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屠夫和吴虹飞,昆明疑似卖淫案的真正英雄!

百草止水 收藏 38 4357
导读:     昵称屠夫的一名网友,近一段时间迅速窜红,是因为巴@东的邓案和昆明的疑似卖淫案,他是以维权的形象示人的,并为此孤注一掷公布了自己的详细身份,当然也包括他的真名——吴淦。然而屠夫的蹿红引来不小的波澜,有全力支持他的,也有猛烈质疑他的。支持他的,显然在意的是他为弱势群体奔波的行动;质疑他的,也并非全是五毛,而是因为屠夫的行动存在不少的猜疑。   那么,屠夫具体做了什么,会让有些网友一直卖力质疑呢?其一,屠夫的正义行动不是自费,一切经费都来自网友的捐款,从而给人以渔利自肥的嫌疑。其二,屠夫对一



昵称屠夫的一名网友,近一段时间迅速窜红,是因为巴@东的邓案和昆明的疑似卖淫案,他是以维权的形象示人的,并为此孤注一掷公布了自己的详细身份,当然也包括他的真名——吴淦。然而屠夫的蹿红引来不小的波澜,有全力支持他的,也有猛烈质疑他的。支持他的,显然在意的是他为弱势群体奔波的行动;质疑他的,也并非全是五毛,而是因为屠夫的行动存在不少的猜疑。


那么,屠夫具体做了什么,会让有些网友一直卖力质疑呢?其一,屠夫的正义行动不是自费,一切经费都来自网友的捐款,从而给人以渔利自肥的嫌疑。其二,屠夫对一切质疑非常生气,非常武断地将所有质疑者称为五毛。其三,屠夫对疑似卖淫案的案情叙述不详,很容易就让人一头雾水找不清方向。其四,屠夫的行动目前尚未为刘仕华一家带来命运转机,昆明乃及云南的权力机关尚未对此做出正面回应。


对此,百草止水认为,屠夫还是值得尊敬的,他为此努力奔波很不容易,并且已经重新激起了媒体对刘世华一家命运的关注。至于捐款的事,大家实在没必要较真。想想看,要进行实际维权,无论差旅费还是衣食医药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更何况还要耽误自己工作挣钱,以至于影响自己的养家糊口。所以说,网友捐钱让屠夫吴淦行动,还是比较理想的一种民间维权组合。至于屠夫是否为此过上更好的生活,其实很无所谓的,只要他能不孚网友们的委托,并完成网友们交付的使命,就足矣。何况,网友们捐款给他时,并未有什么具体限制,尤其是没说过只准他吃糠咽菜露宿街头,也未严明不准贴补他因此耽误的个人经济收入。尽管如此,屠夫还是非常谨慎,网友捐款全部委托北京爱知行接收控制和监督,花费和开支明细都会及时上传网上,应该说是主动要求监督制约并主动进行财务公开了,这应该说比当前中国从上到下的所有机关部门及其官员都要先进了。


至于屠夫同质疑者进行口水仗,百草止水认为实在不应该。屠夫虽是草民,仍是我们普通百姓中的一员,可目前从事的是民间维权志愿者行动,而且是受委托而行且已成为准公共人物,所以来自网民的一些质疑和监督也是必要的正常的。当然,并非不允许屠夫辩驳,对于一些他认为严重违背事实的可以出面说明和反驳,这样可以澄清公众的疑虑,以更加凝聚由他领头的维权行动。但是,如果过于醉心于反驳和表白,就会转移自己的精力和注意力,使得该干的事业受到不必要的损害。有句名言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只要自己行得正走得直,就要勇往直前不怕质疑。


屠夫对案情的叙述也较为混乱,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人们对他的疑虑,这可能与屠夫的文化素质有关系,毕竟他不是专业操笔杆子的人,对语言和情节的驾御与操纵能力还有欠缺。所幸南方都市报记者吴虹飞横空出世,她以记者的眼光和文化人的深邃剖析了疑似卖淫案的来龙去脉,使得公众对真实案情的掌握变得更加清晰。所以目前来说,对昆明警方杀伤力最大的已经不是屠夫,而是吴虹飞,以及最近卷入进来的凤凰卫视。报刊和电视媒体的介入,为刘仕华一家的疑似卖淫案的公正解决,带来了最好的转机。


根据屠夫,尤其是南都记者吴虹飞的记录,昆明疑似卖淫案的大体真相具体如下:


