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二卷 戮寇 第七十六章 千钧一发

zjl0503 收藏 3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145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他又从凳子上下来来到前厅,找到笔墨纸砚,将整个过程详细记录了下来:鬼子是怎么怎么相中了他的宝地,在几次三番寻事未果后,使出最卑鄙伎俩:派个日本女人以看病为名,硬污他调戏;进而令他关闭医馆,卷铺盖走人。

最后他写道:“威龙诸英雄,老夫无处可以诉苦,唯有一死以证清白;人谁无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老夫知道如此很是不值,可是有尔等为我鸣冤,偶甚感欣慰,老夫可以安心的去了!”

往下有句话他没写:有武工队为我报仇,小鬼子们,你们就等着瞧吧!你们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对于你们欠下的累累罪行,他们定会让你们十倍百倍的加以偿还,哼哼!

做完了这些,他背着手气定神闲迈进了后屋,登上了早已准备好的,走向不归路的凳子……


暖洋洋的塌塌米屋内,看该走的都走了,留着仁丹胡的泽田茂中尉迫不及待露出了色狼本性;坐在塌塌米上的他,一把将身边的芳子扯了过来,将她按倒在自己的腿上。

芳子躺在他的腿上可怜兮兮的向他哀求着:“放过我吧,泽田茂大叔,我是有丈夫的,他就在门口啊!”

“哈哈哈,你丈夫就在门口?不用管他,陪我的玩玩,不会亏待你的。”他奸笑着,手上可是闲不住了。

“不,不……”芳子无力的拒绝着,挣扎着,这更刺激了泽田茂中尉的兽心;他搂着芳子软乎乎的身子,大嘴就向芳子粉嫩的脸上凑了过去,手则是肆无忌惮的胡乱乱摸;芳子虽在做无力的挣扎,无力的转动着脸,可柔软的嘴唇还是很快被泽田茂吸吮住了,并且身不由已的,滑嫩的香舌滑进了泽田茂的嘴里;她本来不善饮酒的,刚才的那些酒使她现在有些精神恍惚甚至于意乱神迷。

“不要,不要,唔……泽田茂君,你饶了我吧?”开始芳子还无力的反抗着,可很快便让泽田茂挑逗得欲火焚身,燥热难受;只好欲语还休,半推半就,渐渐的没了声音,只听见重重的喘息声……

泽田茂中尉开始解芳子和服上的带子,芳子呻吟着,辗转着,身不由己配合着,很快和服被全部解开了,很快她身上的和服被扔到了地下,露出了她雪白的胴体。

泽田茂中尉熟练的解开了芳子那小巧的乳罩,顺手往头上扔开;无巧不巧,解下来的乳罩掉下时正落在芳子头上,她赶紧一把抓住紧紧捂住双眼;她感觉到自己这隐秘的地方已经暴露在了这个足可以做她叔叔的中尉面前;乳罩遮住了她的眼睛,似乎这样也使她减轻了一些羞怯的心。

“有此出水芙蓉、闭月羞花的美女为伴,死也值了!”急不可耐的、贪婪的一遍遍抚摸着近在咫尺,近乎一丝不挂的佳人胴体,泽田茂中尉直勾着眼睛感叹道。

受到了夸奖,芳子在羞怯的同时,也感觉非常的自豪,她更加紧闭上了双眼。


不知何时,泽田茂的身上只剩下了三角兜裆布,芳子感觉出来后,心中更是犹如小兔般狂跳不已。老到的泽田茂开始慢条斯理的将芳子的内裤往下拉,很快就滑到了腿弯、脚跟,只要过了这里,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而眼下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了……


“不行,千万不行,不然我就死在这里。”万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芳子清醒了过来。她坐起身紧紧抓住身上这最后一块遮羞布,声嘶力竭的喊道。许多日本女人是很保守的,往往将贞洁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所以这最后一关说什么也要守住,因此上她下定决心道;虽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决心下得有多么勉强。

“哼哼,你的和小泉寿一的,统统死拉死拉的!”欲火焚身的泽田茂露出狰狞的面孔恐吓道。

芳子最后一道防线被轻易的除掉了,她只有用乳罩更紧紧的捂住双眼……泽田茂将她的头发解了开来,黑黑的长发像瀑布般披散了开去。

……

……

可是,她马上就觉出不妙了,泽田茂这个猪狗不如的家伙竟然是个虐待狂;刚天始她还半推半就的把两腿翘起来盘到了泽田茂的腰上,可他如狼似虎的乱冲乱撞让新婚不久的她怎么受得了,只一会芳子就被弄得疼痛万分。

