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五卷 铁血男儿是这样练成的 101 迷藏(四)

zhurui1963 收藏 2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夜晚终于来临了。

这是战争,一切当然不是由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朱儿手下的四个攻击队,这一下午,耍是耍安逸了的。

但是收获却不大。

当然耍得最安逸的,还是李扬的那个攻击分队。

看看夜幕降临。

其余三个攻击分队心尤未干,纷纷鼓足勇气,不与越军甘休。

也因人困马饥,只把下午担任监视任务的部队,用上去,继续没有完成的搜索。

其余部队,进入了警戒休息状态。

可是,李扬来得最牛皮,大刺刺地到处点起鬼火一样的小堆篝火,吼道:“今晚大家睡觉,我就不信越军晚上敢出来,晚上是共军的天下,日本鬼子、国民党、美国佬都知道的!”

一时节,他的这片区域,月光融融,清风习习,甚至响起了安逸的鼾声。

只把个朱儿也摇头道:“这小子分明是个地主老财的料呢!”

说归说,朱儿这人心态好,说过把膏药给各人去熬炼的,就绝不去干涉。只是命令一支部队,枕戈待旦,随时准备对他实施支援。

不知是朱儿会算,还是机缘巧合。

那李扬也打来了电话:“队长,你可能得给我准备一支支援的队伍。支援地点就是我的指挥部。”

朱儿终究年青,还是主动来问他:“李哥,你那里今夜有仗打?”

“我估计有。”

“你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朱儿吞了口气:“为什么要支援你的指挥部?”

“因为我现在身边只有我和两个通讯员。”

这句话把朱儿噎得一愣,好半天才道:“我把你分出来那个小队给你归建。”

“这个不行,队长。那是我与各个分队一起交的公粮。只能战斗需要时做机动部队,你这样做,别人不说,我李扬这脸也没地方放。”

朱儿只得继续问道:“你的安全有保证吗?”

李扬朗声道:“既上疆场,就早有准备。不过,越南小猴子想干掉我任何一个兄弟,只怕都得把他吃奶奶的劲用出来,也那么容易!”

这一来,到把个朱儿搞到睡不着觉了。

索性上了一块大石头,一面睡觉,一面来亲自监督李扬攻击分队这边的动静。

这夜的月亮似乎有些发红,或者说叫有些发暗。

政委自然不迷信,但是,看着这天空也心中有些忐忑:“朱儿的特别攻击队一个下午,一无所获。这越军可是极具进攻性的猴子,只怕这夜晚,会搞些什么。”

唐红军却眯着眼睛在打盹,听到政委自言自语,也答腔道:“好啊!朱儿搞那么大的动静不就是要迫使越军搞点什么吗?”

政委继续道:“是不是得提醒一下朱儿他们。”

唐红军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没有三尺三,不敢上梁山。让朱儿去玩,他的东西多。”

政委皱皱眉:“是不是应该督促其他几个战斗队向朱儿靠拢?”

唐红军摇摇头:“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而进!”

政委道:“如果越军特工连夜给老人山增兵,向朱儿发动攻击怎么办?”

唐红军笑了,笑着点头:“这到是一个奇谋!”

政委看唐红军这样也能气定神闲,不由得紧紧地盯住他:“你和朱儿有什么东西瞒着我吧?”

唐红军笑得更欢了,把点瞌睡也笑醒了:“你以为那朱儿是个什么东西?他根本就是一个懒虫。一个还算聪明的懒虫。”

政委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只是盯住他。

唐红军站了起来:“他是一个聪明的懒虫,当初,他要求独自带队伍,就留了后手。他给自己的行动定了这样几条,第一条,若与越军特工比,人数他占优,他消灭之;第二条,若与越军人数对等,他将把他们引向我指挥部方向,在与敌纠缠过程中消灭之;第三条,若越军人数占优,他将不断袭扰越军,引越军向我指挥部靠近,配合指挥部的部队聚歼之;若越军他走,他将如同阴魂不散的幽灵一样纠缠住越军,直到与他交手的越军特工被消灭为止。”

政委听到高兴处,鼓起掌来:“难怪军长也瞧得起这小子!”


枪声是在夜半十二点正突然响起来的。

那个时候,月亮正是正亮的时候,整个老人山都似乎已经彻底的沉睡了。

这阵枪声仿佛是一个信号。

立刻,我四个攻击分队的近乎于值班的搜索山洞的战斗小组、纷纷遭到了攻击。

那是一种爆发性的。

越军攻击出来的特工,一开始就发起了猛烈地攻击。

一方面攻击我军的搜索战斗小组,一方面分兵向我军正处于梦中的各攻击分对发动了进攻。

朱儿一时节有些吃惊。

这种情况,朱儿不是没有想到。

但是,他分析的主要方向,不是这个方向。

或者说,他没想到越军竟然真的是在老人山四处布兵。

那么,这说明什么呢?

难道越军是在老人山建立一个新的据点,与我老虎大队抗衡?

想到这里,他的心跳猛烈地加速了。

那就是说,无意之间,自己被推到了一个方面作战最前沿。这就意味着,自己将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

那么自己的作战计划也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他一边思考着,一边紧张地观察着战场的动态。

他向四个方向都派出了监视战斗小组,情况正如他预料的,很快地控制了下来。

这当然得力于四个攻击分队都挖了陷阱,埋了地雷。

越军的攻击部队,几乎无一例外地都踏响了我军的地雷,或者中了陷阱。

特别是,李扬,显得漫不经心的李扬。

这小子自从进入战场,就把自己的主要精力都用在了埋设地雷挖陷阱上,在整个自己的战场区域,建立了严密的可控制的地雷、陷阱、竹刺组成的网络。

一遇越军进攻,他的整个部队立刻退到了控制区域。

启动网络,对越军特工的攻击部队进行杀伤。

一时节,整个区域内,搞得爆炸声震天。

他和他的战士却稳座钓鱼台,最看不过的,也就打几枪冷枪。

还被那李扬用电话臭骂了一顿:“沉不出气,就当越南小猴子去!”


