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们国内连续发生很多事故,其中死者众多,然而让我无法理解的是同样是国家公民,而他们的生命价值却是如此的不同。

杭州70码,一条人命超过100万;郴州火车相撞,一条人命30万;成都公交车燃烧事故,一条人命42万;株洲高架桥坍塌,听话一条人命40万,不听话的20万;杭州H1N1患者死于医院,一条人命95万;当然还有最近的南京酒后驾车5死4伤,估计一条人命40万左右。至于本溪“6君子”在空难中,能获得多少赔偿就不得而知了。

相信如果给屁民一个选择死亡方式或者地方的话,我等屁民一定会选择死于70码或者得H1N1在杭州的那家医院触电死亡。事实呢,现在一般死亡赔偿的话,基本上都在40万上下。至于杭州70码,如果不是杭州百姓以及全国网民的群情激愤,想要获得100万的赔偿是不可能的。另外杭州医院此次的赔偿金额之高、赔偿之迅速、赔偿之主动,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屁民们都知道,如果发生医疗纠纷的话,和医院协商赔偿难度之高,时间之长,过程之艰辛,并不亚于先烈们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以往如此强横的医院,今日反常之举,不禁要问一下,为什么呢?是否以后的医疗纠纷,屁民也有如此待遇呢?!

另外,对于执政党政府的介入,以及几起先行赔付的方式有一些疑问。是不是所有的重大有影响的事件政府都介入并代责任人先行赔付了吗,显然是没有。那么执政党政府如何,确认需要先行代责任人赔付给受害者?!

最近最热闹的上海“楼脆脆”事件,执政党政府介入,但似乎很快又退出了,其介入只为证明该楼设计施工都没有问题,是开发商在后期进行配套设施施工不当造成的。客户要求政府主持公道,对不起请自行与开发商协商。我不禁在想,如果死的不是一个普通民工,而是二十名住户的话,执政党政府还会要求客户自行与开发商协商吗,是不是要先行赔付了呢?!更可悲的是,这些“楼脆脆”的业主们,被银行要求依然要按时一分不差的还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