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 第十四章 大闹总督府(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载着东方焜他们几个人的渡船,在伊洛瓦底江上航行了一段时间后,又调转船头开始向回去。

不过渡船并没有回到原来的那个码头,而是寻找了一处平坦的江边靠了岸。年轻的水手把供汽车上下的跷板放下,霍雄飞将吉普车开到了江岸上。轮渡突突地又离开了。

让几个人好奇的是自始至终霍雄飞都没有与两个船员搭话,他们之间似乎有着非常好的默契,根本不用语言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望着离开的小轮渡,阿强忍不住问霍雄飞,“老霍,人家帮了咱们这么大的忙,你怎么没有给人家钱?”

“靠,照你的意思我还要跟你要钱对不对?”霍雄飞的一句把阿强顶的直翻白眼。

随后霍雄飞手一扬,一根烟卷飞起来,然后准确无误地被叼在了嘴里,紧接着手一甩,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声,手里的打火机盖翘起的同时,一团火苗也燃烧起来。一连串的动作既熟练又潇洒,看他抽烟简直是享受。

东方焜注意到霍雄飞使用的打火机是Zippo牌的,这可是美国大兵的最爱,几乎是人手一只Zippo。虽然不吸烟,但是他的口袋里也有一个,这是在海军陆战队时养成的习惯,好像没有一只Zippo就不算是男人。

霍雄飞狠吸了一口烟后,见阿强被自己顶的说不出话来,于是笑着说:“兄弟之间帮个忙,如果给钱还不如给一枪,你说是不是?”

“我记得你原来给老爷开车的时候,很腼腆温和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变得跟个土匪差不多了?”阿强忍不住回敬了一句。

“所有在史迪威公路上开过车的人都变得这样了,随时随地都在跟阎王爷打交道,你能腼腆得了?”

东方焜知道霍雄飞的话不假,因为他也在战场上经历过生死的考验,什么样的人从那种残酷的环境过来,也会变得跟霍雄飞一样。

“霍大哥,咱们下一步去什么地方?”东方焜走到霍雄飞身边问。

“先去我住的地方休息一下,你看怎么样?”霍雄飞用商量的口气问东方焜。

苏冲一直憋着件事情没问,趁此机会急忙问慈梦薇,“慈小姐,天虎哥他们去什么地方了?你们不是一起来的密支那吗?”

这个问题也是东方焜想知道的,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问,现在见苏冲提出来,他也侧脸看着梦薇说:“不错,他们是不是也被抓了?”

“我们到密支那的第二天,大家在吃过早饭后都不知不觉地昏迷了,估计是被人在食物里下了药,等大家醒过来后,才知道被关押进了总督府的监狱里……”

“妈的,是那个混蛋干的?”苏冲一听就急了。

东方焜心里明白,一定是凌峻峰跟那帮外国人干的,他回头看着霍雄飞问:“霍大哥了解总督府监狱的情况吗?”

霍雄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对东方焜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去我的住处,我会找朋友打听他们的情况。”

东方焜一听也对,于是招呼大家上车,先去霍雄飞那里安顿下来再商量办法。

霍雄飞的住处在郊外,紧靠在森林边,一个大大的院落,院子的中间坐落着一排简易的木头房屋,院子里还停放着五六辆卡车和两辆吉普车。

有几个身穿工作服的年轻人,正围着一辆打开发动盖的卡车忙碌着,见霍雄飞从吉普车里下来,纷纷跟他打招呼。

霍雄飞对一个年轻人大声说:“小李子,烧壶开水送到我屋里来。”

几个人跟随着霍雄飞走进一间屋子里,房间内摆着一张办公桌和几张竹编椅子,看摆设像是一间办公室,只是有些简陋而已。

霍雄飞招呼大家坐下后,主动地向东方焜介绍说:“日本人投降后,我们十多个南洋技工就留在了这里,大家推举我当头,成立了一家货运公司,主要是替当地的宝石矿主向曼德勒和其它地方运送翡翠玉石什么的,也算是押镖的……”

听霍雄飞说到这里,东方焜好奇地问:“你们为什么不回国,或者回南洋,应该说环境都要比密支那好一些,干嘛要留在这里?”

东方焜的问话让霍雄飞沉默了下来,脸上流露出沉重的表情,这个问题好像勾起了他心灵深处的痛楚。霍雄飞又习惯性地摸出一支烟,这次点烟的时候没有那么潇洒,手似乎有些颤抖。

霍雄飞点燃烟后的第一口总是吸得很深,然后这支烟就一直叼在嘴角再也不拿下来,直到吸完。

长长地吐出一口烟雾后,霍雄飞语气沉重地说:“我们这些南洋技工一共有三千一百多人,前后分九批回国,我是第二批来的,我们这一批技工四百多人,等到抗战胜利后就只剩下了我们十多个,其他人都死在了这条‘抗日生命线’上……”

说着话霍雄飞起身走到后面的窗户前,他用力推开窗户,指着外面说:“我们一起来的好多兄弟都埋在了这里,所以活下来的人最后都不想离开了,大家都留下来陪伴这些长眠在这里的兄弟们。”

东方焜站起来走到窗边向外望去,眼前的情景把他惊呆了,他的心灵突然间受到了巨大震撼,他无法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一瞬间理解了霍雄飞为什么会留在这里。

只见房屋后面的空地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头,足有好几百个之多,每个坟墓前竖立着一根劈成两半的木桩,上面用鲜红的字迹写着每个人的名字。忽然间看到这么多的坟墓,没有一个人不感受到震撼。

坟场的周围有一圈简单的篱笆墙,靠近篱笆墙的地方都杂草丛生,但是这些坟墓周围却整理的干干净净,看得出有人经常在收拾着这些坟墓。

东方焜注意到有些坟墓好像是新的,他有些好奇地问:“霍大哥,埋在这里的都是南洋技工?”