但是,其余三个攻击分队的搜索战斗小组都因为被越军打了个突然袭击,形成了损失。

好在他们用地雷和陷阱报复了进攻的越军特工。

算起来,打了个平手。

等他们想要组织猛烈地反击时。

枪声突然一下子平息了下来。

越军特工象幽灵一样,突然消失在了一个个山沟,一个个大石头,一片片草丛里。

战场一下子变得无声无息。

如果不是弥漫的硝烟,刺鼻的战争产生的血腥、火药味,真让人刚发生的一切是不是一个错觉。

朱儿的眉毛皱得很紧。

当四个攻击分队的队长和指导员到来时。

他的眉毛仍旧紧锁着,象一蹲石头雕塑一样坐在月光下。

“我们实际上第一仗就是一个败仗!”他说。

这话首先就让李扬不服气。他冷哼了一声。

朱儿点住:“你不是!”

他的眼睛再看向另外的几个分队长。

胡大光因为向组织一场反击没有打上,本就窝着一肚子火,这会儿带着自谑的说:“我被越军特工打了个冷不防,我的搜索小组死了五个战士,负伤五个,我的反击根本没来得急展开。我没有有效的对策,又被越军占了主动!我混帐!”

他这番话把朱儿道逗笑了:“屁都放了出来,话却没有说!”

他接着面色一端:“对于这种突然发生的战斗,我们不是没有防备。我知道,四个攻击分队都有有效地控制越军特工反扑的地雷和陷阱网络。而且在战斗中发挥了作用。这就让战斗的结果,我从人员损失上来说,和控制最终的战斗效果上来说。我们没有吃亏,也没有让越军特工突围。但是,就整个战斗的发起,和战役目的来说,越军,第一,占有了主动。说白了,玩不玩是决定的。第二,越军通过这样的战斗,可能对他们的巢穴进行更多方面的变动。也就是说,他原来如果没在我们已经搜索过的洞穴,他现在可以乘乱就搬进我们搜过的山洞。这样的结果是,我们的搜索等于白费力气;第三,越军的试探进攻探到了我们的一部分实力!”

他站了起来,眉毛再次紧锁:“其实,我更担心的一点是,越军是早就有预谋的!”

大家的目光都盯住了这位年轻的指挥官。

这是一个大胆的,富有穿透力的思维。

这些攻击分队的指挥员们至少都是识货的人,这个穿透力思维既穿透了敌人的心,也穿透了他们的心。

大家都静静地听着朱儿的话。

“也就是说,越军是要他们占领老人山,先占领山洞。然后随时可以增加部队,消灭我们试图占领老人山的部队,彻底占领老人山。这是埋伏着无限后着的布置。”他的眼睛在夜里闪着亮光扫向大家:“那么我们将有两个选择方向。第一,我们迅速地在越军特工其他部队没有到来的时候,消灭这些藏在山洞中的越军特工。第二,让越军的特工隐藏在山洞里,进行有效的控制,等待越军大部队来临。”

李扬道:“如果越军大部队来了,我们怎样面对越军来自两个方面的攻击。这样的结果如果越军山洞里的部队突出来,我们将一方面面临两个方面的作战,另一方面,连战场纵深和阵地也没有,一开啊就陷入混战!”

朱儿点头:“通常情况是可能形成这样的局面。”

胡大光轻声道:“在越军其他部队到来之前消灭山洞中的敌人,从现在的情况看,是无法做到迅速的。也就成来哦不可能的!”

朱儿点点头:“大家可能都这样认为。”

董方睿看住朱儿:“我只想听听,一但越军其他部队到来,如何布置有效的战斗。”

徐小兵笑起来:“我有个想法。”

朱儿盯住他:“说来听听。”

徐小兵大咧咧说出一段话来。

朱儿鼓掌大笑:“哥哥的想法,正合我意!”


朱儿秉夜发到老虎大队的作战计划。

把政委看得心跳不已:“老虎大队真的是个出‘天棒’的地方!”

唐红军却是兴奋不已,连叫:“这小子只怕是老虎的又一个私生子呢!”

政委摇着头:“在我们有强大的后方,有足够的兵力与敌作战的情况下,我反对行这样的险招!”

唐红军冷笑连连:“战争中追求四平八稳,本生就是碌碌无为的表现。碌碌无为尸位素餐,不是战士!”

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唐红军保持着他一贯的灼灼逼人。

政委保持着他一贯的冷静和原则问题,绝不让步。

所以,这一夜,秦明扬也没睡好。

直到一只雄鸡,那高昂的叫声将他提醒。

他站了起来,望着天空上曙光染透的光亮,觉得心中有一股新生的力量仿佛要喷薄出来。

他强烈地感觉到了,这是这个叫朱儿为首的一批年轻指挥员给予他的。

他一巴掌拍在窗棂上:“年轻人的力量在喷薄,让他去战斗!”

唐红军非常兴奋地把秦明扬的话,原封不动地传达给了朱儿和他的特别攻击队。


而这个时候,文剑英和孔未名的跟踪都遇到了大麻烦。

战场上的大麻烦当然是可怕的。

但是,遇上了老虎大队的文剑英和孔未名,就注定要冒出火花。

正如,唐红军坚信的,越军特工要消灭孔未名,恐怕没那么容易!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