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审核中]让这份爱永远在留我心中深处

护儿 收藏 1 256
导读:认识我的人都会问我这样的一句话:“天乐,你丫不是高中在北附毕业的吗`怎么最后大学怎么上了个二本出来” 我笑着说:“那学校校美女忒多忒漂亮,所以我就去那个学校上的”他们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 因为他们至今没有听说过我有女朋友,所以他们觉得美女对我没有吸引力。也有些有人问我怎么不再找个好女孩子。我说没有能看上我。 2008年清明节时我们公司放假3天,好多同事都回家了,苏菲说让我带她到乌鲁木齐玩,我就答应了。第二天我们就做上去乌鲁木齐的火车 到了乌鲁木齐我们好好玩了一天,到了清明节我给苏菲说我要去看个人

认识我的人都会问我这样的一句话:“天乐,你丫不是高中在北附毕业的吗`怎么最后大学怎么上了个二本出来”

我笑着说:“那学校校美女忒多忒漂亮,所以我就去那个学校上的”他们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

因为他们至今没有听说过我有女朋友,所以他们觉得美女对我没有吸引力。也有些有人问我怎么不再找个好女孩子。我说没有能看上我。

2008年清明节时我们公司放假3天,好多同事都回家了,苏菲说让我带她到乌鲁木齐玩,我就答应了。第二天我们就做上去乌鲁木齐的火车

到了乌鲁木齐我们好好玩了一天,到了清明节我给苏菲说我要去看个人,让她一个人去玩,她不干非要跟上我。我没有办法只有把她带上了。我先去南郊殡仪馆去看我的父亲然后去了北郊公墓。

当时苏菲问我去北郊公墓干什么去,我说看一个很重要的人,她当时问是谁,我说到了你就知道。

北郊公墓这一块寂静地,这天出乎意料地热闹,到处是人和泊在路边的车,公墓的上空飘荡着的哀乐,不禁让人一阵阵的心酸。走在公墓地那唯一的阶梯通道上,

除了孩童还在不知情地嘻戏外,多是表情凝重的人们,在匆匆上下。最不忍心的是看到六、七十岁的老人,带着祭品蹒跚在这条掩埋着抑或是老伴的不归路上。

人老终不免西去,对去者是一种解脱,对尚还活着的垂垂老矣的另一半,何尝不是一种痛苦的煎熬。才知道生活对于活着的另一半人也往往是残酷的。

一抔菊花摆在亲人的坟头,用无声祭祀已逝的亲人。

我在一个墓碑面前停下了,还那个熟悉的环境,墓碑上照片里的人还是那么熟悉的微笑。我的眼睛浮出水汽,慢慢地一颗颗的眼泪从眼角流下。我在自言自语的说

“佩佩,我又来看你了 你过的还好吗”突然我有种找个地方陶然大哭的想法,可是我不能,我在别人眼里是个很坚强的人,从来没有人看到我哭过。我不能在苏菲面前脆弱起来。

这时苏菲走到我旁边对我说:“虽然没有听你说过她, 但是我知道她对你很重要 你哭吧没有事 我不会给别人说的“

她一说完这句话我的眼泪在也控制不住的流了起来。从公墓出来苏菲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让我别问,我答应了。

然后她把我带到一家咖啡馆,咖啡馆里摆设看着让人很舒心,音响里传出幽雅的音乐,苏菲要了2杯咖啡,对我说:“天乐,我 认识你怎么长时间,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哭,而且哭的这么伤心,能给我讲讲和她的故事吗”看着她的眼神我不好拒绝,以前是我倾听别人事,没有想到今天该我讲述我的事情了,喝了口咖啡,点了个根烟

开始讲述从来没有提起过的事情。


在我读高一那年,我们班新转来一位女同学,她叫林佩佩、浙江人,是随着父母过来新疆读书的(我高中在昌吉上的)。因为班上同学已超过50人,

座位安排紧张,也凑巧我同桌辍学刚撤走桌椅,所以就暂时安排在我的隔壁,从读书到现在第一次与女孩子同桌,有点难为情,谁知道那时怎么回事,

小毛孩子还难为情......我和她都是比较内向的人,只因她刚转来,很多事情都不懂,包括我们的语言,所以课间她经常会向我询问,我也很耐心的给她讲解。

我们第一次相互注视对方的眼睛,当时的我只觉得她很可爱,是的,至少对我而言。她对我们这个环境慢慢地熟悉了,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学习好、

