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2)

信周 收藏 3 1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木猜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拿着一个水壶迅速走到唐伟桦身边,抓住他的手腕,举起水壶冲洗唐伟桦的手掌。 铁蛋他们三个人都围拢过来,只见唐伟桦的整个手掌又红又肿,如同被马蜂蜇了一样。 在清水的冲洗下,唐伟桦感觉疼痛稍微减轻了一点,但还是很痛。他咬着牙,身体不停地哆嗦着。 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木猜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拿着一个水壶迅速走到唐伟桦身边,抓住他的手腕,举起水壶冲洗唐伟桦的手掌。

铁蛋他们三个人都围拢过来,只见唐伟桦的整个手掌又红又肿,如同被马蜂蜇了一样。

在清水的冲洗下,唐伟桦感觉疼痛稍微减轻了一点,但还是很痛。他咬着牙,身体不停地哆嗦着。

木猜边给唐伟桦边冲洗边解释说:“你们一定要认清那棵小树,它的名字叫树火麻,也叫咬人树,如果不小心碰到它的叶子,立刻就会感到火烧火燎的疼痛。这里的野象都怕这种小树,见到树火麻后都会绕道走。大象触到它的树叶也会被蜇得嗷嗷直叫,何况是人……”

听木猜这么说,几个人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赶紧像躲避瘟疫一样远离了那棵小树。

蓝沁焦急地问木猜:“木先生,有没有什么办法止住疼痛?”

木猜摇摇头说:“没有很好的办法,树火麻的叶子上有毛刺,人碰到叶子后,叶子上的毛刺就会扎入人的肌肉中,分泌一种生物碱,使人火烧火燎地疼。这些从扁担藤里流出来的水呈弱酸性,用这种水冲洗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木先生,我的手要不要紧?我怎么感觉手指都不能动了?”唐伟桦气喘吁吁地问。

“都肿胀成这个样子了,肯定不能动了,要想完全消退下去,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看着唐伟桦疼痛难耐的样子,铁蛋在一边偷偷乐,心想唐伟桦刚才还说这里是绿色宝库,看来这宝库里面不但有宝贝还有危险,看来自己要特别小心才行。

突然出现的意外伤害,不仅让唐伟桦感到疼痛难忍,还让他的心惴惴不安起来,他似乎预感到危险的临近,于是忍着疼痛问木猜:“这里距离边境线还有多远?”

木猜走到向导身边,用土语跟他交流了几句,然后对唐伟桦说:“我们已经接近边境线了,再有两个钟头天就要黑了,我们刚好利用黑夜穿越过去。”

“边境线上会不会有巡逻的士兵?”蓝沁担心地问。

木猜笑着说:“这里的边境线不是你们在电影里看到的日本鬼子的封锁线,有铁丝网、碉堡、装甲车什么的。边境线就是每隔一段距离有块界碑,其他什么都没有。巡逻的边防军倒是有,不过间隔几个小时才巡视一次,我们只要注意一点就不会被发现。”

“那我们赶快走吧,没过边境线我总感觉不安全。”唐伟桦催促道。

“唐哥,你不要紧吧?”蓝沁掏出手帕给唐伟桦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还死不了。”钻心的疼痛让唐伟桦心烦意乱。

向导还是一言不发,拿着砍刀在前面开路前进。从上路开始,铁蛋就没有听向导说过一句话,心想这个人是不是不会讲中国话。向导的脸同森林里千年大树的树皮,不带有丝毫的表情,让人猜不出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第二天上午,一行人在向导的带领下从森林中走出来,他们已经远离边境线进入了金三角的区域。

当得知自己脚下的土地已经不属于中国的时候,唐伟桦终于松了一口气。铁蛋却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忽然远离了亲人,远离了师傅,他知道后面的路只能靠自己了。

唐伟桦被咬人树蜇伤的手掌肿胀得像一个紫茄子,麻木得失去了知觉,感觉不到疼痛了。现在他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脚步也轻快了许多,紧跟在向导后面,不时地催促着其他人。

铁蛋的脚步反而沉重起来,人也落在了后面。从唐伟桦逃跑开始,他就与猎人总部失去了联系,心里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他不知道以后他该怎么做,只能茫然地跟随唐伟桦逃出边境。当他真正身处异国他乡之后,他突然想到今后自己将要一个人面对这帮坏人,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变得沉重起来,人也落在了后面。

金三角这边多是高山峻岭和森林,不过唐伟桦感觉比在境内的森林中穿行要容易很多。因为到了这边不用再躲躲藏藏了,从心理上就有种轻松感。

金三角这边的正规道路虽然很少,但是马帮留下的小路却非常多,四通八达连接着大山里的每个山寨。每到收获鸦片的季节,大大小小的马帮就穿行在这些山林的小道上,把山民们收割的鸦片膏收集起来,运到南部毒枭的控制区,然后加工生产海洛因。

接近中午的时候,木猜主动提议休息一会儿,大家喝点水,吃些东西,过境后他就不再催促着赶路了。他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没有法律的自由地区,早一天到达,晚一天到达都无所谓了。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道山梁,一侧是悬崖,另一侧是长满树木的山坡。悬崖下面是条江,他们就是沿着江岸一直朝西北方向行进的。

铁蛋因为常年在山上放羊,在山里辨别方向的能力很强,任何时候都不会迷路。无论多复杂的山林小路,只要走过一次就能记住。

从唐伟桦带着他们逃离阔州开始,铁蛋就默默地把他们走过的路刻在了大脑中。当他从唐伟桦的嘴里得知要去金三角后,心里就产生了一个念头,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回去,无论如何都要回去。所以他把走过的每条小路都记在心里,他之所以走在后面也是为了观察周围的参照物。

听到木猜让他们休息一会儿,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找地方坐下来。经过两天的长途跋涉,大家都累得疲惫不堪了。

安建没有坐下,他一声不响地把自己的背包放在铁蛋身边,然后转身走进了树林里。

铁蛋猜想这个家伙一定是内急,跑进树林里方便去了。铁蛋拧开水壶盖,刚要举起来喝口水,猛然听到树林中传来一声惨叫,很显然是安建在叫声。

几个人都不由自主地站起来,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朝传出声音的地方跑过去。

只有蓝沁和向导依然待在原地没有动,恐怖的叫声已经把蓝沁吓坏了,她不敢再跑进树林里。而向导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脸上不带任何表情,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铁蛋跟着木猜和唐伟桦跑进了树林,在一处低矮的树丛后,只见安建弯着腰,一只手扶住身边的树干,另外一只手捂住小腿,脸庞痛苦地扭曲着,嘴里不住地呻吟着。

“安建,怎么了?”唐伟桦急忙问。

“我……我被蛇咬伤了……”安建痛苦地说道。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