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二卷 戮寇 第七十五章 软弱无能

zjl0503 收藏 3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145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看自己男人没有做声,芳子也只好停止了挣扎,她也只好忍着;她知道,在这个地方,他们全凭泽田茂中尉帮忙,若是让他不高兴了,他们倾尽全力的投资会全打水漂不说,以后日子也没法混了;因此上,她也不出声了,只好暂且坐在泽田茂腿上,任由泽田茂中尉不轻不重搂着他。

看眼前风光,两个鬼子兵渡边和竹下心领神会也开始和小泉寿一君左一杯右一杯喝了起来;他们当然知道自己长官的德行,知道他没安好心;不过他们想现在人家丈夫在旁边,你还能过份到哪里去?大家都是日本人,你也就是过过干瘾吧?呵呵,话说回来,我们倒盼望泽田茂君你能像在战场上那样勇猛精进,我们也乐得在一旁看个笑话,最好带点刺激的,我们也能多饱饱眼福。


这边两个鬼子兵和小泉寿一左一杯右一杯喝了起来;没想到,对面留着仁丹胡的泽田茂中尉看到不希望出现的场面、也就是芳子拂袖而去这个场面没有出现;高兴之际,他借着酒劲,越发大胆起来。

正是酒壮色胆,上面芳子往他嘴里倒着酒,下面他桌子底下的大手顺和服就偷偷摸向了芳子的大腿;好滑腻、好嫩啊!他心内感叹道,这要是过会能和自己上床!他心驰神往、想入非非起来……只是不知他男人让不让?废话,他当然不能让了!泽田茂中尉苦笑了一下,谁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妻子和别人上床?真是白日做梦!呵呵,该罢手了,万一小泉寿一要是发起狠或拚起命,他可是会狠难堪的。心里这么想,手上却实在不忍停下来。

泽田茂中尉的大手一碰到芳子的腿,她下意识的“嗯”了一声,并顺口质问道:“大叔,你?”

“好酒,好酒,寿一弟今天的酒真好喝啊!”泽田茂中尉顾左右而言它的遮掩道。手则是做贼心虚的缩了回来。

“谢谢中尉夸奖,酒多的是,您尽情享用就是。”小泉寿一受宠若惊,献媚的说道。

“来,芳子,我们继续。”泽田茂中尉受到鼓励,桌子下的手又找了回去。


芳子的脸通红着,头低得不能再低了,泽田茂中尉的大手在她腿上有意有意的揉搓着,好难为情啊!好难受啊!可偏偏对面她的男人一声不吭,难道他没有看到?这个软弱无能的这伙!

一桌之隔的小泉寿一当然明白泽田茂中尉那可恶的手在下面干什么?出现这个情况是小泉寿一始料不及的,怎么办?他心里很是左右为难。“不能因小失大!”他心里劝说自己,“只要我的医馆开业,金票就会大大的,今天只当我是瞎子吧?只是,泽田茂这个混蛋也太过份了,旺我们管他叫大叔,等我有钱时非雇个人好好教训教训他!”他只盼着赶紧结束这该死的午餐吧!以后再也不这样惹火烧身了。

竟然没有人阻止他!利令智昏的泽田茂中尉很快就不满足这样偷偷摸摸了;他收回了龌龊的手,竟然公开和芳子打情骂俏起来:“芳子姑娘,咱们交杯酒的喝,不,小泉弟,咱们三个交杯酒的喝?”

小泉寿一只好和芳子陪他喝了杯交杯酒。小泉寿一先喝下了,芳子也一饮而尽,没想到喝酒如喝水的泽田茂中尉这回倒没喝,他又起了花花点子,将芳子一把拉过来:“芳子美人,来,你的灌我不少了,也该我喂你一口了?这样的才公平。”

小泉寿一和芳子正在高兴:他终于将魔爪收回了!没想到,他变本加厉将芳子搂向身边,心里不禁又沉了下来。

芳子求援的目光直投向小泉寿一,后者不易察觉的、为难的摇摇头;确实,你芳子灌人家那么多了,也该人家回敬一杯了。

泽田茂中尉怀里的芳子,芳心可是直跌向无底深渊:这是我的夫君嘛?还口口声声说保护我,爱护我,可是现在……

泽田茂中尉看对方二人都没有反抗的表示,他更胆大妄为了,他将芳子紧紧搂在怀里,口齿不清的假装酒醉,就给芳子喂酒。

芳子不敢拒绝,勉强笑着将樱桃小嘴张开,泽田茂中尉却是将手中的酒杯晃来晃去不让她好好喝,不善喝酒的她被呛得直咳嗽,直淌眼泪。

这还不是主要的,因为紧接着泽田茂中尉又倒满一杯酒,佯装再让她喝,却故意没拿稳,满满一杯酒全洒在芳子和服的领口。

“哈哈哈,我的喝多了的干活,我的给你打扫的干活。”泽田茂中尉就拿起身边的一条毛巾试图给她擦拭。芳子左躲右闪,左右为难。偏偏小泉寿一将头埋得低低的,眼不见为净——这个软骨头的家伙他敢不让泽田茂中尉“打扫”嘛!而泽田茂中尉哪里是在给她擦拭领口,他的手根本就是在她胸前有意无意揉来蹭去。


