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陶德曼”调解日方提出的苛刻条件及蒋介石的回复

19805173 收藏 1 975
导读:众所周知,“陶德曼调解”是抗战初期中日德三国发生的最要外交事件,这一事件的失败结局最终打破了蒋介石政府对德国的幻想。1937年10月底,陶德曼在上海会见了即将回国的日本驻华大使川越茂,试探日本停战条件的底线。川越表示,日方的基本条件是中国必须断绝与苏联的关系,加入反共产国际协定,以及华北自治。10月29日,陶德曼拜会国民政府外交次长陈介,并将谈话内容向柏林做了汇报。11月2日,德国驻日大使狄克逊致电陶德曼,转达了日本外务省提出的七项和平条件∶一、内蒙古自治;二、在华北建立一个沿满洲国国境线的非军事区;三、扩

众所周知,“陶德曼调解”是抗战初期中日德三国发生的最要外交事件,这一事件的失败结局最终打破了蒋介石政府对德国的幻想。1937年10月底,陶德曼在上海会见了即将回国的日本驻华大使川越茂,试探日本停战条件的底线。川越表示,日方的基本条件是中国必须断绝与苏联的关系,加入反共产国际协定,以及华北自治。10月29日,陶德曼拜会国民政府外交次长陈介,并将谈话内容向柏林做了汇报。11月2日,德国驻日大使狄克逊致电陶德曼,转达了日本外务省提出的七项和平条件∶一、内蒙古自治;二、在华北建立一个沿满洲国国境线的非军事区;三、扩大上海的非武装地带,由日本控制公共租界的巡捕队;四、停止抗日政策;五、共同反对共产主义;六、降低对日关税;七、尊重外国权益。11月4日,陶德曼将日方条件转达给蒋介石。蒋表示,只要日本不恢复到七七事变以前的原状,他就不会接受日本的任何条件。 11月8日,日军攻占太原,12日占领上海。20日,国民政府宣布迁都重庆。22日,日本外相广田弘毅通知狄克逊,虽然日本在华取得节节胜利,但基本和谈条件并没有升级,希望德国把这一打算转达给中国政府。 11月26日,南京保卫战开始。28日,陶德曼在汉口拜访了孔祥熙,转达了广田的通知。次日,他又与中国外交部长王宠惠举行会谈,加紧对国民政府进行调停活动。12月2日,外交次长徐谟陪陶德曼乘船返回南京,会见留守在那里的蒋介石。在会见陶德曼前,蒋介石召集了在南京的军事领导人,征求大家对日方和谈条件的意见。与会者均认为,日本没有要求成立华北自治政权,没有要求承认伪满,也没有要求赔款,条件不算苛刻。蒋则认为日本提出的条件并非亡国条件,决定接受德国调停,与日本议和。 12月2日下午5时,蒋介石会见了陶德曼,感谢德国为调停中日战争所进行的努力,并表示中国已准备接受调停。12月7日,狄克逊将德国有关调停问题所做的工作汇总为“调停史记”,提交给广田。但是广田突然表示,由于一个月前日本还没有获得军事上的决定性胜利,而目前战场形势已发生转变,南京陷落在即,因此11月22日建议的和谈条件已经过时。 12月13日,南京沦陷,次日日本在北平成立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即“华北临时政府”。由于取得了攻克南京的战果,日本国内主战派势力抬头,12月20日,日本政府与大本营召开联络会议,修改了原来的条件,提出了更苛刻的和平条件:1`中国正式承认“满洲国”;2`放弃容共`抗日`反满的政策;3`在内蒙古建立“防共自治政府”;4`在上海租界以外地区成立“特殊政权”;5`缔结日中密切合作的经济协定;6`在华北`华中`内蒙的重要地区实行“保障驻兵”;7`中国对日赔款.获悉日本的第二次和平条件后,牛赖特指示陶德曼,继续进行调停中日战争的努力,并向他提出∶“日方把1937年底作为中方答复期限,但德国政府已指令驻东京大使提醒日本政府,由于技术上的原因,德国居中传递信息需要一些时间。在未知悉日方和谈条件的详细内容和德方的相关态度之前,建议中国政府不要接受日本新的和平条件。” 虽然德国希望充当调解人促成中日和平,但南京的失守让日本军部的主战势力变得强大,日本政府已彻底丧失对军方的控制力量,中日之间已不存在任何媾和的可能。德国先前的努力也化作了泡影。12月28日,国民政府召开非正式会议,讨论日本的第二次和平条件,最后一致认为中国无法接受如此屈辱的条款。当日,蒋介石让铁道部长张嘉 通知陶德曼,中国拒绝接受日本的议和条件。 1938年1月10日,日本提出了第三次对华和平条件,共九条,其条款更为苛刻,扼杀了中国接受和谈的一切可能。1月13日,王宠惠让陶德曼询问日方和谈条件的具体内容。日方认为中国在故意拖延,于是在1月14日的内阁会议上达成了“不以国民政府为谈判对手”的一致意见,并在1月17日下午发表了《对华政策声明》,即第一次近卫声明,彻底终结了中日媾和的一切可能。陶德曼调停以失败告终。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