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未来的主人翁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56 321
导读: 早在一个多月前吧,有朋友说让我写点儿鲁迅作品的赏析。说实话,我自来不大喜欢“作品赏析”之类的东西,就以鲁迅的作品来说吧,至迟从初中开始,各种各样的赏析就读了许多,结果不仅作品,而且连鲁迅本人的面目也模糊起来了。最后才发现,原来还是要用自己的人生体验才能赏并且析。 但最近出的几件事让我想起了鲁迅的《狂人日记》,觉得倒是可以说几句。 《狂人日记》是鲁迅得以成名的作品,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具有现代形式和思想的小说。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从中学语文课本上看到的,鲁迅自己说这篇作品“意在暴露家族制度和


早在一个多月前吧,有朋友说让我写点儿鲁迅作品的赏析。说实话,我自来不大喜欢“作品赏析”之类的东西,就以鲁迅的作品来说吧,至迟从初中开始,各种各样的赏析就读了许多,结果不仅作品,而且连鲁迅本人的面目也模糊起来了。最后才发现,原来还是要用自己的人生体验才能赏并且析。


但最近出的几件事让我想起了鲁迅的《狂人日记》,觉得倒是可以说几句。


《狂人日记》是鲁迅得以成名的作品,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具有现代形式和思想的小说。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从中学语文课本上看到的,鲁迅自己说这篇作品“意在暴露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我们的老师也是这么教的吧。但我绝的包括我本人在内,大概对这个“礼教的弊害”认识的还远远不够。


家族,我们也可以把它归入礼教的范畴,三纲五常就是规定了从一个核心家庭到整个社会的行为规范。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服从。至于服从谁,根据你在不同关系中的不同位置来确定。因此,我们在这里主要讲礼教。


《狂人日记》中有几处我觉得是我们常常忽视的,或者我们愿意忽视以免自己难堪。比如:


“他们——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这里的他们指的是村子里村民,从表述看,大约不如狂人昆仲那么阔气,都是底层劳动人民。然而他们看到踢翻了古久先生陈年流水簿子的狂人,却是目露凶光,恨不得也要来咬一口。


“大哥正管着家务,妹子恰恰死了,他未必不和在饭菜里,暗暗给我们吃。

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妹子的几片肉,现在也轮到我自己,……

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


这几句尤其令人恐惧,可以和上面对劳动人民的表述一起来看。劳动人民当然是封建主义的受害者,狂人也是,但同时狂人比受害的劳动人民如李自成之流进步的方面也表现在这里:他自觉地发现了自己不仅是受害者,同样也是加害者!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啊!


我们反对,我们革命,首先作为牺牲的不是敌人,而是我们自己!


比如说最近闹出大事来的高考状元改民族的问题,他的身为招生办主任的父亲说是妹妹搞的,孩子不知道;状元本人也说自己不知道。各位可有人相信吗?反正我是不信的。


事实说明,这个孩子虽然不大,但已经开始坐上吃人的宴席了。当然,这次表现太突出,结果砸了锅,没吃上。


问题是,即便真如他所说,事实上没有加分,也已经是状元了。那么,这么优秀的学生,为什么还要用欺骗手段获利呢?


答案我想很简单,在这场宴席中,每个人都既是食客又是食物,都同时在吃与被吃之中。区别只在于是吃得多、吃得好,还是被吃多,被吃得惨。你看那些底层的村民受尽欺凌,但欺凌他们的这个秩序同时又带给他们欺凌别人的权利与便利,所以他们对破坏这种秩序的人的愤恨,是远超过欺凌他们的人的。


因此,尽管这个学生自身就已经很优秀了,但为了保障自己可以多吃、早吃、吃饱、吃好,他和他的家人还是选择了欺骗的手段。但是,这种欺骗手段究竟是不为这场宴会所允许的呢?还是参与这场宴会的潜规则呢?我还没有想清楚。


总说别人也不好,我说说自己。


我,以及我的一些朋友,总是受到一些人的指责,说你们满口民主人权,其实自己净占便宜。想想这也倒是实情。就以我来说吧,我是单位基层的业务管理者,同时还是基层党总支的委员,同时还是基层工会的委员。这三个头衔其实都不是干部,更谈不上领导——这可不是我谦虚,更不是自我辩护,因为干部和领导是有规定的,——但是占便宜的机会还是有的。


比如我以前说过深入学习实践活动中,开总支会,书记让大家想想怎么搞活动,我首先提出的就是黄果树、白洋淀,实在没辙了才提出去CBD。坦率地说,这都是出自我的私心。可是为什么不呢?假如我没这个提建议的权利,或者我连党员都不是,别的委员就不提这些建议?他们提的就会是诸如用一个下午集中在一起学习文件?我认为根本不可能!当然,集中到京郊的培训中心倒是可以的,但即便如此,如果只去培训而不发购物券,你看看有几个货真价实的党员愿意!


