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太低级 上海塌楼成中国土木专家耻辱(图)

2009年6月27日5点35分,上海闵行区莲花南路,在建的莲花河畔景苑楼盘中,一幢13层居民楼从根部断开,直挺挺地整体倾覆在地,楼身却几近完好。正在调查此事的专家组中一位建筑专家对记者感叹:这一“蹊跷”的倒塌必将在中国建筑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一页,遗憾的是,这一天给中国建筑业带来的不是荣誉,而是耻辱。


《南方周末》报道,“闻所未闻”是接受采访的众多国内顶级土木工程专家的一致感叹。之所以视之为“耻辱”,专家们认为,造成这一闻所未闻的倒塌的原因,仅仅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常识性错误:施工方在大楼一侧无防护性开挖地下车库,又在相对一侧堆积9米堆土。大楼地基土体在合力的作用下整体平移,如剪刀一般剪断了楼房的基桩。


在2008年10月1日由建设部批准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业标准:建筑桩基技术规范》中,有如先验般提到了这一建筑施工的常识——基坑开挖对桩基的影响,以及不规范操作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一位参与事故调查的专家组成员坦言:近年来的施工事故,往往是在常识性问题上出错,“犯错越来越低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致命的三点一线


6月27日凌晨5点35分,这通常是市民们熟睡的时刻。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闷响,莲花河畔景苑的工地上烟尘滚起,在建的7号楼已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针对事故,上海市成立了由13位地质、水利、结构等方面的在沪专家组成的专家组,组长由国家工程院院士、上海市现代设计集团总工程师江欢成担任。


事故调查报告尚在最终的撰写之中,正在北京参加院士大会的江欢成向本报表示:“最快本周五就将有调查结果,但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具体情况。”


本报多方调查得知,对于事故原因,专家组基本达成共识:倒塌是由于施工的工艺问题。对于之前有舆论“为什么钢筋那么小”的质疑,专家组的意见是:钢筋基本符合规定,即便是有一些小的瑕疵,也不至于引起大楼的整体倒塌,“PHC管桩空心是可以的”。


一位接受采访的专家组成员给出了通俗易懂的解释:一头挖空、一头堆积,受力不均匀,最终导致了倒塌。


从现场位置来看,倒塌的7号楼南面是近5米深的地下车库,北面是9米高的堆土,堆土的北面则是浦淀河。


据粗略计算,9米高的土方,将对地面产生每平方米16吨左右的重量。而冲积平原、地质较软的上海素有“老八吨”的说法,即上海的地表一般每平方米最高承受8吨重量,而该堆土的重量已经超过标准1倍以上。


在专家组已经形成共识的基础上,一位土木工程方面的专业人士给出了更为详细的分析——由于深挖的地下车库在挖掘过程中并没有打“护坡桩”,大楼南面地基松动;北面9米高近17吨重的土堆本已对地面造成过大压力,在下雨后吸收了水分重量进一步增加;加之连日暴雨浦淀河河道水位上涨,也可能对河岸土体造成压力。


深坑,堆土,河道,构成了由北向南的致命三点一线,直接改变了地基的受压结构,发生不均匀沉降和土体水平滑移,这三点一线的合力,终于扯断了大楼赖以稳定的桩基。


来自同济大学的专家推测,除了深坑和堆土这两个主要原因外,还有可能存在着其他一些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比如地基下面有暗浜,或者有断裂带。所谓暗浜,简单来说就是原来这个地方是河道,有淤泥沉积,后来被土填没了,但是沉积的淤泥仍在。而断裂带就是岩石当中有部分碎裂和空洞形成的断层。“如果事先对于地质情况勘测不够准确,或者施工单位经验不足,把桩打到了暗浜或者断裂带上,就好比是把筷子插进豆腐里,再加上基坑和堆土的不均匀受力,大楼才会在一瞬间倾倒。”


尽管被形容为“突如其来”,但事故发生并非毫无征兆。事故发生地位于上海市闵行区淀浦河畔,从26日中午起,这个水景楼盘就已经险象环生,邻近的淀浦河防汛墙出现了七十余米的塌方险情,水务部门正连夜抢修。闵行区政府新闻办主任陈志强在接受采访时否认了大楼倒塌和防汛墙塌方之间的必然联系,“防汛墙距离倒塌大楼80米远,而距离更近的其他楼盘则安然无恙。”


事实上,堆土、防汛墙塌方、大楼倾塌三者之间的逻辑关系可能是被忽略了。据上海本地媒体的报道,正是由于一排高达9米的土堆才造成了河岸边的防汛墙出现塌方事故。


接受采访的专家称:大量的堆土压迫地基,导致地下土层移位、沉降,并且这种移位沉降有可能从地下“剪”断楼房的地桩。而先前发生的防汛墙破裂也可能是由于堆土造成,地基受重后向外挤压,引起防汛墙变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