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三十三章节 迷雾之局(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尼泊尔是夹在中印两块石头中的一个山药蛋” 廓尔喀沙阿王国第9代国王-普拉特维-纳拉扬-沙阿。

也许这个亚洲古国的确是具有着太多的历史坎坷了,据说在17世纪中叶廓尔喀人兴起之前,藏缅语族的尼瓦尔人,才是加德满都谷地的原住民,但尼瓦尔人却并不全都是来自东方的蒙古人种,而是更多的具有着雅利安人种的血缘。

整个17世纪,在南亚历史上,都被看作是尼瓦尔人的‘黄金时代’,处于在马拉王朝统治下的尼泊尔,扮演着‘西藏-北印度平原之间的极为重要的贸易枢纽’这样的角色。

此后,廓尔喀人兴起,并在1768年统一了尼泊尔地区,彻底结束了加德满都谷地三城分地割据的状态。而那个时代,东方的大清帝国正处于康乾盛世的末期,虽然已经开始走向没落,但依然国势强盛,早在康熙时期,西藏就已经被中央王朝所控制,随着尼锡战争的结束,廓尔喀也不可避免的成为清王朝的藩属,这种藩属关系一直持续到19世纪末期。

在送走了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首任总理-普拉昌达之后,坐下来的蔡兴宇将军为自己点上一支烟,笑了下,对面前的纳兰平初说道“你是南亚局势的专家了,怎么看。”

纳兰摆了摆手,谢绝了蔡兴宇递来的香烟,而是端起会议桌上的茶杯,悠然自得的轻啜了口泛着雅绿的清茶“最早在中华民国建立之初,大总统袁世凯想邀请廓尔喀加入‘五族共和’,然因尼泊尔已为英夷所控。遂不了而了之。”纳兰的笑容挂在嘴角上,说这话的时候,充满着一种邪恶样的笑容。

“1791年英国与尼泊尔开始签订通商条约。1815年再签订《塞格里条约》,强迫尼泊尔在把大片土地割给东印度公司的同时,还要求尼泊尔在内政和对外贸易方面接受英国的监督。1846年,廓尔喀军人-拉纳发动政变,夺得尼泊尔军政要职,国王的大权旁落,拉腊家族世袭首相。”蔡兴宇将军淡笑了下,他知道纳兰所说的含义,故而他接过了话头。

“1951年,拉纳家族持续了105年的世袭首相统治被终结。狄里布凡国王颁布临时宪法,实行君主立宪制。1960年12月,马亨德拉国王亲政,次年1月宣布禁止一切政党活动。1962年4月的宪法则是规定尼泊尔为印度教君主国。”纳兰平初少将笑到“这才是基本。”

“就便是普拉昌达和尼共毛主义能够去做些什么,但千万不要小看了尼泊尔民间的影响力,要不然,当年普拉昌达也不会被迫辞去总理的职位了。

的确正如纳兰所说的那样,子1990年全国爆发大规模的人民运动,比兰德拉国王被迫决定恢复君主立宪的多党议会制。从那之后,政局便持续陷入动荡,直至1996年2月13日,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宣布发动人民战争。这个国家的命运方才开始了改变。

2001年6月1日晚,在加德满都-纳拉扬希蒂王宫,王储狄潘德拉枪杀比兰德拉国王、王后艾斯瓦利亚、小王子尼拉扬、什鲁蒂公主等10多名王室成员。自己随后举枪自杀,6月4日,毕兰德拉国王的弟弟贾南德拉在哈努曼多卡宫加冕,继承王位。这之后,尼泊尔王室便是开始了自己风雨飘姚的历史。

2004年底开始,尼共(毛)对加德满都开始围城,至2006年,尼泊尔除了首都加德满都外大部分地区被尼共(毛)控制。 4月21日,当反国王示威和罢工持续两星期后,在美国、印度的施压下,贾南德拉国王最终选择了屈服。

5月18日,尼泊尔国会一致通过,剥夺贾南德拉国王包括军权在内的权力,国王将只成为象征元首。而此时,政府和尼共(毛)也开始展开谈判。11月7日,尼共(毛派)和政府达成协议,放弃武装斗争,加入政府。

2008年4月10日的大选中,尼共(毛)赢得百30%以上的选票,成为议会第一大党。5月28日,尼泊尔制宪议会以560票对4票的压倒性优势通过决议,正式废除君主制,成为联邦民主共和国。

“在南亚的时候,听说过这样的一个传说,据说廓尔喀沙阿王国第9代国王-普拉特维-纳拉扬-沙阿在进军玛卡南普尔时,Gorakhnath神化身为哲人与国王偶遇,于是纳拉扬国王很是慷慨的赠给哲人一块凝酪,可是哲人吃后又吐了出来,并将呕吐物还给国王,纳拉扬国王觉得恶心,于是随手甩在了自己脚上,哲人因此预言,沙阿王朝虽能一统江山,其王祚将会‘十世而斩’。而这一预言在尼泊尔也被认作为是王室噩梦的诅咒。”纳兰平初将军喝了口茶,看着杯中的绿色液体,颇是遗憾的摇摇头。

