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三十七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3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143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张副团长有点无奈看了看眼镜儿、严厉、海军这几个人。

除了铁彪这个连长没有明确的方向以外,其他的四个连长都指出了自己的方向。

眼镜儿推了推鼻子上的金丝眼镜儿,干咳了一声:“弟兄们,弟兄们!咱们别这么自顾自的好不好?你们现在提出的方向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还是要适当的考虑一下具体的情况呀!”

严厉和海军看着眼镜儿窘迫的样子都忍不住想笑。

人人都看得出来,眼镜儿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打打官腔应付一下。

眼镜儿不冷不热勉勉强强说了几句,赶紧把话头丢给严厉和海军:“眼下咱们虽说人多枪多,但也说不上兵强马壮,毕竟部队现在十分疲劳,需要休整,我看,咱们让欧阳连长辛苦辛苦,侦察好了外围的情况再做定夺!下面就让严总教官和海营长说说怎么整训的事情吧!”

严厉强忍着不笑,也学着眼镜儿的样子干咳了一声:“既然严参谋长说到这儿了,那我这个总教官就说两句!”

严厉说着站了起来:“下午我看了一下咱们各连的装备和人员情况,各连的装备水平差距很大。狼牙,不,郎连长的一连和冷连长的二连还可以,其他的连都相对差一些。我看了看,主要是三八式步枪比较少,一部分是辽十三,还有一些捷克式步枪也能凑合,但是汉阳造和套筒子也不在少数,尤其是那个新兵连,有的人还扛着鸟枪土枪单打一。枪少是一方面,很多战士们的步枪上根本就没有刺刀,这要是短兵相接的时候怎么办?----”

严厉喋喋不休的说着,忽然自己的腿被海军轻轻碰了一下。严厉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不对头,于是赶紧把话头收回来:“今天我先说到这儿,下面让海营长说两句。”

海军等了等,看看没有人说话这才说道:“我先不说咱们战士们的单兵素质,就说战士们和班排长之间的关系,有的班排处理的就不是很好,有些班排长还有打骂体罚战士的情况。当然,战士们中间也有一些情绪,比如说有的战士就说:吃谁家的粮就当谁家的兵,这么说是不对的----”

孙德奎听了海军的话有点不以为然:“海营长,难道说咱们不是这样吗,咱们吃东北军的粮不就是当的东北军吗?”

海军笑了笑:“孙连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虽然打得是东北军的旗号,但是咱们并不吃东北军的粮,而且你看见过咱们部队这样的东北军吗?”

郝仁一旁瞪了孙德奎一眼:“德奎,怎么数你话多!给我老实听着!”

孙德奎一边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一边不服气似的低下了头。

眼镜儿看了一下其他的人:“这样,咱们一起到孙德奎孙连长的四连看看去,顺便听听弟兄们是怎么想的,你们几位连长觉得意下如何?”

······

看到这么多当官的来到简陋的房舍里面,孙德奎手下的那些弟兄们都有点紧张。

眼镜儿和海军随便拉过一个年轻的士兵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这个战士赶紧行了一个不十分地道的军礼:“报告长官,我叫孙四毛。”

海军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们队伍里不兴叫长官,你要是不习惯称呼我别的,就干脆喊我海营长算了!”

“是!是!海营长!”

眼镜儿知道海军想干什么,这是下午已经说好的,于是他就开了口:“我说孙四毛,你也是卧凤沟的?”

“是,参谋长,我也是卧凤沟的。”

“那怎么不在家好好种地,怎么非要投奔咱们孙连长当时率领的义军呢?”眼镜儿故意把这个义军说得很重,以免引起孙氏弟兄的反感。

孙四毛听眼镜儿这么一问,歪过头看了看郝副参谋长和孙氏弟兄,没敢说话。

眼镜儿也转回头看了看郝副参谋长和孙氏弟兄:“郝副参谋长,两位孙连长,你们说句话,咱们一起听听这位孙四毛弟兄的事情,怎么样?”

郝仁不知道眼镜儿和海军问什么,但是又不能阻拦,所以对孙四毛点点头:“四毛啊,有什么话你就大胆的说出来,不用怕,有我和你奎子哥在呢!”

孙四毛哎了一声,打开了话匣子:原来孙四毛家也有几亩地,孙四毛除了爹娘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一家人日子过得还算可以,可后来卧凤沟的大财主孙福故意找了个茬子欺负孙四毛的父亲,孙四毛的父亲不服气,于是两下就打了官司,没想到官司打到县里,衙门的那些人说孙四毛的父亲是刁民,判孙四毛家赔孙福十石白米,孙四毛的父亲不服,结果被关进了大牢,最后还是孙四毛的母亲用那几亩地把孙四毛的父亲换了回来。老头子回家的时候已经只剩了半条命,听说家里的土地也没了,一口气上不来就死了。孙四毛的母亲带着孩子们要去热河投亲,孙四毛不甘心,一咬牙就上了闾山,投奔自己的本族兄弟孙德奎孙德庆去了。

孙四毛开始还能有板有眼的诉说着事情的经过,后来脸色就慢慢的变的阴沉,说到自己的父亲气死、母亲带着哥哥姐姐逃难的时候,孙四毛几乎是泣不成声。

海军和眼镜儿偷眼看了看周围的人,除了严厉欧阳刘萧这三个人情绪不那么低落以外,其他的人大多数都是低着头脸色不好看,尤其是郝仁和孙氏弟兄以及一些旧部下,更是泪光盈盈。

等孙四毛说完,郝仁忍不住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孙四毛的后背,长叹一声:“都是舅舅我没有能耐,不能给你和德奎德庆这帮小弟兄报仇啊!----”郝仁一边说着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花。

海军和严厉这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于是海军站起身说道:“弟兄们,你们先别难过,好好想一想,为什么孙四毛的父亲打不赢官司呢?”

