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5日,成都9路公交车燃烧事故事发当天,一个现场“新闻人物”引起高度关注,这个人叫李利群。她在记者采访中的所言迅速被网络、报纸等媒体广泛报道,其中部分情节引起轩然大波,甚至被事故调查组作为线索去追查。然而,与成都官方近日陆续发布的信息相比较,李爆出的猛料及相应的媒体报道出入颇大。究竟孰真孰假?记者日前进行了走访调查。


调查1


事发前车子已冒烟?


她说:“七点半的时候,在陆军总医院那里,我说这车子怎么在冒烟?我就喊,赶快停下来,车子冒烟了!但车子不停。”


调查:在记者调查中,9路公交车驾驶员罗佩断然否认了这一说法,因为他清楚地记得,当天该车从始发站驶出时已经是7:41。记者核实9路车调度单,也证明其出站时间为7:41。


罗佩告诉记者,9路车的始发站在天回镇。“那天我7:38开始上客,7:41从始发站发车,怎么可能7:30的时候就出现在陆军总医院路段?”他说,从天回镇到陆军总医院一共有6个站,到达该处时间至少超过7:50。“还有,根本没有任何行人喊过停车。如果真有人提醒我车子冒烟了,我能不停下来查看吗?”


当天紧随出事9路车行驶的一辆403路公交车驾驶员也证实,直到9路车燃烧前数秒,他都未看见该车冒烟。


调查2


电瓶车狂追公交两里地?


她说:“我骑着电瓶车,追了两里多地,快到动物园的时候,一个小伙子用他的电瓶车挡住9路车,车才停下来……”“然后司机就骂我们,‘管空事,瓜娃子’!”


调查:“根本没有任何人挡过车!我更没有骂过人!”罗佩激动地说,公交车燃烧地点接近川陕立交桥南站,“下了桥就进站了”。从这里到陆军总医院,共有4个站,如果冒烟,中途上下客的时候怎会没人察觉?


13日,记者沿9路公交车行驶路线对这一路段的距离进行了实地测量。结果是,从陆军总医院到公交车燃烧地点,行车距离超过3.2公里,而非李利群所说的“两里多地”。


调查3


119不救火还骂人?


她说:“我赶快打119,告诉他们汽车都烧了,你们还不来?119的人就骂我……”


调查:李利群此言一经报道,立即引起强烈反响,无数网民对成都119提出质疑。然而在13日,被记者问及119是否骂过她时,李利群亲口承认,所谓“119骂人”是她听别人说的,她自己并未拨打119。


调查4


司机不救人自己跑了?


她说:“(9路公交车司机)跑脱上了一辆小车走了,我没有看到他救火。”


调查:罗佩告诉记者,事发后他跳下车,立即用手、石撞击公交车窗,帮助车上乘客逃离,以致右手和额头被烧伤,至今未愈。当发现火势过大、难以救援后,他退到路边,直到当天上午9点左右,成都市公安局刑侦民警用警车将他带离现场做询问。


这一说法得到了长江出租车公司驾驶员曾剑华的证实。在燃烧现场参与救人的曾剑华称,他看见一身穿蓝色短袖公交制服的人员在其左侧数米处车窗口,奋力将拥挤在车窗边的人员往车外拖。


调查5


假冒身份爆猛料?


她说:“我是成都市动物园的一名员工……”

调查:6月5日,李利群在接受数家媒体采访时均自称是“成都动物园的一名员工”、“成都动物园里碰碰车游乐场的收票员”。12日,成都市动物园园长王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甚感气愤——“这些天已经有好多人问我,但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王强说,园方在李利群成为新闻人物后专门进行了调查,结果是查无此人。


记者从成都警方了解到,35岁的李利群是资中人,现暂住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无业。


“说错话”是因为“吓昏了”?


13日,记者从相关部门的调查记录和视频、音频资料中看到,李利群承认自己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说错了话”、“有点夸张”,而说错话的原因是“吓昏了”。以下为部分调查记录:


问:请你把6月5日那天你看到的公交车着火的情况讲一下。


答:那天早上大概7点钟左右,我骑自行车从二仙桥出发到我妹妹家去找她借钱……大概7点30半左右,我到了我妹家,她把钱拿给我后我就骑车往回走了。


问:你第一眼看见那辆公交车的时候它是什么样子?


答:已经烧成光架子了。


问:你看到它在什么位置?


答:停在川陕立交桥快要下完桥的地方。


问:你有没有打电话报警?


答:没有。我只看见旁边有人打电话报警,我当时110、119、120都没打。


问:今天询问你所说的情况与6月5日那天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情况为什么不一样?


答:因为当天记者采访我之前我已经(被现场的情况)吓昏了,过了一会,周围好心人给我喝了矿泉水,把我救醒了。记者采访我的时候我头很晕,所以当时我说错了话,我今天所说的就是我在2009年6月5日所看到的情况。


言必虑其果是公民责任


事情至此真相大白。在采访调查中,记者为李利群前后矛盾的言行深感震惊,同时也了解到,因为她“说错”了话,不仅对当事人造成了伤害,对急切期待事实真相的公众形成了误导,而且事故的调查工作也受到了严重干扰。这番曲折告诉我们,言必虑其果,在信息传播迅速、影响广泛的今天,每个公民在发表言论时都应该保持一份责任感。