昆明市五华区王家桥派出所的三名非警察,为了单位创收而盯上了一位疑似卖淫女,然后跟踪至其住宿处,并在门口蹲点守候。可是这个地方已非王家桥派出所辖区,但这些非警察以及可能随后赶来的警察还是决定进行越区越权抓捕。就这样,当张安芬两个幼小的女儿出门时,警察非警察神勇扑出,并迅速控制了两个女孩。闻讯赶出来的刘世华一家和普恩福及另一徐姓男子一起解救两个小女孩,又被彪悍的警察非警察打翻在地,并一起被捕。这时有派出所人员说,“三个男的,三个女的,刚好。”什么是刚好?就是一个男的对应一个女的,正好可凑成卖淫嫖娼的最佳配对组合。


这里需要说的是,这三男三女六人中,三个男的是父亲刘仕华、叔叔普恩富以及一名徐姓男子,而妈妈张安芬以及刘芳芳、刘莉莉是“三个女的”。这两个女孩是张安芬和前夫生的,张安芬和刘仕华另外非婚生了一个男孩。此外,刘仕华和前妻还有一个女儿,本案中化名“陈艳”,王家桥派出所盯梢尾随而来的就是她,所幸她没有在第一次抓捕中被拘。这三男三女被抓到派出所后,虽然在警方的严厉审问下没有承认嫖娼卖淫,但警方还是如愿以偿地拿到了3000元钱,罚款的名义却是刘仕华他们因反抗非法抓捕而被定名为武力袭警,但是未给任何收据。六人重获自由后,刘仕华他们决定为自己讨个说法,于是才有了处女膜鉴定,于是才有了网络维权运动。舆论沸腾了,警方害怕了,承认自己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同时,决定和刘世华一家私了。可是警察只愿赔偿1万多元,而刘世华一家则要求20万元的赔偿。警方不甘心,说他们敲诈,于是再度把他们抓捕进来。


这回被抓的是刘仕华亲生女儿陈艳及刘仕华夫妇,而且出面抓捕的是所属辖区普吉派出所。警方说王家桥派出所上次追查的就是陈艳,而且警方还有陈艳曾经卖淫被罚的案底。再加上张安芬为大女儿进行处女膜鉴定时涉嫌舞弊,和刘世华曾经因为偷盗马匹被判刑九年。于是,不仅警察自己翻案不承认在第一次抓捕中刑讯逼供,而且以伍皓为首的云南宣传部还掀起了一场抹黑刘世华一家的舆论宣传运动。不仅刘世华一家身陷囹圄且经过六天六夜的刑讯审问后被迫签字画押,而且《云南信息》报采写《小学女生“卖淫”案调查》的记者马某也被迫“休假”,假期40天。据了解,与马某一起“休假”的还有另外两名记者,他们都一起参与了处女卖淫案的采访和报道。11日,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告诉记者,从目前调查结果看,“小学女生‘卖淫’案”完全是记者炒作的结果,触及了社会道德的底线,报道此事的云南本地两家媒体为此已公开致歉,另外对媒体调查处理还在进行中。一时之间,云南省的媒体,禁声的噤声,改口的改口,整个案情又被警方彻底翻了过来。


说实在的,在云南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和昆明警方的联合作业下,公众尤其是醉心于社会公义的网友们心灰意懒。第一大家没想到刘仕华的亲生女儿陈艳曾经卖过淫,第二大家想不到被警方误抓的两名幼女中有一个是假处女,第三大家也没料到刘仕华有服刑前科。云南宣传部和昆明警方的这一误导收到了效果,尽管还有专家学者对此颇有微词,但云南的媒体已经彻底改口,大众对此案的关注也丧失了兴趣。正在此时,以网友屠夫和记者吴虹飞为代表的正义之士果断前往,才逐步为我们揭开伍皓大人和昆明警方紧紧捂着的盖子。舆论能够再次关注昆明疑似卖淫案,屠夫和吴虹飞居功甚伟,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正义英雄!


其中,南方都市报记者吴虹飞的博客独白更令百草止水感动不已,她在自己的博客中写到:


“警方在说大女儿卖淫上证据不足。首先,根本没有抓到嫖客。另外,他们分明做错了人,并且逼供。目前,刘仕华羁押在看守所,不日即将被逮捕,此案将会作为死案。一旦这样,他被保释就医的可能性就很小。只能坐牢。无辜地坐牢。如果他的肺结核在狱中复发,他将九死一生。就因为他为自己的女儿的尊严,反抗过。就因为警察憎恨这样的“刁民”。”


“警方查出其父偷盗。他年轻时偷了什么?他偷过一匹马。他服了7-9年刑……他们家千错万错,但你们不能安给他们一个更错的罪名。不管他们是哪里人,他们的口碑曾经如何地臭名昭著。警方居然狡猾到利用道德讨伐来定罪。”


