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三章:波诡云谲(二)下

红色猎隼 收藏 16 1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157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位于坤甸市中心的卡浦亚斯河畔,威严的罗芳伯纪念堂依旧保持着数百前的模样。在纪念堂的大门口,悬挂有中文的“兰芳大总制”的牌匾,代表“兰芳”的黄色长方形旗帜和代表“太哥”的黄色三角形旗帜及代表副手们的其它各种颜色三角旗帜,在风中猎猎飘扬。在“太哥”罗芳伯的旗帜中间,写着一个“帅”字。大堂里,悬有一副金匾,“雄镇华夷”四个大字足有4尺见方。而在大门的两侧则挂着一幅后人追忆这段历史时所写下的对联:“百战据河山,揭地掀天,想见当年气概;三章遵约法,经文纬武,犹存故国冠仪。”

“这罗芳伯是谁啊?有多牛B?”但是今天来到这里的华人却并非人人都知道这位婆罗洲华人中的传奇。毕竟在中国大陆和港台地区,虽然早在清末民初,就有梁启超先生写下《中国殖民八大伟人传》,为罗芳伯正名列传。但是直到20世纪的三四十年代,“兰芳共和国”才真正被国内的史学界所注意到。但也大多仅限于一些学术研究。而今天来到加里曼丹的新一代移民大多不是矿产业主便忙碌于种植园内,对于历史显然缺乏兴趣,因此当来自山西等地的中国内地投资者们一一步入这曾经书就一段辉煌历史的名人纪念堂内,更多的感觉象是到了某部电影的布景之内。

“听说这次穆斯林的‘***天堂旅’在腾龙集团的种植园外损兵折将。估计元气大伤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不会下山了。”此刻早已抵达了纪念堂内临时被布置成会议厅的正堂之内,先到了一阵的台湾南部的“阿土伯”们正在用闽南语窃窃私语着。“我们在那些穆斯林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他们所针对的是来自大陆的那些种棕榈的‘阿共仔’。这次要我们来开会,不知道杨全打的是什么主意。”显然对于至今还没有受到骚扰的台湾种植园主而言,他们丝毫没有感受到威胁的临近。“还能有什么好事。听说那个从贵州来的杨全现在正在招兵买马再杀回雅加达去,肯定是想着以保护费的名义向我们派饷。”此时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颇为大声的说道。“这不是讹诈吗?!”、“坚决不给,凭什么拿我们的血汗钱养他的私兵”顿时来自台湾南部的种植园们一片喧哗。

“杨全是什么人啊?他这样拥兵自重不就是想要鱼肉我们合法商人嘛!”台湾种植园主的鼓噪很快便在来自大陆的山西煤老板中引起了共鸣。显然习惯了在国内以纳税人的身份享受着政府给予安全保证乃至地方特权的这些爆发户眼中,出钱去资助那些可以保护自己生命和财产安全的自卫武装,远没有去购买奢华名车和美人一笑让他们感到身心舒畅。

“杨将军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想去要帮助这些人。大陆人是出了名的自私,台湾人则是抠门到死。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到来才搞的加里曼丹岛再无宁日。”而最早到达的印尼本地华商代表此刻在一旁也终于无法再保持沉默了。经历了无数次洗劫和一场血腥的内战之后,恐怕没有印尼本地华商更能明白拥有一支足以自卫的武装的重要性的了。但是如果要他们选择,他们宁愿自力更生的以杨全为中心建立一支武装力量,也不愿意与那些来自大陆和台湾的新生代投资者分享责任和权力,虽然他们的血管里流淌着同样的血液。

“这就是中国人的劣根性,他们虽然拥有着世界最为庞大的人口。但永远无法真正的团结。你可以想象在一个比欧洲还要辽阔的国境之上,数以亿计的生命再为了自身的繁衍生息而工作和学习。残酷的竞争早已撕去了他们之间那些温情的假面具,只要有一个导火索,哪怕只是最微弱的火星,他们也会自己炸了营。”而在距离坤甸数百公里之遥的中加里曼丹的丛林里,已经逃回自己那潮湿闷热的巢穴的“***天堂旅”新生代领导人—艾依提正通过自己的内线安装在罗芳伯纪念堂内的窃听器颇为自得的收听着那些抱怨和争吵。

“这些商人之间的争吵对我们的事业毫无意义。”站在艾依提的身边在来自英国军情六处的特工—厄尔斯多少有些无奈的提醒着自己这位刚刚经历了残败的盟友。“不!很有意义,任何强大的军事力量背后都需要巨大财力的支撑。杨全显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背后已经没有印尼政府的财政支持。而根据我的情报,中国政府对他也并不感冒。虽然他现在背后还有东南亚华人圈的一些富豪的资助,但是这些资助并不是无偿的。你我都知道军队是一头需要不断用金钱喂养的怪兽。如果杨全不能得到他所保护的这些人在财力上的支持,他的军队不过是建立在流沙上的高塔。不用太久就会土崩瓦解。”艾依提冷笑着回答道。