为人和善又可爱,两三个礼拜过后居然成为我们的班花,大家都对她格外爱护。我和她从关系也越来越好,上课一起相互辅导、下课一起聊天、放学

一起去食堂打饭、一起上上晚自习。礼拜天和放假期间也经常一起参加学校或同学组织的活动,乐在其中。


她的家庭状况很复杂,后来了解到她的妈妈已经去世,现在跟她一起的算是她的后妈,关系不怎么好,她的爸爸又经常不在家,所以她有什么心事或

者困难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我,而不是她的后妈,逐渐我们开始变的行影不离,分开一小会就会觉得难过,高一的生活就这样过去了。


暑假期间我和她经常会见面,一起游玩、一起学习,我帮她补习理化,她帮我补习英语,我的英语感觉全班最差(脑子比较迟钝,一直想不通不出国干吗学英语),

这个暑假是我过的最开心的2个月。新的学期到了,高二我们没有分在一个班,感觉很失望,后来找老师多次“交涉”,被拒绝,说是不能随便调班。没办法了,

只能是下课和放学的时候看看她了。因为大部分时间不能在一起,相互思念感觉这一年过的好辛苦。


到了高三,老天有眼又安排我们在同一班,开心死啦!不过因为我们的任务量大了好多,因此平时也很少聊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学习上,我们还决定报同一志愿。

一天礼拜六的晚上,她来找我哭哭啼啼的,我吓坏了连忙问怎么回事?她告诉我她的爸爸和后妈又分开了,爸爸天天喝酒,怕以后没人理她了。


我当时听了好难过,第一次紧紧地抱住她,对她说,佩佩,如果你不嫌弃我,就让我来照顾,我虽不能发誓爱你一万年,但是我能保证爱你一生不变!她哭的更厉害了,

经过此事过后,我们便真正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开始交往,不过我们没有告诉彼此的父母,感觉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班上的同学倒是都知道了,大部分同学都在默默地祝福我们,

当然也有一些拆桥的,不过没那么容易让他们得逞。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大部分都是在讨论学习,很少谈情说爱,因为高考要到了。——一件让我心碎并且无能为力的事发生了。


一天晚上,我在宿舍接到她的电话,她只说了一句话:我们分手吧,我可能这几天要回老家了。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她就把电话挂了,这下我急了,连忙打车去她家,

但到她家门口任凭我如何叫门她都不肯开,她爸爸在窗台看着我似乎有话要说,但始终没有下来,我在门口就这样坐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到了上课时间我不得不先行去学校,

可今天她却没有来学校,班上的同学都询问我,可我也不知道原因。下午放学后我又去了她家,但家里已经没人了,门前的保安告诉我他们走了,不会再回来了,就这样......就这样走了?

这算什么!之后的日子过的很难过也很辛苦,因为没有她。


没有她的日子第18天,小雨,离高考只剩10多天了,这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在班里复习功课,手机突然响了,我一看是陌生电话就接了 对方却一直不出声,就这样过了2分钟,

我能感觉到是她,当时的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的还好吗?佩佩,我知道是你,可能我们分开的原因,搞的现在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呵呵。”我还在强忍着笑。

她终于开口了“天乐,你过的还好吗?”“恩,还好,只感觉少了些什么”我低声地说。


她哽咽着说:“把我忘了吧,我今天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跟你道歉,哪天没跟你说一声就走了,因为老家这边有事情比较急......”“不要说了,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这事居然能大过我们的感情,我想了好久,我真的想不出能有什么事能大过我们感情,就算回老家也不用分手吧,但你却毫不忧郁地说出来了,我真的......”我激动地回答。

她在电话那边哭了,虽然她在克制,但我还是能听出来。


我接着说:“你今天打电话来就是想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话吗?”她没出声,“祝你过的开心,如果没别的事我挂电话了,马上就要高考了”

她最后补了一句话:“天乐,你一定要过的比我幸福”我把电话挂了,眼泪就要流出来了,我尽量克制自己没哭出来。我没心情再复习功课,


找了几个朋友从学校的墙跑到外面的网吧上网去了。

过了一会手机又响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是还是个陌生的号码,接了后是佩佩的爸爸,我连忙说:“叔叔,怎么这么晚还没休息,找我有事吗?”

他告诉我一件让我感到犹如青天霹雳的事:“天乐,其实我知道你和佩佩的关系,我没阻止你们,佩佩的妈妈死的早,我又忙于工作,没什么时间照顾她,多谢你这几年对她的照顾,

不过你们有缘无分,我现在只能这么说,她虽然不想让你知道,但我觉得如果不告诉你,你会一生带着遗憾,也会误会佩佩,她患了绝症,是晚期了”!


