胡子的方脸大汉。一块还散发着说不清是汗味还是其它的兽皮,披在他的身上,裸露的右臂几道深浅不一的疤痕已说明一切,很明显是野兽留下的,这是一位经验丰富、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不紧不慢地,向少典点点头,对着已经鸦雀无声的会场,道:“大家也许猜到了,最近一段时期来,我们的猎物捕获得越来越少,就是黑熊也找不到几只了,看样子再继续下去,咱们就不得不继续搬迁了。。。”话音刚落,会场上开示窃窃私语,人们刚才轻松的表情不见了,因为大家都是靠猎获物生活的,而捕鱼的量太少,基本上是杯水车薪,不起作用。小黄帝也是心里一沉,他想到了第一次搬迁是因为为了制作陶器的方便,此外还有便于种植谷物等原因,是他们早就“规划”好的。这几年,制作陶器取得了成功,但是种植谷物还处于“纸上谈兵”的阶段,他们甚至想都没想过,会这么快,至少可以一边狩猎一边开始种植“试验”的。小黄帝轩辕身上的麻蓑滑落在凹凸的地上他却全然不知。作为少典助手的他对村里的情况自然是了如指掌,如果在猎物资源彻底枯竭之前还没有找到可以长久使用的食物的话,那他们全村就只有饿死了。就像当今的非洲部分地区的饥荒一样。。轩辕痛苦地理了理的发辫,将捆扎的细草绳解开,一头过肩的乌黑的乱发任其搭在后背上也懒得去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