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之南雄北王 正文 七、萧耀南事主小心  赵恒惕请客假意

唐成 收藏 0 1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2.html[/size][/URL] 晚上下了一场大雪,萧耀南怕大雪封江耽误送客,没有过江回两湖巡阅使公署过夜,而是住进他在汉口法租界昌年里的萧公馆。一个梦还没有做完,苏夫人就来喊床。萧耀南见室内明亮,忘记了外边还在下雪,以为误了时间。不仅没误点,还提前了半个小时。姨太太赵英还想睡一会,却不敢恋床,她的作息时间随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2.html


晚上下了一场大雪,萧耀南怕大雪封江耽误送客,没有过江回两湖巡阅使公署过夜,而是住进他在汉口法租界昌年里的萧公馆。一个梦还没有做完,苏夫人就来喊床。萧耀南见室内明亮,忘记了外边还在下雪,以为误了时间。不仅没误点,还提前了半个小时。姨太太赵英还想睡一会,却不敢恋床,她的作息时间随主子而定,主子起床她就得穿衣,这是规矩,不然苏夫人会骂得她狗血淋头。虽然萧耀南宠她,还拥有“湘楚一绝”的美名,但是在萧公馆苏夫人说了算。丈夫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吸大烟,她的任务就是上烟点火,不能有半点怠慢。萧耀南今天不敢细细品尝,而是猛吸猛抽,很快过足烟瘾。官当大了衣服上的名堂也忒多,绶带、勋位、奖章、金牌一样不能少,看似威风实则累赘。副官知道他弱不禁风,出了客厅就为他披上一件大衣。一行人踏着地上松软的积雪,走出萧公馆大门。

三台一模一样的黑色小轿车停靠在门前,萧耀南钻进中间一辆。

车队拐了一个弯上了汉口大道。

街上行人稀少,小摊小贩顶着寒风“守株待兔”,黄包车夫四处游动搜寻“猎物”。萧耀南将目光收回车内,问副官还有多少客人未走。没有具体统计,真正开会的人不多,随从不少;一人开会十几人随行。不全是讲派头,路途遥远,安全重要,警卫人员占了大头。

不一会工夫到达汉口大饭店门口。正要拐进院子,被一群伤残退伍军人拦住。萧耀南说了一声“乱弹琴”,面无表情地盯着窗外。不用他吩咐,会有人处理。警卫车上下来七八名大汉,连拖带拉驱散人群,怎奈对方人多,警卫忙不过来,不时有漏网之“鱼”拥到萧耀南专车窗前,大喊大叫。玻璃隔音,萧耀南听不见,也不想听。援兵到,从饭店内涌现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组成一道人墙把道路疏通,萧的专车这才入内。

下车后萧耀南径直朝吴佩孚下榻客舍迈步,没想到在大厅上碰到赵恒惕。“散会跑来干什么?”萧耀南对这个不服管的部属十分不感冒,但是不能不热情,毕竟是东道主。握手后赵恒惕主动说明来意,不是开会,也不是来向萧耀南汇报工作,而是专程来请吴大帅。萧耀南心里不是滋味,他是两湖巡阅使,赵从没有这样客气过,于是故意提醒对方,湖南是制宪自治省,用不着对中央大员客气。赵恒惕听出画外音,毫不掩饰地表露,他不是请中央大员,而是请吴大帅个人。萧耀南说:“子玉不能代表中央?”赵恒惕说:“中央是中央,子玉是子玉。子玉的人格魅力没有人能相提并论。”萧耀南在心里骂道:“奶奶的,想清高就不要讨好吴子玉。”

吴佩孚正在打太极拳,见到他俩就像没有看见似的继续舞动着身姿。两个人不敢打搅,坐在一旁观赏。

吴在打拳,赵恒惕想与萧耀南说话,怎奈萧爱理不理,于是拿起茶几上的文件看起来。

正看得起劲,吴的副官送上两杯香茶。赵恒惕接过茶杯却发现文件不见了,是吴的副官趁机收走了文件,他不知,还以为掉在茶几下,于是趴下身上四处寻找。

“夷午(赵恒惕的字)干什么?”吴佩孚问。

赵恒惕起身:“大帅拳打完了。”萧耀南说:“他被老鼠咬了一口,要找老鼠报仇。”

吴佩孚信以为真,问咬在什么地方。

赵恒惕指着萧耀南,说他狗嘴吐不出象牙。

萧耀南想发火,却火不起来,对方是狂妄之徒,你火他更火,闹下去只会在吴佩孚面前丢脸,于是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对吴佩孚说:“我们的南湘王冒雪来请你去长沙,其心可诚,其情可嘉,不能不领情喽。”

萧耀南不知道他俩昨晚见了面。

赵恒惕对“南湘王”三个字十分反感,明明是三湘王,怎么说是南湘王?言外之意还有北湘王。谁是北湘王?正要质问,倏忽想起岳州不归他管。“这个萧耀南,奶奶的,那壶不开提那壶,专捡老子的痛处捏,不是个好鸟。”赵恒惕在心里骂道。