孙德奎瓮声瓮气的说道:“因为孙福有钱有势,他能买通官府。”

又有人大声说道:“因为咱们是穷人,老人不是常说吗,穷帮穷,富帮富!”

接着又有人站出来说话----

很快,五连有很多人都热血沸腾,叫喊着要给孙四毛报仇。

眼镜儿招了招手:“弟兄们,报仇的事情不忙,这个仇咱们迟早一定要报!但是刚才海营长的意思是说,咱们的仇人只有一个孙福吗?难道说只有孙福一个财主就能把咱们这么多的弟兄都给逼上梁山?”

有人站了起来:“我是大市镇的,那里的财主胡老虎就和孙福一样欺负人,我就是被胡老虎给逼出来的!”

有人开了头,陆陆续续又有一些人站了出来,什么张王李赵的坏财主都有。

于是海军严厉他们几个人又提出了新的问题:为什么作威作福的都是财主?穷人为什么总受苦?

此时五连驻地外面聚集了很多的其他连官兵,听海军严厉他们几个人这么一说,全都群情激奋,一时间这些人聚在一起又说又喊,有人说到动情的地方大家一起抱头痛哭,有人说到激动人心的地方大家一起欢呼雀跃。

郝仁退到了一边擦拭了一下眼泪,看了看还在和官兵们一起悲伤一起高兴的海军严厉这些人,心里感觉到亲近了许多。他心中暗想:这些当官的到底是些什么人呢,他们为什么处处行行替这些穷苦人说话呢?看起来不管怎么说,自己投奔他们是选对了人!

······

陆云龙焦急的等待着。

已经派出了第二组士兵,可是还是第一组一样,一旦走进了四方台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陆团长,要不咱们趁天不亮赶紧往回撤吧!”一个随行的人员提醒着。

虽然不知道详情,但是很多人都已经知道陆云龙是被自己的部下给赶出了补充团。

有人背后嘀咕:谁都知道那个补充团的副团长是少帅张学良的堂兄弟张学林,要不然当初那个团长也不会一个劲儿的要求调走,你陆云龙就是再有能耐,小胳膊也扭不过粗大腿。

陆云龙不在乎别人怎么说自己,他在乎的是那些一心想要抗日的弟兄们。虽然自己只在补充团呆了两天的时间,但是补充团就好像有一块磁石一样吸引着陆云龙,尤其是那些行为举止都十分怪异的军官更是引起陆云龙极大地兴趣。

他看了看说话的那个人:“咱们再等等!”

陆云龙话音未落,周围忽然出现了一群手里拿着武器却一身老百姓打扮的人:“不用等了!他们回不来了!”

······

龙天理放下手里“报丧”的电话,不仅洋洋得意起来:你凌司令不是有能耐吗,这下看你怎么办?

龙天理正美滋滋的想着,忽然记起了寒剑打的那个电话,他不仅点了点头:看起来寒剑这个小子没有骗自己,他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要是那样的话,自己还真得在张师长面前给他说几句好话,而且这个寒剑在情报方面还是有点办法的。

想到这里,龙天理抄起了电话。

现在凌司令已经完了,接下来恐怕日本人还会重用张师长,只要张师长成了张司令,自己这个副官的前途还是光明的。

······

天色刚刚放亮,郝仁就敲响了海军和眼镜儿几个人的房门。

等郝仁坐下来之后,海军和眼镜儿急忙问郝仁发生了什么事情。

郝仁不好意思的摇摇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让我睡不着,要不我也不会一大清早儿来找你们!”

严厉和海军、眼镜儿互相看了看,知道是昨天的诉苦起了一定的作用。

海军坐了下来:“郝副参谋长有什么事儿尽管直说!”

郝仁又是一笑:“海营长,不,海老弟!你们昨天这么一提,我倒是有点明白了!是不是咱们以后也要像水泊梁山好汉那样,杀尽天下的贪官污吏和地主豪什么绅,然后把他们的土地分给受苦的老百姓,把他们的财产没收充军,这样的话,咱们又该怎么做呢?又要从哪里做起呢?”

海军看了看郝仁:“郝副参谋长的意思是----”

眼镜儿说道:“郝副参谋长的意思是说,咱们怎么样才能消灭所有欺负穷苦人的财主。”说到这儿,眼镜儿看看郝仁:“郝副参谋长,你的意思是先从那个孙福下手吧?”

郝仁连连摆手:“严参谋长,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不明白。咱们有些弟兄是穷人家的孩子,有些人却是长工出身,他们就是不明白地主怎么会越过越富,穷人怎么会越过越穷的道理,昨天晚上你们前脚一走,后脚就有不少的弟兄跑来问我,我实在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想请你们指教指教!”

严厉笑着说道:“郝副参谋长言重了!咱们之间谈不上指教不指教的,有什么不明白的直说就是了!”

海军也说:“对!严教官说得对!郝副参谋长,有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咱们这么办,等收早操回来的时候咱们去一下,告诉弟兄们,上午暂不操练,咱们好好地说说这个问题,再有,弟兄们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可以当场问一下,这样也省得你郝副参谋长一个一个去解释了,你说怎么样?”

郝仁连连点头:“好啊好啊!一切就听你海老弟和二位严老弟的安排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