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文小力回到军部已经是二十一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头上、胳膊上、脖子上裹着绷带的黄海峰。

这个场面让党育明十分意外。

“小力,怎么回事?杨司令呢?”

“大当家的,我们被鬼子打散了,杨司令,陈司令下落不明,现在我就收拢了这五六百人儿,要不是文营长他们过来我们就让鬼子包圆了。”

这话听的党育明几个人一头雾水。这时,文小力接过话头,“我们到商定的接头地点的时候他们还没到,我就让人四下搜索,结果在一个山坳里碰到他们的,他们五百多人被分成四股的一百多个鬼子压在沟里动不了。那些鬼子也不往前冲,就在那里盯着他们,我带上从背后一顿猛揍,把一股鬼子全撩那儿了,剩下那些鬼子一看不对就往山里跑。我怕有意外就没有追,只是把他们带到了接头地点。这五六百人全是轻伤员,我问了一下说是杨司令带人把鬼子引开的,不知道怎么的他们被鬼子发现了。我把他们都安置在零号营地了。”说着文小力向党育明使了个眼色。

“黄政委,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回头我派几个医生过去,给大家好好看一下。”随后叫过警卫员,让他带一个排护送黄海峰和两个医生,带些药品去零号营地。黄海峰出门后,党育明小声告诉警卫员到了营地后把他们看住了,借口周围有地雷不许他们出营地。

送走了黄海峰,文小力回到屋里,对党育明和程飞鹏说道:“我觉得这些人有问题,已经把我们营全都调到零号周围了,他们身上没有多少弹药,武器居然很齐全。我在那边留了四十多人和一部电台,告诉他们没有紧急情况不要发报。只管收就是了。这些人身上的伤处理得都非常好,看上去挺专业的。我印象中一军没有象样的医生了。”

“你怀疑他们是敌人派过来的?”

“有这种可能,这里基本没有熟面孔,口音也比较齐。行军途中我已经借口帮助他们减轻负担把重武器和电台收缴了。但是我怀疑他们还藏有别的电台。那个电台我让人带过来了,政委你检查一下。”说着让人把一部美式电台带了进来。

“噢,我看看。这东西以前还真没见过。这个东西应该不是普通日军装备的,从他们被敌人打的那样子来看,也不象是缴获的。你们一路上有敌人飞机靠近没有?”程飞鹏一边检查电台一边问。

“没有。我就带了二十多人护送他们回来,一路上没有任何敌人骚扰,路上连敌人的巡逻队都没有遇到。而且从这些人行军的速度来看他们的身体素质非常好,不象是长期挨饿的。”

“好,你处理的很好,你确信他们身上没有重武器了吗?”

“没有了,在进营地前我让人把所有武器都卸了点东西下来。”说着,文小力把一口袋各种零件倒在桌子上。

“你现在去后勤领两百颗地雷,把零号营地给我封了。”

“军长,你估计又是匡义平搞的鬼?”程飞鹏在边上说道。

“我估计是。这小子抓住了黄海峰,他也知道我念旧,就让他把人带进来。我倒要看看他能做出什么妖来。对了,小力,他们拿的都是什么枪?”

“九九居多,有十多挺机枪,还有九十多支二十响和王八盒子。那几挺机枪肯定是响不了,最多就是那三十多条二十响可以起点支援作用。对了,缴获鬼子的武器我让人送过来了,一会您去看看吧,跟以前不大一样。”

“你现在就回营里,一定要看住了,在四周把高机给我架好,我怀疑这一两天他们就要空投。既然有人给咱们补充武器弹药倒是好事儿。”

晚上,去零号营地的医生回来了,据医生讲这些伤员的情况大部分非常好,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只有十多个重伤员,现在需要做手术。那些轻伤员的伤在来之前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处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晚上,电台收到杨靖宇的电报,说已经和接应小队汇合,将于近日到达蒙江地区,预计有九百多人。接到电报后,党育明马上回电询问了黄海峰的情况,杨靖宇回电说他在战斗中失散。

二十三日早上,文小力来到军部,报告说昨天晚上果然有飞机到零号营地附近活动,营地里有人向天上打了一发信号弹,随后飞机投下一个照明弹观察了一会儿后,丢下了五个降落伞,其中三个落在营地外面被二营截获。里面是一些七七步枪弹、冲锋枪和枪弹,还有一些手榴弹和其它物品。其中一个包里有一部电台。营地里的人晚上有企图离开营地,被地面炸死好几个,就退了回去,也没有找二营询问。而二营什么也没有问,只是重新设置了地雷,并做了一些警示标志。

二十四日晚,敌机果然而次来空投,这次地面上有四道手电光柱,而敌机的高度也很低。当飞机临进的时候,文小力让人打了四发照明弹,一下就把一架运输机罩在里面,地面上的高射机枪迅速开火,运输机一头栽到了营地外面的树林里。二营迅速派出一个排扑灭了即将燃起的火,并冲进机舱,把里面的东西和五个摔晕的人抢了出来。随后,二营用在零号营地的出口设置的火力阵地也进入战斗状态。文小力则马上用电台通知了党育明。

党育明接到消息之后下令,先不要进攻,马上突审被俘的飞行员,随后命令三营马上从二号和三号营地出发增援二营,一营和军直部队做好战斗准备,特别是防敌空降作战的准备。但是直到天亮,也没有敌机出现,零号营地里也没有电台工作的迹象,只是在营地里修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直到晚上,营地里的人也没有冲出来,二营也没有往里冲。