再比如说我最近参加的工会培训。我代表我单位为广大职工参与,在海滨前后三天,只有一个半天(也就是一上午)是培训,也就是坐在一起听报告,时长三个小时。其他时间都是在游览,或者叫参观比较好。就是这三个小时吧,连作报告的工会主席都笑着说“大家坚持一下”。那么,我应该出来抵制这种华而不实的培训吗?难道我说这样培训不好,就不会举行了。我看唯一的可能是遭一顿白眼,然后从此被踢出各类委员的队伍!


在这里顺便插一句,说起广东什么法院公款出国考察的事,很多人很愤慨,我就不以为然,连关心都懒得关心,要说感想,倒是有点儿吃惊:这算什么啊?!像我这种小人物利用公款吃吃玩玩也就算了,你们一帮大檐帽还他妈这么土,真是低级!白混这么多年了!


说实话,我就觉得谁要是为这件事大动肝火,实在老土!要不就是三十年前因为贪污进去了,前两天刚放出来的倒霉鬼。


这里,我再说回到别人,比如说邓玉娇。对于她的事情,我是坚定的站在她一边的。但是这里我想在更大的范围内谈一谈。


邓贵大去了雄风宾馆梦幻城,就要找“特殊服务”。他怎么会想起在这里要找呢?为什么在被拒绝后恼羞成怒欲行强暴呢?我想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就是在梦幻城,“特殊服务”不是什么“特殊”的事。


当地有干部接受采访时说,梦幻城是当地很多干部都常去的地方。为什么?难道真的就是唱唱歌、洗洗脚?


我可以把话再说明白一点儿,正是因为存在着普遍的、根本不特殊的“特殊服务”,梦幻城才能吸引到大量或招商引资或负责其他工作的干部和他们的伙伴光顾,也才能使邓玉娇这样不提供“特殊服务”的服务人员找到自己的饭碗。


其实,邓玉娇也是在这场宴席之中,只不过她能分到的极少。假如她和她的小姐妹们聊起今天哪一个女孩子和那一个干部出去了,她们会义愤填膺吗?


再换一个角度,如果邓玉娇当时就从了邓贵大呢?她会被很多人耻笑吗?


再说那个重庆高考状元,假如没被揭露,他以后进入社会,平步青云,会是一个正直的人吗?宴席一旦开始,就会越吃越顺嘴。


想到这里,前景未免使人绝望:我们难道就这样一直在吃与被吃中循环下去吗?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正如鲁迅在写《狂人日记》时,还带有进化论的启蒙主义思想,总觉得年轻人要比老人好,以后会比现在好——将来容不得吃人的人。但是究竟该怎么走向这个没有吃人的将来,鲁迅不知道。然而到了《彷徨》,看看魏连殳,便可知道鲁迅的进化论动摇了,《狂人日记》里宣扬的立人的观点动摇了。


“救救孩子”,就像是铁屋子中先惊起来的人,垂死中绝望地呼号。50多年后,一个姓顾的人,在孩子和他断绝一切关系之后,于临终写下的遗嘱里说“祝福我的孩子们”,这更是一个父亲和一个革命者痛苦的呻吟。


但我们不是要谈爱国吗?很多人到今天还觉得将来一定好,但我没这么乐观。1000年前你不进步没什么,因为大家都在原地跺脚。但现在,不进则退,你原地打转,就等于把领先的权利拱手交给别人。当人家一代更比一代强的时候,我们的孩子有忽然穿着2000年前的衣服摇头摆脑地背诵“人之初”了,他们不还是下一道菜,或者下一批海乙那似的野兽吗?!


那么究竟该如何是好呢?第一,用道德是肯定不行的。在这场宴席中,你如果放弃吃的权利,那剩下的就是被吃了,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第二,闭上眼说梦话是没用的,当然,如果这能让你觉得舒服点儿,你请便。


还是那句老话,靠制度。听起来老生常谈,但我们的改革,还有以前的变法,究竟是为什么呢?还不是为了建立制度。


那么,制度为什么这样重要呢?就是因为它的强大的约束力。没有这种约束力,狂人治好了病,就去某地候补,做新的食客了;而有了这种约束力,就会产生具有新思想的一代人。


当然,这种制度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期的积累,要打破维护吃人宴席的秩序——在欧洲,用了四百多年。


否则,也许什么时候,我们的孩子在被嫖宿的时候,也许会轻声哼唱着我们都唱过的歌:“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而在一旁数钱的“妈妈”,就是当年被嫖宿的学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