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二十章:内部报告

mamimima 收藏 6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二百二十章:内部报告



卫富贵拉过一把椅子,坐在颜公使身边,一指公使大人手里的自己的报告,张嘴就冲满脸疑惑的颜公使说道。

“公使大人,这次我我在外面游历一圈,如果没有大人您之前积极为我联系,主动以使馆名义帮我安排相关参观事宜。也出不来这份报告。因此大人您高瞻远瞩,指明道路,又铺路搭桥,成属下美事,这报告即便发回国内,怎么也是您首功呀!”


卫富贵这一上来送一大马屁,颜公使明知卫富贵虚情假意的给自己药吃,但是心里就觉得人家这话说的咋就让人那么舒服呢?!不愧是军阀出身,也果然能而立之年就能官升中将。颜公使心情大好地想,果然是人精呀,这小子年级轻轻就飞蝗腾达,果然是有些门道和本事的。


卫富贵看公使大人神色大好,心说如此心态,这家伙才会不用抵触的心情与我谈话。便将话题转到正题“大人!这次我外面游历,是认识了一些人。尤其意外邂逅人家罗斯州长,我更擅自主张,跟人家进行了密切的接触。

通观我来这美里哥一年多,看如今当权派的种种政策及效果,以及了解了在野党民主党候选人罗斯州长的当选主张。我个人认为,罗斯州长胜算颇高”

见公使在仔细听,卫富贵话锋一转“所以这次我就趁机抓住机会,见了未来的美里哥总统一面。并且呢,为了帮助咱使馆开拓下一步工作,我还跟未来的总统先生手下几名住手拉上了关系。更将其中一名住手的闺女请来当我的私人外文教师。”


“哦?!这可不错”——颜公使刚缓和下来点的妒忌之心被卫富贵这句话又给钩了出来。

卫富贵坐在旁边,看着杨公室颜公使脸色变幻无常,心中暗笑`,随口继续说道“我做这些,可都是为了公使大人您呀!”


“哦?怎么说?”


“我当时可跟那几个人明说了,等罗斯州长回到纽约州,一定要帮我们安排,给颜公使您前往拜访的机会。人家当时就应承了我!”


颜公使一听,心头顿时大喜,心说看看这卫富贵,既会说话,又会做人。干事利索,又不吃独食。呵呵!不错不错!

虽然颜公使心头暗喜,但是着面子上,颜公使装出了一幅为难的样子“你的这个想法真不错,但是你也知道,之前是你去拜访了罗斯州长,怎么说,我作为公使,没有出面,咱们还给自己留了退路。一旦我也公开提前拜访罗斯州长,万一 ——我说的是万一咱们押错宝了。那下届美里哥政府对华的态度可就危险了。那样子的话,我可要成咱华夏的罪人了!”


卫富贵一听,嘴一撇,心说这小子太虚伪了!要牌坊还不想担责任。

卫富贵略一思量,随即劝说到“颜大人,您在世界各国,走的地方也多。可谓见多识广,而且您作为外交系统的资深干员,也深知,咱们这些出门在外的外交系统的同僚,可不比国内坐衙门里喝茶看报纸的官僚老爷们,几乎各个都是能独挡一面的干才。咱们可不都是凭着溜须拍马、走门路、走关系就能干相关的活的。”

颜公使听了不住点头

“所以说,咱们在什么位子上,干出什么功绩来,才是我们外交系统干员们升迁的主要通道。无限风光在险峰(1),如果这次等美里哥政局定下来,咱们再去拉关系,走路子,这算什么功劳?何况如今美里哥局势如此明显,当权的共和党各项政策没有对如今萧条的美里哥世面有明显的改善。民主党得胜的概率极高,这次可不是光我们在冒险。这次我在游历期间,也认识了些当地政商军各界人士,据我私下了解,美里哥不少各界人士,已经在早早地向民主党表忠心了。不算那些捐助支持的人士,据有传闻说,之所以最近来政府政策越发无效果,就是有不少人怕得罪未来的总统先生,或者说想做出样子给民主党表忠心,故意不执行政府政策。这现政府的政策不执行,或执行不利,政策效果自然就无法出来。政策没有效果,自然民众就认为是政府政策出的不利;而民众认为政府应对政策不利,自然对半年后的选举有巨大影响。据我一个在银行业的朋友私下透漏,有人放出风来,要在最后选举的关键时刻,给美里哥的支柱行业——银行业搅起一次大的风波来,以便给现政府最沉重的打击。因此,那么一大批政商界人士暗地里对现政府挽救时局的政策制肘,更不惜加深时局动荡。就是为了押宝表衷心。这样看来,有这么一股庞大的推力,要将罗斯州长推上总统的宝座。我等提前加深与罗斯州长的关系,如果还要瞻前顾后。不就显得迂腐了么?!颜公使,您也知道,这美里哥国如今虽然遇到经济危机,但是已然是世界的强国之一,而跟我国,如今也还算是友邦。之前,俺们公使馆可从来没有遇到如此机会,有可能把我国与其外交关系大大加深一步。如果这次咱们押对了宝,而且您要做的出色的话,能使我国与美里哥政府大大加深关系与联系。那就正好在您任期内为咱华夏立一次大的功勋。这对您来说.....”卫富贵说道此便微笑不语。


