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好想你,就在这一刻,坐在电脑前。


刚还满脑子的工作,清晰的思路,些微的烦躁与不安。突然之间,你的脸就像从天而降似的浮现在我脑海,让我不堪负重地喘息。思念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割破尘封的记忆,所有的所有的关于你的画面都翻江倒海的摊开在我眼前。


我看着QQ图像里你灰暗的头像,已无力去想多久没有与你联系,多久没有看见你了。


去年的这个季节,我送你离开,满眼的泪水在载你上路的车开走之后宣泄而下,我旁若无人的哭泣,像个迷路的孩子。


那时候的我,清楚地知道,再见,需要足够的等待岁月的勇气。


而你总是鼓励我,说你会回泉州的,要来看大哥哥,会来厦门看我。你也说,等你自己赚钱了,要请我去长春,带我去游东北。


我相信,相信有那么一天,你我会再相见。


当我看到毕业时你为我拍的照片,我就会想起你,连带想起那个伤害过我的人,想起那些眼泪和你安慰我的话。你总是说,我的命好,失去一个好的,也只证明会有更好的一个要到来,让我不必担心,你从来都不担心我会得不到幸福。


这我也相信,所以,我一直在等,怀着美好的愿望等待幸福地到来。


骞,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见面的次数却约等于0,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的数字。有时候约见,不是她要加班,就是我有事。但是就像哥哥说的,只要她幸福,对我们来说就够了。


我去崇武看过哥哥,哥哥生活的不太好,虽安逸,却无聊。我一度劝他放弃那份收入微薄的工作,出去闯荡一番。但哥哥似乎已经爱上了崇武的海,虽然有离开的心,却鼓不起离开的勇气。


晗晗还是那么古灵精怪,调皮又乖巧。五一节我去崇武露营,10点多哥哥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说小*姑姑来了。他哇一声哭出来,非闹着要来海滩见我,见面就抱着不肯放好似承受了太多委屈,直到陪我们玩到凌晨才肯回去睡觉。但他现在已经很乖了,我走的时候不再哭了,而是和我勾勾手指约定下次见面的协议。


我喜欢跑泉州,泉州雯娇在嘛。和她总是姐妹似的离不开,隔久了不见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见了面总是许多的苦水许多的话,一顿饭能吃几个小时。上次她来厦门,去爬南普陀,去海边骑车,才两天,可惜没有更多的时间陪她玩。


也许你想象不到的,我去溜冰场了。第一次去摔了两跤,但已经能自己一个人慢慢滑了;第二次就是上周末晚上去的,摔了N跤,到现在摔到的地方还疼着呢,但现在已经可以完全独立滑行了。呵呵,意外吧?


可是,突然想你了呢。想如果你也在厦门,我是不是会过得更有意思一点呢?你是那么地有活力,乒乓球,羽毛球样样拿手,教我们打篮球,还能弹得一手好钢琴。我有多么地羡慕你呢?


于是我学着欣赏花草,学着做几道拿手菜,学着修身养性,培养品味。


但却慵懒起来,看的书少了,动手写东西的时候更少了。即使气味相投的妮子逼着,我也懒得去想小说的进展和结局了。似乎全身的气力和灵气都耗尽了。


我在厦门有了自己的朋友,有了蟹,有了妮子,有好些个同学……慢慢地,人际圈拓展开来,生活丰富起来。可是,你知道的,我,总是那么地多愁,有时候,自卑地好似自己是一粒尘烟。


我知道的,你在忙你的学习,为下一轮的考研做准备,我也知道,凭着你的韧劲与坚持,你一定会成功的。


好无聊啊!在这个燥热的夏日午后,在微凉的空调房里,在电脑上偷偷敲打我的文字,述说我的情思。想这个时候的东北,该是什么样子的呢?这时候的你,正在做什么呢?


再过一个礼拜,我又要搬家了。来厦门不到一年,我已经是第四次搬家了。突然好怀念在学校的日子,至少,那时候不用体会社会的人情冷暖,不用饱受世态的炎凉,不用担心下一个夜,将在哪里栖身。


有时候很孤独呢!孤独的时候就会想起你,回想那些纯真的岁月和纯真的朋友。


正式挂牌上班已经一年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已经麻木地忘记了时间。失眠的时候,流泪的时候,而或午夜梦回,我总是在想,如果,如果我还在学校,如果我还是个孩子,如果我们都还不懂事,日子是不是会过得简单些,快乐些呢!


大家都背上了厚重的壳,一天一天长大变老,一天一天,拼命地、艰难地往前爬行。


外面的天有些阴暗,现在东北的你,过的好么?


本文内容于 2009-7-6 22:00:57 被盖天第一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