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防不胜防

til1111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1919年9月,日本军队和俄国国民军的主要力量由伊热夫斯克南下,开赴伏尔加格勒流域察里津地区,希望可能得到物产丰富的南俄地区。同时,中华民国远征军新二师,连同哥萨克白卫军转道‘乌法’,企图由乌拉尔斯克横穿哈萨克草原进入里海河道区,从南面对伏尔加格勒形成包围。但在‘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1919年9月,日本军队和俄国国民军的主要力量由伊热夫斯克南下,开赴伏尔加格勒流域察里津地区,希望可能得到物产丰富的南俄地区。同时,中华民国远征军新二师,连同哥萨克白卫军转道‘乌法’,企图由乌拉尔斯克横穿哈萨克草原进入里海河道区,从南面对伏尔加格勒形成包围。但在‘乌法’的时候,袁克恒悄悄带上骑兵第一团返回了车里雅宾斯克,并在那里与克伦斯基的人取得了联系。

十数天之后,从俄远东政府所在地‘鄂木斯克’传来消息,克伦斯基政府粉碎了一起蓄谋的暴动,逮捕了数十位阴谋参加叛乱的中低级军官,并向所有反布阵营发表声明,原‘远东国民军司令’高尔察克为叛国者,予以通缉。

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俄国,当时,高尔察克正带领着十四万军队和日本人进攻‘萨拉托夫’,日军收到通缉高尔察克的消息后,迅速撤到伏尔加河东岸反向警界,禁止高尔察克的军队过河。伏尔加格勒周边地区的红军部队,则与日军达成了默契,弃伏尔加河防线不顾,全力进攻军心动荡的高尔察克国民军。俄第13、14集团军,也从‘萨奔’方向南下,切断了高尔察克比撤后路。一夜之间,本是进攻方的高尔察克国民军逼迫转入防御,一面和日本人沟通希望日军能开放河道,供国民军撤退,一面抵挡红军的猛烈进攻。

双方激战4日,高尔察克本人,连同被围的十余万军队悉数被俘。红军取得了第三次‘察里津保卫战’的胜利。

次日,红军又对伏尔加河东岸的日军阵地发起进攻,日军无心恋战,退入乌拉尔山南段,朝华军驻守的‘乌拉尔斯克’转移。但当日军到达‘乌拉尔斯克’后,发现华军已放弃该城向东转移,日军也只得继续向东逃窜,逃至奥伦堡,被尾随而至的红军部队拦截,包围在奥伦堡城内。俄国东南线战场的主动权再次落入红军手中,莫斯科要求斯大林继续扩大战果,解放奥伦堡!

1919年9月21日,苏俄东、南方面军60余万人,由北起‘维亚特’南至‘伏尔加格勒’,近1200公里长的战线上发起反攻,先后收复喀山、乌里杨、伊热夫斯克、库德姆卡尔、古比、乌法等要地,俄国远东政府局势,一片危急。

9月25日,传来高尔察克被红军处决与伏尔加格勒的消息。据事后情报显示,被红军包围时,国民中有军官向高尔察克提出投降红军,但高尔察克拒绝了这个建议,直到全军溃败被俘,他都未向布尔什维克低头。只是在临死前愤怒的质疑:“为什么我没有审判?”。

一代俄国名将在俄国内战期间几乎什么都没做成,就这样身首异处。

收到高尔察克被处决的消息,袁克恒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他身边没有了那颗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但一年多来所取得的进展,也随着高尔察克的死付之东流。内乱的危害,远远要比敌人的进攻来的可怕。他突然间又想到了那场刻骨铭心的中日战争,如果那场战争中,国人能团结一致,没有汪精卫,没有满洲军、台湾军,没有满洲工业体系的支持,日本人还会那么猖狂吗?

袁克恒意识到,今后自己所要面对的主要敌人,也许根本不是日本人,而是自己的同胞。这个新的认识,让袁克恒觉得很难接受,但人总归要面对现实。

高尔察克的教训,让克伦斯基的性格变的疑神疑鬼起来,他不像从前那么自信爱说,很少再能听到他再对谁吹牛。除了中国人,他似乎不再相信任何人,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给了中国人足够的好处,谁背叛他,中国人都不会。

接任国民军司令职位的汉任将军曾是高尔察克的老部下,这次他拣了一条命,没跟着高尔察克去伏尔加格勒送死。高尔察克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这位老人甚至失去了对胜利的渴望,整日靠酒精麻痹自己。军队中的所有事情,都落在了联军总指挥袁克恒的手中。

