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34

翰峰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范风并不知道,拔刀相助的王兴三人不是朋友,而是冤家。王兴、苏康当年和大哥孙建在眉县见财起意,一直跟到党骆道上才动手劫杀卓月儿母子,不料却被耿广横空杀出。一番打斗,苏康中箭被踢落山坡,王兴在孙建的拼死抵挡下才逃得性命,右手腕却留下了永远的伤疤。

王兴在坡下找到苏康后,两人嚎啕大哭,由于有伤在身,不敢再找耿广报仇,急急逃出秦岭,回到老家眉县。

苏康经此一事,想法大变。下决心从此洗手不干,并劝王兴也放下仇恨,清白做人。王兴经不住苏康苦苦哀劝,终于答应不再过强盗生涯。但孙建之仇却不可不报,苏康只得答应。王兴知道自己二人差耿广太远,想出外拜师学艺,苏康不愿跟随,对王兴说道:“我二人找到仇人,以命相拼就是,赢了算报了仇,输了就随大哥而去。”。王兴不肯,执意出走,叫苏康一定等他回来。

王兴走后,苏康在眉县开了一个小酒店,过起了平静而安宁的生活。有一次,收留了逃难途中的一对姐弟,那就是当时还不到十岁的平充和他十九岁的姐姐。后来就娶了平充的姐姐为妻,日子虽然简单,忙忙碌碌,倒也充实。

好日子没过几年,当时正在眉县做官的崔朝无意中见到了当炉的平氏,当众调戏,反被平氏掴了一掌。崔朝恼羞成怒,竟然指使昌爷带人把苏康打得口吐鲜血,奄奄一息,抢走了平氏。平氏不堪受辱,当晚撞墙自尽。等半年后苏康养好了伤,却得知崔朝已丢官回家。正好王兴回来,听闻此事,气炸胸膛,不由分说,带着苏康、平充追到了华阳镇。

等待十几日,才见到崔朝出门,三人刚要动手。却看见崔朝正在调戏的少女手上拿着的“小寒”短剑。两人立刻认出这是当年卓月儿手中所拿之剑,王兴不禁心中狂喜:“天啊!难道是大哥有灵,指引我兄弟二人得报大仇吗?”。三人当即帮范风解了围,又跟随到了山中。眼看快到了才不再跟随,决定暗中观察。

观察几日,始终未见正主耿广,王兴晚间在外探听,听到月儿念叨着远在西域的耿广,心里稍一琢磨,已知当年耿广救下并娶了月儿为妻。还生了孩子。但此时耿广并不在山中,而在西域。王兴赶紧回来与苏康商量对策。

照王兴的想法,趁夜一把火烧死众人,然后再去西域自行寻找。苏康和平充却都不同意如此滥杀,说只找耿广报仇就是,绝不愿伤及无辜。西域广大,一无所知,哪里找寻耿广踪迹?只能另想办法。


耿恭看到平充跑进院来时喜出望外,刚想上前招呼。平充却不待与他寒暄,上气不接下气说道:“快…快…快跑。”。范风和月儿听到动静走出门来,赶紧问平充道:“怎么回事?”。

平充张口欲言,却气息不顺,一时说不出话来。月儿赶紧递过一碗水,平充接过后一口喝下,喉间抽动了几下,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崔家在找你们,出动了上百人搜山,迟早会找到你们,二哥让我来告诉一声,快跑吧!”。

范风闻言大惊,紧紧握住平充的手说道:“多谢!大恩不敢言报,只望日后能为兄弟略尽绵薄之力。”。平充说道:“不必客气,我还得赶回去和二哥、三哥汇合,我们也得躲避一时。告辞了。”。说完转身快步走了。

虽说这是王兴之计,但确实并非虚言。崔家正在多方打听几人来历,现在虽未得线索,但日久势必得知。王兴只不过是派平充前来催促一下,看范风将会如何打算,照估计十有八九会前往西域找寻耿广,自己三人就可一路跟随,有了仇人的妻儿当向导,还怕找不到仇人吗?


