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二百二十一章:自掏腰包


对于颜公使顾虑向国内汇报美里哥白银集团的情况带来的风险。卫富贵提出了一个早就想好的方法给颜公使“颜大人,我的意见是这样,首先如果您要给咱们上级外交部汇报,这两大问题,与罗斯州长的关系以及美里哥白银集团所带来的未来的可能的危险,都要提。但是主要说前一个,后一件事,只略提有这件事,但是后面不加任何分析评述。外交部的同僚毕竟不是商贸财经专业。你提多了,万一他们不懂,或走漏了风声,或者莽撞行事,破坏了我国和美里哥的关系,颇为不美。这后一件事的评论部分和细节及我们的推测,我看最好交给商贸财政部门的主官,让他们来处理。具体而言,就是给财政部的一把手,就是我的那个表亲最为合适。而且以颜公使您的私人名义发报汇报,我在电报后联署。这样子文部长既能看在你我联名的面子上,重视其这件事。而且咱们将这风险都踢给了他。您想呀,咱们是私人电报性质,万一没有这事,或者国府应对有所差池,那也是财政部的责任,不干咱们什么事情。但是万一这事真发生了。咱们不就是首功一件么?”


“妙呀!卫老弟,不是老哥我嫉妒你呀,实在是你即是干练之才,又八面玲珑。就听你的,我马上去起草电报,紧急向国内汇报。”


看着颜公使上窜下跳,急吼吼地去抢功劳去了!卫富贵暗叹一声——自己这次通过颜公使的口,妻表弟子文部长的手,提点国府早做应对,也不知子文老弟和委员长大人能反应过来多少?


“罢罢罢,尽人事,看天意!问心无愧罢了”卫富贵一甩衣袖,就离开了公使大人的办公室!


随后一段时间,卫富贵和颜公使分头忙碌。

颜公使按卫富贵的意见,将卫富贵的报告分成两份,主讲罗斯州长事情的那封报告直接发往外交部,而关于白银集团的报告,作为私人报告,颜公使联名卫富贵发给了财政部长,卫富贵的亲戚子文部长。

这两封电报一出,回响果然巨大,外交部连发数道电报回来,表示对颜公使和卫富贵行动的肯定,对卫富贵在报告中提出的一系列局势分析表示了认可,并要求他们加大力度提前与罗斯州长加强关系。颜公使得了表扬,兴高采烈,催着卫富贵联络马可等人,找机会拜会罗斯州长。而卫富贵的那房表亲——财政部长兼央行行长的子文老弟也连发数份回电,自诩询问了相关细节问题。但是奇怪的是,随着颜公使回电汇报后,就此没有了声息。

与此同时,卫富贵的另一封军事观摩报告也发回国内军事委员会,对于卫富贵提出了有机会可以派员前往美里哥军校学习的汇报,南京政府军事委员会外事部门,发回谨慎的赞同回复。

卫富贵得到授权,就天天泡在了美里哥军事外事部门里,要打通美里哥军部授权,同意华夏国派遣军事学员前往美里哥军校学习。

但是由于美里哥顾忌日本国的抗议,卫富贵的这个公关活动,进行的十分的不顺利。不仅美里哥政界对华关系的态度分歧巨大,就算其军队内的分歧,也是很难摆平。

于是连续几个月,卫富贵施展一系列手段,公开申请、私下拜会、在使馆宴请、通过游说公司说项,更与这次出访认识的数名军官频繁联系,武官处大笔花费使出去,但都没有什么效果,眼看活动经费匮乏,卫富贵只得自掏腰包,不得已使出送礼、贿赂等各个灰色手段来。

六月底,马可那边先来了消息,给颜公使已经安排好了与罗斯州长的会见计划。随即颜公使就兴冲冲地前往了一趟。

没想到颜公使拜会了罗斯州长后第三天,美里哥军部外事部门官员就私下找到卫富贵,代为转达了国务院相关官员的关注——并询问颜公使和罗斯州长会面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听口气,显然当政者对颜公使的举动非常不满。卫富贵灵机一动,张嘴就说是因为前一段找美里哥军部讨论开放华夏军事留学生的建议,一直没有得到军部满足。公使馆病急乱投医,有当地朋友介绍可以找下届很有可能当选总统的罗斯州长,或许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才出现了颜公使与罗斯州长的会面。

军部外事部门来询问的人员没想到,卫富贵把责任给扯到了美里哥军部身上。不仅暗恨起眼前这个滑头的华夏军人来。但是也不好当面跟他发脾气,虽然这几个月卫富贵活动毫无进展,但是这吃吃喝喝,溜须拍马不是没有效果的,不少美里哥军部的高级军官跟卫富贵混的挺熟,更有一些人私下得了好处的。此刻也不方便得罪卫富贵。前来询问的外事部门的军官只得悻悻然回转过去。