“好吧!希望一切如你所愿吧!对了,我们所训练的最为精锐的‘复仇者’中队呢?为什么我在营地里没有看到他们。”无心和对方争辩的厄尔斯此刻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作为欧盟支持“***天堂旅”计划的核心部分,在厄尔斯抵达加里曼丹岛之初,艾依提就要求对方派出最为优秀的特种兵教官并且提供一流的装备为自己训练一支可以执行真正意义上特种渗透作战的精干部队,这支“***天堂旅”最为强悍的实战力量被称为之为“复仇者”中队。

“他们已经出发去执行一项关键性的任务了。相信我,我的朋友。不用太久你就会看到一场颠覆整个战局的大地震从雅加达方面传来。”艾依提用充满神秘气息的口吻回答道。“雅加达?你疯了吗!这样会让你们的组织招来印尼民主联邦和中国方面最为恐怖的围剿。”虽然艾依提并没有明确指出“复仇者”中队所执行的使命。但是身为一名职业特工,厄尔斯还是猜到了对方的目的—艾依提想要作的是直接刺杀印尼民主联邦的政府首脑。

而就在厄尔斯发出那一声惊呼的同时,在位于雅加达市中心的万豪酒店之内,拿着由英国军情六处所提供的澳大利亚护照,以富商身份入住的“***天堂旅”“复仇者”中队指挥官胡赛尼此刻正通过加设在总统套房内的数台笔记本电脑指挥者自己麾下最为精锐的6个攻击小组在雅加达市中心的最后部署。和艾依提一样,胡赛尼也曾在美国本土接受过中央情报局长期严格训练。唯一不同的是艾依提的专业是政治颠覆,而胡赛尼学习却是暗杀和城市特种作战。此刻经过欧盟特种部队严格训练的72名“***天堂旅”的精英已经抵达了各自的攻击阵位。

2个携带着大口径狙击步枪和便携式反坦克火箭筒的攻击小组已经以游客的身份混进了位于雅加达市中心独立广场东边的印尼国家博物馆,在国家博物馆大楼的对面就是印尼民主联邦总统林光昭的办公地点—名为“国家宫”的总统府,再过3个小时,前往万隆视察的林光昭便将乘坐着他的总统车队返回总统府,届时将有4个最为优秀的狙击手准备猎杀他的头颅。即便狙击手失手,每个攻击小组所携带的2具德国制造的78毫米“弩”式反坦克火箭筒也足以将林光昭和他的防弹座车一起掀翻。

除了国家博物馆内的2个攻击小组之外,另两个攻击小组正以游客的身份在雅加达市中心高达132米的独立纪念塔上游览着。在那用35公斤重的黄金铸成的自由火炬之下。6名同样大口径狙击步枪和便携式反坦克火箭筒的“***天堂旅”的士兵已经乘电梯到塔顶部,在那里高楼大厦、宽阔的街道、潮水般的汽车和翠林鲜花,尽收眼底。行动正式开始之后,他们的使命是制造混乱,并且封堵印尼民主联邦内卫部队可能展开的救援,如果他们还来得及行动的话。

因为在胡赛尼的暗杀名录之上,除了林光昭之外排在第二顺位的是印尼民主联邦的内务部长—韩坚。最后两个攻击小组此刻已经抵达了印尼民主联邦内务部的办公大楼之前,除了同样强大的单兵火力之外,他们手中还有4辆改装而成的遥控自杀式卡车,当行动开始之时,他们将首先以自杀式炸弹卡车冲击韩坚戒备森严的车队,然后再利用着混乱冲进去大肆屠戮。虽然同样来自于中央情报局,但胡赛尼并不知道韩坚这个代号为“熊猫”的存在。此次他在雅加达的行动完全由代号为“骨龙”的另一个领导者全权计划和安排。

“轻似蝉翼白如雪,抖似细绸不闻声。”一幅上好的熟宣徐徐展开,特制长峰狼毫蘸满了新安香墨,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脱下军装的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第77旅旅长杨孤鸿大校此刻正心情凝重的坐在为自己所准备的长卷面前,提起手中的健毫笔。姚广胜少将微一沉吟,提笔落处写下了今天他所要手书的长歌:《楚辞》之《涉江》。

《涉江》是屈原晚年的作品。这是一首纪行诗,也是一首抒情诗。叙写了作者于顷襄王三年(公元前296年)第二次被放逐后,渡江而南的经历和思想情况,故题名“涉江”,当时屈原在流放途中,渡过长江,登上鄂渚,穿过洞庭,走到沅水上游。在行径辰阳,进入淑浦之后,写下了这首诗。

“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 被明月兮佩宝璐。 世混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驾青虬兮骖白螭,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济乎江湘。”第一段写完,杨孤鸿大校停住了手之笔,注视着眼前自己笔锋之下的龙蛇游走。这一段远隔千年的文字表面上写的是诗人的服饰奇伟,德行高洁。但实际上所写的却是理想远大却不见容于时,被逼涉江远去的原因与悲愤心情。