“啊…我不干了…放开我…疼啊!”芳子不停的惨叫着,一边用力的想翻过身来;可是在压在芳子身上的泽田茂这条疯狗面前,她的力气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挣扎徒劳无益,她只有不停的哀叫;而泽田茂这条恶狼则全然不管不问身下女子的痛苦和源源流出的屈辱的泪水……


赵威龙和师弟们此次凌源县城之行大有收获,三八大盖搞了二十二枝,子弹若干及鬼子身上的一些其他用品,是到了满载而归的时候了;将最后搞到手的两枝枪临时放到街边一家房顶藏好后,赵威龙便和队员们向钱老大夫的“景芝”医馆走来,想同他打过招呼后就取枪回去了。

武工队员们身着鬼子军服来到“景芝”医馆门口不远,左右观察了下没发现敌情,便径向门口走去;来到门口,敲了敲门,没人给开,里面也没有动静;“大白天的,钱老大夫不在家坐诊能做什么去?”几人不禁疑惑起来。

“别出声?”善于使飞刀的刘强,耳力也大超旁人,他侧目细听,里面不是没有动静,而是隐隐约约传出蹊跷的声音。“不好!”刘强飞起一脚,将房门踢开,一头冲了进去。

大厅无人,刘强径向医馆里间冲去,旁人一时不解,也只好跟着冲了进去。

他们来到里面;高高的房梁上,正吊着的一个老人在无力的蹬腿挣扎,却不是钱老大夫又是谁?刘强急忙抽出飞刀掷了出去,绳子应声而断。

赵威龙飞身上前接过应声而落的钱老大夫,轻轻放在地上;然后他赶紧伸手探了探他的呼吸;唉,晚了一步,老人家已停止呼吸了;他探寻的目光向郑刚投去。

“应当没事,你们让开让我看看?”从不多言多语的郑刚迅速的撕开老人的衣服,然后对着脖颈上的几个穴道一路点了下去。

他会点穴,自是会解穴,而钱老大夫因为上吊,此时其实正是相当于穴道被制、经脉受阻进而气血不通;因此上在郑刚连点了他脖子及周围上的诸穴即人迎穴、风池穴、哑门穴、耳门穴、百会穴后,在将他诸经脉打通后,他长出一口气,慢慢恢复了呼吸。郑刚见状也长出一口气退后。

大家将钱老大夫扶到床上坐下,自是关心的寻问发生了什么事?老人悲痛的连连摇头,气得说不出话。史铁柱这时想起了什么?他们刚才进来时,大厅里曾有个醒目的东西——钱老大夫自是要将遗书放在让人容易看到的地方。

武工队员们怒气冲天地看了老人在纸上写下的整个事情经过,直看得他们怒火在胸中翻腾,只觉得全身就像一团烈火在燃烧,气得嗓子眼儿里像噎着一团冒烟的棉花。

赵威龙气得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则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就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他看完后二话不说,阴沉着脸掉头而去,其他人也怒气冲冲紧跟而去。只余钱老大夫在后面坐起身,胸有成竹的开始点头暗笑:“唔,由他们几个出马,没有摆不平的事情,小鬼子活该你们倒霉!得,我得派人找回徒弟,‘景芝’医馆还得接着开!对了,还有一件事?”

他冲到门口喊道:“威龙,那个胖翻译他是个好人!”他哪知胖翻译根本就没在对面。

赵威龙一言不发一脚踢开对面未开张的医馆的门,神色阴沉不定径往里走去。里面正端着三八大盖的两个鬼子兵见有中尉来到,忙不迭放下枪,齐刷刷敬礼:“长官阁下好!”

赵威龙二话不说,一个大巴掌就拍了过去。鬼子兵先是惊讶随之坦然:“呵呵,定是长官不知从哪儿知道了里面的事,急着来分一杯羹来了;得,我们又得莫明其妙挨个大嘴巴!”哪知赵威龙大掌停也未停,径照右边的鬼子兵渡边头顶落下,“啪”的一声,竟将他打得七窍流血,慢慢萎缩到地下。

旁边这个也和那个倒霉的鬼子兵一个心思,“得,这回看两个中尉如何抢美女吧?哈哈,有大热闹看了!”因此上见赵威龙大掌掴来,幸灾乐祸的他并没在意;此时见同伴突然落得如此下场,没等他回过味来,被紧跟而来的郑刚一指头点住,再也动弹不得。

小泉寿一见来了日本兵,无疑于是见到了救星,他赶紧迎上前,点头哈腰告状道:“长官,里面泽田茂君欺负人的干活,已经欺负半天了,您要给我出气的干活!”他的手指着里面,无疑给武工队员指明了方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