不过卫富贵的这个借口果真还刺激到本届政府这帮人,同时军部里卫富贵刚结交的那些酒肉朋友也借机帮了卫富贵一把。八月,美里哥军部外事部门,正式发来公文,同意华夏公使馆武官处的申请。同意美里哥国每年接受不超过一百名华夏中下级军官,前往美里哥数个军事学校进修。但是为了避免破坏美里哥国和日本国的外交关系,要求前来学习的华夏军官们,以私人平民身份来学习。费用除了军校里提供少量奖学金外,大部分学费和日常花费都由华夏国承担,而这一百名名额分别是海军和航空兵每年各二十名,陆军每年六十名。

卫富贵虽然对这条件并不十分满意,但是美里哥打开口子接受批量华夏军事学生进行,是一大外交突破。卫富贵立即将好消息报回国内。

但是没有想到,三天后国内回电,说如今东北丢失每年损失数亿税款,同时申城年初被严重破坏,江南一带税收下降也很厉害,更为重要的是,如今国内对布克党的第四次围剿正在关键时刻,南京政府开支巨大,而是收入大幅减小,政府无力支持如此大规模的留洋派出费用,故决定除了发电感谢美里哥政府及军部外,同意将每年派出十名左右学生。

卫富贵一见这回电就急了,这次卫富贵极力争取回来的让更多的华夏军人开阔军事眼界的机会,怎么不好好利用?这一百个人的留洋名额,才用十个?国家那么大,那个地方省一口,不都回来了?

卫富贵心说,才不能让国内那帮混蛋毁了自己这几个月的折腾,左思右想下,决定金钱上的缺口宁可自己贴,怎么样也要让国内派出满额人手过来。于是再回国内一封电报,云经过卫富贵百般努力,争取到美里哥国内华人的大力支持,有人答应卫富贵支付其余九十人的各类学费、路费、及学习期间的生活费。但是卫富贵增加了几个条件在内,第一:这每年一百人名额里卫富贵指定二十人,其中包括陆军十五人和陆军航空兵五人;第二:其余八十人,名额筛选卫富贵指定由周斌和张铁作为主官,推举全军内优秀的中下级军官;在电报结尾,卫富贵反复强调,开眼界,换头脑,强新军的学习目的。

卫富贵电报发回去,三天都没回复。第四天国内军事委员会回电,正式同意了卫富贵的所有要求和计划。卫富贵看着如此痛快的回复,心说估计老蒋也清楚,是卫富贵自己出的这笔钱,看来也不客气了。

拿到国内的批文,卫富贵再跑美里哥军部,终于将事情具体敲定下来。

经过半年多的忙碌,卫富贵终于将派遣军事留学生的事搞了个七七八八出来。让卫富贵终于松了一口气。

随后卫富贵更多次催促国内,要求紧急派遣第一批人员过来,以防止万一新总统上任不承认前任的这个决定,而使事情出现变故。

随后卫富贵让马麟向国内打出了第一笔款子用作第一批学子的路费。


随着美里哥大选日益临近,两党斗争日益激烈,当权的共和党政府极力企图拉抬经济,以便挽回民众的支持,而一些押宝到罗斯州长的金主们,也展开手段打压政府政策效率。

王宝荣传来消息,银行寡头们要大动手脚了。

果然首先倒霉的那些小银行家们,连续遭到挤兑。美里哥元不断遭到贬值,为此大量黄金储备不断向国外流出。

但是显然共和党还能控制局面,部分寡头们还在骑墙,而那些下好注的寡头们暗中下手,在野派应为缺少政权力支持,还略显下风。虽然各种危机的苗头不断出现,但是似乎经济总体还在向好的的方面发展。

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后的第一个星期二这天,美里哥大选日。

华夏使馆几乎全部人马,不是围在收音机边不断收集广播中传来的各州的选举结果,就是出街去观摩美里哥大选。

其中最紧张的要属公使馆的老大颜公使,这段时间,老颜在卫富贵的怂恿下,狠下一注,不顾共和党政府的连续不满的表态,义无反顾的加强了与民主党及罗斯州长的联系。华夏外交使团历史性的以一种特殊的积极性,参与进这个大选中,以实现华夏国自身利益最大化的企图。

从上午选举开始,颜公使就坐在使馆收音机前,不断的调拨各个频道的广播,以获取选举新的进度报告。公使馆里一片紧张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