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抽剑 正文 第 05 章 杀人无血(二)

一筐云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无忘崖。

朱玄,四十岁左右,捻军一首领。此时,他身受重伤,胸口中了洪毅一掌,右肩中了洪毅一剑。

朱玄,任柱的师兄,他听说师弟遇害,心中恼恨,亲自率领捻军攻打清军,想要为师弟报仇雪恨。

但,聂士成设计,捻军被清军合围,朱玄率一小部突围而出,但清军紧追不舍,朱玄与部众失散,孤身独遁。洪毅率部绞杀捻军残部,马玉昆负责追杀朱玄。

朱玄,身受重伤,但轻身功夫仍得以施展。已两日两夜,若非误入绝地,马玉昆无法追赶上他。

朱玄,无路可遁,左手提剑,背对绝崖,面向马玉昆,准备作困兽斗。

马玉昆手提大刀,逼上几步,说道:“朱玄,你我乃敌对双方,但马某敬你是一条硬汉子,知你不肯投降朝廷,我不再嚼舌。你身为天地会紫云堂堂主,功夫了得,远胜于我,但现下,你身受重伤,已非我之敌手。此时我若取你性命,将会被天下人耻笑;另外,以你在武林中的名气地位,死在马某手上,大折身份。你自裁吧。”

朱玄“哼”了一声,冷冷道:“虚伪!假仁假义!天地会的人绝不会投降清廷,更不会做清廷的俘虏,即便他们失去了性命,他们的首级也不会落到清狗手中。”言罢,毅然跳下了断崖。

马玉昆见朱玄跳下断崖,长出了一口气,自语道:“朱玄着实了得,虽然身受重伤,但仍与我周旋了两昼夜,直到此时,其性命才算了结。”

一口长气吐出,马玉昆就觉全身的骨头仿佛被人抽了去,浑身无力,再也站立不住——他已两昼夜未进食,未休息。

转头,见一巨石,马玉昆转到巨石后面,坐在地上,靠着巨石不住喘气。为了追赶朱玄,马玉昆几乎耗尽了全部精力,这两昼夜,二人一直在比拼轻身功夫,马玉昆功夫乃刚猛路子,轻身功夫逊于朱玄,只是仗着功力深湛,这才没被朱玄甩掉;然而朱玄极为了得,虽然身受重伤,功力锐减,但若再与马玉昆拼耗半日,完全可以将之甩掉,但他性命当绝,误入绝地,结果被迫跳崖自尽。

马玉昆虽然完成了任务,但功力损耗颇大,已成强弩之末,他刚才逼朱玄自尽,一方面因为他不愿出手取他性命;另一方面因为他没有必胜朱玄的把握。

马玉昆靠着巨石,自语道:“剿发捻终于告一段落了。”他慢慢闭上眼,调匀呼吸,进入空明状态。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了人声。


方峻再想到自己叛变的经过,更加羞愧难当。


汉城之中。

日军大本营附近。

方峻与马玉昆来到汉城刺探日军动静。

“上。捉住他们。”高田进对众日军说道。

“分头走。东城外相见。”马玉昆低声说道。

言罢,马玉昆甩身向北而走。方峻转身,向西急行,二十多名日军,在一名小队长带领下,紧随其后。


日军欲活捉方峻,所以并未开枪,但方峻身行灵活,奔跑迅捷,转眼即将日军甩下数十米。日军小队长眼见再不开枪,烤熟的鸭子就要飞了,于是带头开枪了。日军一通乱枪,方峻左腿的小腿中了一弹。他忍痛前行,但速度慢了许多。

转瞬间,十几名日军追上前,将方峻按倒在地,上了绑绳,然后拖回了司令部。


日军审讯室中。

方峻被缚在柱子上,但面上布满傲气,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高田进心道:“好,的确是一条硬汉子。看来欲收服他,必须花些工夫了。我且试他一试,看看是不是外强中干的软货。”

想及此,高田进对那日军小队长低语几句,未久,几名日军抬来了不少刑具。

高田进右手持鞭,一边在左手上颠来颠去,一边向方峻走来。

“你叫方峻?”高田进握着牛皮鞭,绕方峻转了几圈,然后问道。

方峻哼了一声,并不答言。

“你小子说不说?”说着,右臂甩动,皮鞭向方峻头上落来。

方峻眼皮眨都未眨,就好像根本未察觉一样。

高田进点点头,心下比较满意。他又将烧得火红的烙铁取了过来。


高田进将烙铁在方峻眼前晃了晃,方峻就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呼吸都有些困难,心道:“这玩意儿可够我受的。”

高田进在火红烙铁上吐了一口唾沫。随着“哧啦”声,那唾沫迅速化成了气体,同时空气中弥漫起一股难闻的气味。

“你是不是方峻?”