“绝大多数是,也有些是中国远征军的将士,最初的时候这里只埋葬着百十个南洋技工,后来我们逐渐把散落在史迪威公路边的一些兄弟们的坟墓迁移到这里,有些没有人管的远征军士兵的坟墓,我们也一起挪到了这里。都是炎黄子孙,为了民族的利益牺牲在异国他乡,把大家埋在一起也有个伴,不会变成孤魂野鬼……”

霍雄飞的话还没讲完,大家忽然注意到慈梦薇已经是流泪满面了,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看着霍雄飞疑惑不解的眼神,东方焜急忙解释说:“梦薇的父亲也是一位远征军的将士,为了掩护远征军从野人山撤离,亲自带兵阻击日军,后来失去了联系,直到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东方焜的话让大家都肃然起敬,霍雄飞走到梦薇面前轻声问:“请问令尊如何称呼?在那支部队服役?”

梦薇止住悲伤,用手帕擦了擦眼泪说:“我父亲叫慈煜恒是远征军第六军新编39师的副师长,不知道霍大哥听说过没有?”

霍雄飞想了一下,然后摇着头说:“没有,没有印象,大撤退的时候许多将士进入野人山后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哎,有六万对将士把命留在这里,有许多人根本就找不到了,没有人知道他们被埋葬在什么……”

“不,我爸爸没有死,他还活着。”慈梦薇语气肯定地说,她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

“你怎么知道你父亲还活着?”霍雄飞惊讶地问。

“这是个秘密,现在还不能说。”

梦薇的话让大家都不能理解,霍雄飞又问:“能告诉我们,你父亲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爸爸就在野人山中,这也是我来这里的目的。”说话的时候梦薇露出坚毅的神情。

东方焜和阿强因为听老兵讲过慈梦薇的故事,所以对她说的话不感觉奇怪,知道她跟随来就是为了找父亲,但是他们并不认为梦薇的父亲还活着,因为她爸爸如果还在人世,应该会跟她联系,这只是她个人怀有的一个梦。

“咱们先暂时不说野人山的事情,先考虑一下如何把天虎他们救出来。”说到这里东方焜转身看者霍雄飞,“霍大哥,麻烦你想办法把总督府监狱的情况摸一下,咱们再研究营救方案,你看怎么样?”

“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安排这件事,你们现在这里休息着,我很快就会回来。”说完,霍雄飞转身出去了。

东方焜走到门口,见霍雄飞上了另外一辆吉普车,很快就驾驶着车离开院子。这时那个叫小李子的年轻人提着两个水瓶进屋来给他们送水。

东方焜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他转身对慈梦薇说:“梦薇,麻烦你件事情可以吗?”

“东方老师太客气了,有事情您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做到就可以。”梦薇爽快地说。

“在酒吧的时候,我的手掌撞在地板上受了点伤,写字有些不太方便,想请你代我执笔写封书信,你看可以?”

梦薇不假思索就答应了,“没问题,书信是写给谁的?”

“我想给凌峻峰写封信,主要是想规劝他,不要再助纣为虐了,有他这样的校友我感觉很难堪。”

阿强听东方焜受了伤,急忙过来抓起东方焜的右手,关切地问:“少爷受伤了,要不要紧?”

东方焜急忙把胳膊抽出来,连声说:“没事,没什么事,就是肌肉扭伤了,休息两天就好了。”

办公桌上有纸笔,梦薇坐到桌边把纸笔都准备好,然后说:“写什么内容?”

“我口述,你只管写就可以。”

东方焜稍微沉思了一下,随后开始口述信的内容,梦薇快速而又流利地书写着,清秀的字迹跃然纸上。

十多分钟后书信就写好了,梦薇拿起信递给东方焜,微笑着说:“请老师过目。”

东方焜一句没说,接过信默默地看着信纸上的字迹,很快脸上浮现出怪异的表情。

阿强在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我看少爷是瞎子点灯白费蜡,跟那个畜生有什么好说的,他如果能回心转意就不是畜生了。”

东方焜没有理睬阿强,他仔细的看了一会,随后把信纸折叠起来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站起来对梦薇说:“梦薇,咱们出去走走可以吗?”

“好啊,就去后面看看那些勇士们的墓地怎么样?”梦薇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我也一起去。”阿强也站起来。

没想到东方焜制止了阿强,“你陪苏大哥在这里休息,我跟梦薇有话要说。”

阿强马上撇了一下嘴没有做声,等东方焜和梦薇走出门口后,苏冲马上笑着说:“兄弟,你怎么不看火候,这个时候怎么能跟在后面当电灯泡,你是自找不痛快。”

“哎,”阿强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我就是担心他们在一起出事才要跟着的。”

“东方公子和慈小姐郎才女貌,天生绝配,有什么好担心的?”

阿强没法跟苏冲解释,无奈地摇着头坐在那里不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