“最着制宪议会通过决议废黜王室,宣布尼泊尔为联邦共和国;次日,议会正式要求国王于10日内必须离开位于加德满都的纳拉扬希蒂王宫。历时239年的沙阿王朝果然‘十世而斩’。被枪杀的比兰德拉国王正是尼泊尔第10世国王,第11世贾南德拉国王随着那一晚王室旗帜从王宫顶端降下,取而代之的尼泊尔国旗冉冉升起,已经成了庶人了。”

“可惜啊,现在的尼泊尔人始终不如先辈了,当初的普拉特维-纳拉扬-沙阿国王可是很他清醒地认识到尼泊尔的国力和地缘政治情况,要不然也不会在遗诏中叮嘱继任国王,必须搞好与中国、印度两大国的关系,他的那句名言‘尼泊尔是夹在中印两块石头中的一个山药蛋’几乎已经被人所忘记了。”纳兰将军冷笑到。

“普拉昌达太过于看重自己的力量了,但他却是忽略了,他的手中能够有多少资本能够拿来谈判。诚然,尼泊尔所站处的位置决定了中线地区的军事部署。可惜他忘了,中国有能力推平南亚大陆,包括尼泊尔和印度。”蔡兴宇将军挤出一丝冷酷的笑容。

将军哼声笑了下“当然,买卖嘛,什么都可以商量,我们能够承认给他以锡金的主导权,当也能够直接将加德满都的天空所换转样颜色。毕竟,小国想要与大国来谈论条件,似乎显得可笑了点。而普拉昌达却是认为着自己抓了一把满是好牌。”

“当初架空了王室的江噶-巴哈杜尔-拉纳不仅仅是因为其是军人出身,而且更是因为其具有印度血统,且与东印度公司关系密切,再获得英国人的支持后,这位野心家才能够逐渐攘夺君主权力,并最终成为了世袭首相。而1950年的动乱,这其中更是新德里在后面的操控结果。”纳兰笑到“毕竟尼泊尔的特定政治背景和基本国情在这里。”

“搞不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则必定失去其所具有的稳定性。同样如果搞不清楚和新德里的关系,不要说印度人给予秘密活动、采取颠覆手段,恐怕尼泊尔国内首先自己便是陷入动乱之中。”纳兰将军放下手中的茶杯,舒缓了下语气“一个和印度之间彼此相互关系密切,甚至无需签证,双方国民便可以自由出入对方领土的国家,凭什么和中国谈条件。”

“正如尼泊尔的国旗那样,从单三角旗变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双三角旗:上为王徽,下为拉纳家族徽章。可笑,可笑”纳兰抚手而笑,摇头说到。

“尼泊尔于我只在于一个优势,便是其地理,至于别的,哼哼。”蔡兴宇将军冷声笑道“我看普拉昌达也太高估自己的手里的棋子了。不过既然他想要去主导南亚的部分势力影响,我看,可以给予他一些应允嘛,就像刚才那样。至于后来,得看尼泊尔人自己有没有能力去主导喜马拉雅山下的这片三争之地了。或者干脆点,他首先能够理平自己国内的杂事,再谈别的条件。现在的尼泊尔,府院之争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香港,满脸沮丧的旺楚克-滕辛-纳姆加尔国王看着面前的郑仁罡将军,几乎已经遏制不住自己仅存的一点涵养,他想大声的质问,这是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然而郑仁罡将军却首先对着他开口道“锡金需要一个国王的号召力,但不等于说,中国政府愿意为您的王位去牺牲中国军人的性命,至少为了锡金还不值得。至于您的复国心愿,当然需要完成,而仅仅靠您,这显然是不现实的。”郑仁罡将军扶了扶眼镜,苍白的面容上满是残酷“而这一切,除了骁勇的廓尔喀人能够去做到之外,似乎您并没有选择。”

“但这也不应该是建立在牺牲锡金主权的前提下。”纳姆加尔国王愤怒的质问到。

国王的愤怒并没有能够使得将军失去他的儒雅“难道建立在牺牲我们的利益前提下?”将军冷笑着质问到“您在纽约漂泊了这么长时间,您是应该清楚的,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谁还在意一个落魄的流亡国王,包括北京。当然,我们竭力的去帮助您登上王位,当自由毕竟是有代价的,这一点,您比我要清楚得多。”

“可是!”国王还想去说些什么,但他的可是刚刚说出声来,便被打断了。从郑仁罡将军的嘴里吐出来的最后那句话,不知道是该让旺楚克-滕辛-纳姆加尔国王感到高兴呢,还是感到可怕。此时在国王的眼中,这位面色带着病态苍白,鼻梁上架着副无框眼镜的年轻中国将军,更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一个充满着狡诈和阴险的阴谋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