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九十五章:黄艳率先脱险

王大三 收藏 0 4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欧阳佳慧说:“那首长下命令吧,我们小分队已经做好了营救黄艳的战斗准备了。” “好啊,说说你们的计划。” 郭书记道。 “本来我们是计划明天化装成观看选手训练的市民观众,混进基地的训练场,制造混乱后,抢出黄艳然后冲出基地。这个方法很不保险,因为基地里的守卫太多了,只要一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欧阳佳慧说:“那首长下命令吧,我们小分队已经做好了营救黄艳的战斗准备了。”

“好啊,说说你们的计划。”

郭书记道。


“本来我们是计划明天化装成观看选手训练的市民观众,混进基地的训练场,制造混乱后,抢出黄艳然后冲出基地。这个方法很不保险,因为基地里的守卫太多了,只要一打响他们增援马上就能赶到,一旦唯一的出口,也就是基地大门被堵住,那么我们就只有牺牲了,成功的希望只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现在黄艳被汤凯绑走了,那就大大增加了希望,去他的住处救出黄艳比去基地救要方便的多。我们准备明天上午就动手。”

欧阳佳慧曾经被汤凯强行霸占了一个多月,心里非常憎恨这个色魔,这次算是老冤家又要碰头了。


“好,我让徐兵带上保卫部的三个同志配合掩护你们的行动,一旦得手你们往相反方向的徐泾浜撤退,那里有我们的联络点,然后在相机返回四力公司来。”

汪正生支持了欧阳佳慧的战斗预案。


汤凯肯定不敢把黄艳带回家去奸淫,而他的别墅又拿出来做了四力公司的办公房,因为他只有那套公寓可供他暗中使用了。

平时他身边始终有两个勤务兵兼保镖,他的公寓里还有一个保镖和一个保姆。

他每次打电话告诉他老婆不回家,要在团部值班其实就是在这所公寓里和风尘女子风流潇洒。


黄艳事先一点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谢长林送给汤凯糟践,他始终以为谢长林一直想奸污自己。

昨天见于洁被王黑子带走,她才明白肯定是被带给谢长林去了。也就是说谢长林的主攻目标不是自己,而是于洁。


黄艳是一早起来后,预备去训练场的,但是看押所所长韩有平并没象以往一样把她反铐起来带到训练场去。而是突然带着人冲进她的监舍,把她按在床铺上五花大绑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抗议。我现在还是代表国府参赛的选手,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对待我。”

黄艳虽然个子不矮,也有一米六七的身高,但她比较的瘦弱,是个文静型、绵里藏针的那种。

所以她的挣扎作用更小,很快她就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了。


直到看守把她带出看押所的房子,推进一辆轿车里的时候,黄艳才看清坐在里面的汤凯。

汤凯一把就把黄艳搂在怀里,然后下令开车。


“我的天啊,黄小姐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汤凯不管黄艳在极力的挣扎,把鼻子凑在黄艳的脖子上嗅了起来。

“汤团长,请你放尊重点,我也是国军的上尉军官。”

“哈哈,得了吧,东海一号小姐。到现在还演戏那啊。什么国军军官,你是共军的特工。哎,为了得到你,我在苏北差点把命都丢了。”


汤凯去苏北搞那次“掏心行动”黄艳后来是知道的,当时她很吃惊。她知道想强奸自己的男人比比皆是,但象汤凯这么疯狂的却实在罕见。

黄艳的心理准备是不如梁晴的。


因为,梁晴属于心理上其实早明白自己是早晚要被人强奸的人。并且她还心寒的明白,自己这一生中会绝对不止一次两次被人强奸。即便是幸运没被敌人强奸,也一定会被自己的同志强奸,通过在江南大队自己的鞋子多次被男性战友淫辱,她就明白了这些。

她有时候真恨自己干吗个子长的这么高,还长的这么性感、漂亮。


但黄艳却不一样,她是有着和顾燕差不多想法的人。

她认为自己身后有大伯黄伯韬,还有对自己觊觎的毛人凤护罩,危险性很小,谁也不敢对自己下手。


在吴八供出她之前,谢长林也对她比较怀疑,当时把她从机要秘书的位置上派到基地临时看押所,就是为了解除她接触机密权利。满财宝也暗中寻找到了她有两次向延安发电的秘密,所以确凿的证据让黄艳不得不身陷了囹圄。