“听说芳子美人身子雪白的,小泉兄,真的假的呀?”鬼子兵渡边拍着身边小泉寿一的肩膀“醉眼朦胧”的问道。眼望眼前旖旎风光,这两个鬼子兵也终于按捺不住色鬼本色,跟着凑起了热闹。

“那是,”尴尬中的小泉寿一一时没听出话音,骄傲的回答,“我的夫人嘛,自是雪白的干活!”

“可我听说她是‘太平公主’?”另一个鬼子竹下不怀好意道。

“胡说,纯属胡说,我夫人……”对于如此抵毁他的名誉,他是坚决不干的,不过他冲口抗议一半,即觉出不妙,便硬生生住了口。

“那让我们见识见识,不然我们死不瞑目;小泉兄,我们两个小弟就求求你了,给个面子吧?”两个鬼子兵向小泉寿一这个软蛋直拱手。

软弱无能的小泉寿一能说什么?他敢说不行嘛!不过他当然也不能说行;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趴在饭桌子上“喝多了”。

芳子和服的领口被泽田茂嘻嘻哈哈给解了开来,露出了雪白的脖颈。

泽田茂中尉心中直念道,“行了,玩笑到此为止。”可玉体在怀,泽田茂觉得很不满足,他看小泉寿一一直在低着头,便狠狠心,一把将芳子的和服往下扯去;这一下子芳子就露出了雪白的胸脯。他又一不作二不休,顺手就揭开了芳子的乳罩,立时露出了里面坚挺的小峰。手足无措的芳子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可偏偏对面他的丈夫趴在那里无动于衷,她觉得委屈极了。

泽田茂中尉此时只觉浑身燥热,热血沸腾,实在是欲火烧身,酒后的他开始彻底丧心病狂了。他眼珠子转了转,将芳子和服掩好,然后开始频频给两个手下使起眼色。

可怜小泉寿一一直在深低着头,他并不知妻子刚才已被毫无人性的同类军人给扒开了衣裳,露出了代表贞洁的东西。听着嘻嘻哈哈的笑声,他以为他们多说也就是起起哄,动手动脚揩点油;他现在内心只盼望着眼前这一切赶快结束。

“小泉寿一君,走,我们统统的出去聊天?”受到长官的暗示,看长官急得火烧火燎的样子,那两个鬼子兵心领神会对小泉寿一说道。

芳子本来看泽田茂中尉将她衣服掩好,以为这个禽兽终究还是放过了她,心内正在窃喜;现在听见渡边这么说,她知道情况不妙,不禁楚楚可怜的又向夫君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可怜她丈夫并没听出鬼子兵言中之意,以为这惨不忍睹的场面终于结束了,他听罢鬼子兵之言后,竟然抬起头笑逐颜开:“好好,我们统统出去的干活!”说到这,他长出了一口气,厄梦终于结束了。

两个鬼子兵渡边和竹下“亲热”的一左一右架着小泉寿一出了房门,来到外间坐下;可聪明的小泉寿一很快发现少了个人,进而发现泽田茂和芳子还留在刚才那个房间里;他明白自己上当了,因为他听见刚才的那间房子里已经开始传出了动静;这回他急了,瞪着血红的眼睛反身向里扑去。

“站住,不然死拉死拉的!”两个鬼子兵奸笑着适时挡在房门前,露出了凶残的本来面目;他们各端着一支三八大盖恶狠狠的冲着小泉寿一,枪尖上的刺刀闪着骇人的寒光;小泉寿一只好萎缩着退后了,手足无措的他无计可施,只好转身趴在桌子上嚎淘大哭了起来。


再说“景芝”医馆内,钱老大夫莫明其妙受了奇耻大辱,直使他气愤填膺!想想自己忙碌了一辈子,为病人救苦救难,到老却落了这样的下场,不免心灰意冷;他撵走了徒弟,将自己静静的关在医馆中,越想越觉得绝望;他找出了一根绳子,来到里屋,搭在房梁上,系上扣子,然后搬来个凳子,登上去就要寻不开;在将脖子套上的时候,他又有些不甘心,想想应当做些什么?对了,得告诉武工队真相,不然我一世清白岂不是不明不白的毁于东洋鬼子之手。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