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十九章 城下演武

无真子 收藏 7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虽然心下愤怒,严知府倒也不敢翻脸,强压着怒火说道:“尔等军务在身,就不要在此多做耽搁了,还是早早回去吧!”

李明华见严知府没当面揭穿,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但不认为现在就该走了,拱手说道:“当日承蒙知府大人关怀,我等今日特来接受知府大人检阅,现下便演与知府大人看来。”说罢也不等严知府回话,转身下起口令来。

严知府正疑惑对方弄何玄虚,只听城下蹄声隆隆而来,声震四野,似有千军万马同时行进一般,仿佛城墙都被震得抖了。众官兵心下大骇,皆向城下看去,只见城下一骑兵方阵缓缓向东而去,行进中横平竖直,比之自己平日间列队更要整齐十倍,奇的是连马蹄声也如同一匹马发出一般,却又声势骇人,只看得城上一众士卒心里“嘭”、“嘭”直跳,一众知情将官脸都绿了!

城上官兵慌神间,城下又传来“噗…噗…”之声,接着越来越大,到后来竟将先前骑兵所发之声压过!一声声传入耳鼓,直觉得连脚下城墙都变得软了。放眼城下,只见,枪如林,刀似雪,声声巨震皆出自于行进士卒之脚下,虽数千人,却似心意相连般默契!行进间不仅丝毫不乱,整齐划一,连甩出的手臂也是高低上下,一般无二。

城上士卒除了心跳加速与疑惑外,心里更感由衷的敬佩,心中叹道:“不知这是哪来的神兵?虽只寥寥数千人,却似有百万雄兵压境!”

知情的一众军将心中,除了害怕,还是害怕。随着那恐怖的脚步声远去,严知府终于长吁出一口气来,当即便想坐倒在地,可又碍于颜面,只得强撑着回到椅边坐下。此时方觉口干舌燥,端过茶碗想要喝口茶压惊,却发觉手竟不受控制,兀自抖个不停,弄得茶碗“嚓”、“嚓”作响!好在身边亲随机警,急忙用手托住,这才解了尴尬。

严知府现在心里已经没有愤怒了,剩下的只有恐惧与无奈。如今治下竟跑来如此强盛的贼军,以后恐怕是别想再过安生日子了!为今之计本该辞官不干,免得日后遭殃,但自己家业老小全在此地,辞官又能逃到何处?何况看那贼首作为,也是欺自己前番兵败,不敢据实上报才没对自己下手,若是辞官不干,自己失了被贼寇利用的价值,到时对方肯不肯放过自己还难说,何去何从,真实好生为难!

左右一干兵丁见知府大人一时闭目沉思,一时摇头叹气,也不知他在担忧什么?正左右猜测间,严知府的家人拿着封书信疾步走来。

严知府回过神来,接过信件拆来看了,隔半响摇头叹道:“罢!罢!罢!如今也只得走一步是一步了。”说完径自拂袖而去。

原来李明华早猜到严知府意欲辞官,便遣人送信要挟。严知府虽然万般不愿,但迫于无奈,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若据实禀报朝廷,就算自己将贼寇说得万分厉害,朝中众人也只当自己在为兵败开脱而已,且不说现在朝廷顾不顾得过来,若到时真派个几千兵力来催促自己剿匪,以贼寇今日之盛,恼羞成怒起来,自己全家老小岂不都要遭殃!倒不如隐瞒不报,即便事发,有罪也只自己一人而已。

何况那贼寇能练得如此强军,假以时日,要得天下也不无不能,自己现在既已在他人掌中,倒不如与他结下些交情,静观其变,只要不落下把柄也就是了!

想好这些,严知府心情好歹是恢复了一点,也不再发神出愣,起身回府去了,只留下一干疑惑的士卒在城上苦想今天演的是哪一出。

李明华见官兵不敢出战,震慑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多做停留,带着一旅人马原路返回。

考虑到张献忠、罗汝才在安庆已经将朝廷大军拖住,李明华领导的义军只要不去攻打城池,朝廷一时半会儿还顾及不到这边。随着时间的流逝,南阳现在大春收割已接近尾声,过不了多久朝廷税吏必然前来收取税赋,只要将税吏困在州府,再派出政教员鼓动群众不要主动缴税,到时农民尝到甜头,必不甘向税吏屈服,这正是义军放手发动群众的大好时机。

至于自身军队的给养,从农民中适当收取些,一来是令其归心;二来对那些主动缴税的也是一种打击,现在就是朝廷的赋税农民都已经缴不起,何况是两面缴税!

当然,主要来源必然要从地主,士绅获取,这必然侵犯当地士绅利益,而士绅又多有背景,到时肯定会遭到抵抗,甚至会通过朝廷施压地方官府出兵。所以,对平时名声较好,愿意合作的,要善待;对那些采取抵制的,要坚决镇压!在当地欺压良善,享有恶名的,要严厉惩处!

确定好大的方向,李明华便开始着手安排:先从离驻地较近的开展工作,分出一半作战能力较弱的部队,每村进驻一个排,负责驱逐税吏,展开宣传,发动和训练农民组建民兵集社自保,也为以后扩充兵员做好准备;另外临近的村落尽量靠近驻扎,以便相互策应。

骑兵则负责对地主士绅收取税收,勒令其交出武器,并作为机动部队,策应派驻村落的分队。

其他作战人员统一驻扎,由特战部队监视官兵动向,大部队随时准备与大股的官军作战。

由唐林带领后勤人员等修建铁厂,张李二人就近驻扎保护,也方便唐林向张子雨请教。

张子雨虽然需要对开展群众工作加以指导,但毕竟要比李明华清闲得多,闲暇时间,也到铁厂提些建议。只是考虑到当下武器紧缺,倒也不敢盲目地去搞更加先进的炼钢工艺,还是先用成熟的方法炼些铁出来救急要紧!

随着各项工作的展开,李明华成天忙得焦头烂额,各方面遇到问题都需要他拍板、解决,部队训练又不敢放松,闲暇还得指点徒弟功夫,反倒把自己功夫落下了。

群众工作也进行的极为不顺,虽然附近村子都派出了人员宣传,可当地百姓根本不卖这帐,见到宣传人员,如同见到瘟疫一般,将门户紧闭,任你说破嘴也不开。工作组又不敢用强,无奈之下,也只得挑些会写字的,到处书写标语、口号。只是这个时代识字的人极少,恐怕效果也极其有限,农民毕竟胆小,只要没被逼入绝境,又有谁愿从贼?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