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 正文 第24章 挺进一都界

8里坡 收藏 1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URL] 张登之带着几个铁杆团丁在徐家溶赶上了朱副官。在对门峪的山洞里困守了一天,再加上刚才一路的东奔西突,张登之、朱副官与他们一路逃来的团丁们疲惫不堪,肚子也饿得“咕噜咕噜”直叫。   “团总,先给弟兄们弄点吃的吧?”朱副官建议道。   “嗯,去徐保长家。”张登之爽快地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


张登之带着几个铁杆团丁在徐家溶赶上了朱副官。在对门峪的山洞里困守了一天,再加上刚才一路的东奔西突,张登之、朱副官与他们一路逃来的团丁们疲惫不堪,肚子也饿得“咕噜咕噜”直叫。

“团总,先给弟兄们弄点吃的吧?”朱副官建议道。

“嗯,去徐保长家。”张登之爽快地说:“前几天开会的时候,徐保长还答应给老子出钱出粮呢!”

于是,张登之带着残兵败将趁黑摸到了徐保长家门口,虽然天色已经很晚,可徐保长家里灯火依然闪亮。来到徐保长宅院门口,张登之扯着嗓子就喊:“徐保长,徐保长!”

一会儿,大门“嘎啦”一声打开了一道缝,一位年过半百的男人把脑袋探出门外,问道:“是哪个?”

“徐保长,我是团总张登之啊。”张登之说道。

“哎呀,稀客!什么风把你张团总吹到俺徐家溶来了?”徐保长笑呵呵道。

“你看,咱这一帮弟兄一路被追杀,都快天把没进一粒米了,先在你家搞点吃的。”张登之说道,又吆喝着朱副官带弟兄们进了徐保长家门。

“吃饭,吃饭,进门就吃饭。”徐保长唠叨着,便吩咐伙夫立马进厨房准备。

“前几天在乡公所开会时,你答应给我筹集的钱粮怎么样了?”张登之大摇大摆地进了徐保长家的大门,四处张望着,又问。

“哎呀,我的团总啊!你不晓得今天下午来了一支共产党游击队,我都把钱粮交给他们了。”徐保长道。

“共产党游击队?又是张学阶?”张登之问徐保长,又自言自语道:“看来共产党这次真的是来头不小啊!”

“嗯,有个头头说,他们是张学阶领导的共产党游击队。”徐保长回道。

“那他们人呢?”张登之追问道。

“往焦家山那边去了。”徐保长说。

“徐保长,我们在此不可久留,你快点给我们弄点吃的,咱们吃了就走!”张登之给朱副官使了个脸色,说道。

“嗯,好!”徐保长连忙点头道。

过了一会儿,张登之、朱副官与团丁们刚吃完饭,丢下碗筷,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狗叫声,徐保长出门望了望,转回屋里急忙对张登之说:“团总,对门黑压压一片,好像又有一队人马奔过来了。”

“弟兄们,快走!”张登之立即命令道。

周铁匠、张贵全率领的第四、第五分队赶到徐家溶徐保长家时,张登之早已带领二十来个团丁溜之大吉。见伙房里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碗筷,张贵全叫来了徐保长,问:“刚才你家里来人了?”

“是,是保安团团总张登之。”徐保长不敢隐瞒,如实地回答。

“一共有好多人?”周铁匠问。

“大概有二十来个吧。”徐保长说。

“往哪里跑了?”张贵全一把短枪顶着徐保长的脑袋,呵道:“你要老实告诉我!”

“这个……我不大清楚。好像是往一都界方向走了。”徐保长战战兢兢地说。

“还追吗?”周铁匠问。

“追!”张贵全大声道:“我看他张登之想跑到哪里去。”

张贵全、周铁匠带着队伍一直追到一都界,当时已经是5月25日早上了,但他们根本就没有见到张登之的踪影。

按照“引蛇出洞”的作战方案,待第一步计划完成后,杨文林、董月忠、谢蔑匠带领第二、第三分队,官渡桥乡的肖源泉带领第二大队第二中队分别向桃子溪、乌龙岗、狮子岩、跳土坡、三丝桥等村分兵合击,在各村组织贫苦农民,建立农民协会,惩办地主恶霸,打土豪,分浮财。

广福桥乡公所被工农革命军占领后,杨本立、山子率领一支人马留守了下来。张学阶、兰世全、兰世林则带领第一分队骨干三十多人横扫乡公所附近的福田村,而后向西沿七湾溪而上直插徐家溶,在天黑之前又奔向了焦家山。

