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真实差距揭秘

《环球时报》近日刊发了美国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史密斯商学院教授阿尼尔·K·古普塔的《印中差距13年并非不可逾越》一文,看完全文,发现此文印中差距13年的比较并非客观分析,用西方崇拜的抽取经济数据推导分析,除了唬唬外行之外,掩盖不了中印差距的客观发展进程。那么,印中差距真相究竟何在?

阿尼尔认为,“我们经过比较发现,印度2008年的主要经济指标与中国在1996年经过通货膨胀调整的相应数据处于同一水平……这个差距并没有20年或50年那么多,而是十二三年。如果我们以2008年的印度GDP数据作为基础,假定印度未来保持至少8%的增长,那么印度2020年的GDP将与中国2008年的GDP差不多。”他说:“在1980年,中国与印度的状况相近;1991年时,中国的发展领先印度大约5年;而现在,中国大约领先印度13年。”但依笔者推算到2020年,印中差距应为18年而非13年。

我们看印中GDP增速同比,在2007年第一季度,中国为11%,印度却达到11.3%,于是印度媒体一度鼓吹印度超过中国。第二季度,印度下调到9.3%,显示印度已经进入衰退,笔者在2007年6月就预测当年10月底之前印度经济必将退潮,依据是季度GDP增速环比下降只要出现一次下降15%以上的幅度,就定义为经济衰退,比国际连续两个季度GDP环比下降才定义为经济衰退更早,事后的确是这样。回顾2007年印中经济,笔者发现印度比中国提早一年进入衰退。

2008年印度GDP为6.7%,笔者认为,在此经济衰退之际,即便是发达国家都要进入5~7年以上的大衰退中,而印度经济本世纪以来在全球经济景气时大多是6%~7%之间。综合来看,2010和2011年,印度GDP增速也就在5%~6%,2011年后,印度年度GDP增速也就在6%~7%之间,阿尼尔竟然说保守估计印度年度GDP8%,太不客观了。

笔者认为到2020年印中差距由13年扩大到18年,不管这一推导是否准确,但印中差距扩大化已成必然,依据如下:

1.一国经济各种有效推动力最终都要在GDP中留下痕迹,所以,抓住GDP增速和总量也就达到纲举目张的效果。

中国的GDP总量是印度的3倍,中国的 GDP增速在2007年和2008年分别为13%和9%,印度相应为9%和6.7%,增速分别慢于中国。到2020年,中国减去26%左右的GDP总量,才是印度的13年差距。我们按印度以后GDP增速平均8%、中国为10%计算,印中差距到2020年也有17年。所以,印中差距拉大已成必然,到2020年,印中差距18年也是基本准确的。

2.阿尼尔认为“印度的人均收入低于中国2.5倍,因此届时印度的人工成本将远远低于同时期的中国。在印度基础设施得到改善的情况下,印度将有比中国更强的竞争力”。

笔者认为,中国人均工资是印度的2.5倍,照理讲竞争力在印度一边,可是现实竞争力却在中国一边。产品竞争力既体现在配套产业链整个链条上,也体现在水、电、税收、利率、汇率、原材料等综合成本的总体成本上,工人工资和基础设施只是产品竞争力的一个极少部分而已。实际上,产品竞争力还与CPI、政府补贴、规模化生产采购、能否接到大订单、能否得到低息贷款、能否在原材料很低时拥有充足资金来抄底等有关。因此,印中竞争力不仅是企业层面的竞争,还是平台的竞争、制度的竞争、环境的竞争之和的整体竞争。

总之,笔者认为,不能仅以从生活中抽出来的数据推导印中的差距。

印度斯坦时报 印度别学中国发展模式


游客总是说中国漂亮整洁有秩序,而印度则尘土飞扬又脏又乱。在2006年,印度总理辛格问道,孟买可以向上海学习什么。中印这两个巨人将傲视西方经济体的弊病,在2009年实现7%以上的增长率。但两者的比较应该就此打住。在过去三十年,中国的表现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人们总是问印度能否追随中国的足迹。但和流行的宣传相反的是,北京该向新德里学习了。


由于全球出口下降,北京正设法通过大举建设摆脱经济衰退,包括建设道路、港口和铁路等大工程。但印度的做法不同。印度人,包括那些穷人,都寻求通过消费推动增长。诚然,孟买对手袋、航空旅行和美食的需求已经崩溃,但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真正指示器是穷人如何过日子。在脱贫方面,中国有好的开端。它在1978年开始自由市场改革,印度到九十年代初才踏上现在的旅程。但自世纪之交以来,印度快速改进,而中国却在变差。

中国和印度有一些共同点:半数中国人和三分之二印度人仍然生活在农村地区,而分别在两国农村生活的大约七亿人多数是穷人。农村地区的进步是发展中国家整体经济进步的强大指示器。而这就是中国和印度不同的地方。

在中国,八十年代城乡收入比率为1.8,九十年代中期为2.4,2001年为2.9,如今为3.5左右。八十年代是中国穷人的黄金时期。中国贫困人口减少主要发生在改革的头十年(1978-1988)。自此之后,尽管人均收入增长,但在过去十年,估计有四亿人发现自己的纯收入下降。尽管数十年来中国经济增长令人惊叹,但绝对贫困和文盲数字自2000年以来翻一番。而在印度,这两个数字都减半。

印度尽管起点低,但情况不同。城乡收入差距自九十年代初以来缓慢而稳定地缩小。在过去十年,印度农村地区的经济增长超过城市地区增长近40%,印度农村占全国GDP的比例从1982年的41%,1993年的46%,升至如今所占的半壁江山。印度农村的农业如今只占农村GDP的一半,而且这个比例在下降。

这意味着印度农村正发展一个平衡的经济体,制造业及服务业等非农产业发展迅速。和中国已经非常拥挤的城市不同,印度的农村人不必为了获得更好的生计而搬到城市。

国内消费在经济中的角色也可能体现这两个发展中的巨人所走的道路的不同。在中国,国内消费占GDP的比例从八十年代的60%左右下降到目前的35%——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这个比例是最低的。中国的“经济奇迹”越来越依赖出口以及国家主导的固定投资。甚至北京也承认这是一种失衡的、不可持续的战略

中国强调在城市地区进行国家主导的固定投资增长,这加剧了中国的不平等,而且十分有利于相对少数的、占据有利位置的人。自八十年代末以来,数以亿计的中国人错过了国家经济增长的成果。

中国和印度的发展模式实际上并非处于竞争状态。尽管上海如今看上去很宏伟,但它闪亮的建筑建立在那些被迫存钱进国有银行的中国农民的背上。而印度则相反,尽管改革起步较中国晚十五年,但悄悄地逐步地建立自己的基础。如今总理辛格进入第二任期,他要好好拒绝中国办法的危险吸引力。(作者:John Lee;原题:别消除这种差异;译者:星岛环球网/驴家的带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