从谢长林来临时看押所审讯吊绑自己来看,大伯为了脱离“干系”显然不愿意再帮自己了。而谢长林能这么做,一定不会没和毛人凤打招呼。


被捕后的黄艳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她的老师钱壮飞的身上。她知道钱部长是一定会想尽办法来营救自己的。

现在见自己突然被绑在,知道情况不妙。


她躲闪着汤凯凑上来的脸,但她的腰被汤凯死死搂住,手又被绑在背后,挣起来非常困难。

汤凯突然抓住了黄艳脑后的烫的非常得体的乌黑长发,另一只手揽住黄艳的脖子,自己的嘴便猛的贴上了黄艳的嘴唇。

黄艳是卒不及防,嘴被一下汤凯的嘴贴的紧紧的。她不敢呼喊,因为只要只一张嘴,汤凯的舌头便会趁虚而入的探进她的口腔里来。所以黄艳还算反映及时,紧紧的闭住嘴唇,抵抗着汤凯的无耻非礼。

不过汤凯的舌头只是舔到了黄艳的牙齿,最终还是没能攻进黄艳的口腔里。


见黄艳抗击的很坚决,汤凯不想把事情弄得很无味。松开了嘴,捞起黄艳的一条腿硬搭在自己的腿上。

黄艳还穿着国军的军装,甚至特务连她肩膀上的上尉军衔标志都没取掉。所以长军裤帮了她的忙,汤凯得撕开她的裤子才能摸到她的小腿肚子。


汤凯却不想在车上搞的太凶,毕竟还有保镖看着那。

他只是把黄艳脚上的黑色的高跟鞋拽了下去,把鼻子凑在鞋上闻了闻扔在一边。

“小骚脚长的真秀气啊。”

汤凯抓着黄艳的这只脚尽情的摸捏着。

黄艳是第一次被男人摸到了脚的肉体,加上刚才被汤凯亲了嘴,羞愤的脸色涨红不已。


汤凯到了他的公寓后,从车上把反绑着的黄艳拉起来抗在肩膀上上楼进了门。

他直接把黄艳抗进了自己的卧室里。

进公寓楼时,黄艳曾经突然的叫喊起来,试图让公寓里的其他住户能出来干涉。

“抓坏人啊,流氓非礼了!”


但是只有少数的住户探了一下脑袋便又缩了回去,更别说有人出来制止了。

谁不知道汤凯是和许人那。

汤凯把黄艳扔到了床上。

“黄小姐,你也挣累了,喊累了吧?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你大概和欧阳佳慧不陌生吧,当时她挣的喊的比你还厉害的多,结果那,我想你也不会不知道。”

汤凯半威胁半告戒着对黄艳说道。

他说:“我本不想强奸欧阳佳慧的,只想好好交流交流,以后再ML,没想到她的反应那么强烈,我不得不当场强奸了她。但是后来她变的比较顺从了,苦头也就吃的少多了。”


黄艳说:“那你也准备强奸我了?”

汤凯说:“黄小姐问的不觉得多余吗?不强奸你,又怎么会把你绑成这样带回家来那?为你我做了多少梦,你知道吗。”

黄艳愤怒的说道:“你们可真够被卑鄙的,就靠这样的手段就能磨灭我们的信仰和意志了吗!”


“你错了。”

汤凯说:“我从来不管你信仰什么,我又不是把你带到我这儿来审讯的,那是谢长林他们的事。我只想能愉快的和你交媾,说实话,你这样的珍品美人儿实属难得。”

“那你还等什么,你强奸吧!”

黄艳羞辱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汤凯的暴虐到来。


黄艳的这一举动倒让汤凯一下不知所措了。

他楞了一下,说:“这何必那,黄上尉。我实话告诉你,谢长林是把你拿出来轮奸的,只不过他为了笼络我把你的第一次赏赐给了我而已。其实咱俩可以好好交流,因为我能保护你不受轮奸。”

黄艳睁开了眼睛。

她说:“你就这样保护我的?把我绑成这样,还又亲又摸的。真要保护我你就给我松开绳子。”


“黄上尉小姐,你不必计较这些吧,我玩你身体是肯定了的。不过我真可以保护你,因为只要还没强奸你,其他人就不能接我的壶。你该学学欧阳佳慧后来的表现,我让她自由,她才有机会跑了的,难道你不想也这样吗?”