范风当然不知是计,哪里才是安全的呢?想来想去,不如前往洛阳找耿忠。不想耿恭立刻出言反对,说不如直接到西域寻找父亲。月儿多年来饱受相思之苦,日日为耿广担惊受怕,心想找到丈夫,死也好,活也好,总之一家人在一起,再也不必难受。也同意儿子的提议。怀玉心思尽在耿恭身上,也出言附和。范风看着耿恭年轻坚毅的脸,心中不由暗自惭愧,自己当年也是这般雄心万丈,娶妻生子后却畏首畏尾。想到此,胸中豪气顿生,大声说到:“好,咱们去西域。”。

事不宜迟,众人随便收拾点东西,拿上防身的武器就出发了。


西域远去万里,大人、孩子一共七人所费不虚。还好耿广留了一些财物在家,耿忠上次也送了不少金钱,估摸应该够了。到达眉县后,范风买了三匹马。给自己、耿恭和范羌骑乘,又雇一大车供李氏、月儿、怀玉和小儿子范琥乘坐。只是车夫只肯到陇东上城,出再多钱也不肯多走。范风无奈,只好决定到上城后再重新雇车。

几个孩子情绪很高,一路说笑不停,一点不觉此行艰难,倒似出门游玩一样。怀玉总是闹着要和耿恭共骑一马。范琥也老是在范羌和范风的马背上换来换去。范羌和耿恭一有机会就飞马快跑,一争高下。虽说路途遥远,可有了这几个孩子,倒也不觉枯燥。

数月后,一行已到酒泉。一路走来,已换了四次大车,连马匹都换了三次。范风决定在酒泉多歇息几日,恢复一下再赶往敦煌。

刚进酒泉,范风就发现气氛不对。酒泉城内城外到处是兵士往来巡视,城墙上的兵士也是不同寻常的多。范风赶紧四处打听,结果是听到了一个极坏的消息:匈奴人最近不时前来骚扰居延酒泉一带,掳掠人口,截杀商旅。酒泉太守祭参已下令若非官府许可,一概禁止私人出关西去。出酒泉往西五十里的路上汉军层层设卡,一来防范匈奴,二来防止有人犯险西去。

其实匈奴人骚扰的消息耿广从洛阳出发时给范风有所提及,但现在事已至此,只能自己想办法了。范风先是想起耿秉来,但此时耿秉驻扎敦煌,无法通知,只能看看能不能以耿广的名义去拜会太守祭参,看他可否通融。

祭参在车师时就知道耿广,后来耿广护送白霸等人前往洛阳时途经酒泉受到了祭参的盛情款待。听说耿广的妻儿求见,祭参很快命人把范风和月儿母子请进府衙。可是得知范风要往西去,却坚决不肯同意。这也难怪祭参,他不愿看到耿广的家人出现任何意外,将来何以向耿广、班超交待。再说西域此刻危急万分,岂可犯险。祭参建议不妨在酒泉先安心住下,他已联络鲜卑人趁须卜居留南下袭扰汉塞之时出击匈奴单于本部,一旦局势平息后再去也不迟。见祭参态度坚决,范风和月儿母子只好告辞出来。


过了两天无所适从的日子,正在万般无奈之际,范风突然想起耿广曾经提到的成上来。心里不由又燃起一丝希望,成上一定会有办法,只是不知肯否帮忙?事不宜迟,范风立刻带着耿恭前往成家庄。

范风运气不错,成上此刻刚刚回到酒泉没几日。虽然成上顺从父亲之意,没有追随班超。但龟兹一战,早已和班超、耿广等人英雄重英雄,惺惺相惜。对不能与之并肩战斗,叱诧西域而深以为憾。见到耿恭虽然年仅十五,长得却高大威猛,颇似耿广,十分喜爱。但当成上听到耿恭要前往疏勒时,连连摇头说不可。

禁不住范风和耿恭的苦苦请求,成上终于还是答应帮忙。约定三日后,由成上亲自送他们出城。耿恭喜出望外,谢过成上就赶紧拉着范风回来把好消息告诉了月儿。当晚,众人要了酒肉好好庆贺了一番。

谁也没有料到的是第二日月儿却突然生起病来,昏昏欲睡,卧床不起。范风赶紧请了大夫诊治,大夫看了以后说是一路劳顿,酒后受了风寒,只需服下几副药,静养一月即可。听大夫这么说,大家才放下心来。但与成上已经约好三日后出发,却不知如何是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