吴佩孚也跟逗赵恒惕,于是就着萧耀南的话说:“湖南我不敢去,你们是芙蓉国,我只是中国军队的一名将军,只有曹大总统才有资格出访你们芙蓉国。”

说得赵恒惕脸红。

吴说过,不服从中央不是罪。被坏人把持的中央就是要反,他吴佩孚也反过中央,还与段祺瑞所谓的中央政府兵刃相见过……反中央并不等于不要中华民国,湖南只是联省自治,还叫中华民国的湖南省,不叫芙蓉国,所以他和现在的中央政府承认湖南省的地位。东北张作霖也是这种情况。孙中山不同,是另立中央,分裂中国,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必须一举歼灭。湖南现在的这种格局很好,既不得罪中央,也不得罪广州政府,歪打正着成为南北缓冲带,其实质还是站在中央一边,所以中央政府对湖南的政策不变,不仅不干预,还要支持……

这就是赵恒惕不把萧耀南当两湖巡阅使的理论根据。

服务员来喊吃饭。

餐厅就在楼下。吴佩孚进门后师长督军纷纷起立让座,有一个位置专门留给他,等他坐定后其他人这才敢坐下。赵恒惕打完一圈招呼后回到吴佩孚这一桌,发现已经坐满正要到其它桌,被吴佩孚叫回。河南督军张福来主动让座,赵恒惕客气两句后也就泰然坐下。拿起筷不是自己先吃,而是将桌前的卤鸡蛋夹一个放在吴的盘中。吴佩孚不吃鸡蛋,他的保健医生说鸡蛋中的蛋黄胆固醇含量高,对身体有害,于是望蛋生厌。吴将卤允蛋夹给旁边的萧耀南。萧借题发挥,说不能拂了夷午的一片心意,又将鸡蛋放回吴佩孚盘中。赵恒惕领会萧耀南的意思,马上夹了一个给萧耀南,叫他不要与吴大帅争风吃醋。萧耀南说,一个鸡蛋还能收买人心。吴佩孚把筷子一放,问他们还让不让人吃饭。顿时鸦雀无声。吴佩孚重新拿起筷子,扒了几口面条;肚子饱了,站起来就走。其他人不敢再吃,起身相送。

吴佩孚回到客舍,萧耀南、赵恒惕又回到餐桌。没有吴佩孚在场百无禁忌,大家放开肚子捡好的吃。赵恒惕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要赶在萧耀南之前吃完,这样就可以单独面见吴大帅。昨晚虽然见到大帅,但是由于太晚,怕耽误大帅的休息,只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告辞。

还是迟到一步,福建督军孙传芳捷足先登。他俩正在商谈江浙战事,赵恒惕想见缝插针,却无缝可插,又怕错失良机,于是硬着头皮坐在一旁。

吴佩孚不想第三者影响他们的谈话,于是说没有时间去长沙,叫他回湖南后密切注视广州的动态。

赵恒惕频频点头,就是不肯离开。

吴佩孚问他是不是有事。

赵恒惕这才言明来意。原来是要中央政府任命是书。

吴佩孚说,既然湖南是自治,那么民选省长就是省长,何必多此一礼。

一点都不多。不是怕湖南人不承认,而是怕外界不承认,只有中央政府明令诏谕才算正宗。

吴佩孚早就看出这种人骨子里不是搞民主,而是借民主之名行利己之事,一旦成为既得利益者就不想民主,就想一劳永逸。袁世凯就是这路货色,之所以改总统为皇帝,就是想一劳永逸。中国传统观念是总统可以反皇帝不能反,反皇帝就是大逆不道,就要遭天谴雷劈。

吴佩孚说可以考虑。

赵恒惕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加封上将军,勋一位。这样他这个湖南省长就与萧耀南平级。督军的基本勋位是勋二位,敢这样狮子大张口无非是湖南的地理位置特殊,北京政府不给广州政府会考虑,谁给的好处多就跟谁跑。

吴佩孚不想让他一步到位,但也不能拒绝,只说要与大总统商量。

至此赵恒惕的目的基本达到,至于大帅去不去湖南只是借口,去也行,不去也行;不去最好,谁愿意多一个婆婆?

赵出吴的政务处处长白坚武进。白说行李文件收拾妥当,可以出发。

萧耀南知道吴佩孚去意已定,出于礼节还得假意挽留。

陈嘉谟说大雪封路,人不留客天留客。

吴佩孚指着窗外的阳光,说湖北是下雪不见雪。的确如此,刚才还是银色的世界,眨眼工夫还原了事物的本来面目。

吴佩孚上了小车,一支庞大的车队向汉口火车站出发。

车队直接进入站台,吴佩孚的专列停靠在站台一侧。车门被警卫打开,吴踏上红地毯,与送行的督军、师长一一握手。最后轮到萧耀南。握完手后萧要上火车,意欲送吴佩孚出境;被吴制止。

汽笛一声长鸣,文官招手武官行礼,目送大帅的专列消失在尽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