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三十八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吃过早饭,阎王寨再一次热闹起来。

除了少数人放哨站岗以外,绝大部分士兵在各连连长带领下集合在了一起。

张副团长亲自坐镇,眼镜儿、严厉、郝仁等人分坐两。

其实也不能怪郝仁不明白,因为这个补充团里面本来认识字的就不多,而眼镜儿海军他们几个人当中除了眼镜儿和刘萧会写毛笔字,其余的人只能看不能写。

三一年的中国人使用的还是繁体字,对于已经习惯了简体字的严厉海军欧阳来说只能是看得懂,但是真要是想写点什么,他们三个人谁也写不了。

别说碳素笔、圆珠笔,找个铅笔、钢笔都很难,更别说墨水了。

眼镜儿想起这件事就头疼。

不管是张副团长海军严厉这些人还是部队里普通的一名士兵,只要是有写字的事情就一定会找到自己,害得眼镜儿后悔自己为什么当时要学毛笔字。

今天严厉海军眼镜儿这些人要给那些当兵的算算账。

李家街的李兴原来给地主当过长工,海军和严厉就拿李兴来说话。

李兴想了半天:“我和一个长工给地主种了一百四十垧地,每垧地大概产量七斗左右。”

几个当过长工的士兵这时纷纷站出来支持李兴的说法。

眼镜儿和郝副参谋长算了算,这一百四十垧地每年产粮九十八石,每个长工生产四十九石,折算成细粮就是二十四石五斗。

严厉看了看李兴:“那你们一年的工钱是多少呢?”

李兴想了想:“差不多七斗米。”

“那种子、牛工和其他开销呢?”

“大概不到十一石。”

眼镜儿看看李兴:“那就算十一石。”说着,眼镜儿看了看大家,“弟兄们,你们看看,李兴辛辛苦苦干一年下来才七斗米,可财主什么也不干,一年就从李兴身上赚了十二石八斗米,你们说说,这公平吗?”

士兵们高声喊了起来:“不公平!”

严厉招了招手,让士兵们的心情微微平复一下:“财主从你们身上赚的还不止这些,你们想想看,还有其他的没有?”

郎二华站了出来:“还有!那些大财主手里的钱都拿来放高利贷了,每到青黄不接的时候,老刘家就就往外放钱,可是利息贵的吓死人,一石米的利息就是半石,而且还不上的时候,息钱也要算利息钱 ,简直就是阎王债!”

严厉点点头:“对!就是阎王债!像这样子利滚利息滚息,滚的长工们根本就还不起,滚的长工们一年累到头一个子儿也挣不到自己手里,闹不好还要欠下他们那些地主老财们一屁股的债。要是他们给长工几个铜子儿,那长工们都说是东家开恩,还要给他们下跪磕头呢!”

狗剩子忽然站了起来:“严教官,照你这么说,李兴他们不是把自己卖了还要给那些东家数钱吗?”

狗剩子这么一说,不仅是像李兴他们这样的长工生气,那些穷人出身的人更加生气,纷纷大声的指责起那些地主老财们心黑手毒,甚至有人喊叫着要打死那些狗日的地主老财们。

常言说:话不说不明,木不钻不透。

当一个又一个穷苦人出身的官兵们站出来大吐心中苦水诉说自己或者家庭那些不幸遭遇的时候,无论是那些老百姓或者绿林出身的人还是原东北军的旧部,他们看着这些和自己有着同样遭遇的人,官兵们的心慢慢的拉近了。

严厉看看海军,两个人会意的点了一下头。

看来诉苦还是非常有效的。

正在这个时候,有几个侦察员悄悄地走了过来。

严厉看到有人在欧阳和张副团长耳朵边上嘀咕了几句什么,然后张副团长和欧阳轻轻一挥手,侦查员就退了出去。

欧阳站起身来到严厉和海军、眼镜儿身边,小声的说道:“那个陆云龙又回来了!不过他们被四方台的护村队给抓了俘虏,现在就在外边,我让弟兄们把他们押进来听听诉苦会,你们说怎么样?”

海军点点头:“好啊!让这些来自旧军队的军官接受一下教育也好,他们平时随意打骂体罚士兵,克扣军饷,自己则讲究三金五皮(金牙、金表、金丝边眼镜和皮枪套、皮挎包、皮靴、皮带、皮鞭)及四菜一汤,如今有这么个机会为什么不给他们用上呢。”

严厉想了想也表示同意,但是让欧阳注意不要影响到其他人的情绪。

欧阳点点头,然后离开了一会儿。

不大的工夫,几个补充团的人把陆云龙以及他带来的那些部下带到了会场里面。

严厉看了看海军:“我去看看!”

海军点点头。

于是严厉就坐到了陆云龙的身边。

诉苦还在继续。

不过这一次有好几个站出来诉苦的人都是原东北军的官兵。

可能是刚才那些官兵的话语深深刺激到了这些人的内心深处,他们也把自己深埋在自己心底的那些悲惨记忆悲伤情感一股脑的宣泄了出来,就好像火山爆发一样不可阻挡,说到动情的地方,很多人声泪俱下痛哭流涕。

陆云龙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些人在干什么,他看了看严厉:“严副连长,你们这是----?”

