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二卷 护航索马里 第六十四节 费那号行动

龙居士 收藏 1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六十四节 费那号行动

启明星亮了又暗下去,天色麻麻亮,卫华极尽目力,发现远方有一巨轮的轮廓。便停了车,问哈桑,那是费那号吗?哈桑说是。卫华从贴身的口袋里找到出一张纸片,这正是费那号的照片。是卫华早就准备好了的。对比照片再拿望远镜观察,最终认定,那真的是费那号。

叫醒兄弟们,卫华做了分工。

女的留在船上,看守海盗,男的随卫华去营救。

为了不引起海盗们的注意,游艇只能停在远处,剩下的距离,潜水过去。

这么远的距离,靠人是游不过去的。好在兄弟们早就准备了水下助推器。这种俄国产的水下助推器,可以提供二百公斤的拉力,充电一次,可以行三十公里。兄弟们连人带上必要的装备,都不会超过150公斤,足够用了。

临走时,卫华用索马里语吩咐屠倭道:“如果在二小时之内,你还没有收到我们发出的成功信号,你就将这三个海盗扔下海喂鱼!”

三海盗被吓得脸色苍白。

又拍了拍哈桑的肩膀:“如果我们成功了,就放了你!不是交给你们的总统,而是直接放了你!”

直接放人,等于为哈桑省了一笔赎金(保释金)了。

卫华这句话,运用了博弈论的原理,假设和触发,将三海盗的性命与自己的捆绑在一起。如果这三个海盗不想死的话,就一定会尽可能将真实情况告诉卫华他们,以提高卫华他们行动成功的可能性。

兄弟们从船尾下海。穿着全套的蛙人装备,带着一个防水袋(武器和一些必要的设备装在防水袋中。),在助推器的带动下,像鱼一样高速游向费那号。

一般行动代号都是即威风又隐晦,为的是保密需要。不过,这次行动,从制定到执行,卫华都秘而不宣,直到此时,兄弟们才晓得,并不存在泄秘的可能性。所以简单直接的行动代号,被用上了。以后如果进行档案归档,光看名称就知道是档案内容,倒也方便。

清晨的海水有点凉,全套蛙人服装,将人包裹成流线形,光滑的皮套,将人与水的阻力降到了最小。一米多长,尾部带着一个螺旋桨,像个小型鱼雷的助推器,提供的强大动力,拉着后面的人,快如闪电。

防水眼镜过滤了水波纹对人肉眼的干扰,海底奇妙、瑰丽的世界,在越来越亮的光线中,逐渐清晰起来。

兄弟们无心欣赏这个奇妙的水下世界,都在集中精神,随时应付各种危险。

经过半个小时的水底潜行,终于到达费那号的船舷下。

倾斜的船舷,有十层大楼的高度,将天空都给遮住了。让人心生不可攀登之感。

最危险的时候到了,假如在攀爬的时候被船上的海盗看到,结果是死路一条。

如果能够顺利的爬上去,那么,就成功了一半。

卫华观察了一会,最终决定,不上甲板,而是从锚口爬进船去。万吨巨轮的锚口是一个一米多见方的大洞。如此设计的目的,一是为了防止粗大的铁链被卡住。二是为了方便水手观察锚的情况。

那些海盗没驾驶过巨轮,对巨轮上的一切,都不懂,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地方。再者,上次法国特种兵的营救行动,采取的是机降,直升机将特战队员机降到甲板上。那次成功的行动,让海盗们的注意力,都引向了空中。正好方便卫华他们从水下行动。

解开防水袋,取出武器和攀爬装备,卫华带头,兄弟们像蚂蚁上树一样,齐头并进。只有屠夫留在水中,拿着SVD狙击步枪,套上消音器,注视着的船舷顶端。如果有海盗,探头往下看,屠夫只好结果了他。