晚上,又有一架飞机过来,二营学着昨天营地里的样子在三号营地附近向天上发信号,飞机投下二十个降落伞。

第三天白天,零号营地里的人点了几堆火,并在地上摆了对空联络板。文小力问了身边的中国战士,知道了那个联络板是让敌机对营地四周轰炸后,下令用迫击炮把敌人的火堆炸散,并把联络板都炸飞了。随后命令在另外一处设置了相同的联络板。

两个多小时后,四架轰炸机对零号营地实施了轰炸,之后四架运输机在摆放联络板的地方投下了十多个伞兵和一批弹药箱。

这些伞兵一落地就被人用枪顶着脑袋做了俘虏,还有几个因为落地比较远,因为无法控制直接被地面的高射机枪击毙。

随后,文小力逼着空降下来的电讯兵要求敌人空投一些迫击炮和弹药。大约两个小时后,四架运输机又飞临零号营地上空,投下了十多个伞兵和三十来个箱子。这十多个人自然又成了俘虏,随后文小力押着这些被俘的日军到营地门口劝降。

下午,营地里的人想冲出营地,但是被机枪打了回去,丢下了一百多具尸体。傍晚,黄海峰举着白旗走出了营地,说是要见火龙进行谈判。被文小力用力抽了两个嘴巴之后就改口说商量投降条件。文小力直接告诉他,如果三十分钟内不投降,就往里面丢氢氰酸手榴弹。十五分钟后,营地里活着的四百多人排着队走了出来,交出了武器。这时文小力才明白党育明只在营地里留一天粮食的原因。里面的人走路都打晃了,再饿一天不用打他们也完蛋了。

这伙人投降之后,文小力和陈林清马上组织人把里面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零号营地,离开前用伞兵的电台呼叫增援,打算再骗敌人空投一些弹药,结果被敌人识破了。文小力心有不甘的带着俘虏前往龙潭营地,而陈林清则带着三营回到了三号营地。临走,文小力又让人把四枚没有爆炸的炸弹拆了引信带给兵工厂。

到了龙潭营地,把俘虏交给管训队,物资交给后勤部,文小力走进了军部。

“军长,你怎么知道敌人一定是用空投的方式增援的?”

“很简单,这个主意肯定是匡义平出的。因为鬼子来干的话不会派这么多人。他这么干是做了两手准备,一是可以直接到我们的核心营地,就里应外合,打我们个措手不及;一旦没有进入我们的核心营地,黄海峰至少要见我一面,那么由他们配合空降部队在黄海峰的带领下突击我核心营地。这六百人如果依靠空投补给物资的话六个架次就足够了,再加上空投部分伞兵,十个架次也就足够了。我猜上次我们把他手里的飞机祸害的差不多了,鬼子不可能给他太多飞机,所以他只能冒险。另外他还想着实在不行就让这些人牵线和我们谈判。”

话音未落,一个参谋进来,说黄海峰有军长的亲笔信,必须当面递交。

“我说什么来着,这就来了。你过一会把他带来吧,其它人的口供出来没有?”

“还没有整理。正在加快进度。”

打发走参谋,党育明详细询问了战斗过程,又把可能出问题的地方与文小力核对了一遍,确认俘虏沿途没有做下明显的标记,这才放心。

时间不长,赵树明拿着整理好的审讯记录回来了。

“军长,一开始回来的那六百来人除了十多个不能出声的重伤员是抗联伤员之外都是伪军匡师团的成员,匡义平现在是师团长了,下辖伪军五个步兵旅,两个骑兵旅,一个日军战车大队,一个日本山炮大队,一个日本空挺队(大队编制),共计两万一千余人。各旅都是以日军一个步兵中队加一个炮小队编入两千左右伪军而来。另外他手里还有两个伪宪兵连,日军一个宪兵中队,和特高课一个别动队。这个别动队的情况他们都不了解,这些人都是步兵第三旅的。那些伞兵是这个师所属的第三特别空挺队的,这个空挺队一共有一千人左右,除了日军之外,里面还有三百多伪军和三百多朝鲜人,五十多个白俄。匡师团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防止我们破坏日军的后方补给设施,特别是铁路和仓库。”

这时参谋进来报告,说黄海峰来了,党育明让把人带进来。

“黄政委,或者我应该叫您黄队长,您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党军长,这个是匡师团长给您的信。我们这次来没有恶意的。”

“噢,这话我信。信不忙看,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回事。”

“唉,已经走错了就没有什么好说的。自己脚上的泡是自己走出来的。自从跟杨司令北上之后仗越打越不顺,连着吃亏,十五军也垮了。南下的时候,在奶头山分兵,我负责带一个连引开敌人,结果我们一下就日本人的伞兵打散了,我也负伤被抓住了。是匡师长出面把我保出来的,他讲以前你们是同事,想让我劝您跟他一起干;如果我不答应他说就让我尝一遍十大酷刑。”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多月之前。”

“你这个特遣队是什么时候成立的?”

“十五号。我们是十六号就开始在那个地方等你们派人过去的。”听了这话,党育明和程飞鹏互相的了看,感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那么求援的电报是谁发的?”

“我不知道,应该是杨司令发的,但是据说匡师团长现在能破解杨司令的电报。但是你们这边的电报他破不开。”

“你这么死心塌地地跟着他还有什么原因?”

“匡师团长说了,如果我有任何异动他就把我送给杨司令,而且跟着他就能收复故土,让人民过上好日子。”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有事我还会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