卫富贵此话一落,颜公使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是呀!如果做得好,自己可是开创华夏国与美丽国家新政府关系的首要功臣。如今国内委员长对西洋国家仰仗的很。万一自己给国家弄来一强援,那可是大功一件,那自己今后的仕途,嘿嘿!

富贵、富贵,果然是富贵的福将阿。


卫富贵眼见颜公使面色越来越好看,就趁热打铁,接着继续怂恿起来“大人,这报告里还不止这点好处。”


“哦?”


“您看我在报告里说的这个白银集团的事情,咱们要做好了可是另一件大功!”


“哦?卫老弟,你到细说说”


“其实道理很简单,颜大人,你说当今这世界上,那国用银最多?”

“好像也就咱华夏国了吧?”


“是呀!据透露我消息的人说,一旦这个集团计划得逞,世界白银价格将飙升!”


“呵呵!这不挺好,咱们华夏钱值钱了,有啥不好的!”


见颜公使一幅乐呵呵的样子,卫富贵就知道他没有想到关节出,看来需要明确的点出来,于是一声冷笑“哼哼!颜大人,当时我初听之下,也是跟你一般反应。但是人家一提点我,我才知道,原来我大大地想岔了!”

颜公使听此,忙收殓笑容,好奇地问卫富贵“卫老弟,这里到底有何名堂?”


卫富贵一脸严肃“此事一旦真的发生,对华夏而言,可是一件天大的祸事。我打个比方,这个银价没有涨之前,一个商人花一百大洋买回一堆物资,如果他刚买回来,银价就大幅上涨,比如涨了一倍。照道理说,五十大洋就值涨价前一百大洋的购买力。颜大人你想,这时,他要脱手这批物资,他能收回多少钱?”


“难道是五十大洋?!”颜公使自己说出答案,自己大吃一惊。顿时有所体悟。


“大人英明呀,一点就透。这就是关节所在。而且情况不止如此,银价上涨,世面上就爱持有现银,而不愿持有货物物资。因此资本不愿投资,而此商人想脱手物资也不易,结果就是他还得再降价才能出手!这商人在升值前投进一百,不算人工、损耗,再出手五十都拿不回来。更糟糕的是,大部分做生意的人都是靠借贷在周转的,一旦这个商人这一百的投资有五十是借贷来的,他赚不回五十,他就得破产。这只是我举个个案,但是以此类推,到时万一国家毫无准备,咱华夏那些商贾巨富,就要倒血霉了!国家工商业有可能遭到重大打击!”


“嘶~~”听卫富贵这般说,颜公使猛抽一口冷气,思绪急转之下,忙焦急地对卫富贵说“卫老弟,这么大件事情,究竟有多可靠?”

“可靠性很高,露我消息的人很确信。但是我现在没有证据。”

一听卫富贵如此说,颜公使一下犯了难。“卫老弟,你的这个事,只凭口说,如何上报?万一来个谎报,不仅无功,反而引来上级斥责。不过万一是真的,俺们知而不报,也是大罪过。这可如何是好?!”


卫富贵见颜公使无头苍蝇般,微微一笑,将手中茶杯里的已经半温的茶水一饮而尽。把杯子放到桌上,这才说道“颜大人,我的这封报告是给使馆及您私人看的。如果要上报,这白银的问题,咱没有证据,不能明讲、细讲。而且就算有证据,也不能公开讲,让美里哥议会那帮人知道,就要怪罪我们刺探他们情报。反而不美。但是上报的报告中也不能不讲,否则万一之后真发生了,咱们也算尽了职责。所以我左思右想,认为有个方法比较妥当!”


~~~~~~~~~~~~~~~~~~~~~~~~~~~~~~~~

(1)俺剽窃一下啊,嘿嘿!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