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二十六章 不会封我号吧?

冷眼望天 收藏 3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我错了……错的让人无法饶恕,都是我的错!不是……不是教官惹的祸!”

“我……我请求大哥与诸位兄弟们,你们要处罚,就处罚我吧!”

看着那些死状凄惨的队员,内心充满了内疚与自责的我,只想痛痛快快的被人狠揍一顿。

“胡先锋!你一边呆着去!这里没你什么事……”趴伏在地上,正准备受刑的教官萧风,对我厉声喝道。

我明白,我们的教官萧风只是想一个人把罪责揽下来。

原本,我在试练中的种种恶行,早已遭到了我们教官的不满。而且,他也向大哥胡继文反映过多次。

还记得我月下偷听的事吧?由于大哥胡继文早就向我们的教官萧风发过话:“只要他不违反我们的纪律,没做出太过分的事情,你就别去理会他,毕竟是个年青人嘛!”

只要我的过分行为不违反军纪,我们的教官就要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道是:“恃宠而骄、尾大难掉!”

自那天听到了这个信息之后,我就更加的肆无忌惮、横行无阻,逮着谁就欺负谁。当然,欺负人,也需要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才行。和我一样第一次参加新兵训练的人,成了我欺负的主要对象。

我每次的恶行,却都在军规戒律的边缘线上徘徊。没触犯到军规,我们的教官也拿我没办法。当我们的教官去请示大哥胡继文时,胡继文总是会说:“执行军罚对他不太适合,毕竟他刚来到我们龙尾盘,对我们这里的生活方式还一时接受不了……对于他,你必须以说服教育为主……”其实,在大哥胡继文的内心深处,却是有意在偏袒于我。有道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可是,就是这“以说服教育为主”,换来的却是今天39条鲜血淋漓的尸体!

血的教训!人间的悲剧!!

此时,我们的教官,是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只好自己一咬牙,背起了这口大黑锅!

我胡大胆有时行事,虽说卑鄙恶劣。但也不希望有人替我背黑锅。

一人做事就要一人当!自己的苦果岂可他人尝?

唉!其实我的恶行劣迹,也并非我本意。

常言说的好:一个环境造就一人!

你们可以想想看,当今世界,人个个而虞我诈、相互攻击。表面看似笑脸相迎,谁料想转脸便给你下刀子。

我在水泥厂时,我作为一个小班长,虽说官儿不大,但看着我这位置眼热的人,却不在少数,我自己可以说是身处在风口浪颠。倘若……我没有一套强悍的防御系统与超强的反击率!致命的攻击力!那我的小乌纱怕早就成为了别人的囊中之物,而我,同时也会被人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当今世界,国家在竞争!企业在竞争!团队在竞争!人人都在竞争!而竞争的背后,便是一个鲜血淋漓、丑不可闻的残酷现实!

防御!反击!攻击!

攻击!防御!反击!

同样的词汇,如果摆放的位置不同,那它们产生的效果,或者说是影响也不尽相同。此之:“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七十多年前的人,又岂能懂得如此深奥的“哲学”道理?

但我,一个用七十多年后为人处事的方法,与七十多年前的人交纵盘横,他们当然是一败涂地的毫无敌抗能力。

打击比我强的!攻击比我弱的!要不择手段的压过别人一头!让他们的信心失去!要他们的理想破灭!使他们的人生黑暗!这样他们便不再会对我构成危胁。这便是当今世界的我。而!这!在七十年前便叫作无耻!叫作卑鄙!

39条鲜血淋漓的尸体!我的目的达到了,他们失去的不光是信心、理想,我真的使他们的人生黑暗了……亘久的黑暗……

此时,未能蜕去七十多年后恶性的我,在不自不觉中再次卑鄙了起来……我心中思量:“导致新兵伤亡的人是我,但与大哥胡继文也有着莫大干系。倘若不是他对我一再纵容,致使我们的教官无法对我进行责罚,事情怎么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想要救教官,我就必须旁敲侧击一下大哥胡继文,让他明白最终的祸根是因为他的纵容而引起的。如果,大哥胡继文明白了这一点,错不在我们的教官,而在自己……大哥胡继文总不会对自己下手吧?他一定会对我们的教官从轻发落。而我……也可能成为本事件中的一个‘另类’受害者……”

打定这龌龊主意之后……没想到我拿了小人之心,去度了君子之腹……

“报告大哥!我还有另一件事要向您汇报!”