“光阴荏苒啊!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海军陆战队也终于成为了一支可以纵横大洋的战略投送力量了。”此刻杨孤鸿大校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几个小时之前,自己的老首长、新任中华人民国防军印尼驻军副司令员—姚广胜少将抵达自己的部队视察时的情景。

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历史可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当时为夺取仍被国民党军所占大陆沿海岛屿,中央军委而专门组建了海军陆战队第1团。此后为解决台湾问题,到1952年组建了5个陆战师和2个战车团,朝鲜战争结束后,部分从朝鲜战场回国的老兵被编入海军陆战队,兵力一度达到8个师共计11万人。但是当时的这支人民军队之中年轻的兵种事实上就如同他那不正式的名称“海军步兵”所表达的,其实不过是步兵在海军中的延伸而已。所谓的战车团所装备的也不过是一些从国民党军队手中所缴获的老式两栖战车而已。

因此1957年,面对着百废待兴的国家经济和日益转变的国防要求,中央军委调整全军体制编制,解放军中的海军陆战队建制被全部撤消。1979年,为应对南海地区的快速部署任务需要,中央军委决定重建海军陆战队。而杨孤鸿大校所指挥的这支部队正是在当时的大环境之下于1980年5月于海南岛浴火重生。而姚广胜少将正是当时这支部队的第一批指战员之一。

“当时被派往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匡蒂科军事基地学习时,我们的海军陆战队和你一样都还只能算是一个哑哑学语的孩子,想不到今天也已经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栋梁之材了。”作为中国新时代海军陆战队的奠基人之一,姚广胜少将曾被秘密派往美国的海军陆战队TBS军官学校深造和学习了3年之久。对于那些往事,姚广胜少将至今仍可以说是历历在目。

美国海军陆战队是世界上成立最早的一支精锐部队,在美国被视为军中的宠儿,是美国快速反应部队的主要作战力量,具有悠久和非凡的历史。1775年1月l0日,美国国会颁布法令,正式创建海军陆战队并列人美国武装部队的一个组成部分。在美国革命的年月里,新组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参加了巴哈马群岛远征以及普林斯顿等战役。而l798年与法国准海上战争,正式奠定了今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基础。美国海军陆战队参加了美利坚合众国早期的所有战争和远征。当然在几乎整个19世纪,美国海军陆战队主要还是部署在船上或港口,作为警戒分队来使用的。

而自1945年起,经过了血腥的太平洋夺岛战役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最终上成为了华盛顿随时可调动的两栖快速展开部队。无论是1958年的黎巴嫩。还是1965年的多米尼加,美国海军陆战队都踊跃前往,援助亲西方政府平熄国内暴乱,并参与了一些重要的战斗。

在朝鲜战争中,海军陆战队是美国最早投人战斗的一支部队。1965年,海军陆战队又是首先被派往越南战场的。在1968年北越方面的新春攻势中,海军陆战队成功地防守了顺化和溪山,再次给人们蒙上了传奇色彩。从越战撤出后,海军陆战队的人数虽然减少到19.4万人,但他们仍在不停地向人们展示着他们的存在,如1982年参加驻贝鲁特的多国维持和平部队,1983年的人侵格林纳达,198 9年人侵巴拿马,1991年初海湾战争,1993年索马里维持和平行动等,都有海军陆战队的身彤。可以说,海军陆战队是美国政府的马前卒,五角大楼的一支精锐之师。

当时面对着历史优秀的美国同行,姚广胜少将或许还有一丝自卑。但是今天是海军序列中最年轻的一支部队。中国海军陆战队在编制上几乎囊括了所有兵种的装备和技术:通讯兵、侦察兵、装甲兵、防化兵、炮兵、工兵等等,同样可以也被称为“军中之军”。而经过90年代一系列扩编后,中国的海军陆战队实际作战兵力已在4万人以下,在全世界范围内是仅次美国海军陆战队,规模最庞大的一支。

“我知道你和杨全曾经在三宝垄并肩作战过。但是为了共和国的利益。这一次你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命令。”在视察完杨孤鸿大校处于一级战备状态之下的部队后,姚广胜少将突然下达了令杨孤鸿大校无所适从的命令—突袭坤甸,逮捕杨全,收缴所有其下属人员的武器。

“乱曰:鸾鸟凤皇,日以远兮。燕雀乌鹊,巢堂坛兮。露申辛夷,死林薄兮。腥臊并御,芳不得薄兮。阴阳易位,时不当兮。怀信佗傺,忽乎吾将行兮!”写完《涉江》的最后一句,泪水已经无法控制的溢出杨孤鸿大校的眼眶。这最后的几句是屈原在批判当时楚国政治黑暗,邪佞之人执掌权柄,而贤能之人却遭到迫害。四句,比喻贤士远离,小人窃位。

而这一切与今天的印尼又何等的相似。此时杨孤鸿大校更想起自己另一位逝去的故友。“紫翎,我想你泉下有知也不会想到我会去执行这样的任务吧!但是我是一名军人,除了服从并无他法。”放下笔,杨孤鸿大校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军装头也不回的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在他门外的军营里出击前最后的准备已经完成,一切都进入了无法逆转的倒数计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