严厉笑了笑:“团座,你不要说话,慢慢听着就可以了。”

陆云龙满腹狐疑的聆听了起来,很快,那些官兵们的心声就打动了陆云龙的心。

看着身边的人和讲诉的人一起悲伤一起落泪,出身富贵之家的陆云龙这才意识到自己对部下是多么的不了解。

陆云龙悄悄转过脸去,用手背抹了一下自己眼角处的泪,然后看着严厉说道:“你们怎么让弟兄们说这些事情,会涣散军心的。”

严厉微微一笑:“我的陆大团长,这就是让你感受一下,你是大户人家出身,根本不了解你手下的那些弟兄们,当然更不知道他们心里还有那么多的苦楚!”

陆云龙点点头,没有说话。

······

诉苦会结束的时候,陆云龙和他的那些眼睛都已经哭红的部下被带到了团部。

张副团长这些人看了看陆云龙,陆云龙也看着张副团长和他的那些部下,双方的脸上都多少透出有那么一点不自然。

陆云龙规规矩矩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从衣服里面取出了黄显声将军和熊飞将军的亲笔信,双手交给了张副团长。

张副团长抽出信纸看了看,随手就交给了眼镜儿:“严参谋长,我这个认识字不多,还是你来看看再告诉我吧!”

眼镜儿接过这两封信,仔仔细细的看完然后交给了严厉和海军、郝仁他们。

陆云龙并不说话,只是看着那两封信从一个人的手里传到了另一个人手里,最后这两封信被张副团长重新装进了信封。

张副团长看了看眼镜儿:“我说严参谋长,你们说说看,这封信到底是啥意思?”

眼镜儿看看张副团长,又看看陆云龙,然后扶了扶眼镜:“张副团座,这是黄显声将军和熊飞将军的亲笔信,大意是说请张副团长带着补充团的公章以及其他重要文件物品去锦州,如果有可能的话,咱们这个团也陪您一起去!而且还说,咱们张副司令对您十分挂念!”

张林张副团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日本人就在眼前,我辈军人不思收复国土,反而还要把国土拱手让与这些小日本!我坚决不走,一定要把日本人从沈阳城里赶出去!我想,于公于私,少帅都是不能拒绝他堂兄弟我抗日的!”

陆云龙虽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张副团长是怕回去以后暴露身份,但是张副团长那几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话深深打动了他。

而且陆云龙也很清楚,张副司令和日本人确实是有国仇家恨,只是因为南京政府那个“不抵抗”的命令牢牢禁锢住了手脚,所以才不敢公开打出抗日的旗帜,但是在张副司令内心深处,对所有敢于抵抗日本人侵略的力量还是非常支持的。

郝仁有点犹豫:“团座,这抗命可是军中大忌,这么做怕是不太好吧,怎么说咱们也还算是东北军之一部呀!”

海军看了看郝仁:“郝副参谋长,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严厉看看郝仁:“郝副参谋长,熊飞将军的信上不是说过吗,叫我们不要再沿用东北军的番号,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那既然这么说,我们不如把补充团的番号和所有标志统统都改了,那样的话我们就不是东北军了。既然不是东北军,咱们又何必要听锦州方面的指挥呢!”

眼镜儿若有所思:“可是熊飞将军的信上还提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还要不要接受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领导?咱们如果脱离了东北军的战斗序列,总不能不和后方取得联系,在这个地方,孤军作战是很危险的,随时有可能被吃掉!”

严厉翻翻眼皮看了看眼镜儿:“你是不是糊涂了,咱们就应该是独立的,谁的命令咱也不听!”

郝仁小声的说道:“严教官,真要是按你说的办,那不和我以前一样了!”

几个人正说着,有人进来报告:东北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凌印清和指导官苍岗繁太郎在台安县被老北风张贺年和青山项国学给公开处决了。

屋里所有的人先是一愣,马上就高兴起来。

接下来的消息让屋子里的所有的人又沉默了下来。

老北风张贺年和青山项国学原来早就接受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领导,现在公开的身份是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二路司令和第一路司令,而且盖中华的人马现在也接受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领导,盖中华被委任为第三路司令。

张副团长有点犹豫,他看了看身边的海军眼镜儿这几个人:“要不咱们先请陆老弟和他带来的那些弟兄们下去休息休息?”

海军看看严厉,然后点点头。

于是陆云龙和他的那些部下被朱非带了出去。

屋子里现在就剩下张副团长、严厉、欧阳、眼镜儿、郝仁、海军和刘萧七个人。

张副团长刚才身上的那点儿豪气现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焦急和无奈:“海营长,严参谋长,你们这些人一向是主意比较多的,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总得想点办法出来呀?”

欧阳凑到了眼镜儿身边小声的问道:“眼镜儿,你看的书比较多,那个什么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是怎么回事啊?”

眼镜儿看看屋子里的人:“据我所知,这个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是九一八事变后在北京,不,北平,在北平由东北爱国人士成立的一个救亡团体,地点当时是在刑部街奉天会馆。当时成立的时候少帅也是暗中支持的。救国会成立后,一方面积极准备军事活动,一方面还发布《告东北民众书》、《抗日纲领》向国内外宣传。听说张少帅当时在接见救国会代表时说:我姓张的如有卖国的事情,请你们打死我,我决无怨言。大家爱国,要从整个做去,总要使之平衡发展。欲抵抗日本,必须中国统一;如果在中国统一的局面之下,我敢说,此事不会发生。我如有卖国行为,你们就是将我头颅割下,我也是愿意的。对于爱国会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支持各位抗日救国活动的。此后救国会的活动经费、武器弹药、粮食等,大部分是由张少帅暗中供给,其余部分则来自各方面的募捐资助。可以这样说,咱们的张少帅明着不能和日本人打,只能是用这种手段来打击日本人,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授人以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