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十八章 三会严知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张李二人扩军的速度虽不及李自成那般迅速,但质量上却不是农民军可比的。

待整编完毕,李明华让手下的军官们花了一个月时间在训练中相互熟悉,建立感情。

因为唐门众人多有闯荡江湖的经历,探听情报,建立情报网不是难事,只是现在义军已扩充到五千余人,李明华毕竟精力有限,这成立一个专门的情报部门负责分析整理情报已是势在必行了,只是苦于没有人才。

无奈之下,李明华也只得将要求与唐林说了,让他在唐门弟子中推荐一人。唐林年纪虽不大,但到底是有些历练的,选出的人当不至于太逊。

唐林听李明华说来,沉思了片刻,便转身出门,不多时领来个二十七八的瘦高个子。

李明华见来人两眼无神,且有些木讷,不由得皱了下眉毛,心想:“这唐林也是,找来这么个老实人作何?”

唐林见李明华面色不悦,抢先引荐道:“这是我堂兄唐文胜,别看他年纪不大,江湖阅历极为丰富,以前做过捕头,破得许多案子。因当初为替我们报讯不敢再回去,这才随了我们出来,我听你说要个善于分析的,这便找了他来。”

李明华想:“这分析情报倒不一定需要反应敏捷的,既然这唐文胜做过捕头,那想必分析指挥也不至太差吧。”当下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以后就由唐文胜负责情报工作,我今晚先将你以后的工作说了,你明天去挑些人把它组建起来。”

那唐文胜听李明华让他以后负责情报,倒有些不愿,说道:“不干行不?我想在战场上立功,不想再干以前的活了。当然,如果是命令,我也只有认了!”

李明华见对方不愿,反道觉得更为放心,说道:“你现在是排长吧,这工作可比你在战场上带兵厮杀重要多了,按咱们的军衔,这个职务应该是大校军衔,和两个旅长平级,这你该知道它的重要性了吧!”

那唐林在官府当过差,见李明华等平日里训练士卒的能力,又有政教工作辅助,倒是相信跟着二人以后必能有一番作为。想留在部队是因为一来更加喜欢军中那种直来直去的血性作风,二来也是觉得在战场上更加容易立下军功,自己不是在短短几个月便做到排长了吗?如今听说竟与自己旅长平级,心里倒也完全没了起初的抵触,爽快地答应下来。

唐文胜的情报系统尚未组建起来,李明华却已收到前期派出的探子回报:那官兵又已集结了七八千人,想是前次被打得怕了,只守住了城池,不敢出城进剿。

李明华听完汇报,皱着眉头想到:接下来就该派信得过的人到群众中开展工作了,还有唐林也要领着人出山建厂。到时肯定又要触及官府利益,现如今若不加以震慑,只怕那官军好了伤疤忘了痛,到时又要凭添许多麻烦。

当天便找来众团旅级干部商议后决定,带兵到城下炫耀下武力,这也是李明华从美国佬那儿学来的。由于缺乏兵器,只好将前面缴获的兵器集中起来,穿上官军的衣服,由李明华带着一个旅加上新训的骑兵到城下示威。

一旅人马昼伏夜出,偷偷向府城摸去,待临城下头一天时,李明华遣人拿了弹壳,带着书信去传信与严知府。

严知府当初接这子弹时本对此嗤之以鼻,只是当日形势逼人,不得不受了。如今实力已恢复,虽不敢再去剿匪,守城却是自认游刃有余的,接到信件,当下便欲将送信之人杀了泄愤。

好在前次实在是被打得怕了,想想还是将信拆开看了,只见信中先是问候了知府身体,行文却是狗屁不通!接着说什么当日一别,对知府大人甚为想念,还约众官军明日在西城楼相见。只因怕给知府大人增添麻烦,是以义军皆穿官军衣服而来,又言明此行绝不攻打城池,且请知府大人放心,只是需将送信之人完好送回,便于以后联络。

严知府心下虽不愿,但也实在有些畏惧那贼军,又想杀他一个信使也不济事,于是不动声色将人放了。待回到里屋,却已气得瑟瑟发抖,稍微平息下怒气后,急忙召来手下军将,咬牙切齿地将信中内容说了。

一干军将前次早已被整治地怕了,如今听说又要来,口中吼道:“贼寇竟敢如此嚣张,我等明日必将杀出城去,让贼寇有来无回!”其实心下却是慌乱异常。

严知府见众人说得好听,却根本没有当真,接口说道:“贼寇诡计多端,众将皆需严加防范,明日只管将城门紧闭,万不可出城迎敌,以防中了贼寇奸计!”说完便命各人回去准备。

一干军将当晚不敢安睡,倒是反常地勤快起来,整夜在城楼上巡视。待到得天明,严知府也早早赶来,见城上戒备森严,稍微安心,又勉励众人几句便坐下喝茶。那下面小卒却不知道什么事情,只是看一众军将如此紧张,觉得将要发生什么大事。

待到日上三竿,只见远处小山后烟尘滚滚,不一刻转出一队骑兵来,后面接着又接着走出大队的步兵,早有眼尖的急忙示警,一时间“敌袭”之声此起彼落。

众小卒待对方走到稍近,见对方着官军衣服,才将悬着的心落下,放松下来。一干领兵将领见士卒有所松懈,急忙呵斥,好在提前有所准备,不一刻便整顿妥当!这时城外那队人马已在城下三百步处停住。放眼看去,只见城下军队阵列齐整,旌旗招展,个个士卒精神抖擞,斗志昂扬,也不知是哪来的强军路过!

少顷,只见那城下军阵前一军将骑马走出,对着城上喊道:“知府大人别来无恙否?”

严知府见对方喊到自己,倒也不好再做作,放下茶碗,走到城垛后向下看去,见城下贼军士卒精神饱满,队形之严整,只怕关外的关宁铁骑也难以与之相比!

见对方有如此强军,严知府反而放下心来。依据对方信中所述,这只是对方一半的兵马,且不管是否属实,放眼今日城下兵马,若想要夺取城池也非不可,但贼军阵中并未带有攻城器械,想来定是来此炫耀。想通此节严知府心里又冒出火来,这也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