汤凯提示着黄艳,他希望有一个愉快的环境ML,而不是野蛮的对黄艳进行交媾。


黄艳说:“尊重是交流的前提,光想图你自己愉快,而把我们女人不当人看是不行的。你的意思我听明白了,是想叫我做你的情人对吧。”

“看看,黄上尉你真是聪明。”

汤凯说着把黄艳从床上扶坐在了床边上。

他黄艳的脸蛋上狠亲了一下,说:“看来我的小美人愿意考虑考虑了?”

黄艳没有做声。


“哦,不好意思。”

汤凯发现自己搂着黄艳没松手那,这怎么能体现出交流的样子那。

见到汤凯松了手,黄艳的紧张情绪也渐趋平稳了些,因为刚才汤凯是手已经隔着自己的军装摸上了乳房部位了。

黄艳已经觉得只要自己用理智来对应,很可能今天能躲过被强奸的命运。


黄艳说:“能松开我的绳子吗?你不必害怕的吧。首先我搏斗就不是你的对手,何况外面还有三个大汉把守着那。”

“这个…..,这个可以,但黄艳上尉你也得表示你的诚意啊。把你的小美舌伸出来,我亲一下,就证明你不是骗我的,我马上给你解绳子。”

押黄艳过来的路上,汤凯在汽车上几次亲到了黄艳的嘴唇,可是黄艳坚决咬紧牙关,不让汤凯的舌头碰上自己的舌头。


黄艳想,要是不答应汤凯这个条件,汤凯绝不会相信自己。要是不能把事情敷衍起来,自己还是要被奸污的,并且在奸污中会因为羞耻和疼痛而失去知觉,那时候汤凯一样可以趁机撬开自己的嘴吸允舌头的。

黄艳没说什么,又闭上了眼睛。


汤凯想这是一个信号,不管这个信号是真是假,对他来说都是个福音,他一把搂紧了黄艳,把嘴再次贴上了黄艳的嘴唇,用舌头去顶她的牙齿,这次黄艳的牙齿被顶开了,汤凯激动的发抖,把舌头探进了黄艳的口腔里,如愿的绞住了黄艳鲜嫩的舌头,并吸允进了自己的口腔里…..。


两行眼泪从黄艳的眼睛里流了下来,她拧了一下头,脱离的汤凯的强行接吻,舌头已经被汤凯吸允的生疼不已了。

“现在可以松开了绳子了吗?”

“哦,对对,当然可以。”

汤凯贪谗的又追上了黄艳的嘴亲了一下。

然后他给黄艳松开了绳子。

“你的小舌头真香。”


“黄小姐,实在对不起啊,我太想得到你了,失礼了点,请多多原谅。”

汤凯请黄艳坐好后,让保姆送来了茶水和夜宵。

等保姆出去后,他说:“黄小姐,你觉得咱们今天可以同床了吧?”

黄艳说:“你不是说你要是奸了我,谢长林就会其他人也轮流奸我了吗?”


“哦,对,你说的对,谢长林他妈的到处有眼线,赵海龙的事的就是他安插的眼线报告的,我得吸取老赵的教训。把你放在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然后才能和你ML。”

汤凯端起茶杯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点上了一支香烟。

“我要把你藏起来,让你获得自由,而又不能让你学欧阳佳慧的样儿跑了,我得想想。”


黄艳说:“那你的意思是,我从此不会再被特务抓起来了?”

“对,对,这肯定啊。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并且照办,我就会和谢长林说,由于一个不留神,被你从我这里溜走了。他就是不相信,也无法再找到你了。唯一的不好就是你参加不了亚洲小姐选美大赛了。”

汤凯带有惋惜的口吻说道。


他又说:“要不这样吧,咱们俩今天就做了爱,然后我把你藏到一个地方去。”

黄艳道:“你不是摆明了骗我吗,等你奸了我,然后再交给谢长林对吧?”

“哪里,哪里,我哪儿舍得那。我是说早晚你也得和我把那事儿办了,不如先办了我也放心罢了。”

汤凯解释道。


“你倒是放心了,那我怎么放心得了那。我怎么知道你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那。”

黄艳已经恢复了镇静的神态。

“黄小姐,你说的也对。我先把你转移了,然后再奸你,这你可以放心了吧。”

“那和你在这里奸我有什么区别?我的问题的你如何保证你奸我后就给我自由那?”

黄艳不停的钻着汤凯话里的漏洞。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