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在联合国的故事: 海外华人华侨翻译将全部荣休

jianghuisioc 收藏 2 525
导读:三十八年,对于联合国中文处的翻译来说意味着一个时代。确切地说,随着二0一0年的到来,中华人民共和国自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联合国中文处征聘的海外华人华侨翻译即将全部荣休。   中文处作为联合国的所属部门,其工作人员作为联合国的雇员,并不属于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他们负责将联合国文件从其他五个联合国官方语言译成中文,有时也负责把中文翻译成联合国其他官方语言。   一九六九年就进入联合国中文处工作的陈达遵先生回忆,虽然中文与英、法、俄、西、阿等其他联合国官方语言是平等的,但在

三十八年,对于联合国中文处的翻译来说意味着一个时代。确切地说,随着二0一0年的到来,中华人民共和国自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联合国中文处征聘的海外华人华侨翻译即将全部荣休。

中文处作为联合国的所属部门,其工作人员作为联合国的雇员,并不属于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他们负责将联合国文件从其他五个联合国官方语言译成中文,有时也负责把中文翻译成联合国其他官方语言。

一九六九年就进入联合国中文处工作的陈达遵先生回忆,虽然中文与英、法、俄、西、阿等其他联合国官方语言是平等的,但在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之前,当时的“中国代表”以擅长英语为荣,舍弃规定可用的中文不用,无形中贬低了中文在联合国的地位。

当时中文处士气低落,一位老同事甚至私下对陈达遵说,“这不是你们年轻人该来的地方。”

据陈达遵回忆,这种情况在一九七一年底开始改变,“新来的中国代表不但一概用中文发言,还坚持阅读会议文件的中文译本。后来大会应中国代表团要求,通过决议规定所有文件的各种语言文本必须同时分发。”中文处的工作气氛顿时从松散变成紧张,从消极变为积极。

与此同时,一夜之间,精通中文兼通英、法、西文等联合国其他官方语言的翻译人才变得奇货可居,鉴于中国大陆当时的教育情况,无法提供足够的合适人选,联合国不得不在海外公开招考中文翻译。

据一九七二年进入联合国中文处工作的刘大任先生回忆,从一九七二年开始,到七十年代结束,联合国纽约总部等地通过公开考试,吸收了大批海外华人,这成为联合国文官任用历史上空前绝后的特例。

在一九七五年从中文处处长职位退休的车祖荫的记忆中,中文处在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曾两度扩招,每次二十余人,中文在联合国的地位因此而提高。

这些新来的翻译,有的持英国护照、有的持马来西亚护照……,但多数是持中国护照的华侨,他们大多未经过专业语言技巧训练,其专业背景主要是理工科。他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的一代,活跃在联合国翻译事业的舞台上。

三十八年过去了,这部分人的确切人数目前已很难有案可稽。按照联合国规定,一九九0年前进入联合国的工作人员都是六十岁退休,这五六年间,联合国中文处已经有近三十位华人华侨退休。今年以来已有三人,年内还将有三人,随着明年最后两位华人华侨告别中文处,将宣告这一个时代的终结。

一位中文处的工作人员称,近些年来,中文在联合国的受重视程度比过去更为提高了,这主要是与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提升有关,也与中国经济实力提升有着很重要的关联。但同时,在联合国工作的中文翻译的努力也是功不可没。

曾经有一段时间,联合国会议文件的中文翻译跟不上联合国会议议程安排的需要。近年来,中文翻译已经做到,中文文本与其他五种官方语言的文本同步出台。中文文件的及时出手,无形之中也提升了中文在联合国的地位。

去年进入联合国中文处工作的刘超告诉记者,二00六年,他在报纸上读到联合国翻译招考广告,当时这则广告明确提醒有意报考者,联合国翻译考试竞争激烈。抱着尝试一下的心态,他参加并通过了这一考试,获得联合国中文翻译录用资格。“考试整个过程十分透明、公开、公正。”刘超说。

二00八年十一月份,联合国最近一次中文翻译招录考试,共有五千多人报名,五百多人获得考试资格,三百多人实际参加了考试,最后获得联合国录用资格的只有十四个人,这些人被列入联合国国际职员后备人员名单,一旦出现空缺,将从后备人员名单中选聘。

如今来自中国大陆的翻译们正成为联合国翻译队伍的主力军。新一代的中文翻译,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后半期,基本上是联合国翻译培训班的毕业生,从二00一年以后都是通过语言竞争考试录用的。考生的母语必须是中文,而且还必须在中文教学的大学完成本科学业。中国大陆完善的语言教育,为联合国中文翻译提供了广阔的选材空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