我心想:什么?不是在开玩笑吧,前段时间还活蹦乱跳的她居然患了绝症,一定是在为某件事做掩饰,居然这么诅咒自己的女儿,太过分了。

他接着说:“也许你会认为我为了拆散你们而骗你,佩佩可能过不了今晚了,所以她才会打电话给你,她患病很久了,但她从未告诉过我,

我想她也没告诉过你,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病,也一直没有检查,才会铸下大错,我们现在在乌鲁木齐的一家医院,如果你要证实就过来这个地址......,要快”,电话挂了。


当时的我心情很乱,从未这么乱过,想这样的情况我只有在电视上见过,我不知道究竟该怎么看待这件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赶到乌鲁木齐。

我跟朋友打了个招呼回到学校换了个衣服马上冲到车站,

还好还有一趟去乌鲁木齐的车.(当时都晚上12点了`我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别的什么`那么晚还有到乌鲁木齐的车呢)


医院很快就到了,我走下车按照叔叔给我的病房号走了过去。走到门口就看着叔叔坐在外面流泪,我打了声招呼便走到窗前,

透过窗户望进去,她静静地躺在床上,输着氧气。我询问后慢慢推开门走了进去,她闭着眼睛,脸色苍白,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

我带着歉意的心情走上前握住她的手“佩佩...佩佩......”。她慢慢睁开双眼,看到是我,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激动地说:“你怎么过来了?是爸爸告诉你的吧?为什么要过来?我是不是很难看?我......”,

我抢过话题说:“佩佩,别说话,好好躺着,是叔叔告诉我的,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实话。”

我轻轻试去她脸上的泪水,望着她,我的心都快碎了,“对不起,佩佩,都怪我没能好好照顾你,都是我的错......”,



她强忍微笑地说:“这不怪你,我很早就有一些不良的症状,是我太大意了,我们不说这些了,

我答应要陪你走完这一生,但是我不能了,我现在已经感觉一点力气都没了,

我不想你看到我这个样子,我也不想看到你伤心,所以......”

我连忙说:“你为什么这么傻,你为什么不站在我的立场想想,

我又忍心让你一个人与病魔作战,让你一个人在这里痛苦伤心吗?

你一定要好起来,我的人生不能没有你,我们要一起走完余下的日子,

再也不分开了,好吗?”她望着我的双眼“乐,我真的好想陪你走完下半生,

给你洗衣做饭,我们一起孝敬父母,教育孩子,不过——晚了,我现在做不到那些了,

自己知自己事,我能再看你一眼,再和你说说话,再握一次你的手,就足够了,我很开心,

我感觉我的人生虽然短暂,但过的很精彩,因为这个世界有你的存在......乐,我感觉好冷,抱紧我......”。


我紧紧抱着她,好希望就这样一直下去,我知道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拥抱了,真的不敢相信。

她轻轻说道:“乐,你爱我吗?”我笑着说:“傻瓜,怎么现在还说这些,我爱你,

我永远只爱你一个人。”她连忙说:“不,你听我说,如果你爱我的话,就离开我吧!

把我忘记,好好的活下去,这几年我已经过的很开心了,真的,我不要你剩下的日子一个人度过,

答应我......”我伤心的说:“求求你了,不要再说这些话了好吗?我不准你走,你一定要好起来,

我不能没有你。”她只是在重复说:“答应我...答应我......”


我无奈地说:“好好,我答应你,但是如果你好起来的话,我就会反悔的,知道吗?”她笑了,

最后一次微笑,看起来如此的迷人。她渐渐地闭上双眼,任凭我如何摇她、喊她,她再感觉不到了、再也听不到了。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房门,站在外面一动不动,我的心已经碎了,我的一切都随着她离开了,

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到她的微笑、再也听不到她深情呼唤我、再也闻不到她身上熟悉的香味,时间仿佛停止了,我眼前的一切都静止了,黑暗笼罩双眼。讲到这我问了苏菲一句:“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吧。”她说:“没有想到我们大酩酊酊网络写手也有这么感人的事,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会给我讲呢”

我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今天突然想说出来,现在好了心情好了一些。”

第3天我们就回到了公司上班了,苏菲很讲信用,给谁都没有说。


本文内容于 2009-7-6 17:58:48 被流星战火编辑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