“我为什么要去试图帮助别人?是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帮不了我自己。我努力很久。可是我知道,我的能力太有限了。我多少是有些绝望了,因为目前中国现实,对社会现状的报道,这对意志的摧残,对人的敏感的摧残,应该是一流的。虽然我尽量说了实在的话,但我还是难以接受我的职业,当我因为现实而妥协的时候,我也丧失掉了我的自由和激情。”


“在我的一生中,我几乎从来没有求过人。我从来没有求过我爱的人他来爱我,因为自尊心。在乐队最为困顿,几乎要解散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在我被“好人”伤害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求过他们,放过我。而现在,我恳请你们帮助这个哭泣的,16岁的少女。即便是退一万步,她卖淫。更何况,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她卖淫。”


“我谈不上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在我的6年的职业生涯里,我一直在做不痛不痒的报道,为那些名流们刷上光亮的漆,我只是一个技术高明的油漆匠。我刷得比别人要好得多。因为某类天份,和苟且偷生的能力。我热爱声音,远大于热爱理想和公理。因为我内心不够强大。我无法面对真正的现实。我一直做一只鸵鸟,只愿意面对心灵的波澜。我习惯了风花雪月。我不想被剥夺这样的权利。”


“有一点我清晰地知道,我和这些人混居在城市里。有一天,我们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而他们要承担的,我也会承担。我知道,也许有一天,我遭遇到什么,不会有一个人来替我说一句话。不会有一个人来帮我。基于以上理由,如果我,我们,能够帮到她,至少这个世上,有人被帮助过。不是我,至少是她。”


最后,有一个人百草止水还要提一下,这个人就是“边民”,他因为质疑和攻击屠夫而出名,甚至为吴虹飞记者所不齿,从而被一干正义网友解读为“五毛”领袖。可是,在搜索和阅读互联网有关昆明疑似卖淫案的贴子时,却意外地发现便民先生的一篇大作——《“处女卖淫案真相”水有多深?》,文中边民先生详细解读和揭批了伍皓副部长和昆明警方的谬论。边民先生在文章中提到:第一,把刘仕华和普恩富的犯罪前科列举出来,显得刻意,意在引导舆论。因为前科与本案并无必然关系。第二,警方抓人本就是违法行为,因为巡防也罢学警也罢根本没有执法权。之后的一系列延伸出来的行为和后果则是错上加错。第三,抓卖淫嫖娼,没抓到现行,还把刘家大女儿当“陈艳”给抓了,并且株连到刘家小女儿一块抓。说人家暴力抗法,你违法在先,莫非针对违法行为“抗”不得?再说了,警方三个人,而且是“二警察”,神勇无比地“制服”了六个人,这暴力抗法是不是太不够“暴力”了?第四,警方自知理亏,乖乖放人然后协商赔偿。哪知刘家并非都是善类,居然有人弄虚作假欺骗媒体,挟舆论讹诈警方。事情曝光,警方一时乱了手脚,左一公告右一公告先安抚舆论。后经“高人”指点,开始引导舆论,先安排人在网络上匿名披露“处女膜作假”,未见效果,于是伍皓高调出面指控刘家和记者在处女膜问题上造假,检察院乘势要求重新鉴定。有了这番预热,警方“真相公告”就顺理成章地把与本案无关的“陈艳卖淫前科”“刘、普犯罪前科”罗列出来。实际上,本案“抓卖淫嫖娼抓成错案”的本质一直没有改变,警方自始自终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可以证明他们执法的合法性以及当时“卖淫嫖娼”成立。第五,即便后来抓着了“陈艳”,她确实卖过淫,当时也在招嫖,但一口气拿下六个人时“陈艳”并不处于卖淫状态。警方在舆论引导上打了一个“漂亮”翻身仗,但危机依然没有消除,将来在法庭上可是要靠证据说话的(或许聪明的警方不想对簿公堂了,但刘家及其律师可就难说了)。第六,警方做错事之后,为了“面子”先是想私了赔偿,后被曝光,被逼之下不惜采用貌似高明的舆论引导术曲线解围,意图以一系列间接证据把刘家钉死在舆论耻辱柱上,然后还是回到私了路线上。如果没有猜错,本案最终不以上法庭为结局,而是在舆论的混乱分裂中逐渐淡出公众视线。通过边民先生的以上言论,他应该是最先对云南警方和五号先生质疑的网友。可是他何以走上与屠夫论战的歧途而不再关注案情的具体细节?百草止水非常不解,但是,我衷心的希望,边民先生能够继续初衷,与众网友、律师、记者一起,还刘世华一家以公道,惩有关部门及人员之恶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