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打架被首长抓到

父亲是南方人,刚入伍来到东北,最初无法适应当地寒冷的气候和高粱的饮食.在新兵连时焉里巴叽,也就是很普通的南方一兵.后来慢慢的适应了,还觉得部队的伙食挺养人的,肚子吃的饱饱的 ,整天劲头十足,父亲回忆当时有90斤猛窜到130斤.



新兵下连,父亲开始在炊事班,近水楼台先得月,父亲的体形有点"彪悍"了


某次午饭,一尖子老兵觉得父亲手里的盘子是他的,(可能新兵刚领的炊具更新吧),父亲当然否认,那兵仗自己是老兵 ,又是业务尖子,(防化连),在众人面前如何咽得小这口气,连说带拉,野话漫天飞.父亲最先还是忍,(那厮典型东北大汉,170斤左右,个子又高大 ),不得不忍,但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父亲猛的朝那兵鼻子和颈部出拳,打得他懵了,待反应过来,父亲已开始发挥南方人灵活机动的特点,不正面交锋,以运动战为主,父亲明白,再坚持一会儿,连首长该到了.......


后来连里处罚两人互相道歉,并在军人大会上检讨.



父亲一战成名.让人对这个南方小个子刮目相看.



指导员(也是南方人)私下对父亲说,"你小子有种,给咱露了脸.想当初我当新兵时 ....".指导员一声叹息.


没多久,父亲调离炊事班.



父亲悟性好,人聪明,很快个方面都比较突出,每多久就当了班副,后来入党....开始了他军旅生涯的又一篇章.



父亲现在常说,他从这一架中,是深刻领会了毛主席运动战,以弱击强,等军事理论,当他后来当军事主官,指挥一小撮兵力时是以"狡兔三窟"的形象在所在部队小有名气,



后来和父亲打架的兵复员时,两人已经了好朋友.父亲从不喝酒,被那厮以"最后的晚餐"等借口和半威胁的手段逼上酒场.结果是第一次喝酒的父亲把那人喝了个半死...


那厮临走时,还愤愤不平,"狗日的喝酒我还是栽在你手上了...."


父亲从此知道了另一个事实,他的酒量是很大的,相关话题以后再续..



顺便说一句,那场架是父亲的第一次打架,也是他在部队唯一的一架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