徐家溶、焦家山具有较好的群众革命基础。去年,广福桥乡农民革命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的时候,徐家溶、焦家山的贫苦农民也纷纷响应起来,成立了农民协会。徐文强、焦满春就是当时的主要骨干。

张贵全、周铁匠于5月25日到达一都界后在这里休整了两天。

一都界是慈利县广福桥乡与猫儿幽的分水岭,其东南隶属广福桥乡,西北、东北则系猫儿幽乡管辖。从一都界附近的扁担垭而下就是黄花溪,那是慈利县城通往广福桥乡的门户。一都界山高林密,一座座突兀的山峰巅连起伏、巍峨挺拔,西南与五雷山金顶遥遥相望。

一都界虽然地域宽广,可这里只住有二十来户人家。5月27日上午,张学阶、兰世全、兰世林率领的队伍与焦满春一起也抵达了一都界。

张贵全、周铁匠正在杜老汉家门口带着战士们操练,张学阶率领一队人马走过去,惊喜道:“你们怎么也在这儿?”

“嗨,还不是他那张登之?”张贵全说道:“大前天晚上,我们从对门峪把张登之追到了徐家溶,然后又一路追到一都界。”

“张登之,他人呢?”张学阶急忙问。

“唉,莫讲了。”张贵全叹了一口气,道:“追了一个晚上,没见他人毛。”

“张登之可能逃到县里去了。”张学阶想了想,道:“你们来得好!一都界东南连着广福桥的桃树、焦家山,西南紧挨扁担垭,这里是慈利县城通往广福桥的要道。”

“大队长的意思是……?”周铁匠打断了张学阶的话,插嘴道。

“我的意思是,你们第四、第五分队的同志们就驻扎在这一带,把守住扁担垭这道关隘。”张学阶严肃地说:“一都界对我们巩固广福桥,然后向石门、慈利边界推进,与贺龙同志开创的桑植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的战略方针至关重要。”

“那大队长的意思是守住了一都界就守住了广福桥?”周铁匠似懂非懂,他摸了摸后脑袋,说。

“也不完全是。但一都界、扁担垭一带是我们必须坚守的要道。”张登之说道:“我们驻守在这里,退可守,进可攻。对慈利县城的敌人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张学阶一边分析,一边问道:“你们两个分队驻守在这里,有信心没有?”

“有!”张贵全与周铁匠异口同声地回答。

“那好,我们到这一带转一转,一起去查看一下这里的地形!”张学阶拍了拍焦满春的肩膀,又对张贵全、周铁匠说。

见大家要去附近看看,蹲在屋门口的杜老汉急忙走了过来,主动要求给大家带路。

杜老汉领着张学阶一行往西南方向去了扁担垭,然后又往东折回一都界的村头,杜老汉弯着腰,一边用手向山下指了指,一边对大家说:“刚才扁担垭下面是黄花溪,这一都界下面就是六王峪、茶林河。”

“杜老伯,旁边的那座山叫什么名字?”张贵全指着路边的那座突兀的高山,问。

“后生,那我也不晓得啊。我们杜家在这里住了好几代,都不晓得那高山叫什么名字,反正我们这里都叫一都界。”杜老汉似乎感觉有点遗憾,可他又神乎其神地说:“年轻时,我砍柴的时候曾爬到那山顶上去过。你莫看从这边可以爬上去,可到那山顶上往下一望,吓死八个人啊!那百把丈的岩壁,笔陡笔陡的!”

大家一片哗然,张学阶却一直在思索。

站在村口,张学阶拉着杜老汉的手,深情地说:“杜老伯,往后我们会多给你麻烦啊!”

“哎呀,听说你们是共产党的队伍,都是穷人嘛,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杜老汉道。

晚上开会的时候,张学阶告诫大家,敌人一定会卷土重来,我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就扁担垭和一都界一带的布防工作,张学阶特地对张贵全和周铁匠做了周密细致的安排。

5月28日清早,张学阶与兰世全、兰世林带着第一分队就要离开一都界。

临别的时候,周铁匠把唐西桃在见王洞牺牲的消息告诉了他。张学阶听了这一消息,眉头紧锁着,双眼紧闭着,嘴辰紧咬着,半晌没见他开半张嘴,只听他那紧握着的拳头在吱吱作响。

“周队长,西桃同志牺牲了,你肩上的担子可就重了啊!”过了好一会儿,张学阶才张开眼,紧握着周铁匠的一只手深情地说:“坚守一都界和扁担垭的重担就压在你和贵全的肩上,你俩一定要好好配合,把这一重担扛起来啊!”

张贵全迎了上来,三个人的手紧握在一起,激动地说:“大队长,你放心!就是死,咱们也要死到一都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