“正是老子。”方峻说道,“要命的话,只管取走。折磨人,不是男人所为。”

“罢了。果然是一条硬汉子。”

“将他押下去。”高田进对身旁的日军说道。


灯光闪耀,夜幕已降。

监押室中。

“方峻,你是不肯投降了?”高田进说道。

方峻又哼了一声。

“好,我成全你。”

说着,高田进朝门外一摆手。

一名日军走了进来。这日军手提个一食盒。那日军将食盒放在桌上,然后将里面的饭菜取了出来。

方峻只见饭食比较丰盛,三荤三素:荤者,一只烧鸡、一盘酱牛肉、一条红烧鲤鱼;素者,一盘素炒金针、一盘油炸豆腐,还有一盘日本菜,不知什么名字。另外,还有一壶酒。

“绍兴女儿红,四十五年左右。”方峻心道。

方峻平素好酒贪杯,此时壶盖儿虽未打开,但酒香甚浓,已飘了出来,他闻到鼻中,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这酒中放有剧毒,饮用后,半个时辰就发作。”高田进说道,“我成全你的忠义。”

“好,如此多谢了。”

方峻心想,就算是死,也要做饱死鬼。是以开始疯食狂饮。

高田进见此,带领众日军退了出去。


神志迷糊,四肢乏力。

吃罢,方峻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静等死神的降临。

“原来死亡的感觉,并不是很难受。”方峻心想。

渐渐地,方峻就觉思维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此时,他就觉思维飘忽,神游千里,不知所踪。

“死亡,原来毫无疼痛之感。”

迷茫间,方峻将眼睛微微睁开了些。飘飘渺渺,若有若无,他忽然闻到淡淡的酒香,正是那女儿红的味说道,心想:“若再有一壶女儿红,那该多妙。”

刚想到此,眼前飞过一壶酒,香气更加醇厚。方峻伸手接过,拔开塞子,又饮了起来。方峻心道:“这壶酒好像比我方才喝的尤为上乘。”

想及此,他就觉那女儿红,果然愈来愈芳香纯正。

方峻沉醉在美酒之中,心想:“此时,若有一名美人相陪,那才是人生的至境。”

想及此,他眼神微动,只见墙上有一副画。

画上情景,乃碧草蓝天。阳光下,一年轻女子正翘首远望。四周草地上,野花盛开,蜜蜂、蝴蝶等小昆虫正翩然起舞。那女子金发碧眼,乃西洋人。她容貌清丽,身材曼妙,一绢秀发飘在空中,更增动人之情。那女子身着长裙,而那长裙乃薄纱织就,她美妙的身材,在薄纱掩映下,显得更加勾人魂魄。

“若能娶到这样的女人,叫我做什么都愿意。”方峻心道。

“方先生,到这里来好吗?”方峻听到一个声音,那声音娇柔无限,几乎令他骨麻肉酥,浑身酸软,说不尽的舒畅美妙。

那声音正是那画中女子所发,方峻抬头,只见那女子正在向他招手。

方峻心想:“我是过去还是不过去?”

他正犹豫,就觉身体变轻,已然随风而起,飘飘然,荡荡然,径向那女子飞去。

“方先生,你好。”那女子问候道,说着还深深说道了一个“万福”。

方峻大喜,心道:“想不到这西洋女子不但会说汉语,而且还懂得中国的礼节。”

“姑娘,不必多礼。”方峻说道,同时,不自觉将那女子搀扶住了。

方峻隔着衣服握着她的手臂,但依然觉得她手臂滑腻柔软,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那女子手臂被握,并未收回,方峻见此大喜,说道:“姑娘,你是哪里人?”

那西洋女子说道:“我是蒙城县马集镇人。”

“真的?”方峻喜道,“我也是蒙城县马集镇人。”

那西洋女子喜道:“啊!原来我们是同乡。”说着,跟进两步,离方峻更近了。

“是的。这真是缘分。”

“方大哥,”那女子改了称呼,“小妹自幼父母双亡,你若不嫌弃,小妹愿从此服侍左右。”

方峻听此,心跳急剧加速,喜道:“你真的愿意?”

那西洋女子羞涩地低下了头。

方峻见此,一把将她抱在怀中,那女子并未反抗。方峻怀抱温香软玉,早将天地万物扔到了刚果盆地了。

方峻将那女子抱在怀中,就见她身着薄纱,说不尽的可人风情,不自觉地对她上下其手。他将右手探入那西洋女子衣内,然后开始抚摸她丰满高耸的胸乳。

那西洋女子在方峻的抚摸下,娇吟不已,同时娇躯不住颤抖。方峻欲火猛涨,将西洋女子压在柔软的草地上,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旭日东升,晨曦乍现。

方峻慢慢睁开眼睛,只见天色已然大亮,再扫视周围,依然是昨夜的残席剩宴,自己坐在椅子内,前方的那副画依然挂在墙上。

一切都未变,但那些幻觉给人的印象太过逼真,仿佛真的曾经发生过。

方峻醒来,只觉四肢酸软,十分疲乏,知道乃昨夜过度纵欲所致,但,那种美妙的感觉依然令他回味无穷。

“难道是做梦?不可能,做梦不会产生如此逼真的效果。”方峻心中感到疑惑。

方峻此时还不知,他已牢牢被高田进控制住了,注定要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方峻怎会产生如此逼真的幻觉?一方面,他的潜意识的作用;另一方面,药物的作用。

方峻昨夜所喝酒中放了一种特殊的药物。此药物提炼自印度大麻,然后又与一种特殊的药物加以融合提炼,其作用相当于毒品,但比毒品的功效更大,更容易使人上瘾;

而且,它最易激发人的潜意识,使人产生幻觉,进而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此种药物,本来服用三次以上,方能上瘾,但,高田进为了收服方峻,已加大了剂量,仅一次,方峻已被它制服了,只是他尚未察觉而已。


“方将军,昨夜休息得可好?”高田进问道。

“哼,”方峻说道,“你在我的饭了放了什么东西?”

高田进说道:“你放心,并非毒药,只是一些小小的作料。”

方峻不再理高田进,但,只听高田进续道:“方将军,能不能为我们提供些关于水原的情报。”

“不可能。”

高田进一点都不生气,面上依然布满笑意,心道:“别看你此时嘴硬,下午就让你知道我软刀子的厉害。”

想及此,他转身离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