对于‘联军总指挥’这个新任命,日本人出奇的愤怒,他们觉得既然成立了联军总指挥部,那也应该由战功赫赫的日军大将西宽二郎来担任。可现在,他们已经被红军包围在奥伦堡,生死难料,还有谁还会在乎他们的愤怒。

9月的最后一天,中华民国的另外一个盟友,美国陆军第七师开到‘鄂木斯克’。对于美军,袁克恒分外好奇,这支在二战战场上呼风唤雨的部队,看上去并不太令人满意,给人一种军纪涣散的印象。许多中国士兵甚至认为,高高大大的美国兵是来旅游的,许多人脖子上都挂着照相机。他们可以一边行军,一边跳出队列拍照。

令袁克恒没想到的是,这支第七师,竟然当时美国政府为数不多的正规军之一,直接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上抽调下来,曾隶属于潘兴将军的美军司令部,参加过凡尔登东侧的圣米耶尔地区的反击战。

美国人为了支持自己新盟友的俄国东线战场,不惜将这支部队从西到东,绕了大半个地球,从海参崴方向重新投入战场。光路上花去的时间,就长达4个月。

通过仔细观察袁克恒发现,这支美军的装备和编制的确不错,人人都背着岩岛兵工厂用特种钢制造的‘M1903A型步枪’,还有冷人生畏的‘多管加特林机枪’。配有两个步兵旅,一个直属炮兵旅,一个工兵团和一个师直属机枪营。

美军装备的火炮数量虽然不多,但比新二师的那些小炮强太多了,尤其是24门155重型榴弹炮,正是袁克恒梦寐以求的攻坚利器。

和美国人要点?开玩笑,除非美国人的智商有问题。

15500人的美军第七师开到东线战场,给所有人都提了一口气,有了这支生力军,就能好好的与红军大干一场。

很快,新的作战计划出炉,美国人和袁克恒几乎想到了一处,都认为,凭现有兵力不适于和红军展开大规模城防战,应该主动放弃救援奥伦堡的计划,汇同撤下来的哥萨克部队和残存的国民军,由乌拉尔山中段出击,拿下巴什基尔重镇——乌法,切断红军东南两个方面军的联系,寻求新的战机。

整个儿作战计划,袁克恒和美国人合作的还算愉快,只是在某些细节问题上存在分歧。在袁克恒看来,美国人打仗过于‘正统’,讲求对全局的控制,步兵和炮兵配合要求严格,环环紧扣,这样一来虽然稳妥,但势必也会影响部队的推进速度,使得整个战役的突然性大打折扣,遭遇敌军支援容易陷入被动。所以袁克恒建议,集中所有的骑兵部队,由别洛列茨克向西出击,以迅猛之势强夺乌法以南的‘塔马克’,并在那里构筑起坚固的防线,阻挡奥伦堡方向的红军主力向北增援,为夺取‘乌法’赢得时间。

有人主动提出为主力部队打阻击,美国人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美意,欣然接受了袁克恒的提议。但美国人似乎小瞧了眼前这个年轻的中国军人,袁克恒才不会傻到牺牲自己成全别人。

在维亚特卡河边,袁克恒打过阻击战,而且打的非常惨烈,但最后结果是什么?袁克恒信奉一句话:防不胜防,只有运动中的一方,才能把握住战场上的主动权。

首先,俄国幅员辽阔,非常适合迂回包围等战法的实施。你守得住一个山头,敌人还可以通过另一条路达到他们所要达到的位置。这就是防不胜防的道理,打防守,在俄国并不可取。

其次,对于现代战争而言,除非是巩固的要塞型防线,其他临时拼凑起来的防线,很难阻止住重型火炮的轰击。防守一方,不见得再能像从前一样讨得便宜。如果敌人只开炮不进攻,那防线内的守军只能被动挨打。

战争一旦转入被动,就很难再扭转过来。敌人什么时候会来?来多少兵力?这都不是防守方所能控制的。如果敌人派来了十倍于已的兵力,防守方也只能被动的选择接受,而不能再选择打或是不打。战争的最终目的是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而打防守,根本就达不成这个目的,因为进攻一方始终处于可以选择的位置,可以在被你消灭前撤出战场,而防守一方由于地域的局限,就很难做到此点。

真正的防守战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进行,而某些防守,只是为了主动进攻营造时机,通过防线,把敌人调动起来,在运动中寻求歼灭敌人的机会。

袁克恒早就想清楚了,自己不去打防守也不会分到什么好果子。兵强马壮的美国人控制住了乌法战役的决定权,留在他们身边更容易被人当炮灰用,倒不如用一个美国人无法拒绝的借口,脱离主战场,重新寻求战机。

美国人打重炮围点,中国人的骑兵打援,这其实挺合适的。

(今天就一更,星期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