“说!”大哥胡继文此时早已经面沉似水,他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我在新兵训练时的种种‘恶行’,早已让我们的教官和许多新兵发指。我们的教官有一次由于忍受不了我……差一点就要揍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最后还是忍下了。我们的教官总是对我的恶劣行迹一忍再忍,导致我后来更加肆无忌惮的胡作非为!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能不能让我们的教官,说一说他为什么对我一忍再忍的理由?”

我的话说到这儿,就见萧风与大哥胡继文的身子同时震了一下。

萧风立刻大吼道:“胡先锋!你小子别他妈胡说八道!你只是没有触犯我们的军规,我才没处罚你。你……”萧风话还未说完。大哥胡继文似乎明白了什么,赶忙喝止:“萧风——住口!”

然后,大哥胡继文走到了萧风近前,伏身拉起了地上的萧风:“好兄弟!都是大哥不好,是大哥的错,大哥让你受委屈了……”

萧风闻言,刚要开口说什么,却被胡继文抬手止住。

转而,大哥胡继文面对众人大声说道:“诸位兄弟们!今天伤亡的39位兄弟……他们的阵亡,与我胡继文有着直接关系……”大哥胡继文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众人全懵了。

一件很明了的事情,现在却变的异常复杂。

本来,新兵在期间试练阵亡,其教练便要挨军棍,这是新一代亲卫军成立以来铁定的军规。后来,因为我的认错,导致了事情戏剧性的变化。众人都认为罪不在教练,而在于我这个坏兵芽子。

但,此时……

“诸位兄弟们,你们或许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就解释给大伙听听……”大哥胡继文十分悲痛的道来:“其实,事情很简单,在胡先锋这小子刚来到咱们龙尾盘不久,萧教官就已经向我反映过胡先锋的恶劣行径,但我却阻止了萧教官对胡先锋的处罚,并且吩咐萧教官,只要胡先锋这小子未触犯我们的军规,就不要理会他。毕竟他刚来到我们龙尾盘,对我们这里的生活方式还一时接受不了……对于他,必须以说服教育为主……让他多一些自由,少一些约束……没想到……”大哥胡继文说到这儿,声音陡然严厉起来:“没想到,我的放任自流,竟让他酿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错!不在你们任何一个人,错就错在我一人身上!这一次的伤亡,应该算在我胡继文一人身上!我应该受到加倍处罚……”大哥胡继文顿了一下之后:“来人!对我执行三百军棍以示惩戒!”

大哥胡继文说着,便趴伏在了地上:“少打了,或是轻打了一下,我对你们军法处置!”

军令如山,先前那四个准备对萧风执行军棍的执行兵,立刻来到了大哥胡继文跟前。

“大哥!”众人齐声急呼。

“大哥,这不是您的错。要打应该打那个疯子。”

“您原本就不应该把这疯子带到回龙尾盘来,在路上就应该一枪毙了他!”

“大哥,应该把这疯子给枪毙了!”

“大哥,应打他六百军棍!”

愤怒的众人七嘴八舌对我指诛口伐。我在一旁惊的是冷汗殷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真没想到,我的“点击”率竟是这么的高!

以手点指、唾骂攻击,是谓——“点击”。

“全给我住口!”就听大哥胡继文一声怒斥。整个山谷霎时鸦雀无声。

“执行兵!执行军法!”

“是!”

四个彪形大汉,拉开了架势……

“棍——下——留——人!”

“靠!又来了……”众人闻听“棍下留人”之后,全都是一窒,都差点没一头栽倒。

“胡先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准备受刑的大哥胡继文当即大怒。

“大哥,罪魁祸首还未伏法,您怎么能一人包揽?事情由我而起,我甘愿受三百军棍……”我一脸平静的向大哥胡继文说道。

“哼哼!小子,很不错!我看你也算是个有骨气的中国人。今后,做人一定要堂堂正正……你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今天,我就代那些死去的众弟兄们,原谅你一次。从此以后,如果你再有什么劣迹出现,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三百军棍……你就免了吧。留着你的身子,准备完成第二项试练任务吧!”

我不是个傻子,我听得出来,胡继文对我仍有期待。

“我……”我刚想要再说些什么,站在我身旁的老蜗牛,狠狠掐了我胳膊一把:“你小子就别出声儿了,你还嫌自己闹得不够欢吗?难道你真想惹大哥生气吗?你小子……我总算把你小子给看清楚了,你绝对是那种‘没事儿找抽型儿’滴人……”

“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