兄弟们一个接着一个,进了锚口,屠夫松了一口气,最后一个进锚口的兄弟刘疯子,他冲屠夫招招手,示意安全了。然后,他在锚口持枪警戒,等着屠夫上来。

第一个进锚口的是卫华。锚室空无一人。这并不奇怪,因为任何轮船的锚室都不会有装修,除了绞机和粗大生绣的铁链就不会有别的东西。夏天太热、冬天又太冷。除非工作需要,谁也不会呆在这个环境十分恶劣的地方。

此外,卫华还发现锚室里灰尘很厚,却没有人的脚印,这说明,这船自从被劫持以后,就一直没有人来过。

很好,很安全!卫华可以暂时心了。

等屠夫也上来了,卫华一手刀,一手枪,在前面开道,左右二兄弟掩护,屠夫断后。

过了锚室,不久就看到了货舱,在这里,卫华见到了让人眼热的东西,一排排崭新发亮的T-72坦克。

这是前苏联解体前最先进的第三代主战坦克。曾令西方世界恐惧不安。

俄制的T系列坦克,以造价低廉、简单耐用、铺天盖地的大批量,而立于不败之地。直到贫铀装甲的M1A2坦克的出现,才结束T系列坦克的不败神话。

曾令许多Z国军迷雀跃不止的98/99式主战坦克,其实也是以T-72为原型仿造的。

卫华发现有些坦克顶盖是开着的,看来海盗们对于这种神兵利器,也有兴趣,只是沉重的份量,让他们无法将坦克御下船。而索马里全国也没有一个像样的港口,可供巨轮停泊。

过了主货舱,步入分货舱,这里满满当当的都是集装箱。有些集装箱被打开了,轻重武器,像山洪一样的泻了出来。瞧着这浩如烟海,一眼望不到边的集装箱数量,卫华估着着,用这里的武器,武装二三个集团军都没有问题。可惜那些海盗宝山空回了,他们守着成堆的军火,却只能有限的拿几支。

兄弟们毫不客气的补充起弹药和装备来。装术背心上装满了,就用背包扛。

在水中,无法携带太多的东西,怕沉下去。有了这些补给,就算海盗人数再多十倍,也不怕了。那种弹药无限,随便使用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好。

补充完毕,兄弟们便如上了发条的机器,动力澎湃,向着船员的舱室涌去。

整艘船,空间面积像坐城市。但是适合人居住的地方却不多。其中最适合住人的是船员们的舱室,既通风又有阳光,还装有冷气。海盗们也懂得享受,除了留给“财神爷”——人质,保留的舱室之外,其他的都被他们占了。

此时,外面天已大亮。

兄弟们分头行动。

屠夫抢占了一个狙击位,从这里,他可以控制全船。海盗们布置的明岗暗哨一目了然。屠夫为这些海盗哀叹,锚口那么大的漏洞,你们没有补上。活该你们去见真主。海盗究终是海盗啊。上不得台面的。

其他四个兄弟,卫华、雷老虎、刘疯子、龙将军,四人分成二组。打开一个舱室后,二人守门外,二人进去“收割”。

血亮的大刀和匕首,划开这些海盗们脖子上黝黑皮肤,放出红红的血花。

他们睡得很死。

在睡梦中悄然死去,倒也能减少痛苦。

海盗们属于一个信奉及时行乐的群体,有好酒不会等到明天,有钱也不会等到明天再花。晚上不愿睡,早上不想醒。每天都会享受到死,弄得筋疲力尽才会去睡。普通海盗如此,海盗头目也是如此。那些放哨的海盗,同样如此。往往在岗位上,比别人更先睡了。

这是兄弟们,行动如此顺利的根本原因。

如果换作任何一支正规海军,这种依靠特种突袭,上舰夺船的行动,和自杀差不多。

法国特种兵,能将机降到甲板上,解救人质成功,欺负的也是海盗们的无纪律性。

卫华他们的“死亡之波”清理到第十个舱室时,不忍下手了。因为这里面的六个人,全都是孩子,年龄最大不会超过十五岁。只好收走他们的枪,将舱门反锁上。

卫华的仁慈,差点要了兄弟们的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